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讲道释经学
2024-04-23 08:50:57
658次阅读
3个评论
  王治国(西安):
如果你只有释经,没有劝诫呢?或是只有劝诫,没有释经呢?释经讲道需要兼具这两样。只有释经,没有劝诫,等于只有内容,没有挑战;只有信息,没有劝勉。脱离劝诫的释经,只强调理性和认知层面,随着时间推移,它们会制造出一批会众,他们是麻木的、冷淡的、只会动脑的、漠然的、没有生命的。脱离劝诫的释经,会制造出一批失衡的人。它们头脑发达,心肠冷漠。他们只会听,不会做。脱离劝诫的释经制造的是一群书呆子,无激情也无个性。只有释经,没有劝诫,会给出大量信息,却少有生命的改变。像我之前说的,没有劝诫的释经只是在倾倒信息而已。它不过是一个百科课程。
因此,我们不要全是释经,而没有劝诫。这是一条死胡同。这导致人们对释经讲道的回应只是外在的,而那正是他们自己所反对的,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头脑知识过剩、丝毫没有生命的会众,被阉割了人性的人。他们只会做出这样的回应。外面到处都是这类的情形。到处是脱离劝诫的经文教导。
走上另一个极端,也同样危险。脱离释经的劝诫,只是在说大话而已。它制造的声响很大,却没有生命。脱离释经的劝诫是空洞的,虚浮的,表层的。脱离释经的劝诫,就像一位牧师在他圣经的边角处写的话:“论点无力,此处须大声。”它讲究的全是姿态,却不含实质。它雷声很大,却没有雨点。脱离释经的劝诫,像是在演戏,却没有神学内容。这样的人尝试震动整栋楼房,却震动不了自己的讲坛。他在贬低圣经。他在滥用讲坛。他在操纵人心。这样做会导致一个结果:如果说脱离劝诫的释经,制造的是一群书呆子,那么脱离释经的劝诫,制造的则是一群没有重生的会众,一场无人归信的聚会。两条路都是死路。
——《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清教徒对讲坛的看法是:讲坛如同祭坛,祭坛上点燃的是神荣耀所发的火光。这火光便是神的真理,向台下散射、照耀、闪烁,比天上的一万个太阳还要耀眼。这样的光芒,既有光又有热,或者说,这样的火焰,既发光又发热。每一座讲坛必须又发光又发热。
释经讲道既要有光,又要有热。它要制造光明。它要启蒙人心。它要照明真理。它要让圣经变得清晰明了。它要显出神真理的真实。它要发出火光。当人听到我们讲道,他们需要能够说出:“我看见了。”麦克阿瑟博士告诉我,他在这里45年以来,人们对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看见了”。他总是能把神的话语宣讲得无比清晰。他的讲道就在发光,让人们看到是神在借着圣经讲话。这就是释经。这就是圣经释义。
讲道不仅要发光。它也需要发热。它带着激情的热度。它带着宣告的热度。它带着劝服人心的热度。它的热度波及讲坛下面的人。我们的讲坛要带着感染力。它不只是用讲员的头脑打通听众的头脑。它包含这一点。但它更是用讲员的心灵连通听众的心灵。在台上台下之间,建立其全人的连接。它涉及理性、情感、意志。将理性、情感和意志都融入我的讲道。全人的投入。而我要打通的,也是台下听众的全人。我要影响你的理性。我要影响你的情感。我也要影响你的意志。在真正符合圣经的讲道里,三样都要有。
——《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释经讲道不是只在开头读一段经文,然后一去不返。那不是释经讲道。它也不是读一段经文,然后围绕它讲述什么系列故事。它也不是读一段圣经,然后把经文变成寓言故事。释经讲道从经文开始。它查考那一段经文。它专注于那一段经文。它传达那一段经文。经文就像是深藏地底的一口水井,我们所讲的一切,都要从这口井中喷涌而出。事实上,我们的任务就是打开这口水井,然后躲到一边,让神的话语自己涌流。——《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宣讲必须扎根、建基于圣经。它必须源于圣经。它必须建造在圣经之上。它必须给出圣经的理解。它必须依据圣经去指导人生。梅里尔•昂格尔(Merrill Unger)给释经讲道下的定义是“在全本圣经的背景之下,按照某位圣经作者的原意,将某段经文的真实本意传讲出来”。让我再重复一遍。它是“在全本圣经的背景之下,按照某位圣经作者的原意,将某段经文的真实本意传讲出来”。随后他做了一个简洁的总结:“它是将神的话语讲明,并应用于今日听众的需要。”——《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约翰•斯托得的《在两个世界之间》(即《当代讲道艺术》),完美地描绘了何为释经讲道。当我们站在圣经里,站在讲台上打开圣经——我们确实站在圣经里——我们的双手连接了两个世界。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像是中介一样。我们的一只手伸向古代的圣经世界,回到两千年前,三千年前。我们将一只手伸进古代的圣经世界里,去解释圣经作者的原意,以及当时的圣经读者的理解。我们给出历史背景,给出字词研究,给出地理背景,给出文化背景。我们将人们带回两千年前,把他们放在当时的圣经作者和读者的位置上,告诉他们那段经文的真实本意。
在另一只手这边,我们把它搭在今天的世界,就是我们和听众所生活的时代。我们需要知道他们的处境、他们生活中所面对的独特问题,以及他们所面对的挑战。我们要将经文的真正本意从古代世界带到听众所生活的现代世界里。
这就是释经讲道要做的事。它要连接两个世界。古代的世界是释经的部分。现代的世界是劝诫的部分。昂格尔随后补充道:“释经讲道绝对不是讲解关于圣经的事。它其实是讲解圣经本身。”他说,“主的话是释经讲道的阿拉法和俄梅戛。”这是说,它是开头,也是结尾。他说,释经讲道“以圣经开始,以圣经结束,中间插入的一切话也都来自圣经。换言之,释经讲道就是以圣经为中心的讲道。”                                                                              ——《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巴刻在《God Has Spoken》一书中给出了释经讲道的另一个定义。他说:“讲道的真义就是让讲员成为经文的出口。为听众解开神的话语,并将神的话语应用在他们身上。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经文自己说话并被人听到。”你知道吗,如果这是释经讲道的定义,有大量的证道都只能讲15秒,因为其中的经文含量太少。巴刻而后总结道:“它就是让经文讲话。”让经文讲话。——《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莫勒是一个非常敏锐的人,他是美南神学院的院长。他也给释经讲道下过定义,他说:“让我给释经讲道下一个更加正式的定义,作为可参照的框架。释经讲道是这样一种基督教讲道,它的核心目的在于展示和应用圣经经文。”这跟我们之前所讲的一样。“展示和应用。”我们说的是解释和劝勉。都是一回事。“展示和应用圣经经文。其他所有的内容和考量,都从属于展示圣经经文这一核心任务。其他一切都是第二位的。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他说,“其他一切都是从属性的。最首要的事情,最紧要的事情,最关键的事情,需要从头贯穿到尾的事情,是展示和应用圣经经文。”
他之后继续说:“作为神的话语,圣经经文有权决定讲道的内容和架构。”讲道的内容和架构,换句话说,我们讲道的架构需要遵循圣经经文的架构。我们就像是跟着快艇后面冲浪的人。我们全靠手里那根绳子。我们只能跟着快艇的方向。我们不能选择别的方向。我们不能走向相反的方向。我们是被快艇拉着走。我们只能紧跟在快艇后面。这就是释经讲道。我们只去经文所去的地方。我们只说经文所说的话。我们只发出经文发出的警告。我们只提供经文提供的内容。我们只讲出经文所讲的话语。
莫勒之后还说:“真正的释经,是要讲员阐明圣经经文的含义和信息,并让神的百姓明白,神的话语如何定义他们的身份和世界观。这要求解释经文,分解含义,让会众明白其中的意思。从根本上讲,这才是所谓的讲道。”莫勒说:“释经讲道的核心与灵魂,就是宣读神的话语,并进行解释,好让人们能够理解它。”我们应该再加一句,敦促人们活出它。
——《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傅格森给出的定义也差不多。他说:“经文的阐释,是整篇信息的主导特色和编排原则。”它是整篇信息的主导特色和编排原则。这和莫勒所说的完全一样。它是信息的内容和架构。傅格森说:“它将基于上下文所做的经文阐释当作最根本的任务。揭开它的原理,之后才应用在当代的听众身上。”这就是为什么解释必须先于应用。我们无法应用未经解释或教导的内容。我们无法把房顶盖在屋子的地板上。我们必须先打地基,读经,解释,而后我们才去应用。——《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菲利普•莱肯(Philip Ryken),本来是继博爱思之后的第十长老会的主任牧师,现在是惠顿大学的校长。莱肯给出了一个更清楚的解释。他说:“释经讲道意味着把神的话语讲明白。”它不是把文化讲明白。它不是把感觉性需要讲明白。它是把神的话语讲明白。他说:“在一次释经讲道中,讲员纯粹是要讲解圣经所教导的。他讲道的要点,就是圣经里那段经文的要点。牧师不只是要以圣经为起点,他也必须按照圣经来建构整篇讲道信息的内容和背景。”
“他查考圣经所讲的,以此决定自己讲道的方式,让圣经自己来规划如何解释和应用。释经讲道不是以一段圣经为起点,然后开始分享讲员自己的属灵思想,或是当代文化的价值观。相反,它是被经文所驱使的讲道,源于神的权柄,让神的话语临到神的百姓。释经讲道细致而周详地传递出圣经自己的教导。它包含解释,伴随着劝勉性的宣讲。在每一次的崇拜中,牧师传讲一段经文,都要探究其上下文,解释其含义,阐明其中关于基督之位格和作为的教义,并以其中传达的福音满足听众的属灵需要,使神的荣耀得到尊崇。”
这才是我们所要的。伊恩•默里(Iain Murray)说:“这类的讲道将经文展示出来,从头到尾都定睛于经文,它包含推理、论证和呼吁。所形成的整篇信息,是要带出都带有经文自己的权柄。”钟马田说:“我们必须始终坚持释经讲道。”始终坚持释经讲道。他说:“什么是讲道?讲道就是让神学发出火光。”有位牧师来找司布真,说:“当我讲道时,没有人来听。我该怎么办?”司布真说:“你要做的是,在自己身上浇上油,点起一根火柴,让自己燃烧起来,人们就会跑来观看燃烧的你。”让神学发出火光。
——《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我们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神让我们有不同的构造,但是当激情,紧迫感,权柄,牧者心肠,从我们的口中出来,从我们性格中出来,这就是在让神学发出火光。我们必须……像理查德•巴克斯特所说,我们讲道,要像一个快死的人讲给快死的人,像再也没机会讲道一样。一个人讲道最真诚、最急迫的时候,莫过于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讲道之时。你会将一切本钱全部押上。这就是我们每次踏上讲台讲道的方式,就像是最后一次讲道一样。——《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很快地讲一下释经讲道的不同样式。释经讲道,在某种程度上,在不同的讲员身上呈现出不同的样式。麦克阿瑟博士曾经略略提到,释经讲道既是艺术,也是科学。对它的科学部分,我们中间的任何人都不可以随意改动。真理就是真理。阐释就是阐释。文字就是文字。语法就是语法。句法就是句法。历史背景就是历史背景。释经讲道的科学部分不容变化。解经就是解经。
它的艺术部分,则是指传达信息时的风格。神让我们每个人拥有不同的性格,不同的气质。他让我们生在地球的不同地方。我们不同的经历,塑造了我们不同的人生,使我们成为了现在的自己。我们有不同的智商。我们有不同的表达风格。我们牧养的是不同的会众,他们有着不同的成熟度,身处于不同的地区。因此释经讲道的艺术部分会有不同。如果我们要去盖蒂博物馆,下课后去艺术博物馆,从这个展馆走到那个展馆,会发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艺术。在这边看到法国印象派,在另一个展馆看到荷兰大师的绘画。再到另一个展馆,里面是殖民时代的作品。它们的画风尽不相同。
同样,不同的释经讲员彼此也会有差异。事实上,他们必须有一定程度的差异。当我们试着成为别人的时候,我们反而妨碍了自己。年轻人刚进入服侍时往往会受他人的影响,借此来学习如何整理信息,如何传递信息,如何讲得清楚,我们都需要有仿效的榜样。可以说,发展最全面的人,往往有着不止一个的榜样。但随着时间过去,我们发展出自己的恩赐,并且逐渐走向成长和成熟,我们会形成自己的风格,以及自己交流和传递真理的表达方式。——《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收藏 0 0
    2024-04-24 09:31:07
    马可福音
    4:26 又说:“ 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
    4:27 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
    4:28 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
    4:29 谷既熟了,就用镰刀去割,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
    2024-04-24 09:26:52
      王治国(西安):
    教会历史上的每一次宗教改革,每一次属灵大觉醒,每一次真正的属天复兴,都是由回归释经讲道推动的。从来没有一次真正的神的作为是神秘主义的结果,或某种令人亢奋的诉诸于感情的结果。每一次真正的恩典作为、每一个神在世上发起的真正运动,都诞生于释经讲道的火焰。
    这就是为什么在宗教改革中有许多伟人诞生于世,出现了像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慈运理、布林格这样的人。可这还只是在欧洲大陆。当你走近苏格兰有约翰•诺克斯,英格兰有威廉•丁道尔,这些神的非凡仆人们,他们都极其忠实地传讲神的话语,他们所到之处,无不给世界带来非凡的影响。这种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今天,它塑造了西方文明。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陈述。
    在宗教改革时期,每一位改革者都是传道者。他们不是只坐在象牙塔里写专著,他们不是只站在教室里讲课。尽管所有这些都非常重要。他们都是登上教会讲坛的人,他们传讲神的话语,他们宣告神的话语。在我研究这些人的时候,我感到惊讶,也深受鼓舞,因他们就是神话语的诠释者。他们所说的话有实质的内容,是他们挖掘经文得出的,他们在传讲圣经。他们在传讲神的道。
    ——《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唯一真正的宗教改革是由神的话语发出的。——默尔•戴奥本(J. H. Merle d'Aubigne)改革宗历史学家

    王治国(西安):
    如果你是牧师,要对世界产生什么影响,那它要么是出于神的话语,要么根本就不是。神在世上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透过他的话语在做。在神的话语之外,神从来不做工,圣灵也从来不做工。——《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你的教会或你所从事的事工不会有任何长进,除非你回归对神话语更深入的研究、更忠实的宣告。——《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加尔文除了圣经没有别的武器。从一开始,他就强调圣经的教导。加尔文每天都以圣经讲道,并且在他讲道的力量之下,城市开始发生转变。随着日内瓦人认识神的话语时,他们被神的话语改变了。这座城市就像约翰•诺克斯后来说的那样,变成了新耶路撒冷,福音由此传遍了欧洲、英格兰和新大陆。——博爱思

    王治国(西安):
    路德说,教会讲台相当于神的宝座,神在此统治和治理祂的教会。教会讲台的权威高于教会,高于长老,高于牧师,高于传道人,高于会众的生活。每一个人都在圣经的权威之下。——《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如果你熟练掌握圣经,而圣经也掌管了你,那么你就准备好被神使用了。——《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我们领受托付去传讲圣经。神已经应许说他要荣耀他的话语,神也要荣耀那些荣耀他话语的人。如果你要荣耀神的话语,那么在你去侍奉神话语的时候,天堂会向你露出笑脸。在最终……不是在最终,在宗教改革诞生和展开之时,没有计划,没有五年计划、十年计划。当宗教改革的火焰燃遍欧洲的时候,每一天都像是在一个新的世界里醒来。有人找到路德说,“你如何解释宗教改革?国家摇摇欲坠,罗马教皇的地位正在被削弱。整个欧洲大陆都在承受着改变。你对此如何解释?”路德这样说,“我只是教导、传讲、书写神的话,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做。在我睡觉的时候,神的话都极大地削弱了罗马教皇的权威,从来没有哪个王子和皇帝遭受过如此大的重创。我什么也没做。是神的道做成了这一切。”——《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如果你由此出发,仅仅传讲、教导神的话语,将神的话语一滴滴地注入人们的生命,然后就去睡觉。神会做工,神会将他的话语传开。我什么也没做,是神的道做成了这一切。——《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神论是我们的范式和坐标,通过它我们可以读圣经其余的部分,通过它我们可由基督教世界观看清一切事。每件事都应该透过神论的视角来看待。——史普罗(R. C. Sproul)

    王治国(西安):
    释经讲道首先且最重要的是纵向的,然后才是横向的。照顾人感官需求的讲道是横向的,从来没有真正触及纵向。即使横向也都是肤浅的、表面的。讲道的深度在于纵向。释经讲道首先是属天的,然后才是属地的;首先朝向神,然后才是对着人。——《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2024-04-23 08:51:18


    王治国(西安):
         我鼓励你们仿效身边那些优秀的讲道榜样。我鼓励你们同时拥有不只一位榜样,从每个对象身上学到能够塑造你的东西。但是到了最后,你们需要做自己。因为神创造了特别的你。但是在科学部分,释经讲道绝不退让。从一段经文中,我们不允许讲出别的信息或别的意思来。圣经的含义才是圣经。这是麦克阿瑟博士的话,你们应该记得。如果你讲的不是经文的意思,你讲的就不是经文。你的讲稿不过是一张白纸。——《释经讲道基础》史蒂夫•劳森

    王治国(西安):
    讲道是一种心灵的交流,将牧者的领受传达给神的子民。——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

    王治国(西安):
    圣经说圣灵“住在”信徒里面,信徒也认识祂。信徒知道圣灵所带来的感觉,也认识圣灵所结的果子,虽然他们不能解释,也不能一眼就看出这一切来。他们是新造的人,是这世上的光和盐,因为有圣灵内住在他们里面。
             ——莱尔
     
      圣灵既内住教会,就赐生命与教会。圣灵的本质,以及那称为“圣灵的果子”的特质,都将在教会中找得到: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与节制(加5:22-23)。这些特质的存在标示出圣灵的工作,从某个角度来看,也证明了教会的真实
    性。
           ——艾利克森
     
       没有圣灵内住,就没有属灵的生命。坦率地说就是,上帝子民的祷告,若离开了圣灵,则与异教徒的祷告一样没有效用。同样,上帝写下的道,若离开了圣灵,其用处或效果就与《古兰经》别无二致。
            ——马可·琼斯

     从前海上起了暴风雨,船上只有一个敬畏神的人;然而,当求问究竟谁招来了暴风雨时,掣签掣出来的恰恰就是这个敬畏神的人(拿1:7)。今时的暴风雨可能是因不虔者公然惹动神的怒气而起,也可能是因宣信者隐秘的罪恶而至。但上帝必惩罚那些他所认识的人(摩3:2)。因此,我们当然有责任勤于鉴察,叫上帝一直在指示的他所不喜悦的事,在我们里面找不出一样。

    ——约翰·欧文


    基督的工作就是祂所行的神迹,但是神迹本身并不是目的,而是由有形的指向属灵的,或者换句话说,祂的许多作为都指向祂的伟大工作,那就是“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基督降世,不是为着活命,而是为着死。我们死了,因为我们必须死,但祂的死是因为祂的选择。祂的死是祂生命中的主要特征。

    ——威廉·史考基


    你担心什么,什么就控制你。

    ——约翰·洛克

    救恩的次序:第一是呼召,选民的蒙召。第二,重生紧随其后,选民的重生。在这之后是信心与悔改,这二者乃是一体两面。当我们谈到归信的时候,它是由信心与悔改二者组成的。所以,先是呼召,然后是重生,再是信心与悔改。接下来,是这个次序中的称义,上帝百姓的称义。然后是收养,再者是成圣,最后是上帝百姓的得荣,这发生在历史尽头的圆满之时。救恩就是按照这样的次序被应用在个体的信徒身上的。
    ——罗伯特•麦考利牧师《系统神学-救恩论》导论
共3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