以斯拉
2021-08-06 08:00:59
142次阅读
2个评论
  第120章 耶和华的殿暂时修复
以斯拉记一〜六章
   从被掳归回的犹太人,主要是来自前犹大王国的家族。不过,其他 支派的一些成员也在其中。因此,以色列人在迦南重建了十二支派。
然而,这只是部分的、暂时的恢复。虽然圣殿得到了重建,但神恩 典的荣耀并没有充满它,如同它充满了第一座圣殿那样。约柜也没有重 造。神也不再通过乌陵和土明启示自己了。
此外,大卫家并没有恢复到以前的主权统治;以色列百姓仍然依赖 当时的世界强权。王的宫殿竖立在华美圣殿的阴影下时,当时的情况并 无法与所罗门的时代相提并论。在神国度的荣耀里,神的居所会与人同 在,而大卫家的子孙将行使主权;在那些日子里,这荣耀只是隐隐约约 地预示出来。
   在归回时会有这种缺陷,是以色列人犯罪的结果。然而,这些事件 也是神所主导的。神必须引导百姓越来越远离预表的影子,走向预表的 实体。他们必须慢慢摆脱旧约,即恩典之约的古旧形式,并为领受新约 作好准备。
   值此之际,哈该说了一些透照出光芒的话:“这地的百姓,你们都 当刚强做工,因为我与你们同在。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这是照着你 们出埃及我与你们立约的话。那时,我的灵住在你们中间,你们不要惧 怕”。这是一个有关渴望得到神的圣言的问题,神的 圣言借着这个兆头只能见到一部分。那圣言只有借着基督的降生才准备 好应验了。
中心思想:
耶和华的殿暂时得到恢复,
作为指向神内住在基督里的预言。
耶和华圣言带来的归回
   自第一批犹太人被掳以来,已经过去将近七十年了。如今,以色列 返回故土的时机肯定即将到来,那时,对耶和华的侍奉要在迦南地得到 恢复。
   巴比伦帝国刚刚被玛代人和波斯人所取代。新帝国的第一个统治者 是古列。这位世界性的统治者会不会允许耶和华的百姓回家?他会允许 他们在迦南地重建家园吗?这只有靠神恩典的神迹才会发生。
  早在此之前,先知以赛亚曾说:有一天,某位国王将登上世界强权 的宝座。耶和华会吩咐那王让祂的百姓去。身为耶和华的仆人,他会服 从。古列很可能听说过那个预言。那句话压倒了他;他不敢打退堂鼓。 耶和华对他来说太强大了。
   古列下诏通告全国,大意是说,耶和华已经指派他在耶路撒冷为祂 建造殿宇。他在这宣告中承认,耶和华一天上的神一已经把天下万 国都赐给了他。凡属耶和华的百姓,都应该前往耶路撒冷建造耶和华的 殿。犹太人无论住在什么地方,那地的人都要甘心乐意地为耶和华的殿 献上金、银或其他昂贵的东西或牲畜。就像他们离开埃及时曾经做过的 那样,犹太人曾经作为寄居者在那地生活,他们就要带着那地居民的财 物离开。
风随着意思吹:
  事情按照王的命令展开了。百姓在耶路撒冷尽其所能地为侍奉耶和 华作出奉献。古列王还归还了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掳走的金银器皿。 靠着耶和华的恩典,这些器皿被重新用在原先的服侍上。王把它们交给 了约雅斤的儿子设巴萨或所罗巴伯(因此是大卫家的后裔)。这位所罗 巴伯成了探险队的领袖,并被公推为首领。
   不幸的是,并非所有被掳者都选择返乡。许多人在被掳之地都感到 非常自在,并在那里繁荣昌盛。在圣殿中侍奉耶和华的愿望,在他们的生活中并不是一种吸引他们全部注意力的渴望。他们留在原地,无异于 否认耶和华的圣约和恩典。
   在大多数情况下,返乡的犹太人是犹大支派和便雅悯支派的成 员——换句话说'就是前犹大国的家族。不过,来自其他支派的一些犹 太人也和他们一同前往了。因此,百姓在迦南地重新扎根,成为以色列 的十二个支派。耶和华的圣道和圣灵使那些前往的人深受感动。在这 里,显而易见的是,只有靠着恩典的力量,以色列才能成为神的子民。
   许多祭司和利未人都一同前往。其中有些人不确定他们的血统。所 罗巴伯决定,如果有证据支持,他们就会被视为祭司,但他们目前不能 在圣所中服侍。百姓一旦有了一位大祭司,他就可以通过乌陵和土明向 耶和华求决断。
因此,所罗巴伯希望彻底恢复神与祂子民之间的交通,以便他们可 以祈求耶和华的旨意。那种完全的归回并没有实现。旧约没有恢复其完 全的荣耀。百姓必须学会盼望新约,在新约中,我们可以借着基督、借 着圣灵'享受与神的充分相通。
开始恢复对耶和华的敬拜侍奉
    在他们抵达后不久的第七个月,百姓如同一人,聚集在耶路撒冷。 这个国民议会,由实际的领袖所罗巴伯和大祭司耶书亚带领。他们做的 第一件事就是在旧址上重建燔祭的祭坛,好叫他们可以献祭给耶和华。 他们害怕住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和周围的人,他们在祭坛上寻求与耶和华 交通,好叫他们的信心可以得到加强。在这第七个月里,他们还庆祝了 住棚节。
但这些仍然是临时的措施。他们还没有开始建造耶和华的圣殿。他 们迅速采取了必要的步骤。他们有从黎巴嫩进口的香柏树。在他们抵达 后的第二年,圣殿的根基被立定了。
   这事完成之后,祭司和利未人就赞美耶和华,使百姓凭着信心在敬 拜中与耶和华相遇。然后所有的人都欢呼并赞美耶和华。
但也有一些老年人,他们曾见过被毁之前的所罗门圣殿。他们并没 有高兴地呼喊,而是大声哭号。尽管新圣殿的根基很宽敞,就像古列所 指示的那样,但是所罗门时代的财富和力量在哪里?这座新圣殿会发挥 什么效用呢?
风随着意思吹:
   那些老年人表现出来的是不信,因为真正重要的不是方法,而是耶 和华的恩典。然而,那些疑虑有一部分是对的,因为修复圣殿并无法带 回昔日的辉煌。百姓必须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基督所要显明的荣耀上。
年轻一代的喊叫声淹没了老人的哭号声。但年轻人并不了解那些日 子的历史意义一这次的修复只是暂时性的。
在试探的时期犹豫退缩
   在由十个支派所组成的前王国中,撒玛利亚人已经成为一个民族。 他们是由留在应许地上的犹太人和被带入应许地而定居在那里的民族通 婚所生的。这些撒玛利亚人听说,那些被掳归回者已经开始重建耶路撒 冷的圣殿,他们便请求获准,可以帮忙修建这座圣殿。他们说,自从有 人介绍他们对耶和华的敬拜之后,他们也一直在献祭给耶和华。
    但他们所参与的崇拜,是对金牛犊的假意崇拜,是按照人意的侍 奉,而不是按照耶和华圣约的侍奉。此外,这些百姓起源于犹太人与其 他民族的通婚,这是耶和华所禁止的。这些人没有遵守耶和华的约。因 此,所罗巴伯、耶书亚和以色列的其余族长拒绝让他们帮助重建。从那 时起,撒玛利亚人就心怀苦毒,成为那些归回自己故土上的被掳者的敌 人。
在撒玛利亚人的这一要求中,百姓一直遇到试探。他们会以一种纯 净的形式遵守耶和华的圣约吗?他们没有屈服在试探之下。但他们是否 真的凭信心克服了试探,还是他们的拒绝也是出于民族自豪感?如果他 们都凭信心行事,他们就能够抵挡那个时代撒玛利亚人给予他们的反对 和麻烦。因为他们不是出于信心行事,他们就无法应付撒玛利亚人的抵 抗。
   撒玛利亚人贿赂古列的谋士,结果他撤回了他的恩惠与合作。复原 的工作不再受到各方的赞助。由于这种反对,百姓感到灰心沮丧。他们 的手变得懒散,修复的工作就暂停了。信心并没有得胜;百姓在试探面 前犹豫退缩。
     撒玛利亚人不仅在当时反对这项工作,而且在很久以后,在亚哈随 鲁王和亚达薛西王的统治下,也反对这项工作。到了那时,圣殿的建造 早已完成,百姓正忙着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借着上奏波斯王,奏折中 指出耶路撒冷之前的叛逆,撒玛利亚人甚至使波斯王发出禁令,禁止完 成城市的重建。然而,在这段时期中,撒玛利亚人所取得的全部成就, 就只是暂停重建圣殿。在试探的时期,信心并没有取得胜利。
圣殿的重建
重建圣殿的工作停止了大约十四年。在那段时期中,百姓确实前往 耶路撒冷参加节期,并且在重建的祭坛上的敬拜侍奉仍在继续,但对耶 和华殿的热心已经十分欠缺。富人为自己盖造了华美的家园,但是百姓 声称那个时期不是重建耶和华殿的时候。

风随着意思吹:
  然后,耶和华差遣先知哈该。他奉耶和华的名,谴责百姓的懈怠。 惟愿他们在爱中开始修建耶和华的殿,他们就会看到耶和华乃是何等地 赐福给他们。他们如今只经历到逆境,是因为耶和华不是他们生命中的 首位。这个先知的信息给百姓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立即开始工作。
  与此同时,哈该对百姓说了安慰的话。任凭他们调派的资源和人 力,远远少于所罗门所掌握的一切;然而,耶和华仍以祂圣约的圣言与 祂的圣灵,和他们同在。惟愿他们都有信心,他们就会看到比所罗门圣 殿更大的辉煌。这个重建只是暂时的。基督会临到这座圣殿。祂会再次 使全地成为神的圣殿。先知撒迦利亚也使所罗巴伯和耶书亚手上的工作 更为有力。
百姓真的需要这种力量的补强,因为波斯王任命的总督在听说重建 的工作再次开始时,就授权进行调查。他甚至要人记录下首领的名字。 有人告诉他,由于百姓的罪'这座圣殿被尼布甲尼撒毁坏了。然后古列 下令要重建它,但是反对的势力使这项工作停止了。
   总督上本奏告波斯国王大利乌。在这份奏折中,他告诉国王他被告 知的事情,并要求进行调查,以确定所有这些事情是否属实。果然,在 档案馆里发现了一份文件,里面讲述了古列的法令。然后大利乌命令他 的总督尽一切可能协助重建。任何不服从这项敕令的人都会被吊死。
  大利乌甚至写道:“若有王和民伸手更改这命令,拆毁这殿,愿那 使耶路撒冷的殿作为祂名居所的神将他们灭绝。”大利乌以这些话承认 了以色列的神。他还要求在耶路撒冷的祭司,代表他自己和他的众子祈 祷。以色列再次领受这份尊荣,成为为世界福祉祈祷的祭司国度。
   因为耶和华恩待祂的子民,圣殿的重建才有可能完成。在大利乌统 治的第六年,百姓以适当的献祭行了奉献圣殿的礼。后来,在指定的时 间,百姓以极大的喜乐庆祝逾越节。他们在耶和华里面欢喜快乐。惟愿 他们不仅仅信靠圣殿、信靠自己对耶和华的侍奉!惟愿他们继续期待那 一位的到来,所有的预言将要在祂里面应验;神会在祂里面,把祂全部 的恩惠赐予祂的百姓!

第121章恢复律法
以斯拉记七〜十章
   以斯拉是一名文士,但不是这个词后来才有的贬义。他娴熟摩西律 法,并且是旧约圣经书卷的编纂者。
以斯拉的时代是一个过渡时期。在被掳之前,百姓一再犯了偶像崇 拜的罪行——但在被掳之后就不再如此了。如今律法将在以色列得胜。 这种变化尤其是因着以斯拉的工作。在那之后,不幸的是,百姓陷入另 一种罪恶之中一想要借着遵守律法来寻求他们的义。
风随着意思吹:
    显然以斯拉从巴比伦来到了耶路撒冷,以确保律法在被掳归回者的 生命中得到恢复。因此,可以看岀,在所罗巴伯和耶书亚的领导下,从 巴比伦返回的第一批被掳者,主要的动机是对自由的渴望。
    借着以斯拉,百姓要受耶和华的义的管束。借由这种方式,以斯拉 就是基督的一个预表,祂把我们从律法中释放出来一前提是在这个语 境下,我们只把律法视为一种控制和约束我们的力量。基督借着把圣灵 放在我们里面,并将律法写在我们心上来做到这点。然而,在这样做的 过程中,祂在我们里面恢复了律法的义。
以斯拉与百姓的罪认同,并且认罪,仿佛他们的罪就是他自己的罪 一样时,以斯拉仍然是基督的一个预表。在以斯拉记第九章的认罪,从 以斯拉内心的最深处上升到神那里。以斯拉感到惊恐,如同基督在客西 马尼园中充满了恐惧和深深的痛苦。
   以斯拉着手清理以色列的外邦妻子。作为基督的一个预表,他清除 了他的禾场,并以一种不遗余力 的热情行事。对他来说,这句话也同样适用:“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 如同火烧”。
外邦妻子和她们的孩童们一起被送走了。我们在新约圣经中读到: “不信的丈夫就因着妻子成了圣洁,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成了圣 洁;不然,你们的儿女就不洁净,但如今他们是圣洁的了”。然而,在旧约圣经里,百姓必须按照利未人的条例,在礼仪 上奉献给神——作为神子民之圣洁的影子。在这里,击打以色列的刀剑是一 个预表,指向将要击打基督的刀剑。事实上,它借着孩童们击打了以色 列自己的血肉之躯。(注;基督徒不可以离婚。那是旧约。)
中心思想:
律法的义得着恢复。
上耶路撒冷
   波斯王允许神的百姓返回自己的故土时,许多人在所罗巴伯和耶书 亚的领导下归回了。但是还有许多在巴比伦昌盛富有的人选择留在那 里。尤其是许多祭司和利未人留在被掳的土地上。第一次探险的成员显 然更关心的是脱离被囚,获得自由,而不是恢复神在祂百姓生活中的公 义和律法。
  因此,神在留下的人当中兴起了另一种灵。耶和华特别通过祭司以 斯拉这样做。以斯拉对耶和华的律法充满了热情,并希望看到律法在神 的犹大子民生活中得到恢复。
他显然认为,许多祭司留在巴比伦是一个耻辱。因此,他想特别唤 醒祭司、利未人和圣殿的仆役。他希望把这些人带到耶路撒冷。
  他提前把他的计划告知波斯王亚达薛西。神把它放在王的心中,使 他全力支持这些犹太人。王亲自送给以斯拉一份贵重的礼物,包括金银 以及一些来自王室府库的金银盘子和碗。以斯拉甚至被允许征集住在这 片土地的居民的奉献。他还可以请那些仍留在原地的犹太人提供他们的 礼物,以便在耶路撒冷修复耶和华的殿。借着这种方式,他收集了一大 笔财宝。
风随着意思吹:
  王还向以斯拉提供了一队步兵和马兵,以便穿越荒凉的地区。但以 斯拉此行的目的是恢复耶和华的公义。这种公义会成为保护他的盾牌。 因此,他拒绝了皇室的护送
在第一个月中,以斯拉招聚了所有打算和他同去的人。事情很快就 变得明朗了,虽然有很多祭司,但利未人却寥寥无几。以斯拉再一次向 利未人发出呼吁。这一次神抓住了他们的心,许多人来了。
  以斯拉确保他精确地计算了他收到的财宝。他把宝藏放在他为此目 的而特别拨出的十二位祭司的手中。他们要承担保护它的责任。这不是 以斯拉的私人财富,而是耶和华的宝藏。然后他们开始了他们的旅程。
  在许多星期的旅程中,耶和华保守他们的安全。他们带着所有的财 产,抵达了耶路撒冷。财宝被重新计算并称重;似乎没有什么丢失的。 以斯拉还带来了王给总督们的一封信,命令他们提供以斯拉所需要的一 切帮助。在耶路撒冷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奉献礼,在耶和华面前献上感谢 祭。
   耶和华把住在耶路撒冷的人的善意赐给以斯拉。他们没有问这个来 自外国的人,为什么应该告诉他们什么是律法;他们只是顺服他,把他 当成如同是神派来的人一样。
主耶稣基督也同样来到我们身边,恢复神对我们生命的要求。我们 现在应该把祂当成陌生人拒绝祂,还是应该承认祂是神所差来的那位?
承认罪咎
  一段时间后,几位官员来到以斯拉面前,并告诉他,许多犹太人与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异教徒家庭的女儿结了婚。借着这种通婚,百姓再 次拒绝了律法,并否认了他们作为神的子民所拥有的特殊品格。
   以斯拉听到这个消息时,他撕裂衣服,拔下头发和胡须。当他想到 罪的权势和因着罪而必将到来的审判时,他感到震惊,心中充满了恐惧 感。
以斯拉明白,罪不仅仅是百姓的罪;这也是他的罪。他把这个罪完 全担在自己身上,因为他属于那群百姓,并且是其中之一。主耶稣也与 我们成为一体。祂把我们的罪孽担在自己身上,并感到震惊,特别是在 祂进入客西马尼园的时候,祂开始充满了恐惧和深深的痛苦。在十字架 上'神离弃祂的时候,祂忍受了我们的罪恶所带来的恐惧。
  以斯拉在万分惊恐中坐着,直到献晚祭之时。虽然官长对他说话, 他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在他内心深处,是在代表百姓受苦。
最后他终于起身,在耶和华面前跪下,伸手向天,并祈祷说:“我 的神啊,我几乎不敢出现在你面前,因为我们的罪孽灭顶,我们的罪恶 滔天。从我们的列祖直到今日,我们的罪恶甚重。你使我们被掳。如今 你又再次赐给我们一些亮光,开始复兴。但我们又一次离弃了你的诫 命。你现在会保留那可能会吞噬我们的忿怒,以致没有一个剩下逃脱的 人吗?无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
风随着意思吹:
  以斯拉谦卑自己,因为他与百姓的罪恶认同。基督也降卑自己,屈 服在地狱最深的耻辱和痛苦之下。以斯拉献上这个祷告时,他自己正在 顺服神的审判。
清理禾场
   这种认罪对百姓起了很大的作用,许多人加入以斯拉,一同认罪。 透过他的认罪,他们看见了一线希望。他们意识到,这个被彻底粉碎的 人,已经触到了神的怜悯的深处。事实确实如此,这事之所以可能,是 因为基督的灵在以斯拉身上,完全是因为祂被粉碎在十字架上,祂的灵 才能为我们打开神的怜悯的深处。
百姓还说,他们已经准备好要与他们的罪孽分道扬镳了。对此,以 斯拉心中充满了一种毫不妥协的热情。这也显明了基督的灵如何在他里 面,因基督为神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罪孽, 然后离弃它们。因此,以斯拉在犹大全地发岀一项通告,即所有的人都 要在三日之内聚集在耶路撒冷。
   在三日之内,他们都聚集在那里。时值冬季,又逢雨季,但这都没 有让以斯拉退缩。百姓在倾盆大雨中站立在以斯拉面前——所有的人。以斯拉对他们说话。他们因为寒冷和下雨就身体发抖,但他们也在借着 以斯拉来到他们面前的耶和华圣言的能力之前战兢。
很少有人抗拒;百姓被这种能力所胜过。然而,他们确实主张,洁 净百姓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他们要求以斯拉指派一个委员会,所有 与外邦妻子通婚的人都要出现在这个委员会面前。
   这事完成了。外邦妻子连同她们的孩童都一起被送走了。然后在以 色列中有哭泣声,因为家庭被拆散了。由于拒绝律法的百姓的罪恶,这 种苦难落在那些妻子和孩童身上。律法的公义必须在以色列得到恢复, 好叫以色列能再次成为一群圣洁的国民,一群分别为圣的百姓。
神的约仍然局限在以色列境内。其他列国仍然无法分享这个圣约。 同样地,这种情况要求基督的降临,借着祂,以色列和列国之间隔断的 墙会逐渐消失,以至于其他列国也能够分享神的圣约。
   以斯拉此时施行的分离措施是我们必须与罪分离的记号一也是在 基督里胜过罪的记号,祂亲自与我们的罪认同。一把刀穿过了祂的灵 魂,就像一把刀穿过这里的以色列一样。借着祂受苦的能力,我们必须 洁净自己的罪。
让我们为此感恩:神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差遣基督来到我们这里。 我们必须学会信靠祂。然后祂也会唤醒祂在我们身上的能力。
收藏 0 0
    2021-08-06 08:06:46
      大卫说:“我在床上记念你,在夜更的时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饱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欢乐的嘴唇赞美你。”(诗63:6) “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颂赞你。”(诗63:3)《希伯来书》的作者勉励信徒说:“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来13:15)基督徒用口来称颂赞美神,如同初熟的果子献给神,成为馨香的祭,这是神所喜悦的。“万国啊,你们都当赞美耶和华!万民哪,你们都当颂赞他!”(诗117:1)“耶路撒冷啊,你要颂赞耶和华!锡安哪,你要赞美你的神!”(诗147:12)“外邦啊,你们当赞美主!万民哪,你们都当颂赞他!”(罗15:11)“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弗5:19)

    二十年代文艺社:
    【中、西方文化中“人格独立”的不同内涵】
    1、中、西方文化都推崇“独立”的人格。
    2、事实上中国和西方的“独立”内涵大不相同。
    3、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的“独立”可以用一句话代表:“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中国文化中的“独立”要求人不依赖于任何外在的权威,追求独立判断能力。
    4、西方文化中的“独立”指的是每个人与上帝建立独一关系。换句话说,在西方人眼里,哪怕你经济再独立、哪怕你再离群索居、哪怕你再不给人添麻烦,如果你不与上帝建立亲密、独一的关系,你都不叫独立!
    5、由此得知,中国文化中的“独立”事实上是给“君子”、“智者”、“强者”准备的,普通人没有能力、克制力做到。而西方的“独立”是给所有不同心智等级的人准备的,与“能力”无关,与“信仰、信心”有关。
    6、所以中国文化中倡导的“独立”:对于“智者”、“强者”带来的是“高人一等”的虚荣心!对于老百姓来说带来的是“勉为其难”的尴尬困境。
    7、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独立”,只会带来阶层嫉恨!

    合宜的惧怕(Isaac Den Dekker)
      Isaac Den Dekker 寻访古道 昨天
       改教领袖马丁·路德一度曾试图以律法主义的方式来平息上帝的忿怒,他总是生活在不确定、痛苦和惧怕之中,担心自己为主做得不。但是,在《圣经》中明确地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罗8:15)。在这种惧怕中到底缺乏什么呢?所缺乏的就是爱。奥古斯丁称这种惧怕为奴仆式的惧怕。奴仆式的惧怕也可能非常惧怕上帝,但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敬畏,实际上仍然在恨恶上帝,只是没有力量反抗。与奴仆式的害怕相反,就是孩子或孝子的惧怕,这种惧怕是爱的惧怕。比如我们在一个次序很好的家庭中,就会见到孩子对父母的顺服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惧怕。孩子式的惧怕乃是爱上帝,惧怕犯罪,惧怕与上帝分离。使徒约翰被称为爱的使徒,他分析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因为惧怕里含着刑罚,惧怕的人在爱里未得完全。”(约壹4:18)在《申命记》中,先知摩西也向以色列人重复了上帝所要求的那种孩子式的爱的惧怕:“以色列啊,现在耶和华你上帝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敬畏耶和华你的上帝,遵行祂的道,爱祂,尽心尽性侍奉祂,遵守祂的诫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为要叫你得福。”(申10:12-13)
    2021-08-06 08:04:59

      推荐:这套解经书还是不错的。是从改革宗的角度理解的。

      贾玉明的解经书,高举圣灵。有偏差。宋尚节的解经书人意的错误太多。

      倪柝声的解经书也是。

       张远来牧师祷告节选:

    侍奉要有秩序,
    服侍要守规矩。
    平等要有秩序,
    有序是为公正。

    主啊!
    祢知道人性的软弱,
    因此祢教导律法,
    也亲自设立秩序,
    祢制定规则,
    也亲自树立榜样。

    让我们有章可循,
    有榜样可以效仿。
    限制权力的泛滥而保障人格,
    保障秩序的确立而设立权柄。

    主啊!
    教导我学会尊重权力,
    知道祢秩序的神圣价值。
    让我明白祢的教义,
    也学会按着祢的心意学会治理之道。
    管理好自己,
    也照看好祢的群羊。
    让我在自己的职份中无可指责,
    在祢给我的恩赐中发挥其极致。
    好让我在祢设立的职份中服侍有力,
    在祢赐予的恩赐中荣神益人。
    奉耶稣基督的名。

    阿们!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