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尼姑 到 基督徒
2020-08-14 07:40:34
677次阅读
0个评论
@活水之泉源AAA
从 尼姑 到 基督徒
从 空门 到 基督信仰
信仰基督前,我是个出家的尼姑, 在佛教界有23年。
26至49岁,是人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我却在出家的日子中耗掉了
而出家生活并没有想像中的「清净」,反而更忙,更有做不完的事
过的也是一种不能免俗或更虚伪的生活,承受了超过体能的负荷,与精神的摧残
23年出家的日子,前五年是「劳工」阶段,接着离开了「剃度」的地方,在某一「佛教会」担任秘书工作五年,随后便有机缘 在佛学院担任教职与行政职事
其后的十三年有较多的时间致力于佛法经藏的钻研;虽然还是忙,但比起之前的劳苦,还算平顺也得到人的一点尊严
生活虽然诸多劳苦,但生命最大的冲击,改变宗教信仰的导火线是在九六年十一月
我当时正在 台中慈善佛学院任职教务长,却平白无故被卷进一桩轰动全台佛教界的大丑闻里,至此可算是历经了人生的惊涛骇浪
看尽了人性种种的丑恶,对人的软弱虚伪,真是倍感痛心,更可叹的是自己也轧上一角
虽不是最重要的主角,却可算是举足轻重的配角,那时的心境真是恶劣到极点
想想自己一生──从一个纯洁的大学生,原本以为「佛门」是最清净的乐土
打从出家至今,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自己──「力争上游」而到如今,却落得这样的角色──生命硬是「一块白布染成了黑布。」
我好伤痛,我怀疑自己是否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这种绝望的心情曾经请教过教会牧师
他教我翻看圣经:
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
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做;
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做。
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
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行为的律。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
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
这段话,对我而言,真是心有戚戚焉;太妙了!这段圣经的话真把我释放出来
人全凭自己,实在不行
在佛教界,一意信靠自己努力修行,但结果却是一次次尝受失败与挫折
难怪要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却不知这样的争战要到何时方能止息
一般人都说宗教──「皆是劝人为善」,但是不要光说不练,如果您真是去做,才能体会个中的酸甜苦辣
过去佛教徒也曾向我诉苦,提出种种的抱怨,后来自己也尝受了类似的辛苦、疲累,也同样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在罗马书里保罗的话是最好的答案;宗教虽是劝人为善
但只有在耶稣基督里才能得到信靠、拯救与保守
对佛教界的失望,让我对佛法再做了一次的省思;当初出家,向往的是清净无为的洒脱,以为从此努力向道,必然可以成佛成圣
可是多年的奉献,换得的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的退缩与消极。于是有人劝我还是「老实念佛」吧!
「佛说阿弥陀经」有一句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所以要蒙阿弥陀佛接引,您必须整日竟夜不停地念佛,甚至最好睡觉时也持续在念
我也照着做,梦中虽有瑞象,但在现实生活中,仍然还是经历了许多的挫败与罪恶,我的努力与罪在交叉运行着
虽是「良心」战胜了,可是却得从「世界的舞台」退落下来,让我承受极度的疲累,身心交瘁,几乎要死,这样的痛苦,只有圣经上找答案
悲观的念头吞噬着我,让我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感觉活得越久,造的、看的罪越多,活着简直是一无是处
感谢上帝,十月的时候和以前大学最要好的同学联系上,感谢她带我上教会
第一次到新城教会听牧师讲道;牧师一再以自己为例,大谈人的罪性、缺失
这样的说辞颇让我惊讶,和佛教法师开示所表现的「自我标榜」和带权威口气的教示迥然不同
第二堂查经讨论,第一句「因信称义」让我深深感动,使已经心灰意冷的我似乎又燃起生命的光和希望,又提到「圣灵感动」更觉心动不已
于是我心中开始有了对不同宗教取舍的挣扎。唯恐自己真会背叛原先的佛学信仰
还跑去一位弟兄家里斩钉截铁地对他说:二十三年的佛法薰习,现在要我改变信仰,去信耶稣基督,是不可能的
可就在两三天后,第二次上新城教会竟莫名其妙地上台分享见证
不知怎地,我对大家说:经上说,我在众人面前认了耶稣,耶稣也必在天父面前认了我

基督教义说是 神 开启,创造了人类及其生命
而佛法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一切唯心所造,因缘和合、唯识所变现,无始无终
这两者有着迥然不同的人生思辩
过去二十三年在佛学里的「心法功课」,今日,若不是上帝把我提升出来
我可能还在那个《华严经》的  帝网天珠  里 重重无尽 地 乐此不疲 或 安居乐业
这世间是无常的,充满着苦难
佛法的「阿含经」佛陀教导弟子们要时时观照 苦、空、无常、无我
弟子们做了这样的功课,仍然有厌世而自杀的例子
面对一群佛教徒,为他们深表惋惜,甚至希望能回心转意

因为我是多么喜乐地在耶稣基督里得到真正的平安、喜乐!

   图片一:担任法师时期的郑丽津

在召会壮年班成全训练讲堂上,郑丽津女士正有力的引经据典见证主耶稣大能,这样的她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居然曾经是位虔心学佛长达23年的比丘尼,法号「道清」,不但在佛学院担任过教务长,当年还为了开设佛学院远赴美国。信主后亲友纷纷劝阻,但她仍坚定仰望上帝,走过流言蜚语的转换期,许多佛教徒因她的生命见证转而信主,找到内心平安喜乐的泉源。
佛学中的疑问 在基督里得完全释放
   郑丽津在佛学中感到解不开的疑问,甚至侵蚀自己生命价值观的苦痛事件,竟然在基督里得以释放!遁入佛门后,还是要做许多无法免俗的事,甚至莫名被卷入佛教丑闻中,与她当初向往的「清静无为」相差甚远。她感叹佛教修行有八万四千法门,就算她都修完了,就像爬上了喜马拉雅山,但往上看,仍有未尽的天,人可以找很多路往上爬,但天永远更高。「神是自有永有的」这个真理完全抓住她的内心 ,因为这个神,不是人靠自己的方式慢慢「修」来的。
图片二:信佛达23年,曾是法师的郑丽津女士,现在不断以生命见证主耶稣。 
她特别对「认罪悔改」四个字心有戚戚焉,对一个久居严谨戒律教团的法师而言,有如释重担之感。过去人们供养她,是希望她帮忙度业障,但一个人若自己什么修行也不做,享尽吃喝玩乐,真的能靠施舍钱给人或念经消除业障吗?真正在基督里认罪悔改,才能将罪的重担卸下。
    但她想到自己曾是佛学老师,又是一个把「法身慧命」摆在首位的法师,怎么能改变信仰呢?若她信了主,不就是否认自己讲授过的佛学吗?跟随自己的广大信众又怎么办?又该怎么面对佛教界的人?这些想法,让她强力抗拒内心那份信主的感动,甚至有「我若相信主,就是发疯了」的想法。
在美国与主相遇 上台见证领人信主
    1997年郑丽津应佛教界前辈之邀赴美,洽谈开设佛学院事宜,也跟留美多年的大学同学联络上,这位已经信主多年的大学友人邀请她一起去教会, 她顶着尼姑光头身披袈裟,就直闯教堂。但出乎她意料之外,这群基督徒对她这个「可疑份子」居然抱以热烈关怀与欢迎,台上牧师的证道讲「人的软弱」、「因信称义」,让不容犯错的法师身份的她大受感动,字句扎入她心坎,感受到圣灵的火热动工。
图片三: 郑丽津录制的信主见证DVD。
   原本抗拒再去教会的她,却莫名的无法拒绝朋友再度提出的主日邀约,甚至答应上台做见证。「是圣灵开了我的口。」首次的台上见证,郑丽津就在众人面前承认了主,在圣灵动工下,口里自动讲说出才略看过的《圣经》经文。她真的相信有位全知全能、掌管生命的神,才能让她响应呼召,受洗成为基督徒,之后她花了5年的时间进入神学院读书并担任宗教研究员,也带领很多佛教徒信主。
为主刚强壮胆 定意下半生要为主活
   面对人们的质疑,尤其来自佛教团体的非议,她总是刚强壮胆的回应:「 我从不后悔信主,只有懊恼怎么没有在年轻的时候认识祂。」因为已年过半百,让她更努力抓紧时间研究神学、在教会中服事,并更深的在灵性里与主连结,她人生的下半场为了完成神的心意和目的而活,要在基督凯旋行列中,做个得胜者。
来源:今日基督教报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