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忍别的福音(加拉太书1章)
2021-06-13 06:08:32
247次阅读
0个评论
作者保罗信主过程
扫罗原为逼迫基督徒的法利赛人,他的转变发生在他从耶路撒冷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他正要去抓犹太的基督徒回耶路撒冷受审。不料,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扫罗看见大光,眼睛瞎了。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扫罗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9:4~5)就在这一刻,扫罗发现他一向所作所想是错的!原来耶稣正如那些基督徒所言,是弥赛亚,是复活的主。

扫罗在这次的经历之后,受洗,又被圣灵充满(徒9:10~19)完全转变过来,成了一个跟随基督、为祂传福音的使徒。因为他从前逼迫教会,就以自己为使徒中最小的(林前15:9~10),他也承认自己是罪魁(提前1:12~16)。但是他清楚自己被选召,是从母腹中就被分别出来传扬主福音的(加1:15),是向外邦人传福音的使徒。

加拉太书的背景
若要明白加拉太书所写的内容,必须知道当时收信人加拉太教会的背景。保罗和巴拿巴第一次旅行布道所经过的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特庇,这些都是加拉太省南部的城市(徒13~14章)。而他们第二次,第三次旅行所经过的弗吕家,加拉太(徒16:6,18:23)则指加拉太省北方,亦即原加拉太人居住的地方。所以说到「加拉太」,可能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指加拉太省,涵盖以哥念、路司得、特庇等城市,另一个是指原加拉太人居住的北部。

如果加拉太书成书稍晚,则当时的耶路撒冷会议已经举行过,加拉太书所讨论的内容和这个会议既然有密切关联,不可能对此会议的决议只字不提。因此,南加拉太学说多被近代学者所接受。加拉太书可能是保罗所写最早的一封书信,是他在第一次旅行布道之后,回到安提阿时,听到有人去搅扰教会而写的,对象就是加拉太省南部,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特庇等地的教会,时约公元48-49年间。

加拉太书处理的问题
保罗在加拉太书主要是回答一个问题:「外邦人信主是否要受割礼?」基督徒有两种偏离真道的倾向:偏右或偏左。偏左称为反律主义,这些人认为他们有犯罪的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圣经的很大一部分,包括加拉太书的第五章是在驳斥这一谬误。偏右的人墨守律法主义,这些人认为得救是靠做某件事,比如某些仪式。这就是加拉太的基督徒所面临的问题。

当时「犹太主义」也就是「割礼派」的基督徒提倡:得救的条件不但因着信靠基督,还要加上守律法、受割礼。他们常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不能得救。」(徒 15:1)。但是保罗为了维护福音的纯正,不惜与他们辩论,极力主张:「得救全靠因信称义,不需行律法」。基督徒在基督里已经得到释放,不活在律法条文的约束之下,而是活在圣灵的管制下,这让基督徒得到自由,并不是放纵情欲,凡而能结出圣灵的果子,这果子是与律法要求的标准相合的。

犹太人与外邦人
在此面临的问题就是给犹太人的福音、与给外邦人的福音有没有区别?割礼派错误地认为外邦人先要犹太化才能得救,甚至今日有人以为犹太人得救的条件,与外邦人有所不同。事实并非如此。这种错误的福音连犹太人也救不了。圣经教我们说,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都是在同一条件下得救的—信基督。保罗给外邦人传的福音与彼得所传的是同一福音。事实上,彼得自己说:「诸位弟兄,你们知道神早已在你们中间拣选了我,叫外邦人从我口中得听福音之道,而且相信。」(徒15:7)他接下来说:「我们(犹太信徒)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和他们(外邦人信徒)一样,这是我们所信的。」(徒15:11)保罗给犹太人和外邦人传的也是同样一个福音。他在罗马书里是这样开始陈述他的福音的:「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利尼人。」(罗 1:16)他说,在这件事上:「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并没有分别;」(罗10:12)我们知道福音的中心是接受基督为我们成就的救赎,信就是接受的意思。除此之外,不能再加上任何得救的条件。因此外邦人的信与犹太人被的心并无分别,排除了种族在得救一事上的分别。

反对律法主义不是否定律法
我们学习加拉太书必须明白保罗使用「律法」一词的涵意。在他使用这个词的时候,他一般说的不是摩西律法里的某个命令,或这些命令背后的属灵原则,即要爱神和爱邻舍。而他说的是犹太人守律法的整个系统而言。也就是,保罗在这里指一个人想靠遵守律法,在神面前得称义这套理论。然而,靠他们的行为,特别是想靠着遵行律法里的外在规条,与神建立正确的关系。实际上就是试图靠遵行律法来得救。保罗所积极反对的,正是这种想法。

这就可以解释保罗看上去似乎互相矛盾的话,比如:「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西2:16)对比于:「现在你们既然认识神,更可说是被神所认识的,怎么还要归回那懦弱无用的小学,情愿再给它作奴仆呢?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4:9-11)前一句保罗似乎教导他们不要在守礼仪律上让别人挑出毛病。后一句又警戒他们不要再受礼仪律了。听起来似乎矛盾。为何保罗会有这种前后不一的论述呢?请看以下的说明。

保罗不是在论断加拉太人谨守日期吗?他说:「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加拉太书 5:2)可是保罗不是让提摩太受了割礼吗?「保罗要带他同去,只因那些地方的犹太人,都知道他父亲是希利尼人,就给他行了割礼。」(使徒行传 16:3)所以,保罗在这里说「谨守律法」指的不是具体做摩西律法里的某些事,而是做这些事的动机。遵行摩西律法是个人的选择,但与得救无关,其动机不是靠这样做而得救。不要因噎废食!不要因为律法的清规戒律无益得救,而废掉律法中的属灵真理,如:尽心、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与爱邻舍如同爱自己。

问安强调使徒身分
「1 作使徒的保罗,(不是由于人,也不是借着人,乃是借着耶稣基督,与叫他从死里复活的父神)2 和一切与我同在的众弟兄,写信给加拉太的各教会。」(加1:1-2)
保罗蒙父神与基督呼召作基督的使徒,也就是蒙神呼召和委任,受差遣为基督的复活作见证并传扬福音的人 。保罗能被算作使徒的理由:(1)见过复活的主,有资格为主复活做见证;(2)蒙神直接的启示呼召做使徒;(3)他的使徒职分有可见的具体表现为证。

这些条件正是使徒行传中拣选马提亚的同样要求。基督从死里复活向保罗显现,使他具备使徒的职分。保罗针对怀疑他职分的人,特别强调他归信,蒙召成为使徒不是凭着人的意思,而是神直接呼召、赐下启示。所以,他从基督那里领受的启示,有从神而来的权威,不容更改、不容否认。

基督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
「3愿恩惠平安,从父神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4基督照我们父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5但愿荣耀归于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加1:3-5)
第四节前半说:基督为我们的罪舍己的目的是要代替我们的罪。我们的罪已经被基督担去,不再被神记念。四节後半要求我们信靠基督的人,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在犹太人的观念里,时代分为两阶段,一是现世,就是邪恶的世代,另一是来世,那是公义的新世代;两者的分界是弥赛亚的出现。对保罗来说,现世之所以邪恶,因它是受着邪恶的属灵势力所控制,尤以罪与死的权势,未蒙救赎的人在其中过着被罪与死操控的生活。

保罗打破了犹太人末世观的基本架构,把它修正为:来世不仅是将来才出现,而是在基督里已经来临,弥赛亚基督已经出现,祂的生、死和复活构成了今世与来世的交接点,在耶稣的降生与再来之间,是今世与来世重叠的时期。在此期间,信靠基督的人可说是同时活在这两个世代之中,现世尚未过去,但来世已在基督里来临,信徒可在现世中经历来世之能力。

信徒得救就得以脱离邪恶的今世,即不再受制与现世的邪恶力量。所以救赎的客观意义是,把信徒从邪恶的世代救拔出来,带进新生命的范畴。救赎的主观意义,就是我们不再受制于今世的邪恶力量,必须靠神所赐的新生命活出新的样式。

警惕别的福音
「6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借着基督之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7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1:6-7)

保罗警告加拉太教会的信徒,他们容忍个割礼派的作为,正偏离他所传的真福音,在背道的边缘,保罗并未为他们感恩,只对他们的行径表示惊奇、提出责备。
神是那位呼召他们的神,借着保罗向他们传福音,呼召他们归信基督。如今他们离开福音等於是离开神。本句动词「离开」是现在式,表示他们正在离开神,去从别的福音。神呼召我们进入并住在恩典中。然而,割礼派却要求他们相信别的福音,也就是他们所坚持的:外邦信徒必须接受割礼和遵守犹太人的律法的要求 。
保罗指控这群割礼派的假教师:(1)搅扰信徒,以假的教义扰乱信徒的信仰。(2)要更改福音,指存心把基督的福音扭曲了,使之变成错误的教导。

传不同的福音应被咒诅
「8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8)
福音意思是关于基督的好消息。按照旧约背景,福音就是宣告耶和华作王的好消息(赛52:7),祂要保护及引导被虏的百姓重归故土(赛40:9),耶和华的仆人奉差遣宣扬救恩的信息(赛61:1)。按照新约的背景,福音就是神已介入历史实行拯救的好消息。在耶稣基督身上,神成就了祂对以色列民的应许,为祂的子民开启救恩之门(路1:68-73)。先知以赛亚的话(赛61:1-2)在基督身上获得完全及最终的应验(路4:16-21)。
假教师修改福音内容表面上看来似乎影响不大,不足大惊小怪。然而,对保罗来说却是生死攸关的重大事情。当摩西律法的要求被加于神在基督里的恩典之上,其结果是把恩典的福音彻底地扭曲,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理论。
 
传不同的福音应被咒诅
「9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9)
保罗在此一再强调,即使保罗或天使传一个不同的福音,都要受咒诅。使用这种说法,是为强调福音的不可更改性。福音的权威是在于它来自于神,不是传福音者的身份使其信息有效,而是所传的信息的真确使传福音的人有了正当的身份。保罗把自己和天使同时置于这可能的咒诅之下,表明这咒诅的来源不是人而是神。他们所领受的福音、是由保罗传讲、和信徒所领受的基要真理所构成的,内容是不容更改的 。如果更改便自遭咒诅,也就是会被交付神的审判。

保罗说明所传的福音是真的三段论证
「10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
保罗向敌对祂的人提问,他岂是要「得人的心」,也就是讨人的欢心。反映出那些毁谤保罗的人对的指控保罗,为了取悦外邦人,降低了福音的要求,放弃了割礼和律法的要求,为要使外邦人容易归信基督,使福音变质了。第十节是第二条件句,作者认为条件与事实相反。祂如果讨人欢心,就不能算基督的仆人了。保罗相信自己绝不会如此,他很清楚自己不是讨人喜悦者,而是要得神的欢心,从此就推出保羅自信确实是基督的仆人。

因着祂是基督的仆人,更证明了他所传的道为真。如果传道人是真正神和基督的仆人,他所传的福音就是真的。如果传道人是献媚者和人的仆人,他所传的福音是假的。保罗在6-9节中,以严厉的言词和语调,斥责那些偏离福音真理的人,显示他不是献媚世俗的仆人,而是真正神和基督的仆人。因此,他告诉加拉太人,他传给他们的福音是真的。凡是信靠基督的人一定要相信保罗所传的纯正的福音。

福音来自基督的启示

在前面一段经文中,我们看到了保罗对加拉太教会语重心长地呼吁:(1)他是耶稣基督亲自拣选的使徒,具有直接领受启示的权柄。(2)他所传的福音是来自耶稣基督的启示,不容扭曲更改。本段经文接着接着他的经历,证明以上两个重点。


保罗所传的福音有三个要点:

•       救恩完全在耶稣基督里完全成就

•       人被神接纳完全靠着信心,不靠守律法或任何行为表现

•       既然救恩完全出自基督白白的恩典、靠着信心接受,得救的条件就不能因為犹太人与外邦人不同而有差别待遇。

保罗在此极力争辩的就是:犹太主义的人宣称不受割礼不能得救。这理论完全违背福音的真理,是不能接受的,应该严加拒绝。以下是他争辩的内容。


福音源自神的启示

「11弟兄们,我告诉你们,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12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1:11-12)

            保罗传的福音是来自基督的启示,不是人的理型推演而来。保罗根据他个人归主前后的事迹提出证据来,以表明他的福音和使徒职分都是从神而来的。12节和1节有平行的关系,我们比较如下。第1节论保罗的使徒职分:「作使徒的保罗,不是由于人,也不是借着人,乃是借着耶稣基督,与叫他从死里复活的父神。」(加1:1)第12节论保罗的福音:「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1:12)这两节经文的相似之处清楚提示,对保罗而言,他的使徒职分的权威性、和他的福音之可信性是一体的两面,不能分割。而1章11、12节的三次「不是」和「乃是」强烈对比,加上第一节的两次「不是」和「乃是」强烈对比,有力地否认某些指控,指保罗自创与福音相悖的新理论。保罗这段自我背景的介绍基本目的,是要鼓励受苦的信徒对基督保持信实。

            为何来自神的启示就有最高的权威?启示就是神将隐秘的信息「揭露开来」的意思。保罗所传福音的来源是从神的启示而来。他怎么得到这福音的启示?是耶稣基督亲自向他揭开的。保罗在往大马士革路上与复活的基督相遇,接下来基督直接向他说话,把传福音的使命赐给他。保罗归主时,藉启示得知「耶稣是基督」。并有与主亲密相交的经历,他从基督那里领受福音的真理、以及神的旨意、和计划;不是为了人的利益编造出来的理论。从神来的启示、与从人来的传统成了强烈的对比。从福音的起源就可以判断,到底是保罗所传的,或是犹太主义所宣讲的,才具有权柄。


保罗为何逼迫教会?

「13你们听见我从前在犹太教中所行的事,怎样极力逼迫残害神的教会。14我又在犹太教中,比我本国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我祖宗的遗传更加热心。」(加1:13-14)本段描述保罗归主的过程,从他戏剧性的改变看到,除非是基督亲自挽回他,人不可能有如此剧烈的翻转。保罗前是怎么样的人:(1)极力逼迫残害神的教会、(2)比犹太人同胞更激进、(3)对犹太人遗传的规条更加热心。

            保罗归主前是一个对律法热心的法利赛人。对法利赛人而言,律法就是最高的权威。他们认为耶稣及其信徒忽视律法的传统。看到耶稣的门徒声称耶稣是弥赛亚,法利赛人以为他们是亵渎上帝和藐视律法,又是背叛犹太教的人。以前的保罗深信他的迫害是符合神的旨意的。保罗认为基督徒是背叛律法者,因为基督徒们对律法、及圣殿崇拜,是按照基督所教导的新的态度。所以保罗对基督教的迫害,首先是由于他对律法的热心,他认为信奉耶稣和信奉犹太教是截然不同的,基督徒兴起的这个新教门对律法至高无上的地位构成威胁。对犹太人而言,十字架是咒诅的记号,弥赛亚是来拯救的,是复兴以色列国的,却被耻辱性地被钉了十字架。认信耶稣是弥赛亚,真是不能理解的荒诞之说。保罗对律法热心,加上十字架本身就是犹太人的绊脚石,这都造成了保罗逼迫教会的原因。

            本段经文证明,因着保罗的背景,他不可能因着人的劝诱被说服,或被教导一套人的理论而相信福音。他的归信完全是因着基督的神迹性的介入而造成的。保罗性格的特质是对以他所认为真实的事情完全委身,过去投入犹太教,积极迫害基督徒。如今却一百八十度转变,成了为传福音不怕牺牲性命的使徒。这么剧烈的转变就足以证明神介入人类历史,拣选使徒来完成祂的使命,非人的作为能够解释。


保罗蒙召经历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他儿子启示在我心里,叫我把他传在外邦人中,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作使徒的。惟独往亚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色。」(加1:15-17)

            虽然保罗的出身是对犹太教极端热心的法利赛人,却蒙主呼召成为向外邦人传福音的使徒。他的呼召主要来自大马色路上所遭遇的异象。那次的经历让他蒙召归信基督。同时也蒙召作使徒。保罗把自己蒙召描述成从完全不出自与人为的计划,单单是神的主权。他说:神「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就是神对保罗预先的拣选之意。和耶利米所说的一样:「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15)拣选与呼召二者在时间上的关系就如罗马书830节说的预定和呼召的关系一样,前者是指神在其永恒的计划中所作的决定,后者则指神在历史时间的范畴里所采取的行动。保罗获得启示经历神对他的呼召,同时这经历使保罗明白神早已把他分别出来。

            福音是以直接启示的方式临到保罗的。有两方面的事实支持:(1)保罗归主前的生活、生命的方向、和原则皆与基督教背道而驰,排除了他曾受初期的基督徒传福音影响的可能性。(2)归主后,他立即去阿拉伯向外邦人传福音,回来后也没有和耶路撒冷接触。他领受福音的来源与人无关。完全是基督神迹性的介入,并亲自将启示的话语告诉他。

            保罗接着描述他在信主以后,并没有立刻到耶路撒冷去造访使徒们,从他们那里领受教训、交通、讨论,反而一个人前往阿拉伯(加1:16~17)。他在这段时间一定是在仔细地默想过去所领受的旧约教导,如何在基督的光照下重新理解。究竟他所得到的耶稣基督的启示,要如何跟他过去所领受的教导相结合,保罗需要好好地思想。后来,他从阿拉伯又回到大马士革去,面临了生命的危险之下,逃离了大马士革。当时,他没有立刻上耶路撒冷去,直到过了三年后,他才去耶路撒冷,为要让使徒们知道自己领受的福音与他们所传的是一致的。


耶路撒冷领袖称赞保罗

「18过了三年,才上耶路撒冷去见矶法,和他同住了十五天。19至于别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没有看见。20我写给你们的,不是谎话,这是我在神面前说的。21以后我到了叙利亚和基利家境内。22那时,犹太信基督的各教会都没有见过我的面。23不过听说,那从前逼迫我们的,现在传扬他原先所残害的真道。24他们就为我的缘故,归荣耀给神。」(加1:18-24)

            本段描述保罗上耶路撒冷的行程,是他信主后第一次上去,离他信主已经过了三年(加1:18)。使徒行传九章中记载,保罗想要与耶路撒冷的门徒来往,可是大家都怕他,只有巴拿巴来接待扫罗,领他去见使徒,并为他信主的经过与传福音作证。保罗在耶路撒冷与彼得同住了十五天,其他的使徒,除了主耶稣的兄弟雅各,都未与他见面(加1:18~19)。

            他生平的事实表明,从开始到现在,从没有处于受命于耶路撒冷的领袖,不论是他的宣教使命、使徒权柄或是福音,都不是依赖他们而得的。却是直接从神的呼召与基督的启示而来的。既然福音的来源是基督,不是他人的传授。所传的福音就有最高的权威,足以驳斥那些挑战他使徒权柄的人。后来保罗在叙利亚,基利家一带传福音,虽然众教会的门徒未曾见过他,但是他的事工与为人渐渐地被人接受。各教会的人听说他的改变,将荣耀归给神。显明领受纯正信仰的众门徒,在主里当相互支持,而不是彼此争竞、而削弱见证的力量。


结论

保罗虽然亲自遭遇基督向他显现,领受基督直接的启示;他并不孤芳自赏,反而愿意与其他肢体相交,共同兴旺福音。唯独对于那些歪曲基督的福音的人,把福音变质的假教师,丝毫没有一点容忍。他不在乎个人的声誉,也不求别人对他的赞赏,只求主耶稣的肯定。为和他会这么坚持?因为他清楚知道这福音是来自于基督,是从神而来,不能改变的启示。在本段经文中,他描述自己得救的经历,来证明神在他身上的呼召。并且以他使徒的权柄,宣称他所传的福音完全来自神的启示。以此驳斥与他为敌的割礼派。不是与他们争夺利害关系,乃是真理大是大非的争论。保罗的坚持,让我们知道所领受福音真道的可贵。我们今日仍然需要坚守到底。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阿斗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