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100年前带来大复兴的第一人
2021-02-18 13:35:53
430次阅读
1个评论
版权归与:作者:因信阅读
钟马田、唐崇荣等论怀特菲尔德
 J.C.莱尔主教:100年前带来大复兴的第一人[1]
是谁100年前复兴了英国的信仰?按功劳来说,我要毫不犹豫地把他排在第一位。在100年前所有的属灵领袖们中,没有谁能像怀特菲尔德,对时代的需要如此敏锐,也没有人像他在属灵争战的伟大事工上如此挺身而出。
怀特菲尔德传道的特别之处:
他传讲的是特别纯正的福音。
他的讲道特别清楚简单。
他的传道特别勇敢直接。
他传道的另外一个震撼人的特点就是他描述事情时的特别能力。
他的极为真挚。
他的讲道包含着极大的伤痛情感。

他的品格:
他是一个有着深深和无伪的谦卑的人。
他是一个用燃烧的爱爱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人。
他是一个孜孜不倦勤奋为上帝工作的人。
他是一个直到生命尽头都极为舍己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无私、目标专一的人。
他是一个特别欢喜快乐的人。
他在信仰上有着非同一般的爱心、宽容、慷慨。
    怀特菲尔德同时代的人怎样看待他工作的价值?
  著名的美国哲学家富兰克林,他无情、精明,公然承认自己是贵格党人,对任何牧师的工作都不大可能有高度评价,却不得不承认:“看到他的讲道很快给费城居民的为人处事带来改变,这真是奇妙。原来对信仰无心、冷漠的人,现在看上去都变得敬虔起来。”
    马克劳林(Maclaurin)、威利森(Willison)和麦卡洛克(Macculloch)是特威德以北闻名遐迩的苏格兰牧师,前两位完全配被称为伟大的神学作家。他们都反复见证说,怀特菲尔德是被上帝使用,在苏格兰大大行善的工具。威利森特别指出:“上帝赐给他尊荣,让他在各个阶层、各种宗教的罪人当中取得令人惊奇的成功。”
哈德斯菲尔德和耶令教区的老亨利·维恩是一个既有高尚美德,也有远大见识的人。他的看法是:“论到一个人工作的伟大、广泛、成功和无私所造成的他在上帝的儿女中的与众不同,我们有理由确信,没有几个人能赶得上怀特菲尔德先生的。”他还说道:他在他繁重的劳苦中大大成功。我深信,对他侍奉的印证是远超人能数算、能用数字代表的。可以肯定的是,他广受欢迎,这完全是因为他大大被上帝所用的缘故。因为只要他一开口讲道,上帝就异乎寻常地赐福他所说的话。”
    约翰·牛顿既是一位卓越的福音牧师,也是一位极聪明的人。他的见证是:
那使怀特菲尔德先生的生涯熠熠生辉,现在成了他喜乐冠冕的,就是主乐意赐给他在赢得灵魂方面特别的成功。看来他的传道从来没有白费的。在他广阔的工场之内,可能没有哪一个地方,会找不到带着感激,承认他是他们精神上的父亲的人。
约翰·卫斯理在几个很重要的神学观点上与怀特菲尔德意见相左,但是,当他在怀特菲尔德葬礼上讲道时,他这样说:
我们见过或听过有哪一个人能呼召成千上万、数之不尽的罪人悔改吗?尤其是,我们有谁见过或听过有哪一个人成为上帝所祝福的工具,让如此众多的罪人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权下归向上帝的吗?
   钟马田:应该象纪念加尔文一样纪念怀特菲尔德[3]
   从教义方面来讲,加尔文和怀特菲尔德有共同点。
他们还有其他的共同点。加尔文热心侍奉,承担了海量工作。同样的现象也见于怀特菲尔德身上,恐怕很少有人在上帝国度的侍奉上象他那样热心。
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二人都是在大概55岁的时候结束了地上的人生旅程。
另外一个我想特别强调的共同点是,他们都非常渴望促进福音派信徒之间的合一,这种渴望之强烈程度也许超过同时代的任何人。
最后一个相似之处:他们都对同代人和其后的世代产生了巨大深远的影响。
我们纪念怀特菲尔德,不仅仅因为他是英语世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讲道者,也是因着他对历史的轨迹所产生的深远影响。
怀特菲尔德对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尤其是美国的影响力,实在难以估量。历史学家雷基(Lecky)的一个观点曾被许多人引用。他说,福音派的大觉醒运动无疑拯救了美国免遭像法国那样的命运,后者在1789年及以后的岁月中饱受暴力革命的蹂躏。如果他的话是正确的,那么乔治•怀特菲尔德在这件事上居功至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确信,今天呼吁人们来纪念这位伟人,来缅怀这位伟大的讲道者,是十分有必要的。

唐崇荣:怀特菲尔德是我最佩服的传道人之一[4]
    感谢上帝!我宁愿有一天死在台上,我不愿意好好安息死在床上,死在床上的人太多了,再加一个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在历史中间最佩服的传道人之一,除了保罗、除了那些伟大的教父之外,有一个传道人,又是神学很精明、又是布道很火热的「乔治怀特菲尔德」,「约翰卫斯理」的同工「乔治怀特菲尔德」。记得曾经一次讲道有八万人来听,没有麦克风,每一次我被带到一个小小的聚会,两百个人就有麦克风,我就里面很自卑感、很自卑感,不是向那些筹备会的人有自卑感,而是向「乔治怀特菲尔德」感到很自卑感。我以后见他在天上,他说:你啊,两百个你都要用麦克风…,我那个时候害羞的不得了。他在英国,那个工业革命以后不久的时代,对几万人讲道没有用麦克风,一生一世拼死命做,最后他讲道,有一天讲到里面不对了,他讲道讲一半的时候,转过身来望着天讲一句话:主耶稣啊,我太累了。那一天晚上他离开世界,而我看到那一面的时候,这样美!这么伟大的传道人!

(《怀特菲尔德传》,阿德诺·达里茂著,华夏出版社出版。定价28元)
[1] 《英国复兴领袖传》,J.C.莱尔著,梁曙东等译。华夏出版社2007年9月出版,定价28.00
[2] 《英国复兴领袖传》,J.C.莱尔著,梁曙东等译。华夏出版社2007年9月出版,定价28.00元
[3]钟马田《清教徒的脚踪》之《约翰·加尔文和乔治·怀特菲尔德》
[4]引导与旨意的关系(唐崇荣牧师)
收藏 0 0
    2021-02-19 13:49:21
    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看见火热与谦和;敬虔与热诚;严谨与宽容;全然的投入与清晰的神学;对真理的持守与对同工的关爱;对权力的淡漠而对基督的执着。在一个人身上同时发现这些性格是不多见的,而怀特菲尔德一生就是为了使上帝的荣耀被彰显,他也实在做到了,当人们认识基督而淡忘了他在历世历代所大用的仆人时,他们却住在上帝的荣光中,颂赞上帝。“你无用的仆人,现在可以在你无尽的恩典中享受安息了。”
    宫景耀 牧师
    2000年12月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