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加尔文论主日崇拜
2020-12-08 08:57:54
565次阅读
1个评论
  我们来看看加尔文崇拜的基本精神是什么。崇拜上帝有几个关键原则:
第一,加尔文坚持崇拜态度要恭敬。在日内瓦,祷告和唱诗的基调要庄重、严肃、恭敬。加尔文论到唱诗基调的一些话可以说明问题。他说,“教会的曲调不可轻浮猥琐,而当庄重威严,正如圣奥古斯丁所言”,并且,“人们在家里桌前自娱自乐的音乐,与他们在上帝和天使面前唱诗篇的音乐,当有极大区别”。他说,唱诗的韵律应当“有所节制”,传达“庄重和威严”,这才适合敬拜的主题和教会的环境。既然教会的歌曲如此,整个服侍亦然。恭敬是加尔文的“首要规则”,他谴责轻浮,认为这是“人不敬畏上帝的表现”。会众跪在地上认罪,人要蒙头。同样,布道也要庄重谦卑。
第二,公众崇拜的形式要简朴。“简朴是加尔文礼仪政策最明显的标志”,汤普森说。加尔文认为,旧体制的一切“阴沉记号”,中世纪教会的一切“死气沉沉,虚张声势的细枝末节”,以及一切阻碍属灵敬拜的外在形式都应当清除,好让会众专心领受上帝的话语,不至于分心。讲道要朴实。牧师要以“谦卑”和“恭敬”的心对待圣经。他们不能“为了赢得人的尊重而堆砌辞藻”。公众祷告不可“装腔作势”,不可“求人的荣耀,那本是可鄙的”。洗礼也要简朴,不要中世纪那些诸如蜡烛、圣油、吹气、唾沫、驱魔等等“哗众取宠的表演”,“这些东西让人眼花缭乱,心思麻木”。不允许别的仪式让选民分心,会众应专注上帝所设立的圣礼(就是洗礼和圣餐礼)。加尔文厌恶地说:“宗教。行、仪式、哑剧,到处都是这些丑陋的东西。”他说:“群众就喜欢看这些东西,上帝所设立的仪式不能让他们抬起头来,而要让他们俯伏在地,好像被击打了一样。”只有服侍必需的仪式才允许保留。为了遵守这个规定,日内瓦的各个教会不得不扔掉他们的画像、雕塑、象征物;神职人员脱掉祭服,换上黑袍;祭坛被拆掉,换成用作圣餐聚会的寻常桌子;各种涂油抹膏的做法以及与洗礼有关的革除教籍的做法都得到清除;宗教行、焚香、多余的动作和姿态统统被废除。
同样,教会的历法也被简化。圣徒的节庆全部清除,只留下五个与福音有关的节庆:基督弥撒(圣诞节)、善周五(受难日)、复活节、升天日和五旬节。而每周的主日应当成为基督徒的首要庆典和生日。
简朴与属灵密切相关。注意的焦点是心灵,而不是形式、仪式或礼仪。祷告要“出自内心深处单纯的爱”,唱歌要“发自内心深处真实的感动”,还要注意“我们的耳朵听旋律不可过于我们的头脑思想话语的属灵意义”。简朴的敬拜让人能够专心致志地思考上帝的话语,不受干扰地向基督献上自己的心。
第三,公众崇拜既规范又自由。有固定的祷文,可以保证教会之间有一定的统一性,并且,用我们今天的话说,保持“质量受控”。布塞珥最初强烈呼吁礼仪自由,后来则日益关心教会的规范和统一。他谴责有些人打着基督徒自由的招牌,搞“各种糟糕做法”和“发明一些令人厌恶的新花样”。他越来越看重教会是有原则和爱心的地方,他越来越强调“上帝所设立的事工是施恩的独特管道”。斯特拉斯堡的主流观点,也是归正教会经常强调的观点,即“礼仪改革不能任由牧师凭着自己的看法自由发挥,而要服从教会整体的考虑”,奥德说。为了教会的统一和规范,布塞珥后来在1541年发表了《圣诗》,取代了当时教会所使用的各种赞美诗歌本。在给英格兰护国公索默塞特的信里,加尔文赞扬英格兰的祷告和圣礼是“固定的祷文,牧师不可随意更改”。他说,可以使用预先定好的祷告文,“帮助不熟练的牧师”,也可以“加强教会之间的共识和团结”。固定的祷文也可以约束某些标新立异的做法。使用固定祷文可以遏制“这种轻率和浮夸的风气”。
但是,公众崇拜又要留出自由的空间。讲道前的祷告,求圣灵光照的祷告,应该“让牧师自行处理”。同样,周间服侍的公众祷告和主日下午服侍的祷告也应该提倡自由。牧师应当使用“自己觉得好的词语,让祷告合乎当时的场景和事情”。19世纪历史学家沙夫说,加尔文的这种做法“打开了公众崇拜源源不断的祷告之泉,涌现了无穷无尽的祷告,适用于各种环境和需求”。不管加尔文多么强调礼仪中的规矩,他非常尊重讲道的自由。他对英格兰护国公索默塞特说:“在基督的国度中,活泼的讲道太少,多数都是照本宣科。”虽然明白狂热分子可能滥用自由,加尔文坚持布道应当“自由运行,讲道不应当死气沉沉,而应当活泼有力”。他引用《提摩太前书》(3:16,17)和《哥林多前书》(14:24,25),说“他们的口应当发出上帝的声音,要让圣灵以大能大力来做工”。不管有什么危险,都不应该“阻碍上帝的圣灵自由运行”。如果牧师被布道的教材和成文的布道词束缚了口舌,他担心宗教改革不能在英格兰取得进步,并且担心讲道“这一有力的工具能否得到不断发展”。贝尔德认为,自由祷告和成文祷词的结合是“日内瓦崇拜的特殊成就”。随后的归正传统逐渐走向鼓励自由崇拜,从诺克斯到威斯敏斯特的《指示》,到今天也是如此,但这种做法不一定总是明智的。在这个问题上,正如在其他很多问题上,归正基督徒如果多借鉴加尔文的智慧,就能更好地处理今天许多与崇拜相关的问题。
加尔文崇拜观的优点
   明白了日内瓦服侍的特点,我们可以简单地总结其优点,思考它们对今天有什么益处。
     第一,它以上帝为中心。日内瓦不用礼仪作戏台取悦会众。服侍的每个要素和整体都专注于一点:荣耀上帝。“今天教会需要重新学习加尔文的崇拜观,”罗伯特·戈弗雷说,“这样,教会的崇拜才不至于以人为中心,而是以上帝为中心,并且以上帝为导向。”教会管事的人应该问自己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来教会做礼拜的人,他们每个礼拜天到教会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们首要的意愿应当是什么?会众自己都是演播室的观众,难道还能指望他们成为非信徒接受福音的背景吗?我们希望他们来听刺激性的演讲吗?我们希望他们来寻求让人兴奋的经历吗?我们希望他们作为属灵娱乐品的消费者来吗?还是我们希望他们到教会来通过上帝的话语和圣灵认识那位又真又活的上帝,并且让他“用心灵和诚实”怀着“虔诚敬畏的心”参与公众赞美、认罪、感谢和祈求?既然这一崇拜是崇拜的一种,那么这一崇拜过程中的一切岂不都应当具有向上帝奉献的性质?上帝必须成为一切的中心。他必须成为交点和焦点,一切都要围绕他进行。休斯·奥德说美国新教的礼仪适用于全世界:
归正礼仪的遗产对美国当代新教的最伟大贡献就是:归正礼仪重视上帝的威严和权威,它有一种敬畏感、简朴的庄重感,以及它坚信崇拜必须首先服从赞美上帝。
    第二,它的次序符合福音的架构。也就是说,这种崇拜的核心是基督和救恩。崇拜者受到引导,首先是赞美,然后是认罪,然后是赦罪的确据,然后是使人成圣的恩典之道的运用,包括用主的晚餐纪念基督的死。“一切真正崇拜都是以上帝为中心的”,前富勒神学院教授罗伯特·沙普尔说:“但基督徒的崇拜更是以基督为中心的。”而普兰廷加和罗兹布姆说,基督是“一切真正基督徒崇拜的核心和焦点”。日内瓦次序的参与者每次聚会都体验福音。今天,很多教会领袖敦促基督徒事工要“由福音驱动”,要“以恩典为中心”。很多人说我们要常常“对我们自己宣讲福音”。而要做到这点,最好的办法就是恢复历史上的归正崇拜——按照这种方式崇拜,讲道还没开始福音就已经得到了宣扬。某些支持当代崇拜的人用一种看不起的口气说这种福音架构是“救恩的重演”。与这些人相反,提姆·凯勒牧师看到“重演救恩”正是历史上归正崇拜的力量所在。肖恩·卢卡斯在他著名的介绍长老会的作品《什么叫长老会基督徒》中,把论述公众崇拜的内容命名为“由福音驱动的长老会崇拜”。他说:“崇拜本身再现福音,并且它让我们回忆起初信的时刻”。它让人看到,确实有一条坚实的路通向上帝,在圣洁的上帝与堕落的人类之间,在旧约和新约之间,在那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之间有一条独木桥,这是基督所成就的,每次公众崇拜时会众都可以亲身体验。加尔文的日内瓦崇拜尊重这个次序。
    第三,它是充满圣道的次序。圣道为服侍的一切要素提供了实质内容。日内瓦崇拜的语言是圣经的语言,圣道在教会中得到朗读、传讲和颂唱,可见的道借主的晚餐得到施行。R.休斯说,我们今天正在见证一场“去圣经化的集体崇拜”。如果我们遵守日内瓦原则并且各方同意多读经文(不仅是讲道所涉及的那一点)、唱全部诗篇和合乎圣经的赞美诗(不仅是选取经文片段的诗歌)、按照圣经顺序讲道和解经(不仅用经文作为主题讲道的发射台)、在服侍中多五到十分钟充满经文的祷告、完全按照圣经的解释来施行圣礼,那么传统崇拜观和当代崇拜观之间的很多分歧都可以弥合。这样一个共识不会给人留下多少争吵的余地。遗憾的是,今天很少有人愿意继承归正崇拜的做法,也不明白自己的根是使徒的教会、是教父的教会、是归正新教的礼仪。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奇蒙德联合神学院讲道学和崇拜学荣休教授罗纳德·拜尔斯说:“教会崇拜的母语是,而且我认为必须是,圣经的语言。”他说,教会必须重新学习如何“使用圣经语言,并且要大胆地使用它们……这种语言是集体崇拜所不可或缺的”。
   第四,它是依靠圣灵的崇拜。日内瓦崇拜恢复了几类重要祷告,尤其是祈求圣灵光照的祷告,这说明日内瓦理解,教会必须依靠圣灵才有生命、崇拜才蒙上帝悦纳、事工才有果效。休斯·奥德在他的重要作品《归正崇拜的教父之根》中说:“如果归正崇拜有什么核心教义,那这个教义就是圣灵论……崇拜是圣灵同在的彰显,圣灵的同在使教会具有生命力,使教会圣洁。”加尔文更是高举圣灵,所以他被称为“圣灵的神学家”。
   第五,它具有教会意识。加尔文和他的继承者不是重洗派的革命者。他们非常重视保持大公性并促进圣徒相通。他们主要从教父教会中寻求灵感,但他们也尊重中世纪传统。加尔文从苏黎世和斯特拉斯堡的礼仪中得到灵感,而这些礼仪都“来自弥撒”。中世纪教会的新花样当然应该纠正。但凡是能保留的都尽量保留,目的是维护教会的连续性。不仅如此,日内瓦的形式是可以传递的。它可以超越民族、种族、代际和文化差异。它看重一切圣徒的相交。日内瓦礼仪和《诗篇集》一发表就被翻译为德语、荷兰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英语、匈牙利语和其他语言。人们不认为拉丁语系、日耳曼语系、斯拉夫语系、凯尔特语系之间的差异是归正崇拜的障碍。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比粗野、缺德、落后、没文化、山头林立的16世纪苏格兰更难以栽种归正信仰和归正崇拜吗?然而归正信仰和崇拜却在那里和其他地方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并且当时的人并没有刻意进行处境化,也不在意当地人的文化口味。加尔文的崇拜是由神学驱动的,不是由文化驱动的。结果,它放射出超凡脱俗、超越文化的圣洁光辉。
J.L.邓肯说,日内瓦崇拜既是“可以传递的”,又是“灵活多变的”,“在历史上,只要一个归正教会委身于合乎圣经的崇拜原则,归正崇拜在每一种人类处境和文化中都是可行的,并且正在这些地方发挥作用”。邓肯举了世界各地的许多例子,从秘鲁安第斯山脉到费城西部、到苏格兰敦提地区、到东非马拉维、到东澳大利亚、到日本、到以色列;从浸信会到长老会、到公理会、到英国国教。邓肯说,“在六个大陆上,在世界各地都有教会按照历史上归正新教崇拜的传统,服侍各个社会阶层的基督徒”。
    一旦基督徒认识到教会有其自身合乎圣经的、有机发展的礼仪文化,教会崇拜借助这种独特文化得以表达,那么这种大公性就不是奢望。日内瓦理想并不分裂教会,也不排斥那些迎合流行风格和品位的新崇拜服侍,日内瓦理想是让教会较多地保持崇拜的统一性,这种统一体现于教会本身的传统崇拜形式,借助这种统一的崇拜形式,多元化的会众得以联合。基恩·维斯说:“只有拒绝仅仅属于一代人(或可以加上一群人)的教会才能属于众人。”
   加尔文崇拜的这些特点是超越时空的。就这些原则,今天的教会已经过多向世俗妥协。如果我们恢复古代教会和宗教改革时期教会的崇拜形式,“按照圣经”来崇拜上帝,那么今天教会中的很多顽疾都能治愈。
(选自作者著《加尔文论崇拜》合乎圣经的崇拜。
收藏 0 0
    2020-12-08 09:06:38
       【主日可以唱爱国歌曲吗?】如果礼仪里面包含戏曲、主临节蜡烛、爱国歌曲,这就是让崇拜者参与虚假崇拜,因为上帝的话语中没有这些丑陋的东西。
      “耶和华你的神将你要去赶出的国民从你面前剪除,你得了他们的地居住。那时就要谨慎,不可在他们除灭之后,随从他们的恶俗,陷入网罗,也不可访问他们的神,说:‘这些国民怎样侍奉他们的神,我也要照样行。’”(申12:29-30)
      新约和旧约一样呼召基督徒按照上帝命定的方式崇拜他,不可顺从不信上帝的文化中那些飘来飘去的欲望和颠来倒去的时尚。
      如果我们在上帝的圣灵里按照他的真理(而不是按照文化)来崇拜上帝,那么我们崇拜的对象必然是上帝自己。换句话说,我们的崇拜必以上帝为中心。因此,让别的东西成为我们崇拜的中心,就是崇拜偶像。
      今天,我们也必须警惕偶像崇拜,不用让上帝以外的任何东西成为崇拜的中心,不论是用画像,或一种以人为中心的态度,或娱乐人的服侍。相反,我们必须努力让崇拜保持以上帝为中心、合乎圣经的规范。
    在得体礼仪的各个部分,上帝从圣经中对他的百姓讲话,包括呼召会众崇拜、宣告赦罪、读经、讲道、圣礼和祝福;而百姓则报以祷告(宣召、认罪、牧祷)、十一奉献、唱诗篇和赞美诗以及信仰告白。还应该提到的是,会众回应的最佳表达也是引用经文。这样,基督徒崇拜就成了真理的荣耀回荡:上帝的真理在天地之间、在上帝和他的子民之间彼此呼应。
      在历史上,新教礼仪和归正礼仪都反映了新约教会中简朴崇拜的特点,注重读经讲道、祷告和圣礼。不像传统罗马天主教会隆重夸张的仪式以及当代高科技的精致产品,归正崇拜的简朴特点让崇拜者恭敬地注视基督和他的受死。
    哈特说:
      在圣灵浇灌的时代,崇拜既不哗众取宠也不盛气凌人,相反,真正的崇拜非常简朴,甚至让人觉得无足轻重。但是,圣灵能够将这些简朴的渠道(话语、祷告和圣礼)转变为强大的武器,让罪人归信基督,让神的子民赞美和敬拜上帝,从而彰显上帝的荣耀和能力。
      我的一位教授曾说,我们的崇拜服侍要简单到足以通过所谓“墓地测试”。这个测试可以看出我们的崇拜是否够简单,能不能在受到逼迫时在墓地进行,正如一世纪的罗马一样。如果不能,那么我们的崇拜可能就与新约中简朴的崇拜貌合神离了。
      (选自作者著《加尔文论崇拜》,杨基译,四川人民出版社。
    转自微信公众号:改革宗周刊 ,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