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的人
2021-01-11 08:14:29
265次阅读
0个评论
司布真讲道第252号  1859年5月15日
    “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马太福音11:12)他们开始祷告;不是那种你们当中一些人习惯的,介乎睡着和清醒之间的祷告,不是那种睡意沉沉,永远不能穿透你们卧室屋顶的祈求;但他们双膝跪下,用一种神圣的焦虑,他们开始呼喊:“主,救我,要不我就灭亡了,哦主,救我;我快要死了,主,我恳求你,伸出你的手,救我可怜的灵魂,脱离那现在正缠绕着我的灵的灭亡。”看他们祷告以后是怎样的,他们怎样翻开神的话语。他们不是读章节,仿佛只要看看文字就足够了,但是他们看,好像以撒华兹在他的赞美诗里唱的那样——“主,请你拯救一个发抖的罪人,他的指望,依然环绕在你话语的周围,请光照里面一些甘甜的应许,打消绝望的肯定确据。”
    他们又屈膝跪下了。“哦主,求你通过你的话语向我的心说话!主,帮助我抓住应许,使我能够抓住它!哦,不要让我的灵魂因为缺乏你的帮助和你的恩典而灭亡。”然后看看这些神已经真正使得他们热心要得拯救的努力的人。你看不到他们把他们的敬拜留在他们的密室里,或他们祷告的地方。无论他们去哪里,他们身上总有一种庄严的热切,是世人不能明白的。他们在追寻耶稣,直到他们找着了他,否则他们不能,也不愿意歇息。他们夜里被梦打扰,他们的白天因着与祝福分离而变得伤心——没有了这祝福他们不能活,没有了这祝福他们不敢死
我的听众,你是否曾经是这些努力的人中的一员,又或者你现在是这样的人?如果这神圣的“暴力”是在你的灵里的,那么感谢神,你要用大力得着天堂,你要狂风般攻陷它,用你祷告的大炮敲击天国的大门。唯有不懈坚持;继续恳求,继续摔跤,继续争战,你要最终得胜。
  但是啊!我的听众,如果你从来就没有过一种强烈的不可征服的对你灵魂的焦虑,你就依然不晓得神的事情。你就不理解这得胜的”暴力”,没有了它天上的大门就永远不能被冲开。我们中的一些人可以回头去看我们在寻求基督的那日子。如果不传福音,他就有祸了的人一样。我们要活的牧师,活的听众,活的执事,活的长老,除非我们有这种在心里正正有火在燃烧,有生命的舌头,有生命眼睛,有生命的灵魂的人,我们就永远不能看见天国被狂暴攻下。“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
    常常那些在他们为了事奉神而尝试去做的任何事情上都看不到有祝福降临的人会抱怨,他们表示奇怪,有人会说:“我当了几年的主日学老师,我从来没也见过任何我的女孩子或男孩子归信。”是的,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你对这事不强暴努力;你从来没有被圣灵催逼去下决心,让他们一定要归信,没有一块石头不被翻转,自到他们归信为止。你从来没有被圣灵带领进入这样的热心,使你可以说:“除非神祝福我,否则我就不能活。除非我见到这些孩子里头有一些人得救,我就不能生存。”然后跪下,热切祷告,用同样的热切之情向天上交出你的信靠,你就永远不会失望的,因为,“努力的人就得着了。”我在福音里的弟兄,你也是这样,你惊奇,疑惑,为什么看不到人得到重生。你曾经盼望这事发生吗?嗨,你讲道就像一个不相信自己的话的人一样。那些相信基督的人,可能带着善意的偏见论到你说:“我们的牧师是一个可爱的好人。”但那来你的聚会的没有顾忌的年轻人说:“这人期望我会相信吗?他只是在讲一个枯燥的故事,我看见他用沉闷和死气沉沉的程式的单调来把聚会带过一次,这就要使我相信吗?”
   哦我的弟兄,我们今天在教会里需要的是“暴力”,不是互相对付的“暴力”,而是抗争死亡,地狱,抗争其他人的心硬,抗争我们自己睡意沉沉的“暴力”。在马丁路德的年代,确实天国是努力进入的。整个信仰的世界非常清醒,现在我担心它的大部分是在沉睡。无论你去到哪里,我们的教会已经变成了古老牢靠的事业。它们不关心去扩张自己。我们一定要有新鲜的血液,不,我们一定要有从天而降的新的火焰落在祭物上,否则就像巴力的祭司,他可以切,砍我们的身体,干扰我们的心思去想虚妄的事情;那会没有声音,没有应允的,也没有理会的。祭物要在祭坛上烧不起来,世人要说我们的神不是活神,或肯定我们不是他的子民,“你必在午间摸索,好像瞎子在暗中摸索一样。你所行的必不亨通,时常遭遇欺压,抢夺,无人搭救。”这样说来,强暴努力的人就是那些用”暴力”得着天国的人了。
   再问一个这样的人,为什么他如此努力地祈祷;他回答说:“啊,我知道我得到的怜悯的价值。嗨,我在求赦免,求天堂,求永生,我岂是用几个哈欠和让人昏睡的祷告就可以得到的吗?我在求神让我可以穿上白衣,歌唱那永不止息的赞美之歌;难道你以为几个糟糕的恳求就足够了吗?不,我的神,如果你要让我等上一百年,在这长长的一个世纪里去叹息,呻吟和呼喊;是的,如果我最终可以得着天堂,我所有的祷告都是非常值得的;不,如果它们是一千倍,如果你最终要听我,它们就都是赏赐大大的。但是,”他又说道:“如果你要知道为什么我如此热心,让我告诉你,因为我不能忍受要永远失丧。”听听那热心的罪人是怎样说话的。你对他说:“为什么要这么热心?”他说话的时候,眼泪就要在他眼里,他的脸发红,全身都充满感情,“对神我愿意更加热心;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失丧的人,也许还有一个钟头不到,我就要被关在地狱绝望的火焰中!哦,神,请怜悯我,因为如果你不怜悯,我的命运会是多么可怕。我要沉沦——永远沉沦!”
  循道派的时候,怀特腓和卫斯理的时候,的确是如火一般,有着神圣的”暴力”和热情的时候。但我们已经渐渐冷淡下来,现在进入了一种使人高兴的一贯性,尽管这里那里还有一些基督教信仰旧有的不顾一切的精神的一点点的爆发,然而就绝大部分来说,这世界已经催眠了教会,她已经几乎是到了最沉睡的地步;她的极大多数的教训,她的宗教社团的极大多数作为,是完全的梦游。这不是那些睁开眼行走之人的完全清醒的热情。他们在睡觉中行走;他们走得也是非常敏捷,他们走得很好,“修正他们的道路。”但在他们所做的事情当中,几乎没有神的生命,几乎没有来自神的成功伴随着他们的作为,因为对神的国的事情,他们并不强暴努力。
人啊,上前,带着强烈的信心,如果你热切上前,你就必要成功。神宁可背乎自己,也不会回绝一个热切的人的请求。我们的神宁可不再是“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也不会不再去祝福     那用信心和祷告的“暴力”寻求天国大门的人。哦,请思想,上面所有的圣徒都曾经被神的恩典带领去拼命摔跤,就和我们现在与罪,怀疑和惧怕苦苦争战一样。他们通往荣耀的道路并不平坦。他们要在刀尖的逼迫下,在所走的每一步上争战。你们也必要如此——肯定神要加给你们力量这样做,所以肯定你们必要得胜。只有努力的人才能得救,所有努力的人都得拯救。当神令到一个人为着得救而变得“暴力”,这人就不能灭亡。天国大门被摘下,人所争战要得的赏赐也不会被夺去。
啊,朋友,你是不是从来没见过天国的大门?很明显你从来没有见过,否则你就会知道得更清楚;因为在天国的大门前人群在争战,天国的大门前挤满了人,那要进去的必须要往前挤,用手肘推,推着,否则他就要到一边去,肯定自己永远不能进去。不!你那轻松的信仰是太迟了,不能把你带进去。它也许可以带你走十里路中的九里地;但除非一个人被带领走完全程,否则他就必定要灭亡,那么这还有什么益处呢?如果你听从一个有着外表的端正的福音事奉的意见,它可以和你走好一段路,但如果你缺乏那强烈呼喊,恳求的内在见证的话,在神的审判台前它对你来说是完全靠不住的。
   回家,回到你的密室中,双膝跪下,把你的信靠唯独交给基督,我的朋友,如果主不施加怜悯给你,他就不是我们向你传讲的那一位神,他就是没有兑现他信实的应许;你不能,你不会寻求而得不着。但是留心,你不可以为你寻求一次就足够了;继续寻求。如果神把他的灵赐给了你,你就要继续——你就永远不会放弃祷告,直到你得到答应为止。
哦! 我的朋友,如果神今天给了你追求他的爱的心;如果他令你说道:“我永远也不放弃,如果我真得要灭亡,我要在十字架的跟前灭亡。”你就不会灭亡,正如天使在乐园里不会灭亡一样。要欢喜鼓舞,一次又一次使用“暴力”,你就要用强力得着。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