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贾玉铭牧师
2021-07-29 08:07:48
702次阅读
3个评论
  来自新浪博客:【转载】《看这些人》(四)——贾玉铭牧师的惨痛教训(拙口) 
有一天,贾老牧师暗地找到他从前的一位学生,请求为他祷告。这位学生说:
“老牧师,你自己祷告呀!”
老牧师回答:“我不会祷告了。
学生惊问:“老牧师,你从前都教我们祷告,怎么你现在不会祷告了呢?”
答:“神不听我祷告了!”说完竟失声痛哭。
   到底是什么阻隔了神垂听祂仆人的祷告呢?圣经中的答案太多了,只举一例:
神藉先知耶利米说:“他们必向我哀求,我却不听。”为什么神不听哀求?因为“在犹太人和耶路撒冷居民中,有同谋背叛的事。他们转去效法他们的先祖,不肯听我的话……背了我与他们列祖所立的约。”(耶利米书十一章9~10节)
扭转这种祷告不蒙垂听的光景,只有扭转自己的脚步,这是所有经历过属灵规律的人所能见证的。
   深明属灵规律的贾老牧师,完全清楚自己问题的症结所在,所以他曾通过和缓央求的方式,要求退出“三自会”,但,“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他的要求当然被拒绝了,除非自己决心付出比当初不参加更大的代价。但这对一个已经里外受伤的人来说,谈何容易!
  贾玉铭老牧师末后的这种丧失灵力,一蹶不起的光景,使多少爱主也爱他的肢体痛惜、忧伤,但在那种情况下,也只能在祷告中等待他调转脚步,里面的伤痕得医治,灵力恢复,在新形势下,为主再打美好的仗!但是,直到一九六.4年夏,他悲悲惨惨地离开世界,没有听见他有什么变化。
  哀哉!中国教会的一代属灵巨人,中国神学界的泰斗贾玉铭牧师,竟是这样凄惨的退出沙场,笔者书写至此,真是噙泪执笔,几次伏案失声——大英雄何竟如此仆倒!
 悲怆之余,不能不清醒头脑。综观贾牧师一生,何竟如此结局?有它的外在因素和内在因素。
  外在因素是抵挡神、逼迫教会的社会条件,和教会里悖道路线对所有忠心事主之人的冲击。这正是中国教会所面临的共同外因。当我们看到“三自会”及其吹捧者,抬出他们的副主席贾玉铭,招摇过市的事时候,令我们想到的,不是这个招牌证明“三自会”这个组织取得神学上、真理上的支持,也不是能使这个组织从这位有崇高声望的名人,捞取一丝属灵的印证,相反,这个招牌正是一个极好的反证:以贾玉铭的现身说法表明,“三自会”这个组织是一个怎样毁坏神所重用的仆人,是一个怎样沾染不得的组织。其实,这一点,“三自会”的当权者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它只能蒙蔽一些国外不明真情的人们。贾玉铭牧师在参加“三自会”这一步上,成了他晚年一个惨痛的转折。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是何等明显的事实,也是一个神仆人的悲剧!
  这个悲剧的内在因素,给所有服事主的人,特别是被神重用的人,一个极其深刻、极其重要的教训。
  贾牧师受骗是因为他的神学知识不够吗?属灵程度不高吗?还是他求问神,神没有给他指示呢?这些都不是。使他作出妥协的具体条件是:灵修院要继续办下去,还是关门?全套圣经解经文稿,要出版问世,还是付诸东流?这是一个挣扎。灵修院培养人才解经书供应信徒。这些不但是个人多年的心血,岂不也是主的工作吗?个人得失为小,主的工作为重。为维护工作而委屈自己,这真是难能可贵,无可厚非的选择。
  是的,在从事社会上的某项事奉,这是一个高尚的原则。但是,许多属世的高尚原则,拿到神的圣工上,却是不适用的,甚至会是极其错误和有害的。当以色列人赶着牛车,拉约柜时,牛失前蹄,车要翻,约柜要倒,乌撒用手扶住约柜,这本是好意,但被神当场击杀,死在车前。这给我们一个鲜明的教训:神不要、甚至憎恶用违背神旨意的手段,去维护一个错误的工作。我们必须无条件的接受神所吩咐的:祭司杠抬约柜的办法,弃绝用牛车拉约柜的人的手段。神绝对不允许我们用违背真理的方法,去维护他的工作。工作的主是神,我们只能作顺命的奴仆,只有按真理而行的义务,没有自作主张的权利。
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教会中,背道路线呼风唤雨,真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这时,对神的仆人来说,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忠心。忠于工作的主。工作和主,我们到底爱哪个?爱工作过于爱工作的主,导致可悲的结局。这是贾玉铭牧师给我们的深刻教训。背离主的工作是社会事业,不是教会圣工。爱工作过于爱工作的主,实质上是爱自己、爱名利的变态表现,因为工作是人经营的,视主工为个人的私营事业了,实际上,必然落于窃夺主的荣耀而不觉。
神的道永远长存,主的教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不等于有形的灵修院一定要继续办下去,书一定要出版问世。神若看为需要,他必保守,仆人只有忠心。
  贾老牧师有了妥协的内在因素,所以外在因素才能在他身上发生作用。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贾老牧师虽已过去,但他的一生的成功和末后的失败,都会成为教会的宝贵教训。并且有何等宝贵的现实意义。笔者深信,我们本着谦卑受教的心,这样实事求是,从这些属灵前辈,吸取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必会比单方面地“隐恶扬善,歌功颂德”获益更多,更合神心意。
   此篇拙文,似乎对已过去的主仆有所评价,但如果单为了评价一个人物,无论评得怎样正确,我宁愿缄口,今日自己受戒,明日见主坦然。但是,耳闻目睹,那些法老的术士们,歪曲历史,谬解真道,以假乱真,以贾玉铭牧师为招牌,替自己的背道行径寻找借口,粉饰装潢。对内继续毁坏教会、苦害肢体;对外迷惑和蒙蔽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每念及此,我就觉得“似乎有烧着的火,闭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我也深以为是出于主的感动了,求主怜悯!
收藏 0 0
    2021-07-29 08:23:57
       推荐:《看这些人》作者:拙口。这本书非常好,给我很大的属灵震撼。网上多篇被屏蔽了。有机会的可以看全部。
    2021-07-29 08:15:51

                 后记

       《看这些人》之目的,即在揭开事实真相,说明这几位名人置身于三自会是“身与愿违”的事实。第一﹑使受蒙蔽的肢体了解真实情况,重新检点自己的脚步,免受更大的亏损;第二,辨明中国教会两条路线争战的真相,揭露悖道者倒世欺名的破产,藉以警戒后人。起码使那些心里爱主,脚步却跟人跑的单纯基督徒,有朝一日看见这些大人物晚年失败的事实,不致迷惘、绊跌;相反,使我们看见神的心意和撒旦的攻击以及人性里的软弱,怎样在一个事奉神的人身上,产生剧烈的搏斗,让他们这段痛苦的经历,成为造就我们、警惕我们的益处。这是他们给我们更深一步血泪的教导,成为留给教会的宝贵遗产!第三,为这几位名牧个人,将其末后一段路的真情实况,以及他们内心难言的苦衷公之于众,会使主内肢体对他们寄以真正的同情和谅解,他们不应属于三自会营垒的人,而是受害者。只有用真理辨明是非,才能用爱心彼此接纳。笔者深信,此点也定会为安息之主仆所接纳。

    二、 正视现实,吸取教训
      现实生活中,不都是正面的、善的和美的,也有反面的、恶的和丑的。即使是在教会中,也是正反两面交错相混,正如在每一个基督徒自身的属灵经历上,不也是高潮和低谷、得胜与失败、火热与冷淡,甚至圣洁与罪污交替出现的吗?这正是今世旅途的景色。因为我们毕竟还是今生之人,活在今世之界,摆脱不了撒旦、世界和肉体的争战。问题是我们如何凭藉主的话,和圣灵的恩膏,去面对和欣赏这种有晴有阴、有哭有笑的现实。所以我们的奔跑才不是无定向的,斗拳才不是打空气的,乃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如果我们只能在正面事物面前唱赞歌,而在反面事物面前,就沮丧、拒绝、不敢面对,那起码是一种属灵幼稚病,是经不起现实冲击的。如果我们的肢体生活也只是互相奉承,彼此称赞得胜的一面,那么当一些失败的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怎么办呢?有三种态度:
    第一、对反面事物一概回避,不愿接触,认为“不造就人”;也不敢接触,怕信心动摇。这样的信心其实已经动摇。这样的属灵生活,不是脱离现实,灵命停滞,就是在现实生活中,碰得头破血流。
    第二、对反面事物痛骂一番,对失败者,全盘否定,结果必然连自己的信心也否定掉了,即所谓“被绊倒了”。
    第三、正视现实,有所辨明,吸取教训。对任何事物,不盲目肯定,也不全盘否定,而是用主的道和圣灵的光,从失败者的真实经历中,吸取宝贵的教训。更重要的是联系本时代、本教会、乃至本人自身的实际,使这些失败的见证同得胜的见证一样,成为我们个人和教会前进中有益的警戒和指引。这就是“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笔者深信,广大主内兄姊是持第三种态度的,因为这是合神心意的态度,它可以将现实生活中所有的坏事变成好事的教材,成为我们个人和教会的益处。
       隐恶扬善、歌功颂德和恶意中伤、讥诮辱骂,这两种态度都不是正确的。因为不仅不合圣经真理,也不符合客观事实。只是社会上一种虚伪的庸俗作风,在永生神的家中,岂不力当摒弃除尽!
    三、 亲爱的读者
    《看这些人》既非学术上的研究,又非旁观者的评论,算是与“这些人”一道,经历大争战,身心满被伤痕的肢体,发自生命里的交通。还有多少话想说,有多少问题应答,主若许,容后再叙吧!
       如果这几篇拙文,能引起尼希米的弟兄哈拿尼的作用,将故土家园的光景报告出来,引起身处王宫优裕条件的尼希米为本国子民哭泣悲哀,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祷告,从而掀起重建圣城,修复神的家园的热潮,则拙口之愿足矣!
    2021-07-29 08:13:54
      《看这些人》(八)——王镇牧师被拉下水(拙口)
    见证后的患难
      神的见证常常是有患难紧随着的。这在圣经里有太多的实例可见,在教会历史中更有无数事迹佐证。几乎成了一个规律,神的见证一过,常会有患难临到作见证的人。没有见证,可能就没有患难;见证小,患难轻;见证越大,患难就会越重。这虽然不敢说是必然,起码可能说是常有。先知是这样,主耶稣更是这样,众使徒也是这样,直到最后的那两个见证人,他们作完见证以后,紧接着就是被杀,尸首倒在街上,为天下人所观看,这是极大的患难。(启示录十一章3~13节)
    但是,这规律还没有完结。见证之后的患难只是过程中的一环,患难之后,紧接着是荣耀的复活,复活的能力胜过罪恶和死亡,使他们从患难中站起来!这就是基督生命的特点——从死亡得生命。外在环境的遭遇和内在生命的经历,都是这一个规律:从苦难蒙祝福,由死亡得生命。苦难是基督徒灵命的维生素,缺少它,属灵的身量会发育不健全。这似乎是一个不能提升为“理论”的经历,特别是不被那些“平安神学”所认同。但我相信,在真正的神学里,即拿撒勒人耶稣的神学里,是会找到这个论据的。

       一九五五年,在中国大陆教会护道的见证到了高峰。见证作完了,作见证的人一下子进入到极大的患难之中。这些见证人不但经历着肉身的折磨,更经历着内心深处的对付和清理,靠着羔羊的宝血——看见人自己的无能又无功,自己能成为主耶稣基督的见证人,除了恩典,还是恩典。是的!全都是恩典!见证的荣耀是神的;人所需要的只是羔羊宝血的遮盖!这对见证者来说就是靠着羔羊的血,把他们在外面所见证的道,凝结成他们里面的生命。这是更深的功课,更深的争战,更深的见证;也是对撒旦、对世界、对自己更深刻的得胜!亲爱的读者,这不是几句话几篇文章所能阐明的,这是一个实际的十字架的经历啊!
      但是,可惜这个经历不是所有走过来的人都能支取胜利的。至于为什么?是需要专题寻求的。此地只好掉转笔头回到一九五五年夏,一场大患难,以“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逼向那个时代神的见证人们身上。
      一九五五年八月七日,王明道夫妇在夜色朦胧中,被戴上了手铐,推上囚车,投入监狱。同时在北京香山、西城、基督徒学生会……在上海、广州……在全国各地展开了一场对基督徒的大搜捕,当然全是那些不参加所谓“群众自发组织”的三自会的牧人和羊群中的头羊了。于是又像一九五一年一样,控诉、揭发、批判,像风吹浪涌般波及到全国教会。
       妙的是当时对这个颇具影响的反三自会的“碉堡”——王镇牧师,却没有动。这是对王镇的一个特殊进攻策略,所谓“杀鸡警猴”,可能使猴更感到恐怖,更易于驯服。
    就在这种气氛下,终于有关人士找到王镇牧师摊牌了:现在转变,参加三自会,为时不晚,既往不咎;否则“老账新账一起算!”这句话意味着什么?“新账”自然是指不参加三自会了,“老账”又是何所指?这句话又多大分量?这一切只有王镇牧师本人心中有数。
      传道人讲台上的信息,只有到这种实际生活关头,才是经受考验的时候。不是考验神的话语和信息本身,而是考验这个信息、这个见证在传讲者的生命中占多大分量?见证的中心——神自己,在作见证的人心中有多少地位?哦!这里有多少经验教训可以总结啊!这又是何等严肃至关重要的问题啊!
      一天,王镇牧师召开他们教会的长执会了。会上王镇牧师把人家向他摊的牌摊给长老和执事们,要大家讨论是否参加三自会。冗长的讨论,多人闷不作声,有的替王镇牧师左右为难。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一位与会者,向王镇提出一个突破性的问题:“王牧师,你不是在讲台上明确指出过,我们不参加三自会是照圣经真理的原则,是遵行神的旨意么?既是真理原则,又是神的旨意,还讨论什么?对真理只有顺服,没有讨论的权利,对神的旨意只有遵行,没有商量缓折的余地。”这几句话,如同开闸的水,冲破了僵局,大家都说阿门。这也看出王镇牧师在这之前,在真理教导上的功效。最后王镇牧师表示他服从大家的决定。
    于是,王镇牧师也终于被逮捕了。
    在狱中的光景,让我们也暂且略过去吧,因为那总是在一种身心灵受压遭磨难的情况下,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体会到,那是何等的熬炼,那是新的操练,需要有新的摆上,仰望主的怜悯,靠赖羔羊的宝血,才能胜过。
       一九七八年开始,神给中国教会一个“在受辖制之中稍微复兴”的时期,许多押在监狱中的传道人和基督徒,以各种方式落实宗教政策被释放出来。王镇也回到了家中。
       这又是一段新的路程﹑新的考验﹑新的变革带来教会中新的分化。即使是从监狱里走出来的人们,在他们当中也产生着分化——走向不同的道路。这种出狱后表现的分化,很可能是在狱中已经蕴育了的分化的继续。这是一个严酷的现实,一个人在监狱的磨难中,内心在向着什么方向发展?不是在自由生活中的妆饰能遮盖的,己的败坏和恩典的结晶,都会赤裸裸地显露在阴暗的牢房中。其实基督徒在各种环境中,都布满着不同的岔路口,引向完全不同的后果,内心向着什么方向发展,只有自己和那眼目如同火焰的主,才能洞察透彻。哦主,紧握我手!何等需要你的怜悯!
      三自会一直以这几位基要派的名牧为招牌,宣耀他们取得这些有影响的名人支持。也就真有一些主内弟兄姊妹,不以圣经分辨真伪,不直接寻求神的心意,只盲目跟随这些大人物,步入三自会,美其名为“服权柄”,实际上,在尖锐的属灵争战中,起了“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作用。诸如此类事例,成了许多基督徒属灵生活的悲剧,也是教会事奉上的一个悲剧。因为:
       第一,把放弃真理原则,盲目崇拜人、跟从人,当作是“谦卑顺服”、“尊敬长辈”的美德来持守,并如是要求别人。他们常说:“前面的领袖对错,自有他的主,由他向神负责,我只管跟着走。” 殊不知把人代替神来崇拜,把人代替主去跟随,这是惹神怒气的事,因为神是忌邪的神;对自身来说,是属灵的“小孩子”,易中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是生命幼稚的现象;对教会来说,是毁坏教会属灵贞操的隐患。为什么许多异端邪说,也有不少人跟从?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不用圣经真理去分辨真伪,盲目跟人跑,以至蒙了光照,却又步入歧途,真理的教会竟成了异端,这岂不是个人和教会的悲剧!

     第二,许多基督徒以为这些名人参加三自会,真有从神领受的启示,真有圣经真理的根据。殊不知他们内心充满矛盾,在那种错综复杂,威胁利诱的情况下,作了违背良心的决定,致使许多真情实况被虚伪的假象所遮盖,许多好心的基督徒,看不见这些当事者“心为形役”的苦衷,也盲目地站到悖道路线一边,使自己和教会蒙受莫大的亏损,这岂不是一场悲剧!

      注;还有杨绍唐牧师,也是背离真道,进入三自,最后不得好死。

共3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