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种走散的羊
2021-06-04 18:29:27
265次阅读
2个评论
  一位教会成员不再出席星期天早上的聚会。这在教会中是再常见不过的现象了。几周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然后才有人留意到这件事。在大型教会这样的事可能更容易发生,但小型教会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我教会里的人把这种现象称为“从缝里掉下去了”。他们会说这样的话:“你最近有没有看见莎莉来教会?我希望她没有从缝里掉下去。”但这样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是不是真的从缝里掉下去了?这样的说法是把教会比喻成一幢悬空的树屋,在木地板板块之间有很宽的缝隙。偶然一位教会成员没有留意,踩到缝隙里,就“嗖”的一声突然消失了。教会成员是否真的会突然、偶然、不给人任何留意的机会就离开教会呢?
   如果我们不使用“从缝里掉下去”这个说法,而是用另一个画面,“脱离羊群走散”,这又如何?这个画面看起来更为贴切,原因至少有两个。第一,“走散”意味着一个失联的教会成员个人负有不断与会众保持联系的责任。一般来说,羊不会因为无意中掉进一个空洞而离开羊群。经过一段时间,经过一系列的选择,它们才会走散离开。
第二,走散的羊这个画面也暗示,当一只羊开始漫步离开时,应当有人来守望羊群,采取行动。是的,每一位教会成员都有自己的责任,不要漫游离开,但所有的教会成员也当尽本分来彼此守望。然而有一群人,他们特别有义务留心是否有羊走散,他们就是众长老。
不断守望
  我们在第三章看到,长老需要时刻守望,以确保没有狼渗透进入教会,带来虚假的教训。但长老也要朝向另一个方向守望,留意是否会出现不好的状况:教会成员走散离开羊群,离开主。这是基本牧养工作的一部分。牧羊人要喂羊,要保护它们脱离要猎杀它们的野兽,还要跟踪它们的走向。
还记得雅各怎样详细地讲述他为拉班看守羊群而做的苦工吗?雅各哀叹他是如何耗尽自己的精力来看守拉班的羊群,如何为每一头牲畜交账的。在他的抱怨中,我们可以瞥见警惕、负责任的牧养工作是如何进行的:
   我在你家这二十年,你的母绵羊、母山羊没有掉过胎。你群中的公羊,我没有吃过 ;被野兽撕裂的,我没有带来给你,是我自己赔上。无论是白日,是黑夜,被偷去的,你都向我索要。我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不得合眼睡着,我常是这样。(创31:38-40)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以西结发预言攻击以色列的领袖,控告他们疏忽牧养:“祸哉!以色列的牧人只知牧养自己。牧人岂不当牧养群羊吗?”(结34:2)他们疏忽牧养的其中一方面是什么?“被逐的,你们没有领回,失丧的,你们没有寻找。”(4节)结果就是,“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岗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6节)
但神宣告他要亲自来寻找他百姓中迷失的羊:
   主耶和华如此说 :“看 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他们寻见。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结 34:11-12)
   就这样,神在耶稣里临到,把迷失的羊招聚起来,成为一个新群。耶稣解释他对税吏和罪人所做的事工,把自己比喻为一位牧羊人,撇下九十九只“找到的”羊,为的是寻找那一只走失的羊(参见路15:1-7)。他称自己是好牧人,不仅为羊舍命,还要把“另外的羊”带进来,“另外的羊”指的是外邦人(参见约10:14-16)。
   再一次,教会长老进入了画面当中。长老是耶稣手下的牧者,不断地为耶稣和他的福音所拯救和招聚起来的这群羊守望。长老被称为“监督”,这是很贴切的。长老“为你们(会众)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来13:17)。能很好地带领家庭,这是做长老的一个资格(见第一章),部分原因也在于此:好好教养儿女,这要求专注监督儿女和家庭正在发生的事,好的牧养也是如此。
  为谁交账?
   所有这些讲到监督的内容,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长老到底应当为哪些人守望?如果长老是牧者,必须像雅各那样交账,那么他们在神面前要为哪些人交账呢?肯定的是,教会长老并不是在属灵上对各处的每一位基督徒负责,所以长老必须只负责看守那些他们在教会里服侍的人,情况是不是这样呢?
   也许是,也可能不是。长老是否有一种属灵的责任,要为曾经来过一次教会的人负责?还是来过两次的人?一个人要来参加星期日敬拜多长时间,多高频率,然后才能“正式”地被算作是羊群的一部分,并接受长老的监督?如果一个人固定参加教会的查经聚会,却不参加教会的敬拜,那又会怎样?一个固定参加聚会的人是不是信徒,又有什么分别?
    看来圣经所讲的牧养,要求有一些清晰的方法来定义羊群。长老一定要能分辨出,作为牧羊人,他们要为之交账的人是谁;作为基督徒,他们要与之建立关系的人是谁。换句话说,教会长老的职分,要求需要有某种教会成员制的概念。
     长老职分与教会成员制
教会成员制有两个至关重要的作用。首先,它辨认出哪些人是耶稣的门徒。教会成员制并不会使人成为基督徒,但确实会从外在将人标记为基督徒。耶稣赋予地方教会“捆绑”和“释放”的权柄(太18:18)。通过受洗成为教会成员(太28:18-20),给羊打上羊的标志,通过把人逐出教会(太18:15-17)来除掉这个标志。一个人寻求成为教会成员时,他来到教会面前说,“我是一位门徒”,教会说,“是的,我们相信你是!”(或在很罕见的情况下,说“不,我们不相信你是!”)教会将人除名时说:“你可能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但你不悔改的罪让我们没有理由继续确认你是一名基督徒。”
   其次,教会成员制不仅将一些人识别为基督徒,还将一群识别出来的信徒招聚进入一间具体的教会,在其中他们彼此委身。使徒通过传福音使人做门徒,然后给他们施洗,让他们加入地方教会的团契生活,好使基督徒能得到教导,顺服耶稣的命令。当使徒聚集一群一群的门徒加入教会时,他们设立长老来带领和教导每一个教会。正如保罗提醒他的同工提多那样:“我从前留你在克里特,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多1:5)
你看到了吗?教会成员制让整个长老监督工作变得切实可行。教会成员制辨认和标记出耶稣的门徒,让牧师-长老按教会能确认的最大程度知道,这些羊确实是羊。教会成员制把门徒招聚起来,形成一个教会,并帮助一位长老知道,哪些特定的羊是在他的监督之下,他要为他们向神交账(来13:17)。这并不意味着一位长老应该对参加教会敬拜的非教会成员无动于衷或冷漠,  但这确实意味着,长老对教会成员有一种权柄和交账的责任,是他面对非成员时所没有的。
教会成员制也帮助全体会众记得,他们要彼此负责。众长老应当带头去寻找迷失的羊,但他们并不是唯一的守望者。教会成员制意味着在整个身体之内,人们要彼此为对方交账,互相关心。
你所在的教会是正在认真地看待一种更符合圣经的关于长老的看法,或正在思考朝着一种长老的模式来发展?请务必同时进行建立教会成员制的工作。a有意识的教会成员制会为有效的长老带领营造空间。
收藏 0 0
    2021-06-04 18:32:53
      章伯斯原著 | 听见录制 | 主播:胡正军
    因为主曾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
      我思想的路向如何?是转向神的话,还是转向自己的恐惧?我有没有学习不去讲述神说什么,而是先听祂说些什么,然后才开口?“主曾说: ‘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所以我们可以放胆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
    “我总不失信。”(中文圣经作“我总不撇下你”)--不管我是罪污、自私、固执、背逆,神总不撇下我。我真有让神对我说:“我总不失信”?若我曾听过神如此说,让我如今听祂再说吧。
    “我总不丢弃你。” 有时并非是困难叫我觉得神丢弃我,而是枯燥乏味的生活。没有困难的高山可以攀登,也没有异象赐下,更没有什么兴奋美丽的东西,只是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在这景况下,我有听见神如此说吗?

    在我们的意念中,总以为神会行奇事,装备我们将来要成就伟大的工作。可是,我们若在神的恩典中生活,便会发现,神就在此时此地荣耀祂自己。我们若有“神如此说”作后盾,就有最奇异莫名的能力临到,使我们在平凡的生活中欢呼歌唱。


      尔识真理原创  :神的怜悯
        他怜悯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里妄想就被他赶散了。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加福音1:50-53节)
    他的怜悯世世代代归与敬畏他的人。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驱散心里妄想的狂傲人。他使有权能的失位,叫卑微的升高,让饥饿的得饱美食,使富足的空手回去。(路加福音1:50-53节 新译文版)
       在希腊文里的“怜 悯”可以解释为“以善意对待”,就是“慈悲、怜恤”的意思。
    马利亚在她的祷告中说:“神怜悯敬畏他的人......他让饥饿的人得到饱足。”让我们在找到了神究竟怜悯什么人这样的答案。当我们仔细地思想马利亚这几句话, 我发现神怜悯我们灵性的软弱,也除去我们心中的自义,替我们穿戴谦卑;神怜悯凡敬畏他的人,赐给他们属天的智慧,引领他们奔走天路;神怜悯那些生活和灵里贫穷的人,赐给他们需用的一切,使他们不致缺乏。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出于神的慈爱和怜悯。让我们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感恩、颂赞。
    怜爱世人的主,感谢你的慈爱,拯救我们脱离罪恶;感谢你的怜恤,使我们得安慰、得医治;感谢你的施予,使我们每天都饱足。主啊!感谢你让我们尝到由你而来你的甘甜,也感谢主垂听我们的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2021-06-04 18:31:14
      五种走散的羊
      假设你是一位长老,终于明白了这里所讲的一切。你认识到你的呼召包括为走散的教会成员守望。并且假设你的教会践行有目的的教会成员制,所以你也确实知道该为哪些人守望。现在该怎么办?你怎么继续守望?你应当特别留意些什么?
    教会成员通常会有五种方式的走散。当你在地方教会的团契中与人建立关系,听到有一位成员正身处其中的某种状况,你就要留心了,这位弟兄或姊妹可能已经走散了。
      犯罪的羊
      让我们从一种容易的处境讲起——说它容易,并不一定指很容易解决,而是指很容易辨识。如果你发现一位教会成员公开犯罪,你就已经看到一只走散、犯罪,需要干预的羊了。
      每一位教会成员都会与罪争战,每一位长老也是如此。约翰写道: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壹1:8)但有些罪比其他罪更公开更明显,有时教会成员似乎已经不再想与罪争战,而是决意悖逆。如果长老发现有明显的犯罪且不悔改的现象,就需要鼓起勇气,信靠主,谦卑地直面这位成员,正如耶稣教导我们的那样(参见太18:15-17)。
      有时干预会起作用。想起有几次我挑战纠缠在罪中的教会成员,尽管我很胆怯,主却施恩,带领这人悔改,我就大大欢喜。然而,事情的结局并不总是这样。我认识一位长老,他想方设法地想要接触一位躲避他、犯罪的教会成员,他甚至在吃午饭的时候把车停在这位成员的公司门外,希望最终能当面见到他。不幸的是,那位成员回避他,最终也不悔改,再也没有回到教会。
      游荡的羊
      游荡的羊走着走着就离开了教会,被其他活动或感兴趣的事情所吸引。引发走散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出差忙碌,或没有智慧地为孩子选择了体育活动,结果一家人不能参加周日敬拜,或是因为买了一幢需要许多维修工程的房子而耗尽了周末的时间。有时,一位年轻的教会成员去上大学,就会灵命退步,结果不再回到教会和主的面前。其他时候,有人抱怨自己在教会里觉得不自在,所以不再出席。
    不管情况如何,这些教会成员都没有认真听从《希伯来书》的劝诫: “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来10:24-25)他们忘记了教会成员制意味着与其他成员有固定的联系,目的是为了“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一个人可能争论说,这种游荡的羊,走散离开我们的敬拜聚会,似乎并没有那么糟。但事实上,这样的羊是在犯罪,违背了圣经的这条命令。
    长老们,要留意那些生活过分忙碌的教会成员,带着爱心提醒他们,不要把与会众的团契和敬拜给挤掉了。
    瘸腿的羊
       耶稣从未应许我们生活没有疼痛和苦难。基督徒也会失业,被情侣抛弃,被诊断患上二型糖尿病,开车被人追尾,惹上官司。曾经积极活跃的信徒年纪大了,只能待在家里不能外出。这些受苦的教会成员是瘸腿的羊,处在落后的危险中,因为他们赶不上群羊。他们需要有人放慢脚步,与他们同行。极大的苦难甚至会让最坚强的圣徒都无法承受,变得极其沮丧,慢慢耗尽他们的力量,不能维持与教会的正常联系。如果那位在忍耐和信心方面都无与伦比的约伯都有他自己的极限,那么你的会众也肯定有他们的极限。
       当你知道一位教会成员正在经历一场人生中的大风波,就需要认真留意了。这位弟兄或姊妹有其他教会成员——不管是朋友,还是查经小组成员——的支持吗?他有没有什么实际的需要,是执事能帮助解决的?这位成员受苦的消息,是否成为了教会源源不断祷告的内容?身为长老,就在我们自己挺身而出,为一位有挣扎的成员祷告和进行辅导时,也能在这件事上提醒和动员全体会众这样去行,这常常可以服侍到有挣扎的人。
       让人惊讶的是,就连最小的关怀举动,也能让瘸腿的羊精神焕发。聚会后在教会走廊里一个快速的拥抱和祷告,一张鼓励的便条,或短时间的探访,都能让一位受伤的成员打起精神,继续向前,再多坚持一个月。就在上星期,我问教会中一位姊妹关于她丈夫的情况。他的健康出了很大的问题,有时不能来参加敬拜。这位姊妹告诉了我他最新的情况,接着称赞我们的一位长老,这位长老花时间去探访了他们。那一次简单的家庭探访,提升了他们的信心,给了他们坚持下去的力量。
       每一件小小的事情都有重大的意义。当主让受伤的教会成员进入到你的视线当中,你就要挺身而出,给予关怀。
    打架的羊
      你可能觉得这难以置信,但我知道有一些教会,它们的成员卷入了彼此的冲突中。当然,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在我的教会中发生过,你肯定以为,在我的教会里,所有教会成员对政治和敬拜音乐观点一致,所有委员会都用同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和安排财务,没有人会得罪其他任何人。
    事实上,鉴于我们成员的个性和背景是如此的多样,再加上我们自己仍有犯罪的倾向,对于我们教会竟然会如此的和谐,我惊讶不已。这一定是圣灵的作为。
        当教会成员用羊角互相顶撞时(这无可避免会发生),他们就有严重的走散危险。人开始迅速地消失。他们说:“教会不应该是这样的,因着我感受到的一切张力,我再也无法敬拜了,我要离开这里。”
    激烈争斗的教会成员需要受到挑战,为神的荣耀,为福音的缘故与人和好,但他们可能需要帮助才能做到这一点。就连最成熟的门徒也可能需要一个裁判。保罗挑明他的两位同工之间有争吵:“我劝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腓4:2)然后请求教会出手帮助:“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她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腓4:3)
        各位长老,不要对成员之间的冲突视而不见,希望事情会自己平息下来。事情极少会这样。你可能会受到试探,试图回避和忽略冲突,因为你只不过是常人一个,并不喜欢去劝架。但要记住耶稣的话:“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太5:9)紧紧抓住这福分。邀请互相争吵的教会成员来和你交谈,看神会有怎样的作为。要记住,一位长老的目标,就是让羊成熟起来(参见第二章)。冲突给人带来难以置信的机会,让人在基督里成长。
    咬人的羊
      但如果教会成员把怨气发在你这位牧者-长老身上,那你又该怎么办呢?如果在你尝试接近的时候,那只羊咬了你,你该怎么办?一个将你看作是他离开的原因的人,你该如何来继续为他守望呢?
    对于这个问题,答案可能极不一样,取决于具体的情况和所涉及的人。但不管具体情况如何,当一位长老被人追究时,有三件事是他总要去做的:
    ·请另外几位长老帮助你来面对这位有怨气的成员。正 如我们将要在第六章中所看到的,这是神命定每个教 会应当有不止一位长老的原因之一,这种做法我们称 为“众长老治会”。长老们彼此守望,因为牧者自己 也仍然是羊。让你自己谦卑下来,接受其他长老爱的 审查。如果那位教会成员错了,就让其他的长老来为 你的立场辩白。
    ·保守你的心,远离自辩、愤怒和不屑一顾的心态。当 你去找其他长老求助时,不要把这件事作为教会领袖 抱团自辩的借口。努力维持用爱心和怜悯去对待那些 诋毁你的人。
    ·当你与一位对你充满抱怨的姊妹或弟兄见面时,你要 认真聆听。我在过往的几年里发现,即使最愤怒、最毫不留情批评我的人,通常都有他有道理的地方。可 能他们对这一点进行了夸大,并用不成熟和有罪的方 式进行了表达,但他们通常仍然是在回应我需要面对 的某些事情。
      继续守望:福音塑造的呼召
    在这些情形里,寻找走散的教会成员,这很可能是长老工作中最困难、最让人觉得魅力不足的部分。你教一门课程,会得到会众的称赞与尊重。你为教会成员祷告,会经历极深的满足感。当你是长老团队的一份子,做出了历史性的带领决定,你会因此兴奋莫名。但直面挑战一个犯奸淫的人,或插手一场迁延已久的冲突,你个人会得什么益处呢?谁会真正想坐下来,听一对充满怒气的夫妇详细地指出他们认定你和教会伤害他们的一切事?我们自己的生活中不是已经有太多的跌宕起伏的事情了吗?为什么还要再去趟别人的浑水呢?
       原因有一个:当长老出去寻找走散的成员时,他们就意味深远地体现出了福音。继续守望,把这些走迷路的人找回来,这是一种由耶稣塑造的工作。
       这位好牧人来到这世上,为寻找和拯救失丧的人。神的羔羊来,为像我们这样不悔改、犯罪的羊而死。这位大医生来,为瘸腿、有病、因罪而生命破碎的羊包扎伤口。这位和平的君来到我们这个被争战撕裂,被争竞割裂,纷争无数的世界。我们侮辱他,击打他,用枪扎他,他却不开口。
    耶稣不是非来不可,但他却来了。当长老采取主动,让自己牵涉到事件当中,甚至让自己付出代价时,他们就是在以身作则,显明他们所传讲的这福音本身。
    (原文转自九标志建造健康教会系列书籍《长老职分》)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