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工人,五种当弃绝的计谋?
2021-05-20 18:53:23
247次阅读
1个评论
作者|陶恕 牧师 摘自|《同钉十字架》 
基督徒似乎有五种“奇谋妙计”。
    第一是 假装成为了神而寻求属灵好处,事实上却是谋求私利。这种“奇谋妙计”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自己。在“为了神”的幌子底下,我们用狡猾的方式去谋求私利。我们在这些企图上变得非常机灵。然而,我们不过在自欺,表面上是“为天父作工”,实际上是为自己作工。  
一个牧师可能说要建立教会,并到处为天国及神的荣耀作工。当他说“我是为耶稣做的”时,也许说得天花乱坠,事实上却在不知羞耻地宣传自己。说到底,就是为了 他的工作、他的影响力及他的野心,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音乐家可以假装为服事主而推动音乐事工,但同时在推销自己。在推销自己与荣耀神之间有一条细微的划线。许多时候,这条线变得模糊,以致难以辨别自己在线的哪一边。当他们假装遵行神的旨意时,也落入推销自己的陷阱中。我们愿意神得荣耀,但同时又希望从工作那里拿到一点佣金。说到底,神“为自己的荣耀使用我们”,而我们仍总得谋生吧。
   第二种方式是一直在谈论十字架,并且活在它的阴影底下,却从没有真正向它降服。我发现今天没有许多人在谈论十字架,而那些少数在谈论的人,却好像只是活在这种教导的阴影底下。他们从没有真正及完全地向它降服,以此治死人的自我。我们一方面想死在十架上,但在最后一刻却总会找到救自己的方法。
没有什么比谈论死在十架上及降服自己更容易,也没有什么比实践更困难。说话是廉价的,只有实行才是重要的。有些基督徒为十字架添上浪漫的笔触;完全顺服的生命也被美化及为人津津乐道,但真正被行出来的却极少。我们靠高言大志走近十字架,但在最后一刻却总会找到退缩的下台阶。
   第三种方式,是一边祈求圣灵充满,一边拒绝基督在我们里面动工 继续由自己掌控一切。我认为基督徒另一种“奇谋妙计”,就是关于圣灵的工作。恐怕没有基督徒对圣灵充满不感兴趣。当然,有关于这教义的界定,多年来众说纷纭,令神原来显浅易明的教导变得模糊不清。但撇开这些不谈,每个基督徒都真是希望被圣灵充满的。我甚至看见有些基督徒要求神以圣灵充满他们。问题是,当神开始临在人的身上时,他们却拒绝被充满。
   他们希望神完全掌管他们的生命,但同时又想自己掌控一切。圣灵从不会充满一个拒绝将生命主权完全交给祂的人。只要你保留生命一个角落不交给圣灵,很抱歉,祂就担忧,并且不能再为你作什么了。
    有一些关于圣灵在信徒生命中的工作的浪漫想法,正在广泛地流传。但我要强调的是,圣灵的工作有时候是严厉和按常规的,就像农地必须先用犁翻过才能耕种一样,过程深刻而艰苦。同样地,我生命里的一些事情必须要拔去,这正是圣灵想要做的。
但另一方面,我们希望将生命交托圣灵的同时,又想去控制祂在我们生命中的工作。我们仍想坐在控制室内发号施令,并且说:“主是这样说的”。我早已得出结论,就是惟有圣灵独自在我的心里工作;祂不需要我去帮忙什么,只要求我全然交托。
   第四种让我们落入“奇谋妙计”的陷阱的方式,是去谈论心灵的黑夜,但又拒绝黑暗。我看过关于“心灵的黑夜”这个古老主题的书及文章,但我很快就清楚看见,大多数作者并不了解心灵的黑夜究竟指什么。在这个节骨眼里,基督徒那种奇谋妙计正好派上用场。我们一方面拥抱心灵的黑夜,同时却不接受黑暗。
心灵的黑夜并非叫人愉快的经历,不会以一顿主日崇拜后的团契晚饭作为结束。相反,它令人极为疲累,要求你完全脱离平日依赖的所有事物,以致你只剩下基督自己。
心灵的黑夜分别出两种人:那些真诚愿意追随基督的人,以及那些只是对“神深层的事”好奇的人。我们真心希望神在我们的生命中工作,但可惜我们仍想要亮着灯。我们希望神在我们的生命及心灵里作那些能荣耀祂的事,但又想要知道祂在我们生命里的每一步。
黑夜代表不明白。我们想神去作工,但又要祂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内作祂要做的事。然而,心灵的黑夜是圣灵超乎人所能理解的工作。当我们经历心灵的黑夜之后,对所发生的事莫名所以,只确知是谁令它发生。
    最后一种方式,是利用宗教去提升自己的利益和成就。这是基督徒另一种“奇谋妙计”。人们所表现出的虔诚程度确实让我讶异。即使是那些不信主、不上教会的人,似乎也有很强的宗教背景,使他们稳当做人。不幸的是,在教会里那些接受基督、并且行在祂话语亮光中的人身上,却利用宗教谋私利。
我们要插手在主耶稣的工作上,但同时也想被称为祂忠心的仆人。我们既想代替神作工,又想别人知道我们所作的是圣工。我们聪明绝顶,以致能创造出只是为了令某人飞黄腾达的宗教想法。
只要是有助于提升自己,我们绝对乐于表现出最大的虔诚。这事看起来奇怪甚至乎可笑,却是今天教会里最具毁灭性的元素之一。正是它夺去这一代基督徒能用于建立神国的灵性。也许在今天基督教里面,“奇谋妙计”最奇特的例子,就是宗教娱乐和有关的人物,因为它们用神的名义去提升个人。
     陶恕牧师:(Dr. A. W. Tozer, 1897-1963)是美国教会一代杰出的神仆,在芝加哥南方宣道会牧养教会多年,兼任《宣道见证》主编,被誉为“二十世纪的先知”、“牧师的牧师”。陶恕是在历史中荒凉期间,是所神兴起来的一位先知。他因着有一颗单纯渴慕神的心,得以听见神那隐秘的声音,并看见他的荣面。这个深刻的属灵经历,使他有权柄和勇气,在这邪恶堕落的世代,单独地为神作见证,一生忠心地事奉神。 他弃绝一切的理学、传统知识,只谨慎地以圣经中神纯正完全的话为根基。他不倚靠任何力量,只倚靠圣灵的能力。
他的作品极有深度,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时代需要、教会偏差,以及信徒灵性的疾病,并给予正确的真理教导,所以他的书风行各地教会,为传道人和一般信徒喜爱阅读。

收藏 0 0
    2021-05-20 18:56:09
        属灵争战-------  耶稣基督给七个教会的书信中,只有那些“得胜”的享有应许。哪里有恩典,哪里就有冲突。信徒是战士。非争战没有人能圣洁。得救的灵魂总是争战过的灵魂。
    这场争战具有绝对的必要性。不要认为我们可以在这场战争中保持中立,作壁上观。在国家间的争战中,这样做或许还行得通,然而在关乎灵魂的冲突中,这样做是绝对不可能的。深为许多政客所喜爱自恃的不干涉政策,“巧妙地不作为”策略,保持沉默任其自然的图谋——所有这些在基督徒的争战中根本不合适。在这里,任何人都不能以他是“一个和平的人”为借口而逃脱。
    与世界、肉体、魔鬼和睦,就是与神对立为敌,并行在引致灭亡的宽路上。我们没有机会,没有选择。要么必须争战,要么必定失丧。
        这场争战具有普遍的必要性。没有哪个等级、阶层和年龄可以请求豁免,或是,逃避这场战斗。牧师和平信徒,讲道者和听道者,年老的和年少的,高阶的和低层的,富贵的和贫穷的,上流人士和普通居民,国王和臣民,地主和佃户,有学问的,没学问的——所有人都一样有责任拿起武器去争战。
         世上一切人与生俱来都带着一颗充满骄傲、不信、懒惰、世俗和罪恶的心。一切人都住在一个使灵魂跌入网罗、陷阱和圈套的世界中。在所有人身旁都围绕着一个忙碌、不停歇和充满恶意的魔鬼。所有人,上至宫廷女王,下至济贫院贫民,要想得救,都必须争战。
      这场争战具有持久的必要性。它不容许有喘息的时间,没有休战,没有中止。无论是工作日或是礼拜天,私下里还是公开场合,家中壁炉旁或是身处外地,是管理口舌脾气的小事还是治理国家的大事,这场基督徒的争战都要无休止地进行。和我们交锋的敌人从不休假,不打盹、不睡觉。只要我们一息尚存,就必须穿戴军装,并牢记我们是在敌人的地盘上。一位弥留的圣徒说:“纵然在约旦河边,我仍感到魔鬼在啃我的脚跟。”我们必须战斗至死。
         让我们好好考虑这些事。让我们小心,务必确保我们个人的信仰是真实正确、诚实无伪的。许多所谓的基督徒最为悲惨的症状是,他们的基督教全无冲突和争战。他们吃、喝、穿戴、工作、娱乐、赚钱、花钱,每周勉强地参加一两次正式的教会聚会。但是关于重大的灵魂争战——它的警醒和挣扎,痛苦和焦虑,战斗和争竞——对所有这一切,他们似乎一无所知。
        我们要小心,不要让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灵魂最糟糕的状况是: 壮士披挂整齐,看守自己的住宅,他的财物平安无事——魔鬼任意掳去男人和女人,而这些人却毫不反抗。最可怕的镣铐是囚犯既看不见也觉察不到的(路11:21;提后2:26)。
    如果能感到内心的争战和冲突,我们就可以为自己的灵魂感到安慰。内心的争战和冲突是基督徒真正圣洁的一贯伴侣。我知道,它并不是一切,但它十分重要。我们是否发现自己内心深处有属灵的争战呢?是否感到有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使我们不能去做自己愿意的呢?(加5:17)是否感到心中的两个律争着作主呢?我们是否感到有内在的战争呢?
        好吧,让我们为此感谢神!这是好兆头,因为这它很可能是成圣伟大工作的证据。 所有真正的圣徒都是战士。所有这一切都比冷淡、停滞、死气沉沉和无动于衷好。感到这一切就表明我们的状况比许多人好。大部分所谓的基督徒完全是漠然、麻木的。撒但像今世的君王一样,是不会和自己的臣民打仗的。很明显我们绝不是撒但的朋友。撒但攻击我们这个事实,应该让我们的心灵充满盼望。
    我要再次说,我们应该感到安慰。神的儿女身上有两大标记,我们拥有其中之一。一个人既可以从内在的平安也可以从内在的争战显示出他是神的儿女。
    (本文摘自莱尔《圣洁》,橡树文字工作室出品。)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