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在教会中训练合圣经神学的释经讲道
2022-10-16 12:08:15
384次阅读
2个评论
最后修改时间:2022-10-16 22:00:51
第一章 前言

近四十年来,中国教会在经历外界压力的考验,在改革开放之后,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增长。人数的增加却也带给教会许多危机,对圣经真道的认识不深,以致容易被异端欺骗而走偏差道路。另外,外来的基督宗派带着各自的神学观进入中国,教会界出现一窝蜂追求学习神学的热潮,因为对连贯整体圣经的神学理解得不够深厚,造成肢体间为了细微的教义差异争论不休,甚至发生彼此互批异端的情形。


中国教会对于培训传道人存在迫切的需要。广大的基层基督徒缺乏忠心有见识的传道人去牧养。新成立的教会因无人把关,在真理上站立不稳,被异端侵袭而摇摇欲坠。资深的传道人因年纪老迈而无力服事,年轻的传道人严重不足,以致教会没有牧者带领而走向衰亡。这些现象都让我们看见传道人培训的重要性。培训的范围包括众多与牧养教会相关的课题,如基础释经法、教牧领导、灵命造就、系统神学、圣经辅导、门徒训练、宣教布道,都极为需要。其中最核心的需要就是围绕在释经讲道的培训上,亦即训练传道人正确地解释圣经,忠心地传讲真道,造就门徒。

本研究的主旨就是,探讨教会传道人对于合乎圣经神学的释经讲道训练的需求,并提出合适的训练方法与材料。借着对传道人的深度访谈,研究这方面训练的可行性。以此研究结果作为在教会中落实释经讲道培训的基础。

第二章 教会中讲道的现况与需求
第一节 教会中讲道的现况
中国教会因为环境特殊,属灵资源获得不易,解经与神学的基础训练不足。以致传道人在讲道上多半需要靠着有限的研经资料,自行摸索。依照过去的的传统,解经偏重于主观感受,以片断的经文构思讲道信息,缺乏整体一致的神学架构。这是教会在讲道上普遍可见的问题。

教会传道人经常使用的讲道形态是「主题式讲道」,亦即先选取一个自己有感动的主题,按照讲道者的想法设计讲道重点,再从圣经中去搜寻相关的经文来支持自己的论点。这种方式容易上手,也从整本圣经寻找支持的论据,但是若没有对贯穿全本圣经神学的掌握,极易成为把背景不相关的经文拼凑在一起。信息看起来丰富,却容易偏离原意。类似的讲题如「圣经中关于十字架的四种启示」  就是典型的例子。比较像是按照关键主题从圣经中进行搜寻,归纳相关经文的异同之处,让听道的人看到同主题在不同经文的多样性。但是每段经文都只能点到为止,没有背景的介绍,解经缺乏对前后文的尊重,信息片断,缺乏连贯性。更严重的是信息过度依靠讲员的组织力去设计,而偏离了原本经文要传递出来的主旨。这种类型的讲道在中国教会中非常普遍。

另外一种常见的讲道形态是「灵意或寓意式讲道」,特别是受到最早在中国发展出来的地方教会的影响。聚会处的创始人倪柝声弟兄说:「我们若只是读到话语,那是最浅薄的读圣经。若能得着那个印象,进入那个思想,就比较深。但是如果停在这里,那我们所明白的还是很少。因为在每一句神的话的后面,都有它一定的灵,都有圣灵当时的灵,都有写圣经的人当时的情形。我们读圣经的人,就需要摸着那一个灵。」  他不重视从圣经的文法、历史与文字含义来解释其意思,而竭力地要找出经文背后的属灵含义。这就把客观的经文解释放在个人神秘灵感的基础上。容易偏离经文原意,流于讲员主观的发挥。

还有一种常见的讲道形态「经验式或见证式的讲道」,通篇充满了个人的见证,以及生动的故事。经文只是点缀一下,并不按照经文的前后文去理解,只是想让会众听得津津有味。这种讲道短时间内能讨好人,但是就像美味的食物,一时满足口腹之欲,但吃多了对身体健康却没有帮助。很多口才好的讲员,常会被吸引往这方向追求,但是牧养群羊需要注重会众属灵的均衡发展,要有系统地传递信息。不能每次讲道都靠着见证与故事,满足人喜好的故事最终会用尽,当会众已经习惯听轻松的道后,一旦转为严肃的话题,会众就再也没胃口了。

以上几种讲道形态都是中国教会常见的情形。教会中的有识之士,对讲台这样的发展趋势深感不安,起来大声疾呼,当注重合乎圣经真理的释经讲道。并在各教会推动传道人的培训。然而,我们也当有个心理准备,释经讲道的能力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起来的。这是一种教会文化的转移,移风易俗是要长时间的努力,传道人要愿意谦卑学习,努力不懈地准备讲章,会众则要愿意认真听道,支持传道人按照经卷传讲。否则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到原本的状态,教会不可能在属灵上成长。

第二节 教会对释经讲道的需要
前段我们观察到了中国教会在讲台供应上缺乏的现状,并看见了推动讲道培训的迫切需要。何种类型的讲道训练是今日教会的最需要的呢?许多长期献身于向中国教会培训的老师一致的指出,释经讲道是目前国内传道人最需要掌握的讲道方式。

在进一步讨论释经讲道的需要之前,首先我们需要了解「释经讲道」最基本的定义。讲道学著名的教授罗宾森把释经讲道定义为:「释经讲道是圣经概念的沟通,此概念是借着历史、文法与文学研究、从经文文脉衍生和传达的,圣灵先应用之于宣讲者的人格和经验上,然后透过他传递给他的听众。」他请所有决心操练释经讲道的人自我提问:「我们是否堪称释经者,首先取决于我们的目的,以及我们如何诚实回答『身为讲道者,你是努力让你的想法顺服圣经?还是用圣经来支持你的想法?』」  

从推动释经讲道多年的牧者们的经验得知,训练释经讲道的重点,不在于让传道人学习一套如何预备讲章、传讲真理的技巧,而是在于塑造传道人的服事态度。神的仆人必须按照神的心意,将神的启示忠心地传递给群羊。既然圣经是神启示的话语,就需要借着道的传讲来激励会众,让神赐下启示的目的在会众中成全。因此,圣经永恒的启示扮演主要的地位,传递神启示的讲员则是站在仆人的角色。讲员的责任并非引经据典来支持自己的想法,而是尊重神借经文要传递的主旨,忠实地解释其含意,激励会众把属灵的原则应用在生活中。

释经讲道不单是一种按照经文结构来传讲的模式。更重要的是要忠实地揭示出一段经文在神的永恒计划中的位置,以全本圣经的亮光来解释每一段经文。所以,好的释经讲道不是一字一句的钻研字义,更重要的是找到它整体圣经神学中的关联性。并且要从对当代圣徒的意义,继续推演出对今日基督徒的应用原则。以上说的整本正典的亮光就是圣经神学。在下一章我们会更进一步地阐述什么是按照圣经神学做释经讲道。

第三章 圣经神学在释经讲道中的重要性
第一节 对采纳释经讲道存在的疑虑

在推动释经讲道的重要性时,必须面对目前教会传道人对这种讲道方式的疑问。因为过去大家已经习惯于主题式讲道,不愿意对已经熟悉讲道方式作出改变。或是操练解经讲道需要对于圣经解释花下钻研的功夫,受限于国内能够取得的资源不多,接受这方面训练的机会也很缺乏,因此可能会出现抗拒改变的心理。不管是出于对释经讲道的误解,或是因资源缺乏而有的担忧。这些心理上的障碍,都是可以靠着说明并推广而逐渐克服的。


有些传道人在讲道时会引用许多经文,就自认为在进行释经讲道。也有的人确实照着经文逐章逐节地讲解,就以为是在释经讲道。其实并不必然如此。形式上的引用圣经,或按照经文内容逐步解释,都不构成释经讲道的要素。释经讲道的精髓在于,按照神在全本圣经启示的亮光,对传讲的经文进行正确的理解与应用。如何理解神透过某段经文对当时的神子民所要传递的信息,并思想这信息在今日对我们有何适用性。这就需要透过对圣经神学的钻研,才能对某段经文的要旨作出正确的解释。除此以外,传道者也必须对现代教会的处境与当时圣徒所处环境的相关性,具有敏感的透视力。这样才可能将归纳出来的属灵原则正确地应用在当今的教会中。释经讲道需要具备圣经神学的素养,以及归纳应用原则的能力。这两方面的操练需要长时间的投入才可能看到果效,所以有的传道人会因为感觉这门槛过高而望之却步。这都是在推动释经讲道时,需要去克服的困难。但是因着对教会属灵成长的期盼,看到释经讲道带给教会长远的影响,深信投入力量去推动是值得的。

第二节 经文解释需要符合圣经神学
曾经听到有一种对释经讲道的评论:「释经讲道的重点是传讲经文中的信息,不是在传讲神学。」这说法在约束传道者在讲道时,专注于对经文的解释与应用,不要岔开话题去传讲神学理论。就以上的考量,这样的观点是合理的。但是我们也要知道,影响解经的最重要的关键因素就是按照上下文。释经学教授兰姆认为,对一段文字意思的掌握,从上下文带来的理解,往往比单独去钻研语言学所得到更多。讲道学教授克罗尼在谈到圣经神学式的讲道法时也说:「第一步是把经文及其神学视野联系起来,这是为了将根据上下文来诠释的原则带入那时期的启示的整个背景中。这是讲道释经法绝不可忽略的步骤。」要了解一句话的含义,无法脱离这句子的前后语境。要了解一整段文字,也同样无法脱离整篇文章想要传递的主要思想。所以按照前后文解经,有狭义的就按照同段经文的紧接前后文,更可以广义地依照整篇文章的主旨,进而扩大到同作者其它著作的一贯想法。甚至可以把一段经文放在整本圣经传递的神学脉络中去理解。高伟勋指出圣经神学对解经讲道的重要性:「只有把经文置于救恩历史的处境中,才能进行解经讲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看出经文与经文之间的关系。」综合以上专门研究讲道学者的观点看来,传讲一段经文需要将它放在更宽广的救恩历史架构下,才能找到神要透过这段经文传递出来的信息。

第三节 如何在传讲新旧约经文时运用圣经神学
当我们知道圣经神学在解释圣经,与传讲信息上,都具有重要的作用。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什么是一个讲员在传讲经文时,需要掌握的圣经神学架构,亦即解释经文所需考量的救赎历史文脉。在传讲旧约信息时,经文的作者必然是活在当时的历史时空之中,他必然清楚自己是神选民的身份,也知道先祖蒙神呼召,与神立约的历史。当我们要解释经文对当时读者的含义时,必须尽可能地去找出作者在当时环境下所面对的问题,与想要对读者传递的信息。

有一个问题必然会在讲道者心中出现,就是传讲旧约经文时,需要考量新约中与这段经文相关的部分吗?毕竟旧约作者对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并不知道,他们中间或许有人会带着先知的眼光,对神拯救的计划凭信心存着盼望。但是讲员传讲的对象是今日的圣徒。他们是看见大部分旧约预言在新约成就的事实,甚至他们已经知道新约作者在圣经中阐释预言如何应验。新约作者与现今的听道者,对神拯救的计划并非一无所知的。在这样的背景下,讲员在传讲旧约信息的应用时,有必要让听众知道这段信息在神永恒计划中的重要性。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神在拯救祂子民的救赎历史上信实无比,以此来鼓励现今的听众,抓住神的应许,坚定不移地信靠神与我们立的盟约。

另一个可能遇到的问题就是,传讲新约经文时,是否要将其放在整本圣经的大图画下来理解。既然新约作者多处引用旧约圣经,来支持神在旧约的应许成全在新约之中,如主耶稣在复活之后,四十天之久引用旧约的摩西五经和先知书,向门徒讲解明白,祂的受害并进入荣耀中,正是成全旧约的预言。司提反的讲道更是引用摩西五经以及先知书,指责以色列人,错误地理解圣殿与律法的功用,并拒绝神差来警戒他们悔改的先知。我们当今的讲道者当然可以效法新约作者对旧约的态度,以合乎神救赎计划的圣经神学,阐释每一段与神拯救作为相关的经文。

综合前面段落的讨论,我们看到了,按照圣经神学的亮光去解释传讲的经文,并按照圣经神学中神拯救的计划,勉励现今的听道者信靠顺服。这是合乎圣经的传讲方式,值得在教会的传道人中积极推动。

传道人访谈大纲
1. 以你过去在教会讲道的经验,是主题讲道形态多,还是释经讲道形态多?
2. 你认为现今教会对于圣经神学的释经讲道接纳的程度?拒绝的主要理由为何?
3. 当你在传讲新约经文的时候,发现经文与旧约有关联性,你会怎么处理?
4. 当你在传讲旧约经文的时候,发现经文涉及神救恩在新约中的成全,你会怎么处理?
5. 在你传讲信息时一旦遇到道德的教训,你会以经历救恩结出的果子这方向来传讲吗?
6. 如果在你认识的传道人中,推动合圣经神学的讲道培训,你认为会产生什么反应?
收藏 0 0
    2022-11-01 16:43:07
    我没有看完你的回复,但从你的回复你不是很dong
    2022-10-17 15:58:00
    家人,你讲的有!全国我不是很清楚,但至少我们本地的讲台,多少年来注重的是先知讲道!就是做安慰的。所以接下去,中国教会要多做教导!但是不只是释经讲道的,主题式也很重要的。
    • 阿斗 作者
      2022-10-18 23:04:56
       
      主题式讲道不能完全避免,例如丧礼安慰的信息,遇到重大天灾人祸时对会众的勉励,或是教会推动重大事工时借讲道凝聚力量。我自己也用主题式讲道,并不排斥它。 只是主题式讲道太偏重讲员自己对信息的组织。讲员的意见盖过了经文原本要传递的信息。听起来就像是,借用一下经文,来支持自己的想法。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用马太福音的一段经文支持,两三个人在一起同心祷告,就是等于是教会。引用经文是:「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我又告诉你们,若是你们中间有两个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什么事,我在天上的父,必为他们成全。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22)很多人都把这段经文用来支持,两三个人在一起祷告就等于是教会聚会。我不否认教会不在乎人数,两三个人也可以是教会。但是这段经文与教会人数多少无关。而是与前段经文中说的,两三个人同心对教会中不服教会判断的人做出纪律处置,神会与教会纪律的决定者同在。地上捆绑的,天上也捆绑。经文主旨是先要讲解出来,不能过度延伸。主题式讲道就常见到这种对经文讲解点到为止,忽视上下文的情形。 这种错误,我自己也犯过。后来修正了,不再这样片片断断地使用经文。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阿斗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