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敏信条 :纯正的教会乃是完全尊基督为元首
2021-05-22 07:55:47
230次阅读
1个评论
25.6教会除主耶稣基督以外,无元首13。不拘怎样说,罗马教会的教皇并非教会的元首,乃是那敌基督者、那大罪人,和灭亡之子,那在教会中高抬自己,抵挡基督,和一切称为神的14。
13【西1:18】他也是教会全体之首,他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
【弗1:22-23】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4.不言而喻,主耶稣基督是教会唯一至高无上的元首,圣经中充分言明了这一点(西1:18;弗1:20-23),也从未有任何一位基督徒对此予以否认。然而,许多人坚称,既然有形教会在地上有行政管理,有律例规条,既然这些都必须由一个有形的权威予以施行,那么教会就必然有一个在地上之有形的元首,作为基督的代表,依照基督所交托的权柄行事。罗马教会声称这一殊荣属于教皇:“因此作为教会元首和新郎的基督,设立一个人作为祂的代表和使者行使祂的权能。管理祂的教会,就是祂以祂本质上的灵所统管的:因为,由于一个有形的教会需要一个有形的元首,所以我们的救主指定被得为一切信徒的元首和牧者”(罗马天主教教理问答第1部分第10章第11问)。德国和大不列颠的伊拉斯特派国家教会都承认他们各自的君主为教会及国家的最高元首。亨利八世被被认为是“英格兰教会的最高元首”,且法律中明文规定:“国王及其继承者等当被接受、当作、尊为英格兰教会(被称作英国圣公会)在地上的最高元首;当享有教会最高元首的称号、头衔,享有属于英格兰教会最高元首之上述高贵地位的一切荣耀、威严、豁免、益处及便利,以上种种皆附属于英国王权并与之相联合(26 Henry VIII., cap. i)。”教会当权者的这一至高权力甚至被制定成信条,写进英格兰教会章程的第三十七条中:“女王在英国及她的领土内有超群的权柄,凡这国度里的产业,无论是教会的或国家的。其主要掌权皆属之”。在这两种情况中,且在所有类似的宣告对教会拥有至高权力的情况中,其实都只不过是事实和证据的问题。倘若基督确实把祂的权柄交托给了教皇或君主,叫他们代表祂成为教会有形的元首,那么我们就当顺从他们,若不顺从,便是悖逆基督。与此相反,倘若他们没有这样的权柄,且不能确切无疑地证明他们有资格拥有此权柄,那么他们妄取这样的权柄就是对神之特权的亵渎和僭越,是对人类的背叛。显然,无论教皇或君主都不能为其宣告提供可信的根据,稍经质问,便失了立足之地。由于大公教会中并不存在一位被正式任命的可见的元首,我们只得转向、并藉着顺从律法及其施行,以及藉着救赎;而直接倚靠那位无形的伟大元首:祂统管祂的教会,是藉着(1)祂所默示的道,即我们所见之无谬、完整,明白的一套信仰与行为的准则。(2)使徒所建立而传给我们的制度,诸如福音事工(圣职)、圣礼、蒙恩之道等等(弗4:11)。(3)为众肢体所享有之圣灵的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18:20)。

敌基督一词出现在新约的约翰一书218.22节,43节和约翰二书7章。提摩太后书23-4节预言了大罪人沉沦之子的到来。关于这些短语所指的是作为主仇敌的一个人,或是敌挡的事业(cause)的原则(principles)或系统(systems),解经家们各执一词。

我们信条的制定者所意指的不太可能是一长串教皇中单独的每一个人是敌基督者,他们的意思可能是,教制度在精神上、形式上及效果上完全是敌基督的。标志着圣经中所预见、预言过的对于使徒所建立之基督教的背叛。这一切在他们的时代千真万确,在我们的时代也千真万确。然而,我们必须记住,由于罪的形式发生变化。基督之国度与撒但之国度的复杂情况随事情的进展也发生变化,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约壹2:18)。

 


收藏 0 0
    2021-05-22 14:54:07
      有关上帝的知识,其起源、内容和本质不同于其他知识
    巴文克 书拉密女的花园  今天
    有关上帝的知识,其起源、内容和本质不同于其他知识
    耶稣在此所说的“认识",明显有其特殊含义,它不同于其他任何可以获取的认识。这种差异并非程度上的差异,而是原则和本质上的差异。当我们比较这两类认识时,即可看出此点。对上帝的认识与对受造物的认识,二者在起源、对象、本质、效果等方面根本不同。
        首先是起源不同,因为对上帝的认识完全归功于基督。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其他一切知识是从自身的理性与判断、努力与学习而来,但是,谈到认识那位独一的真神,我们只能像孩童一样,完全靠基督赐给我们。唯独基督认识父。除了基督,无论是传授知识的学校还是杰出的哲学家,都不能带给我们有关上帝的知识。他起初就与上帝同在,在父怀中,与父面对面。他就是上帝,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相,是父的独生爱子,是父上帝所喜悦的(太3:17;约1:14;来1:3)。父本体的一切没有一样不为子所知,因为子与父分享同一的性情、同一的属性、同一的知识。除了子,没有人能认识父(太11:27)。
    就是这位子,已经来到我们中间,并且将父向我们彰显出来。他已将父的名启示给人。为了这个目的,他成了肉身,在地上显现,使我们认识那位真实的主(约壹5:20)。我们本来不认识上帝,也不喜欢认识他的道路。但基督使我们认识父。他不是哲学家,也不是学者或艺术家,他的工作就是将父的名启示给我们。这就是他在地上的一生所做的。他的言行、说他所听见的父所说的话,只做他所看见的父所做的事。
    执行父的旨意,工作、生活、死亡、位格,他整个人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启示上帝。他只14:9)。
    就是他的食物。凡看见了他的,就是看见了父(约4:34,8:26~28,12:50,他对上帝的启示是可靠的,因为他就是父所差来的基督。他从上帝那1:21)。他被称为基督,因为他是父的受膏者,是上帝亲自拣选、心里所喜里领受了“耶稣”这个名字,因为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悦的(赛42:1;太3:16)。他是蒙差遣的那一位,因为他不是奉自己的名而来,不像许多假先知、假祭司那样,抬高自己,自吹自擂。因为父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世人,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此他是被差派来的(约3:16)。
    因此,凡接待他、信他名的人,上帝就赐给他们权柄,做上帝的儿女(约1:12)。他们是由上帝而生,与上帝的性情有份,他们在基督里认识上帝。除了父以外,无人认识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以外,也无人认识父(太11:27)。
         第二,认识上帝的知识在其对象上与其他一切知识完全不同。其他知识虽然在我们这个时代范围特别广,但仍然只关注受造物,只限于暂时,永远也不能发现永恒。的确,自然之工也启示了上帝的万能与神性,但从这方面得到的有关上帝的知识,却是肤浅的、暗昧不明的,其中还掺杂着错谬,少有价值。因为人虽然从自然界得到有关上帝的知识,却并不以上帝为神来荣耀他、赞美他,而是以自己的想象,将有关上帝的知识变为虚妄,将不能朽坏之上帝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这世界既启示上帝,也隐藏上帝(罗1:20~23)。
    但是这里,在大祭司的这篇祷告文中①,站在我们前面的那一位,竟然是撒弃其他一切知识,还敢谈论认识上帝的那一位。上帝是人认识的对象,有谁能领会这一点呢?人如何能认识上帝?他是那么无限,那么不可捉摸!时间和永恒都不能用来衡量他。在他面前,就是天上的天使也要用翅膀遮脸。他住在不可靠近的光中,无人见过,也无人能见。这样的一位上帝,如何被人——微不足道、微乎其微的人——所认识呢?     最多只靠拼凑获得大杂烩知识的人,如何认识上帝呢?至于人的知识,就他一切所知而言,他所知的究竟为何呢?他们知道事物的本源、本质与目的吗?他岂不总是被奥秘环绕吗?他岂不总是站在未知的边缘吗?如此可怜、懦弱、错谬百出而且愚昧无知的人,想要认识那位高高在上、圣洁无瑕、唯他智慧而且全能的上帝,岂不是妄想吗?
       这当然不可能,但是受父差派、将父向我们显明的基督,说出了这一切。我们可以信靠他,他的见证是真实的,完全可以接受。世人哪!如果你想知道上帝是谁,不要求问那智者、文士或这世代的雄辩家,乃要求问基督,并要听他的话!不要心里说:谁要升到天上?谁要下到阴间?因为这道离你不远,这道就是基督宣扬的道。基督自己就是上帝的道,就是父上帝的完全启示。因为他怎样,父就是怎样――一样的公义、圣洁,一样的满有恩典与真理。他在十字架上彰显了全部旧约的信仰——主耶和华慈悲怜悯、长久忍耐,又有丰盛的恩典。他不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不按我们的过犯报应我们。天离地何等的高,他的慈爱对敬畏他的人来说也是何等的大;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他的人(诗103:8~13)。因此我们在上帝话语中看见基督的荣耀,就情不自禁地喊出:我们认识他,因他先认识我们;我们爱他,因他先爱我们(约壹4:19)。
        如此的来源与内容也决定了对上帝的知识的特殊本质。
    在大祭司耶稣以上的祈祷中,他提到的“认识”,不仅仅是资料性的认识,更是真正的知道。这二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人从书本上获得的有关植物、动物、个人、国家、民族等方面的资料,并不是他本人对这某一方面有直接的个人认识,而是根据他人对事物的描述而知。在这个意义上,资料仅仅是头脑的事。但是,真正的知识包括个人的关注和参与,以及内心的活动。
    的确,我们可以从基督关于上帝的知识的话语里,归纳出一些对上帝的认识,但我们获得的有可能只是关于上帝的资料,没有像耶稣所说的那样真正认识上帝。因此,人可能对上帝的旨意有所认识,但内心却丝毫没有准备要去遵行上帝的旨意(路12:47~48)。人可以口里喊着说“主啊,主啊",却不能进天国(太7:21)。因为魔鬼也信有上帝,但不爱上帝,而是战兢(雅2:19)。有人喜欢听道,却不照着去行,因此要受更重的责打(雅1:22)。
        当耶稣在这里说到认识上帝时,他心中所想的那种知识,与他本人所拥有的知识,属于一类。他本身并非职业神学家,也不是一位神学博士、神学教授,他认识上帝,乃是出于直接的个人看见与洞见。他处处看见上帝—-在自然界中,在他的话语中,在他的服侍中;他爱上帝超于一切,凡事顺服上帝,甚至死在十字架上;他认识真理,并且也行真理。知识与爱相辅相成。的确,认识上帝并不包括知道很多有关他的事,却包括在基督里看见他,在我们的生命旅程中与他相遇,在我们的心路历程中认识他的美德、公义与圣洁,认识他的慈爱与恩典。
        这就是为何认识上帝的知识与其他一切知识不同,具有信心知识之名。它不是由科学研究与反思而产生,而是出自那孩童般单纯的信心。这信心不但是确切的知识,也是坚定的相信——相信上帝仅仅出于恩典,只是由于基督的功劳,就白白地赐给人,也赐给我,罪得赦免,永远的公义与救恩。只有那些回转像小孩子的人才能进天国(太18:3),只有清心的人才能识上帝的人会依靠上帝(诗9:10)。爱上帝有几分,认识也就有几分。
        见上帝的面(太5:8),只有从水和圣灵生的人才能进上帝的国(约3:5)。如果我们这样理解认识上帝,毫无疑问,其运作和果效就是永生。的确,知识与生命似乎没有什么关系。那传道者岂不是说得很对:因为智慧多,愁烦就多;知识多,忧伤就多;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传1:18,12:12)。
         在某种程度上,就我们所知,知识就是力量。一切知识都是精神胜于物质的结果,是人治理全地的主权彰显。但知识应该是生命,有谁能够理解这一点呢?然而,甚至在自然秩序中,知识不仅使生命更有深度,而且使之更加丰盛。知道得越多,生活越精彩。无生气的受造物毫无知识,也就没有生命。当动物的知觉发展时,它们的生命也就有了内容与范围。懂得最多的人也有最丰盛的生命。的确,神志不清的人、无知的人、呆傻的人、未开化之人,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味道?与思想家、诗人相比,他们当然又可怜又有限。然而,无论这里的差别有多大,都不过是程度上的差异而已。生命本身并未因之而改变。这样的生命,无论是在赫赫有名的学者身上,还是在最普通的平头百姓身上,到头来都要死,因为它是靠这个世界有限的资源而活。
        但主耶稣所说的知识,不是受造物的知识,而是关于独一真神的知识。
        如果属世的知识能丰富生命,那么属上帝的知识岂不更能使人生丰盛吗?因为上帝不是死亡的上帝,不是死人的上帝;上帝是生命的上帝,是活人的上帝。凡他按自己形象再造且与自己恢复关系的人,必然会因此超越死亡与朽坏。耶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必永远不死。”(约11:25~26)在基督里认识上帝,为人带来永生、无穷的喜乐与属天的福气。这不仅是认识上帝的效果,认识上帝本身就立刻是永恒、蒙福的新生命。
        按照圣经这样的教导,基督的教会决定了这知识或这门科学,即古时所谓神学或道学的性质。神学就是从上帝的启示获取关于上帝的知识的科学。对于这门科学,人要在圣灵的引领下学习、思考,然后力图加以描述,以至使上帝的名得荣耀。一位神学家、一位真正的神学家,就是要本于上帝,依靠上帝,归于上帝的言说,而且总是为荣耀上帝的名做这一切。受过教育与否,只是程度上的差异。二者均有一主、一信、一洗,均有一位上帝,即众人的父,他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着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弗4:5~7)。
        正是在这样的精神下,加尔文在其《日内瓦要理问答》中开篇即问:“何为人生主要目的?”然后清楚而响亮地回答:“认识造我们的上帝。”《威斯敏斯特要理间答》也在开头就问:“人生最高的、主要的目的是什么?”它给出的简短而意味深长的回答是:直到永远。“荣耀上帝、并完全以他为乐,”
      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21节)
    因为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21节 新译文版)
        保罗在腓立比书中的这节经文表明了一个立场,也是保罗自己的心态。圣经学者伯纳德将其这节经文译为“我活着是要荣耀基督;因此,倘若我死了也能荣耀祂,对我就有益处,我乐见这事,因为它能使我服事祂的一生告一终了。”
        每个归信基督的人,心志是信仰不可缺少的部分,圣经中教导人归信耶稣基督后无论行事为人都要与自己信仰身份相称,所以就不难理解我们活着是为基督而活,若为基督受死变为荣耀的概念了。既然寄居在这个世上盼望神的国度,就要活出基督的荣耀,那么从我们归属基督后,人生的意义和目标就是荣耀基督了,这样世人就能认出你是耶稣的门徒了。
       当我们为了信仰真理要面对挑战甚至殉道的时候,保罗在这节经文的上一句说“照着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没有一事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立比书1:20节)。”所以,即使是为主殉道,也可以在人面前为主的福音作最后的见证。这也是保罗在这两节经文的主旨。
       我的神,我谢谢你的救赎使我们脱离罪的辖制,得于让我们在你面前站立,也得这样的恩典,在我们寄居这世上的时候,我们愿意为你而活,也愿意为你的福音作那美好的见证,求你帮助我们胜过一切,行事为人都与自己的职分相称相属,真正做到爱主爱人。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