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 第八课︱城市
2020-12-29 08:30:55
255次阅读
0个评论
进深:创世记 第八课︱城市(创4:17-26,5:3-32)
原创 :赵伟文牧师  良院  今天
推荐搜索
进深创世记赵伟文牧师
一、 该隐建城的意思
该隐与妻子同房,生下以诺。同时,该隐也为家人建了一座城。他用儿子的名字为城命名,把城称为“以诺”,意思是:奉献。根据韩国牧师朴润植的《创世记家谱》,“以诺”还有“开始”的意思。[19]该隐称他所建的城为“开始”,使人想到创1章开始“起初,神创造天地。”因此,建城有下面几个意义:
1. 代表新开始,甚至对该隐来说,是个新创造。人类开始在伊甸园以外,自己创造新的世界,在里面创造人类伟大的文明,取代伊甸园。作者用了三个角度去描述人类的文化:
a. 打造各样铜铁利器,代表科技发展;
b. 畜牧业,代表人类掌握了食物的生产。
c. 弹琴吹萧,象征人类发展精神文化。
2. 城代表该隐继续背逆神。
3.城代表该隐拒绝神的保护。神应许该隐,作为世界的审判者,神会审判伤害他的人。但该隐不信任神、拒绝神的应许 ,该隐要用石头,城墙保护自己。而且,到了他的后裔拉麦,透过所唱的诗歌,宣布了审判的法律,取代神为该隐所立的法律;同时,立法的行动也意味着, 拉麦自己是城里面的王,是城里面的审判官。他否认神才是最高的立法者,最高的审判官的事实。拉麦所立的法律,比神所立的还要严苛。拉麦宣告:伤害他的人,他要报复77倍,言下之意,是说他的报复,不会给予后路,不会给人悔改的机会,他要把得罪他的人毁灭。
二、 对建城的评价
作者在描述城的发展之前,用创4:17-18短短两节纪录了该隐后裔的名字。根据朴润植牧师的研究,以拿这名,代表“逃亡的人”、“夸耀的人”;[20]米户雅立代表被神删除名字的人;[21][22]拉麦是欺压者、强者的意思,[23]从拉麦的是诗歌的内容来看,他确实是一个欺压者。
作者向读者交代这些名字,目的是要说明,虽然该隐的后裔,一代代经营发展以诺城,但当中没有一个是神悦纳的。作者先交代该隐的后裔,才描述城市发展与成就,是要给读者评估城市的方向:我们不能因看见城市出现,科技发展而抱有太单纯太乐观的态度和期待。
三、 城市的影响
1. 城市发展暗示人类的生存可以脱离与土地直接的关系。活在城市 ,我们逐渐失去跟土地的连结。
2. 城市让我们的生活逐渐离开神所立下的大自然规律。城市里,没有昼夜也没有四季冷暖。城市里,我们以为可以脱离大自然,可以控制一切。
3. 城市拉开我们与创造的距离,我 们误以为城市是自足的,不再体会神是创造主,透过雨水滋润土地喂养我们的生命。我们不再因为有吃有喝去感谢神。
4. 城市不能为我们提供安居之所。 该隐建城的第一个目的是要克服土地的咒诅,另一个目的,是保护自己免受他人的伤害。(创4:14-15)该隐试图透过一座城,企图把杀人的世界隔绝在外,可讽刺的是,根据拉麦的杀戮之歌,城内也不是安全的地方,城内城外都一样,是个杀人的世界,因为杀人的世界在我们人心里面。要解决杀人的世界,人的心灵不能漂流,必须要回归到神的怀抱里面,杀人的世界才会消失。该隐的城不是人类的安居之所,真正的安居之所是神为我们建造的城,就是新耶路撒冷,有神住在其中(来11:13-16)。
四、 以“同房”解构第四章
1. 三次关于同房的平行叙述和关键句:创4:1-2亚当与妻子同房生了该隐与亚伯;创4:17该隐与妻子同房生了以诺;创4:25亚当与妻子同房生了塞特。值得注意:“神另给我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和“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说明亚当的后裔塞特像亚伯一样,心中有神,而且,亚当的后裔是一群求告耶和华的人。
2. 用三次同房的描述,替第四章分段:创4:1-16、17-24、25-26。
3. 信息:虽然人离开了伊甸园,虽然亚伯被杀害,该隐离弃神,但因为神是守约施慈爱的神,神的恩典没有离开人,神再一次赐亚当敬虔的后裔-塞特。
五、家谱与后裔(创5:3-32)
1. 前言创5:1-2:强调,是神在伊甸园外,在堕落的世界里面,再一次进行新的创造,他们就是亚当和塞特以及他们的后裔(挪亚),他们拥有神的形象,并且敬拜神。
2. 家谱创5:3-32
a. 结构分析:罗斯在《创造与祝福》,提出的结构分析[24],从亚当到挪亚共分10组,其中7组有共同叙述结构:“A活到X年时,A生了B;A生了B以后,A又活了Y年,并且生儿育女。然后总结,A一共活了多少年。”另外3组脱离了这个固定的叙述结构,而且加添其他资料。这3组就是:亚当、以诺、拉麦。
b. 内容分析:
i. 创5:3-5作者强调塞特。这回应了创4:25,神赐给亚当另一个儿子代替亚伯,虽然义人亚伯被该隐杀害,可神要在伊甸园外,挽回堕落的人类,恢复他的创造。
ii. 创5:21-24,以诺令我们想起该隐的儿子。作者首先用脱离固有结构的方式引起读者注意,再加上一个熟悉的名字,使读者马上把两个以诺联想起来,让读者作出比较。作者针对亚当的后裔以诺,加进一个特别的描述:“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而且也没有用“活”与“死”,来描述以诺的一生。这段描述的意思是:一个与神同行的人,与神有亲密关系,顺服神,他人生的结局,不是死,而是被神取去,进入永恒,继续与神同在同行;每个基督徒,神借着圣灵与我们同在,我们生命的结局不是“死”,而是进入永恒。
iii. 比较亚当的后裔以诺和该隐的儿子以诺。该隐留给儿子以诺和后裔的,一座拒绝神同在的城;相反,亚当留给儿子塞特是神的形象,留给后裔以诺的是“神的同行”。作为神的子民的我们,真正的福气是什么?我们真正要重视的是什么?是神的同在,还是以诺城里的成就?
iv. 创5:28-31,拉麦。不论是该隐的后裔,还是亚当的后裔,他们都面对同样的处境,就是土地被咒诅。该隐的后裔面对咒诅的方式,就是建造一座城,试图用科技文明,脱离对土地的依附,脱离土地的咒诅,而科技文明的发展,在该隐的后裔拉麦身上,达到最高峰。他的孩子分别为拉麦带来食物生产的技术、科技以及精神文明。相较之下,亚当的后裔拉麦,他的儿子挪亚,带来的是安慰。
v. 创6:8-9“安慰”的定义:“在耶和华眼前蒙恩”。“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一个与神同行、顺服神的人,会得到神的喜爱。
vi. 与神同行的人和地被咒诅,有什么关系?人离开伊甸园,土地被咒诅,除了汗留满面才得餬口之外,地上也充满恶人,他们心中充满着欲望,被欲望牵引,随着欲望行事(创6:1-5)。神的子民靠着神的拯救,神的喂养,神的管教,继续活在这一片被咒诅的土地上面。从以色列人的历史,我们可以更具体去体会以色列民怎样靠着神,继续活在这片被咒诅的土地上。在埃及,他们经历神的拯救,神把他们从恶人的手中拯救出来;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漂流的日子,神天天降下码哪,喂饱他们;不过,当他们背逆神,神也透过列国管教他们,要他们悔改。其实,我们的主耶稣也教导我们要像以色列人一样,靠着神的恩典,活在这一片被咒诅的土地上面。太6:25-34:耶稣说我们不要为明天的吃喝忧虑,我们要追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我们所需用的,神会加给我们。
[19]  朴润植:《从救赎史的经纶看创世纪的家谱》(美国:Berit,  2011),页74。   
[20]  朴润植:《从救赎史的经纶看创世纪的家谱》,页76。
[21]  朴润植:《从救赎史的经纶看创世纪的家谱》,页79。
[22]  朴润植:《从救赎史的经纶看创世纪的家谱》,页82。
[23]  朴润植:《从救赎史的经纶看创世纪的家谱》,页84。
[24]  艾伦·罗斯:《创造与祝福—创世记注释与信息》,页212。
往期回顾
第一课︱希伯来文学叙事手法与圣经文学特色
第二课︱创世记的结构、背景及内容
第三课︱创造(创2:4-17)
第四课︱盟约(创2:18-25)
第五课︱越界(创3:1-7)
第六课︱挽回(创3:8-13)
第七课︱土地(创3:17-4:16)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