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查询系统
2021-04-07 15:12:09
36次阅读
1个评论
一。安提阿教牧事工 我听了三个小时:
1,张会平---------救恩论,神人二性,。。。基要真理是纯正的。
2, 不是安息日会的。提到主日。 
3, 不是极端灵恩:他不说方言。
4, 全人悔改。
5,不是三自牧师。没有一句歌功颂德;而在季风文牧师的讲道中,比比皆是。
6,他是河北邯郸人。
在微博,微信,小红书,360,必应,搜狗,都没有搜到张会平牧师。
二,可以向自己认识的邯郸教会的弟兄,问一下:有没有张会平这个人?
是不是异端?
四。一生服侍 安提阿教牧事工(2o多年)。注册一个人。
文中说是一个团队。
五, 我给他的留言:
1,乔依丝·迈尔-----是极端灵恩。这个是确定的。(恩典书屋里的有声书),他撤下了。
2*里有和尚。
3,张会平,是哪个宗派的牧师?
三自的?家庭教会的?
不然我们不敢推荐。异端太多。
这个事工团队,是哪个宗派的?
相信《使徒信经》吗?请公示一下。
如果过三天,他没有张贴《使徒信经》,最好远离。

如果有一个国内牧师资料库。牧师----- 牧师的宗派-----是否异端----牧师的著作。就好啦。


提醒得对。可以推荐:公众号-----属灵外卖。(中英双语)她若喜欢英语,推荐给她。
ijingjie -----电子杂志
专门整理发布 唐牧师讲道的公号:信心移山2 
适合大学生看的 : 偶 溪
每天都有读经祷告 : QT灵修 
婚姻课程,基督教与科学。 解经 各种课程 : 良院
公众号:圣网。讲道赞美文章都有。
公众号:良师益友。 
 新听思行传 ——---牧师讲道的公号。
护教卫道:抵挡异端的公号。
蒋佩蓉:教育。    新生命热线 。。。。

知网查到一条:各地基督教代表会议消息:河北省成安县(隶属河北省邯郸市。)基督教,于8月6日召开第四次代表大会,来自全县的138名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选举产生了由三自会主席黄玉山、协会会长张会平。 但是不知道是否是微信这个?好像不是。

微信上的这个张会平很严肃很敬畏。


  梁志勇是改革宗的牧师,但是不看重传统的信条。
《教会》杂志一引用过他的观点。不是异端。
梁志勇指出,很多人谈到归正神学的时候,都赞叹它的严谨、精致和宏大;但看教会历史,我们就知道加尔文等人做如此严谨精深的神学研究,最重要的目的却不是为了建立一套精深宏大精致的体系,而是为了晓得该如何真正地敬畏神,并因着认识神而知道如何以神喜悦的方式,过敬虔的生活。这种对敬虔的追求导致他们严谨地查考圣经,以祷告的心仔细反思我们的敬拜是否符合神的心意,因为上帝是智慧、伟大、严谨的,所以这种以敬畏神为中心,为了过真正敬虔生活而逐步建立起来的信仰体系就必然是严谨、宏大、精致的。所以,我们都应该严肃的问自己一个问题:改革宗信仰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什么?是它的博大精深,还是它的爱主敬虔?

守望:慎思明辨。信条信经有抵挡异端,教导儿童,归正教义。。。一些作用。过于轻看也是不好的。

 梁志勇在解经上有问题。错误的灵意解经。

收藏 0 0
    123 作者
    2021-04-10 12:23:17

    警惕教会中的辅导之殇
    原创 何苦  橡树文字工作室  今天
    橡树出版之【橡果来鸿】
    oaktreepublishing
    “耶稣期望地方教会聚集一群坚定信靠祂的人,而不是一群迫切需要得着安慰和保障的宗教人士。也许人们寻求安慰这本身并没有错,但如果教会存在的目的成了供应人的需要,那就大错特错了。那样,教会就不再是活泼的生命团契,而是一个静修中心,容纳一群焦虑的人来寻求解决痛苦。这样,教会就成了一个‘宗教靠垫’。”
    这段话源自恩道书房的新书《外展型教会》。其实,“宗教靠垫”不单出现在教会的福音外展上,也出现在教会中的辅导上,可谓是教会中的辅导之殇。
    辅导沦为宗教靠垫
    笔者就遇到过类似“宗教靠垫”式辅导。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初,一个打着基督信仰旗号的辅导,高举“抗疫”借势推广。因为疫情居家隔离,大家情绪低落,该辅导机构(未注册未认证)的发起人公然鼓励人,建立一些“谩骂群”作为情绪出口。很明显,这是以情感为导向却脱离圣经的辅导。
    这种辅导表面上要释放人的情感,但实质上却大大玷污了被辅导者的圣洁情感。关于基督徒的圣洁情感,爱德华兹在《宗教情感》一书中有深入具体的剖析。笔者在这里尝试跟随爱德华兹的脚步,以“唯独圣经”来检视情感,而这一原则本是宗教改革所倡导的。
    正典(canon)本身是要作为“标尺”和“量杆”的。若以情感为标尺必要落入“情感主义”的窠臼之中。所以,笔者的逻辑很简单,在基督徒群体中若要正式谈论情感,就不要脱离正典,而是要在正典之下讨论。
    笔者大体赞同《建立高EQ的教会》中所强调的情感健康对灵性健康的重要性,但反对脱离圣经的情感主义式情感——“情感即正确”就是一种不正确。想像有人在杀害他人时所怀的恨意激情,就晓得这种情感是罪的体现。
    很显然,上述疫情中的所谓辅导就是在标榜情感正确。该辅导受到一些姊妹的欢迎,究其原因,除了不健康的依恋关系,就是“宗教靠垫”式的情感主义辅导不守真理反而为罪洗白,太过讨人欢喜快乐。这完全不是以神为本的基督信仰。
    那么,如果我们抛弃“宗教靠垫”式的辅导,有什么可以真的帮助到我们吗?
    神学家迈克·何顿(Michael Horton)提醒我们:我恳求我们一切人,重新回到平凡的蒙恩管道、平凡的事工、平凡的职分中来,并且追求一个真正的复兴,那就是上帝在我们今天带给他平凡的事工不平凡的祝福。
    很多时候,我们太过轻看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平淡无奇的施恩管道,寻求新颖快捷的途径解决生命的问题,结果自诩的 “一夜成圣”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笔者有个一周岁的宝宝,宝宝的食物是平淡无奇的:肉、蛋、奶、蔬菜和水果。宝宝就是靠着这些平淡无奇的食物成长的,而非靠着新奇诡异的食物。
    当然,笔者并非反对一切辅导。在注重教会内平凡的施恩管道后,可以引进一些合乎圣经的辅导。教会内平凡的施恩管道固然重要却更偏群体性,临到人的方式就像机关枪散射,针对性相对欠缺。合乎圣经的辅导就像手枪一样可以一对一点射,能更精准的击中生命中的问题。
    辅导不再与真理教义并行
    上述辅导机构使用了大量的信仰词汇,比如以圣经为根基、生命影响生命、生命更新、门徒训练、牧养等,按常理度之,辅导老师应该为基督徒且有最基本的真理装备。然而,机构的发起人缺少最基要的真理装备,还把自己包装成辅导大咖;更严重的是,他授权非基督徒作为机构的合伙人,对基督徒进行生命辅导,还美其名曰关照内心的辅导。这些匪夷所思的操作实在堪忧。
    关于头脑和心的关系,神学家史鲍尔(R. C. Sproul)说的很到位:基督教信仰把头脑(mind)放在第一位,也把心(heart)放在第一位。从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个矛盾的说法,怎能二者同时占第一位呢?不是只能有一件是占首位的吗?当然我们不能在同一时间、同一关系上将两者同时放在第一位上。当我说两者均占首位时,我是指两种不同的情况。
    从重要性上来说,心是首要的。如果我头脑中拥有正确的教义,但心中对基督没有爱,我就不可能进入上帝的国。我的心在上帝面前是否正确,远比我的神学观念是否无懈可击更为重要。
    但是要我的心正确,从次序上说,理智同样重要。我们头脑所没有的,心中也一定没有。我怎能爱一个自己完全不理解的上帝或耶稣呢?只有当我愈多了解上帝的性情,我才愈能爱他。
    从史鲍尔的口中我们晓得,头脑和心都非常重要且是不可分离的。针对心的辅导,与针对脑的真理(真理当然也针对人心,这样划分是暂且按照当下一些辅导的逻辑),是不可分离的。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有些人只追求心(辅导)而贬低头脑(真理教义),美其名曰注重跟神的关系。可是,不是愈多了解上帝的性情,才能愈爱他吗?脱离了头脑的心怎么谈爱呢?脱离了头脑的心就落入到空有热情而无真知识的陷阱之中。
    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有一篇讲道是以神的永不改变为题,他在其中说:使心灵长进的最美好研究,就是研究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以及去认识荣耀的三一神。若要增长知识、扩张人的整个心灵,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敬虔地、认真地、持续地研究有关神本身的伟大主题。
    在司布真看来,基督徒的生命成长绝对无法离开真理教义,倘若离开了还自觉成长,那只不过是一种错觉罢了。因为若连分辨生命是否在成长所靠的真理教义都不清不楚,就如同拿着刻度混乱的尺子丈量物体,怎能会不出错呢?
    因此,若落入有心无脑,空有辅导而无真理教义的光景中,就是患了属灵重疾需送往属灵的ICU抢救。患了这种疾病的人或许自以为可以分辨,但真的没有办法分辨,因为缺少真理的标尺。这就是类似宗教靠垫的辅导可以大行其道的原因,它迎合人有心无脑的荒谬情感。
    这里所说的“基督教经典”是指基督教历代的重要著作或大师名作,主要包括神学、历史、灵修及护教类作品。本译丛的选书,兼顾学术性、文化性与可读性。即从神学、哲学、史学、伦理学、宗教学等多学科的学术角度出发,考虑有关经典在社会、历史和文化上的影响,顾及不同职业、不同专业、不同层次的读者需要,选择经典作家的经典作品。
    辅导不再反映神的荣耀
    针对当下流行的各种针对性伤害、厌学、情绪管理等内容辅导,许多都流于技巧,却疏于真理,到头来很难做到荣耀神。
    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中的第一个问答可谓众信徒皆知。问:人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答:荣耀神,永远以他为乐。很多人误以为,答案有两项:1.荣耀神;2.以神为乐。约翰·派博(John Piper)的教导让我们晓得答案只有一项,即透过以神为乐的方式荣耀神。
    派博曾说:“当我在神里面最享受满足的时候,也是神在我生命中得到最大荣耀的时刻。这在我心灵中已形成了非常珍贵的真理。它保守我进入我的后半生,无可置疑的,它必带我走完人生全程直到天家。”
    他说:“人们对于神的伟大如饥似渴,但大多数人都不会给他们折腾的人生作出这样的诊断。神的威严是未被人认识的治疗方法。在市场上有不少更受欢迎的处方,但任何其他补救方法所带来的好处,都是既短暂又轻微。神在祂的威严、真实、圣洁、公义、智慧、信实、权柄和恩典之中,祂本身就是我们所讲的道必不可少的主题。我这样说,并不是意味着我们不应传讲那些实用的基本事物,像是如何为人父母、离婚、爱滋病、暴饮暴食、电视和性。我的意思乃是,这每一件的事物,都应该被直接送人神圣洁的同在里,令每一件事物从根本赤露敞开,显出它们是导向神抑或是没有神 。”
    派博还在《神在讲道中居首位》分享了他讲道的故事,更表明人的需要与神的荣耀不可分离。派博认可在讲道中应用是不可少的环节,但有个月的第一个主日,他被神带领要做一个试验:对神的伟大本身作出充满热情的描绘,会否自然而然地满足人的需要。
    于是,派博就以赛6:1-4传讲神的威严和荣耀。几个星期后他才得知,原来那天一对年轻夫妇正坐在台下听道,他们的孩子受到了一名近亲的性侵犯。读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觉得派博唱高调不务实,不关注受伤之人的切实需要。然而,那对年轻夫妇后来对派博说:“约翰,过去几个月是我们人生中最难熬的日子,你知道是什么帮助我渡过难关的呢?是神的圣洁伟大的异象,就是你在一月的第一周告诉我的。这一直是我们依靠的磐石。” 
    正如那对年轻夫妇所见证的,当人遇见基督时,内心的满足和喜乐是无以言表的,会禁不住用生命来歌颂。有许多见证人在见证: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他们的经历诉说着“人乐神荣”。
    撒玛利亚妇人认为自己需要的是丈夫,她找了五个丈夫还是不满足,能满足她的是遇见弥赛亚。这满足有多深呢?遇见基督后,撒玛利亚妇人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把水罐子撇下不要了,可她原来是来打水的啊!更疯狂的是她竟然去到城里大声宣扬,宣扬她不堪的“黑历史”!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引出“莫非这就是基督吗?
    撒玛利亚妇人的悔改翻转是情不自禁的,她在最深处承认自己的罪,不仅只有这些,她的悔改还伴随着歌颂,她不惜用自己不堪的历史来歌颂、述说着基督!
    奥古斯丁的生命也因遇见基督而翻转且有极大的满足。他的经典代表作《忏悔录》是用拉丁文写的,“忏悔”在拉丁文中有承认和赞美的意思。这本书以歌颂上帝开篇,以歌颂上帝结束。在《忏悔录》中他写道:“我愿意回顾我以前的污秽和我灵魂的纵情于声色,这并不是由于我迷恋过去,而是为了爱你,爱我的主。”
    大卫在诗篇51篇的悔罪诗中同样有歌颂。神啊,你是拯救我的神,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张开,我的口便传扬赞美你的话。(诗51:14-15)。
    可见,当罪人真的转向神时,既有痛哭流涕的认罪悔改,也必然有对罪得赦免大恩的无尽歌颂。这实在是生命最大的满足,亦是神得荣耀之时。我们已经遇见基督的人,情愿再深地遇见。就像一句诗所说: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人的需要和神的荣耀无法切割,透过以神为乐的方式荣耀神,是人生的主要目的。如果辅导只专注于人切实的需要,势必不能反映神的荣耀。这样一来,教会就不再是活泼的生命团契,而是一个时下流行于世的冥想静修中心,仅为容纳一群焦虑的人来寻求解决痛苦。教会也就成了一个“宗教靠垫”
    如果辅导抛弃了真理教义,一味迎合有心无脑的情感,却远远不是建造荣耀神的属灵情感,就会像极了吸毒后的自嗨。这样的辅导不是在建造教会而是在拆毁教会。 
    (本文作者是一名刚刚被神学院录取的神学硕士。)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