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文主义牧师”
2021-05-28 17:20:58
286次阅读
2个评论
  “加尔文主义牧师”这一标签就像是一张罗夏墨迹测验图。有些人看到的是一个热情澎湃的传道人,他常常传讲的是神的忿怒而忽略了传福音。另外一些人眼前出现的是一位傲慢自大的神学家,他会花更多时间和已经过世的新教改革者们待在一起,而不是和活着的教会成员们。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到的是一位温柔且谦卑、并且传讲福音、对神的话语充满了喜乐和信心的神的仆人。
  我希望更多的人是这样想的。
   我不喜欢“加尔文主义牧师”这个词,基督教牧师是一个更好的称呼。尽管如此,我明白会有一些人不会像我一样认信恩典的教义。我最不想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如果一个人希望成为一位好牧师,他必须接受加尔文主义。相反,在这篇文章当中,我只是想提出思考:确信恩典的教义如何能够激励牧师们更大程度的忠心。
首先要说明 ,加尔文主义的核心观点是在救恩中神的主动性。它开始于人对自我救赎的完全无能,以神所应许对信徒的悔改和信心的保守为终结。在这当中是基督的工作:代替所有悔改和相信的人受死。 一个牧师如果认信这些真理,就会在事工中活出这些真理,并且表现在诸多方面,但我将只提及加尔文主义牧师身上五个彼此重叠的标志。
他为神的荣耀而活。
  加尔文主义常被称作“至高神神学”。像以赛亚书48:11的表述尤为明显。主说, “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因为祂是创造主和救主,祂配得所有的荣耀。
一位对神的主权有这样认识的牧师,绝不会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一颗以神为中心的心会一直将聚光灯投射在主身上。一位以神为中心的牧师会迅速地效仿施洗约翰谈到耶稣时说的话,“他必升高,我必衰微。”
   这将影响牧师们在讲台上、私底下或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总之,他们看重的是基督,而不是自己。他们由衷地接受赞美和鼓励,但也一定会澄清无论他们做成了什么善事(而且牧师们不计其数地行善),都是神在他们里面运行(腓2:13)。
  他是谦卑的榜样
   众所周知,加尔文主义者们认信人全然败坏的教义。在基督面前,我们就是如此败坏,我们太败坏了以至于无法选择基督。我们需要神的介入(约15:16;约壹4:19)
   一个人认识到自己在得救以前是怎么样的人,就决不会忘记这项真理。认识自己过去的罪,这使我们生出谦卑的心。保罗告诉提多,教会要避免纷争,总要和平(多3:2)。为什么?因为“我们从前也是无知”(多3:3)。神的恩典会从一颗明白自己是被救赎的人心里流淌出来。
加尔文主义牧师绝不会说,“我已经得着了,”并且他会敏感地察觉和承认自己的罪。他也乐意接受批评,甚至求之不得。他深深地明白神的恩典之深,他也迫切地希望把这份恩典带给其他人。
  他的生命流露喜乐
加尔文主义牧师的言谈和生活中应当有真喜乐的标记。当然,每个牧师都应如此!但是,同样地,因为加尔文主义者明白自己在神的救恩上没有丝毫的功劳,所以感激之情必从他那被救赎的心里喷涌出来,宛如一个死而复生的人。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是一位年长的弟兄,过去他常常提醒我在讲道的时候应该面带笑容。“耶稣为你死了,亚伦(Aaron),你为什么不能多一点笑容呢?”他会这样问我。我想当时作为一个年轻的讲员,我的脑子里一直担心讲的内容是否正确,如何表达得有力,而且通常想要有出色的表现。然而,这个弟兄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醒。我的心思都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基督,并且我没有喜乐。
   每一位牧师都需要知道喜乐的重要性。虽然牧师们相信神无微不至的护理,但还是会被世上事务的忧虑压垮,困扰他们的不寻常之事仍会不时出现。
  他会温柔地劝人
  忠心的牧师会常常鼓励其他人选择更好的道路。不信者当选择通往永生的信仰之路,但即使是基督徒也要面临抉择。在此世天国的通往圣洁之路是曲折的。正如牧羊人会赶着羊群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一样,一个牧师会敦促他的会众走向主。牧师们会劝导人。
   加尔文主义牧师明白世上的说教不会有帮助,唯有主能改变人心。正如神要开导吕底亚的心,她才能“留心听保罗所讲的”(徒16:14),在我们向神迈步之前,圣灵就已经进入我们的心里了。
   我们很容易会关注在行为的改变上。牧师们可以藉着提高音调或是展现我们的知识储备来威胁人。但这样做不仅是邪恶的,而且最终不会奏效。喜欢冲着孩子大喊大叫的父母可能会发现孩子更加地顺从你,但是顺从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在于心的改变。
   神的话是牧师的牧杖。我们可以热情地、大胆地、并且带着权柄地说话— —但我们不能操控人。我们的牧杖不是大声的喊叫,不是眼泪,亦不是奖品。我们温和却坚定地使用神的话语,我们温柔地劝人。
  他行在圣洁中
  加尔文主义牧师并非垄断了圣洁牧师的市场。圣洁是所有基督教牧师身上的标志。但信徒对于圣洁坚持不懈的追求,是改革宗神学对基督十架救赎之工的必然结果。让我来解释一下。
今天许多的(或许是大多数)基督徒提出基督是为所有人死,以提供所有人得救的可能。他们认为,十字架让救恩成为了一个吸引人的选项。然而,有一些人认信的是有限的救赎——或更准确地说是特定额救赎——强调基督的死完全成就的是对特定人群的救赎,即祂的教会。
  这与圣洁又有什么关系呢?圣经将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工作和圣灵在人心中进行的工作结合在一起。二者不可分割。基督不仅为了拯救祂的教会脱离地狱而死,祂也为让教会走上成圣之路而死。
“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得前书2:24)
基督“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4)
    一个委身于基督有效救恩的牧师应当对个人圣洁的追求有同样的委身。他不会轻忽自我省查(林后13:5)。他会确保生命当中有劝诫自己追求敬虔的人,好让他的心不至“被罪迷惑”(来3:13)。
  结论:
   加尔文(我敢保证他一定对许多自称“加尔文主义者”的人感到十分困扰)呼吁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呼召尽忠。他主张每一个人的有限生命都是主所分派给他的岗位。
如果你是一个牧师,这个岗位是神指派给你的。请务必要遵从你所认信的。然而,藉着上帝的恩典,别忘了也要照管自己的心。
作者:Aaron Menikoff
Aaron
Menikoff是乔治亚州沙泉市弗农山庄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收藏 0 0
    2021-05-29 18:10:28
           人们的冰冷源自根深蒂固的错误神学,以及对大使命的错误理解。从神学上看,这样的会众往往深受圣经中拣选的教义影响。这个教义没有错,这是圣经告诉我们的。但是它被某些人片面地理解,以致否认上帝是“邀请罪人近前来的上帝,并且否认上帝是喜悦罪人悔改、邀请他们投入他的怀抱的天父。这些人认为上帝主权拣选的教义意味着,无论别人做什么戓不做什么,预定得救的人一定会来到上帝面前。但这不是上帝的教训,甚至有点接近穆斯林那种无位格性的宿命论。这种误解像一种强力胶粘在了他们身上,加剧了他们对失丧灵魂的冷漠,却让他们为自己的懒惰和不顺服找到了合理的神学根据。在他们身上不仅附着这种宿命论,还要加上对大使命的误解。当我与教会的一些弟兄姐妹交谈时, 我清楚地知道,他们将大使命中的“去”当成只适用于牧师、传道人,或去海外的宣教士等受过专门训练的人。我相信这种对大使命的误解是造成地方教会缺失传道生活的致命原因。——《外展型教会:从内敛到外展的教会》约翰·米勒 P87-88

      若要助人,也需研经。如果你连别人所需要的知识都没有,帮助他们就无从谈起。神从不褒奖无知。无知不仅使你没有能力自助,也使你没有能力助人。可是,基督教信仰的精髓岂不正是助人吗?既然如此,我们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帮助别人脱离困境?——乃是要让他们知道,神如何解决他们的困境。我们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乃是要让他们晓得,圣经是如何看待、解决他们问题的。可见,只要你明白神的话语,就有能力帮助别人。 正如提摩太后书2:2所言,我们要去教导忠心的人,好让他们也能去教导别人。

    ——约翰·麦克阿瑟 摘自《信仰基要》第2课


        我们今天的教会到底缺失了什么?答案就在于我们缺失了信心。信心的软弱一定带来教会成员的消极被动没有信心的眼睛,就无法看到将来丰收的光景。这是内敛型教会普遍软弱无能的原因,但同时也告诉了我们改变这个现状的方法。我们亟需恢复信心,因为信心是基督将他的权柄和能力赐给我们的凭证,是我们胜过世界的力量。信心是一种神圣的恩赐,不仅让我们从人类如死灰般绝望的光景中得到新生,也让我们完会接受基督的统管。——《外展型教会:从内敛到外展的教会》约翰·米勒


      信心不是我们意志的工具。相反,信心表明我们要放弃自我的意愿,宣告我们要接受上帝在基督里给我们的应该。在基督里,上帝的应许便成为我们的。 当我们凭着信心祷告时,我们便从他得着上帝的同在,从而释放我们,给予我们超乎想象的作工果效。约翰福音14:12中提到,信主的人要做“更大的事”。只要我们如此相信,我们便在圣灵的团契相交中,带着独特的权柄敬拜和服侍。——《外展型型教:从内敛到外展的教会》约翰·米勒 P56

       如今委身教会的人已经大大减少,但还在自满于注册登记的人数,这种可怕的自满情绪已经渗透到越来越多成员的生活中。显然, 教会中的许多人已经冰冷到宁愿在星期天早上睡觉也不去教会。既使是教会中最活跃的成员似乎也没有真正的见证。他们不把自己的邻居和朋友看为失丧的人,也不跟他们接触。对于陌生人的恐惧超过了其他一切。当我想要努力搞清楚教会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时,越来越清楚的却是, 教会需要彻底的悔改。但是,为了什么而悔改?人们对于上帝越来越冷淡,灵魂失丧的危险也不再能触动他们冰冷的心。他们需要谦卑,向上帝求恩典,以便能重新爱上帝和周围的陌生人。——《外展型教会:从内敛到外展的教会》约翰·米勒 P87


    2021-05-28 18:58:00
      骄傲的圣洁导致分裂
    作者:加尔文
    摘自:圣城网
      “...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4:1-7
      一般说来,过分的严厉,多是由于骄傲,妄以为自己具有超越的圣洁而起,而不是由于真圣洁,和对真圣洁的关切而起。因之,那些最敢于倡导与教会分离,而以改革家自命的人,一般说来,除为表扬自己的至尊至善,轻蔑别人外,没有别的动机。
      奥古斯丁说得很对而且很公道:“教会训戒的虔诚规律和方法,主要地是应当顾及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这是保罗吩咐人以互相容忍来保守的,倘若不能保守,那有治疗作用的处分就不但是肤浅无效,而且是有害的,因之,也就不再是有治疗作用的;那些并不是因恨恶别人的不义,而只是因自己喜欢争论的坏儿女,喜夸称自己的品格来缠住或至少分裂简单无知的人,力图使他们完全随从自己,这种人,我认为是为骄傲和顽固所激动,阴险地从事诽谤,暴烈地引起骚乱,他们用严厉规律的假面具来隐藏自己,免得被人发现他们是缺乏真理的;圣经本来有吩咐 ,在实行纠正弟兄过失的训诫上,我们要非常温和,不破坏诚恳的爱心或和平的团结,他们却藉训戒来分裂教会,或脱离教会。”
      对虔诚和安静的人,奥氏给了一个忠告:他们当尽力以仁慈纠正弟兄; 他们若不能纠正,就当忍受,用爱心来惋惜,直到上帝亲身来纠正改革,或到收割时,将稗子根除,将糠扬净。
      一切信徒都应当用这些劝告来防范自己,免得当他们自以为是公义有力的保护者时,就脱离了天国,这天国乃是公义惟一的国度。因为神既要教会的团契维持在这外表的团体中,那些因憎恶恶人而破坏那团体的表记的人,就不啻是走上一条离开圣徒相通的最危险的路。他们应当知道:第一,在大众当中,有许多他们观察不到的人,在神眼中真是圣洁无辜的。第二,在那些不道德的人中,有许多人并不以恶为可喜,或沉湎于其中,反倒常常存敬畏上帝的心,奋发向善。第三, 判断一个人,不可单凭他的一次行为,因为最圣洁的人,有时也会极可悲地跌倒。第四,圣道的传讲和圣礼的施行,对保存教会的一体影响很大,是不能因少数不虔诚人的过错而被破坏的。最后,对教会的估评,神的判断,较人的判断更为重要。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