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常受的荒谬之灵!
2020-11-17 12:19:01
409次阅读
0个评论
七、「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哥林多前书:15章45节)这一段经文是会所Life giving spirit,s 是小写的,圣灵论的主要根据,他们藉此说,「 圣灵就是耶稣」。可以对照上下文,此经节似乎是指向每一个基督徒,到底要怎么样解释才正确? 
唐崇荣 答:你所讲的可能是 「恢复版」的圣经,是吗?是聚会所李常受的看法。
   李常受有一个最可怕的异端,就是「以后我们变成与神同等,与神合而为一,所以我们就变成神了」,所以叫作「神人」,而那个时候,我们就变成和神结合在一起。所以当这种观念演化到最可怕的地步,他们认为李常受已经差不多已经到了那个地步,甚至中国大陆「呼喊派」的人,有人祷 告「奉圣父、圣子、圣灵与李常受的名。阿们。」已经归到神那里去了。这是大大的亵渎!我从来没有称过一次李常受弟兄,因为他的教训跟圣经的教教训,太过远了,不但是量的差别是 quilitative difference (质别)。所以他在某一本书里面提到,「耶稣基督既然有罪身,他就应当被钉在十字架上,因为罪要受对付。」这是很不对的看法。
  在一九六八、六九年的时候,在香港, 李常受说「耶稣是被造的」。所以因为他讲「耶稣被造论」引起了聚会所天文台道大大的分裂,以后在香港两个最重要的聚会所领袖,一个叫作魏光禧,一个叫作陈则信。魏光禧就走李常受的路;陈则信认为,「这个不对,怎么可以耶稣是被造的,那我们敬拜一个被造的,我们是不是拜偶像?这不可以的。」那个时候,他就起来反对,反对的时候,吵到变成打架,打架到警察跑到聚会所里面去帮忙解决纠纷的问题。就在最严重的时期的时候,一九七0年,我在这里讲了两百二十六次,台湾二十几个城市,我飞到香港去。飞到香港去,二十六天讲六十五次,那时候我三十岁,比现在英俊年轻得多。那我讲了六十五次,最后一次就是很大的一个布道会,在九龙窝打老道庵肃堂,到四层楼上面挤满了人,而其中百分之八十五是青年人。那个时候,陈则信,就是聚会所的香港的最大的头头,他来,风湿,结果没有位子坐,走走走....,第四层楼找到一个位子坐。他听完了他对人家说「我现在知道了,在公会里面,在宗派里面,也有神真正的仆人。」所以他就宣布,他不要再跟他们吵,他就离开李常受那一派;他就开始跟许多的宗派和好,也打交道了。后来他派两个人来跟我谈话,我说「不能,我没有时间,第二天我要走了」,结果我就飞到别的地方去了,就回到印尼去了。后来到了旧金山的时候,才有机会再见到他,这个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所以你看,这个地方,「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life giving spirit,这个是表示什么呢?表示亚当是有神给他被造的灵,而耶稣基督就变成一个真正使人活的灵。耶稣基督其实本身就是灵界里面的最高的三位格之一,圣父、圣子、圣灵,而 圣子到地上来的时候,是灵来到地上变成肉身,对不对呢?这个变成又是神又是人的,然后,圣父再把无限的灵浇灌在他身上,所以使徒第十章三十八节说「上帝怎样以圣灵和能力,膏拿撒勒人耶稣,这都是你们知道的;他周流四方行善事。」所以这样,耶稣基督本来是灵,后来成为肉身的时候,道成肉身变成神人二性的基督,再加上圣灵在他的身上,所以圣灵是与他同在。如果你注意看全本圣经的总原则,从以赛亚书一直到路加福音第四章,一直到全本圣经其它地方,耶稣基督是被圣灵充满的「人」,而他本身是道成了肉身的人,而道成肉身的时候,这个道还是以「灵」的身份存在着,所以他又是神,又是人;又是灵又是肉体,再圣灵与他同在。所以你不能说,「耶稣就变成圣灵。」
  那么,李常受在一九八九年在洛杉矶十天的聚会,那个时候他大概八十多岁了,还有气力每天讲六个钟头,一共讲了十天。厉害不厉害?八十多岁了,后来印了一本书出来,《基督徒的成长》,大概是那个意思,里面有一段话,我看了我吓死了,他怎么讲?「上帝本来是生的,后来就熟了。」生的上帝好象鸡蛋煮熟了一样,现在已经是熟的上帝。那么「 生的上帝」是什么上帝? ----还没有经过道成肉身死之复活,那个上帝是生的上帝。借着道成肉身死之复活,就变成一个三一熟的上帝,那就变成「那个灵」,所以他就用圣经了。所以他把约翰福音第七章,耶稣基督末后之日站起来大声呼喊,说「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有没有啊?接下去,约翰怎么讲呢?「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参:约翰福音:7 章39节),他说原文becaus that Spirit was not yet.意思就是说,「那个灵还没有成功」。was not yet.不存在,等到圣灵成功的时候,也就是三一真神经过死而复活而变成熟了的一个灵。
  那这样,我就对他们几个大头辩论,那时候来的人,有一个纽约来的,一个克里夫兰来的,还有一个美国人,还有一个台湾的,还有一个香港的,在印尼我跟他们辩论的时候,我说That kind of idea makes your theology similar to the theology of process,process theology.这是「 过程神学」的观念。哇!后来那个美国人气得不得了,因为他们以为他们年纪很大,就可以为所欲为,所以我讲这些话以后,他就说,「You never criticize Witness Lee!」你不可以批评李常受。我说「Why?」为什么?他说「 If you have not read through all his books ,every sentence you should not criticize him.」如果你没有读完他每一本书,每一个字,你不可以批评他。好不好啊?很有道理啊,先读完才批评,对不对?
  我说「ridiculous 」,我说「Please do not put me into your trap.」你不要把我放在你的那个陷阱里面,「That is too childish.」我根本不接受你,too naive。「Now Ichangellge you. 」我说。那个美国人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亚洲人有这样凶的,有这样严格的。我说「If somebody tell you God is not a spirit,can you start to criticize?Or you should read all through his books then start to criticize?」如果有人对你说「上帝不是灵,是物质,那么,你到底要不要读完他所有的书才可以批评呢?」他不能回答。所以我说「不要捉弄我,你不要吓我。」我这个人从小就给人家吓惯了,现在我不吓你就好了,我告诉你,你还要吓我,我吓不倒的。如果神的道真正在你心中有坚固的根基,你怎么讲都没办法讲过的。所以他们后来对我说「我们没有想到你思想那么严谨,也没有想到你的理性是那样的应用,你的逻辑那么强。」我也不爱听这些话,我早就知道,还要你讲?
  第二天,他们就叫人打电话给我。「唐牧师,可以不可以我们来辩论一天?」我说no time for you.没有时间,保罗说,不要跟那些人辩论(参:提摩太后书:2章23节;提多书:3章9节),没有意思。如果你真正要辩论,根本这些问题不是你们的,是李常受的,你叫李常受来跟我辩论,我去请三千个人来,他一句,我一句,看看怎么辩论?所以不要开玩笑,你们如果没有打好根基,灵恩派来就这样,李常受来就那样,什么来就....,你像神精病一样,被异教之风吹动飘来飘去(参:以弗所书:4 章14节)。所以我告诉你,我不是年轻人了,我这样来继续不 断来建立你们的根基,你们应当appreciate,把这些机会好好爱护,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你来是浪费时间,更不要以为你来帮助我们,我们不需要。如果你感到你是来帮助我的工作,不必来。如果我们大家一同来思想,一同来建立一群真正爱圣经的人的话,你来,好不好?
  O.K.?那这些问题都已经答了,还有没有一些问题已经写了,有没有?有没有问题已经写了的。如果没有,那我们今天就答到这个地方,接下去,我们就要查经,所以请(王)裕一弟兄上来给我们带领一些的诗歌。还有一张是吗?刚才问的时候,为什么静静的?
  下个礼拜我们就还有一次解答问题,就是上一次的那个还没有答完,好不好?下个礼拜还有一次解答问题。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