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造的山雀儿
2022-04-23 10:14:03
74次阅读
2个评论
     《神造的山雀》
   山雀之所以能活下来,部分依赖于它们温暖的羽毛。羽毛使它们比我这赤裸无毛的身子更有优势。鸟的羽衣上层很光滑,里面有隐秘的绒毛,显得饱满而蓬松。每根绒毛由成千上万根细细的蛋白质丝缕构成。这些纤毛组合成一种轻飘飘的绒毛体,保温效果比咖啡杯那么厚的泡沫塑料板还要好十倍。冬天里,鸟儿身上的羽毛增多50%,提高了羽衣的保温性能。在寒冷天气里,羽毛基部的肌肉拉紧,使鸟儿身体紧缩,保温层厚度加倍。然而,这种引人注目的保护措施,也无非是减缓不可避免的热量流失过程。在冷天里,山雀的体表虽然不会像我这样火烧火燎,但是热量依然在散失。一二厘米厚的绒毛层,在极寒天气下,只能换得几个小时的生存时间。
颤抖也是山雀抵御寒冷的首要防护措施。整个冬天,鸟儿们把肌肉当成热量泵,只要天气变冷,肌肉就会颤抖起来,这时鸟儿们也不那么活跃了。山雀胸部厚厚的飞行肌是首要的热量来源,颤抖时能带来大量温暖的血流。人体没有相应的庞大肌肉,所以我们的颤抖相对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人体体温通常保持在37摄氏度左右,只要体温下降几度,比如说下降到34度,神智就会错乱,下降到30度,器官就开始停止运行。在今天这样刺骨的寒风中,只消赤裸着身子待上一个小时,体温就能下降这么几度。一旦被剥去人类文化赋予的巧妙的御寒物,我就成了一只热带猿,在冬季森林中完全无所适从。山雀却漫不经心地占据了这块地方,这真叫人羞惭。
——《看不见手森林》
 
  无论是实验室内的山雀,还是在野生环境下自由生活的山雀,我们都已计量过它们所需要的能量。在冬季,鸟儿一天需要高达6.5万焦耳的能量来维持生命,其中一半的能量用于颤抖发热。我们把这些抽象的数据转换成鸟类所需的食物总量,就更好理解了:书页上逗号那么大的一只蜘蛛,体内只含有1焦耳的能量;一个大写字母那么大的一只蜘蛛,含有100焦耳的能量;一个单词那么大的一只甲壳虫,含有250焦耳的能量。一颗油脂丰富的向日葵种子倒是含有100多焦耳的能量,可惜坛城上的鸟儿没有手握大把瓜子的人来喂养它们。山雀每天必须寻找无数食物碎屑来满足能量需求,坛城上的食品储备库看起来却是空空如也,在冰天雪地的森林里,我没有看到任何甲壳虫、蜘蛛,或是任何种类的食物。
   山雀之所以能从看似贫瘠的森林中弄到足够的供给,部分是因为它们具有超凡出众的视觉。山雀眼睛后面的视网膜上分布着比人眼致密两倍的感应器。因此,鸟类具有高度敏锐的视觉,能够看到人眼所不能见的各种细节。我看到的是一根平滑的枝条,鸟儿却能看到一处断裂、剥落的弯折,里面很可能潜藏着食物。很多昆虫舒舒服服地躺在树皮中的小裂隙内越冬,山雀敏锐的眼睛会让它们无处遁形。我们永远无法完全体验这种丰富的视觉世界,不过,从放大镜中窥见的景象近似于此:通常不可见的细节进人了视野中。冬天大部分时间里,山雀锐利的眼睛都在扫视林中的树干、枝条,还有落叶堆,从中搜寻隐藏的食物。
  山雀的眼睛还能比人眼看到更多的色彩。我在观看坛城时,眼中具备的三种色彩接收器,使我看到三原色,以及三原色的四种主要组合色。山雀却有一种额外的色彩接收器,用于探查紫外光。这使山雀能看到四种原色,十一种主要的组合色。山雀的色觉范围,远远超出人类所能体验的范围,甚至超乎人类想象:鸟类的色彩接收器上还装备着有色的小油滴,这些小油滴起到光线过滤器的作用,只允许极窄范围内的色彩刺激到每个接收器,这样就增强了色觉敏锐度。人眼没有这些过滤器,因此,即使在人眼可见光范围内,鸟类也能更好地分辨出色彩之间的微妙差异。山雀生活中那个超现实的色彩世界,绝非人类迟钝的双目所能触及。在坛城上,它们动用这些能力来觅食。林地零星分布的那些干枯野葡萄藤上,反射出的是紫外光。甲虫和蛾类的翅膀有时闪烁紫外光,某些毛虫也是如此。即便没有紫外线视觉这一优势,鸟类精准的色彩接收器也能探查到细微的破绽,撕破林中昆虫的伪装。

  山雀的身躯如同杂技演员一般灵活,这让它们的视觉能充分发挥作用。一拍翅膀,鸟儿就能从一根树枝飞到另一根枝上。爪子抓住一根枝条,身子向下坠落,又从枝梢荡开去了。鸟儿的身体悬在空中回旋飞舞时,喙部也在不停地探查。随后,翅膀一展,掠上另一根小枝。没有一处没经过搜查。鸟儿们倒吊在枝上审视树枝下方的时间,与直立向上的时间相当。
收藏 0 0
    2022-04-23 10:24:13
      微信上的见证:难以置信!还有如此年轻的化石?

    原创 Steven 创造科学 2022-04-22 17:28


      老太太庄园3次高价都不卖,成接纳百位乌国难民的美地!奇妙的预备!

    脉动 世界的脉搏 2022-04-22 11:31


      肢体们做主的手和脚|来自扎波罗热亚乌难民的感恩见证

    圣脉 世界的脉搏 2022-04-13 13:30


      主在我们中间运行|乌牧者在战火现场的牧养见证

    圣脉 世界的脉搏 2022-04-21 13:26


      感动|教堂塞满供乌难民床铺 储藏室充满捐献的衣物 他们得到照顾和心灵抚慰

    原创 路漫其修远 世界的脉搏 2022-03-09 11:10


       战火下的平安|留守乌国的宣教士Marie的美好见证

    圣脉 世界的脉搏 2022-04-20 12:48


      尽管俄炮击乌克兰教会肢体庆祝复活节 并其间许多难民接受了祂

    脉动 世界的脉搏 2022-04-18 15:39


      她放下梦寐以求工作回应呼召,投入难民人道救援行列

    圣脉 世界的脉搏 2022-04-17 10:22


      世界关注转向顿巴斯乌俄战役|教会一杯热茶都带给难民极大温暖
    圣脉 世界的脉搏 2022-04-16 13:04

    2022-04-23 10:17:12
       《有些事情,科学很难解释的》
     @吉庆嘉苑: 最神奇的一个案例
       一个女的跑来报案说   弟弟托梦让她来报警 警察听后都愣住了 但是女的非常肯定的要报案 女的把警察带到一座山上左拐右拐到一个地方对警察说 。
     弟弟托梦说就死在这里 
     警察一挖还真是有尸骨 这女的是外地人 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 他弟弟在这边做生意因为感情问题被一对男女把他弄死埋这里的。
       @伍玲玲律师: 有些事情,科学很难解释的,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是我外婆亲手带大的,跟我外婆感情极深,我外婆去世的当天,我在高三,突然心就很痛,坐立难安,我自己旷课跑去乡下看了外婆,当时 她还好好的,见了我跟我说了几句话说要休息了,就去世了,谢天谢地,我见到了她最后一面。
    讲个真实的案件给大家听,我国官方媒体也公开报道过,有个狱警也是我朋友,只能说世界上无法解释的事太多,无论做人做事还是一定要有良心。
    我懒得写了,以下文字为摘抄,来自史墨尘微博。
    2017年11月,福建龙岩,一个犯人在一连好几天内,连续做同样一个梦:“天上下着鹅毛大雪,一个男人牵着他的手在河边走……”
    这个奇怪的梦,让他困惑不已,自己生在福建,长在福建,从小到大,哪里见到过福建下雪?可是梦境里的场景一直萦绕脑海,既熟悉又陌生。这让他心烦意乱,心理压力很大,烦躁不安,无法继续安心改造。
    他的异常引起了狱警的注意,这个犯人原本就是一个不良少年,多次入狱,直到2005年因为一场街头斗殴,捅死了人,被判死缓,入狱已经十余年。
    不过在狱警的帮教下,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这些年在狱中一直表现良好,安心改造,从来没有制造任何麻烦,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因此得到了减刑,从死缓减为有期徒刑20年。而突然在服刑的第11个年头里,出现了第一次情绪上的反复,这让狱警很重视。
    犯人提出希望监狱帮他查清自己的身世。一个劳改犯,想啥呢?不过他的管教是个细心而且有耐心的人,犯人对他也比较信任,并没有拒绝他,而是主动了解下犯人的问题,以便计划下一步工作如何开展。
    原来犯人打小在福建南安长大,在印象中从小就没离开过福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自己由爷爷抚养长大,爷爷对自己非常疼爱,甚至有点溺爱。但是8岁那年爷爷死了,自己就被寄养在姑姑家。
    可是毕竟是外人,姑姑除了吃喝,其他很少管他,这让他的性格愈发孤僻。特别自己跟其他孩子发生矛盾后,没人帮他。自己个头又小,打输了,被人骂没爹妈的孩子。自己争辩爸妈打工去了,却被反呛道:“阿北!”
    “阿北”是当地方言中,对外地人的蔑称。很多大人也有意无意地提到他是被抱养的。这让他对自己生世一直耿耿于怀。
    这后来也直接导致了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跟一帮古惑仔混在一起,直到进出监狱为常态。他多希望自己父母能来看他,可是爷爷生前口中的父母一直没出现。一直到2005年自己在一场街头群殴中,彻底走上不归路。
    如今改造多年,却始终对自己的身世没有一个答案,直到这个梦一次次反复出现,折磨着他,让他无心继续改造。
    管教查了一下探监记录,他入狱11年,竟然没有一个亲属前来探监,甚至没有一封信,一个电话。这让管教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没有家庭亲人的关爱,犯人就算将来改造好,出去了,以后如何重新融入社会?
    但是犯人的这个要求,也给监狱提出了一个难题,因为没有帮犯人找父母的先例。但是管教思来想去,还是给监狱打了报告。意外的是,监狱同意了,抽调警力,帮助这个犯人,寻找他的家人。
    不久,两名狱警就到了犯人的家乡调查。但是去了之后,得知他的父母不在家,仍然在外地。可是要父母联系方式时,他的姑姑表示自己跟他父母也没有联系。
    眼看调查陷入困境,一个70多岁的邻居最终提供了有用的信息:“这家人很奇怪,当年既没有看到媳妇怀孕,后来也没按照当地习俗,给孩子办满月酒。孩子父母说是在浙江打工,当年却是从贵州回来的。所以大家都在传孩子是他们从贵州抱回来的。”
    可是贵州太大了,这又如何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呢?此刻狱警突然想起,犯人一直提到下雪的梦境。贵州有下雪的地方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狱警查了一下贵州的气候,只有贵州西北部的遵义市和毕节市两地,因为海拔较高,相对冷一些,可能会下雪。
    于是龙岩监狱就联系到遵义和毕节当地的司法部门,在网络上给犯人登了一份寻亲启事,很快引起了两地网友关注,经过大量转发后。
    寻亲启事发布的第4天,龙岩监狱便接到了电话,一个在福建晋江打工并定居的毕节籍的中年女子说,自己的弟弟小时候被拐走,家里寻找多年未果,看到照片,感觉像自己的弟弟。而且自己家门口也有一条小河,有时冬天会下雪,这些都和犯人的梦境很类似。
    于是监狱安排两人做了DNA鉴定。一个星期后,让人惊讶的结果发生了,他们两个人是一母同胞的姐弟。
    确认身份后,监狱立马安排姐姐跟犯人见面。可是犯人却犹豫了,此刻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姐姐和家人,但自己却成了囚犯,这不是让亲人失望么?
    在管教的工作下,犯人放下心理包袱,跟姐姐和母亲见了面。一家人抱头痛哭。原本一家人,自从弟弟被拐后,也是一言难尽,这么多年,为了找弟弟,一家人到福建边打工,边寻找弟弟,最后定居在福建晋江,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弟弟。
    更可惜的是,他的父亲在不久前去世了,临终前还念念不忘寻找儿子。而父亲去世的那几天,正是犯人反复重复梦境的那几天。
    母亲一边痛斥人贩子的可恶,更痛恨买儿子的买家,不好好抚养、教育儿子,让他变成了一个囚犯;一边安抚儿子,让他好好改造,自己会好好活着,一直等他刑满释放,一家团聚。
    这个犯人名叫郑江,如果不是当初被拐卖,或许会有不同的人生。童年的不幸,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但是幸亏龙岩监狱的认真负责和管教的细心耐心,让他又找回来亲生父母和姐姐,再度掰正了他的人生轨迹。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