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两三个以赛亚、一个无能预言的上帝
2023-06-10 06:49:06
273次阅读
1个评论

两三个以赛亚、一个无能预言的上帝

张逸萍

 http://www.chineseapologetics.net/Bible-defense/S_ISA-2-3.htm

Isaiah_scroll_at_the_Shrine_of_the_Book.jpg

以色列博物馆“圣经之龛” ( Shrine of the Book )里的“大以赛亚书卷轴”

照片来源﹕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Isaiah_scroll_at_the_Shrine_of_the_Book.jpg 

 

当我翻译了「以赛亚书是由两个以赛亚写的? 」之后,网上有人表示﹕“怎么还坚持一个以赛亚?我们现在已经知道有三个以赛亚了。真搞笑!”

是不是说,主张只有一个以赛亚是愚顽不灵;主张两个的,开始摆脱蒙昧;主张三个,追上时代。若说有四个、五个……是不是更进步呢?

 

有多少个以赛亚?

圣经告诉我们﹕「当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作犹大王的时候,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得默示…… 」(1:1 )换言之,他是主前700多年活在耶路撒冷的人。二三千年来,人们相信这位“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就是以赛亚书的作者。

但是1781年,德国学者杜特兰( JC Doederlein )已经提出以赛亚书并非完全来自以赛亚本人的手笔;直到1892年,杜姆(Bernhard Duhm )出版了他对以赛亚书的注释,首次有系统地指出以赛亚作者可分为三个不同的年代。[1]

杜姆把整书画三部分﹕1-39章;40-55章;56-66章,并相信是不同时代的先知所写﹕第一以赛亚(Proto-Isaiah),第二以赛亚( Deutero - Isaiah)和第三以赛亚( Trito - Isaiah)。

第一以赛亚的写作时代是南国的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王。

第二以赛亚写于被虏回归的时代,约主前550-538年,因为这是古列王兴起的年代。[2]例如他提到﹕ 「论古列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令立稳圣殿的根基。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 ……他必建造我的城,释放我被掳的民……」(赛44:28 - 45:1,13 )

至以第三个以赛亚,应该是以色列人从巴比伦回归的时代,因为某些经文假设第二圣殿已经重建,或者即将重建。例如「我的殿」(赛56:7 ) 。[3]让我简单图解﹕

 

第一以赛亚(Proto-Isaiah

第二以赛亚( Deutero - Isaiah

第三以赛亚( Trito - Isaiah

写哪几章?

1-39

40-55

56-66

写作“时代背景”

南国的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王

被虏回归的时代,古列王兄起的年代

从巴比伦回归,第二圣殿已经重建,或者即将重建。

 

“两三个以赛亚”的理论可信吗?

 

自由神学圣经批判家的理据

首先让我们查看主张此理论的人有什么理据。主要有两三个﹕

(1)时代背景不同

以赛亚书的统一性受到质疑,主要原因在于书中提及后期的巴比伦及波斯王国的内容。第40-66章突然转到被掳的时期,即主前550年,差不多是以赛亚死后150年。而且,在这些章节中,耶和华的仆人正担任一个重要的角色,救赎的君王则淡出。在40、53、55及60章,都有极出色的诗歌式经文,展示了不凡的深度及力量。 」[4] 即是说,时代背景和文体都不同。

 

(2)书写风格

“ Zondervan Academic ”有一篇文章表示,以赛亚书从第40 章开始,风格发生了巨大变化。在39 章散文之后,接下来的27 章是诗歌。从这里开始,也不再提及以赛亚。[5]

流行圣经注释《 Thru The Bible 》作者麦基( Vernon McGee )牧师,并不赞成两三个以赛亚理论。但他解释说﹕ 40-66章和前1-39章的风格很不同。前半,我们看见审判和神的王权;后半我们看见神对受苦中人的恩典和安慰。[6]

(3)以赛亚名字出现的次数 和文字风格接近的,就是以赛亚的名字在第39 章之后突然停止使用。[7]

 

主张只有一个作者的理据

那些仍然主张只有一个以赛亚的人怎么说呢?

(1)新约圣经的见证

新约圣经有多处引用以赛亚书的“各部分”,但都说是先知以赛亚的话。例如﹕

·         耶稣引用以赛亚书 29 : 13节:「耶稣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豫言,是不错的,如经上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可7:6-7

·         当耶稣医治病人之后,马太福音 12 : 17节中引用了以赛亚书 42 : 1-4节:「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 

·         当耶稣赶鬼之后,马太福音 8:16-17 引用了以赛亚书 53:4:「这是要应验先知以赛亚的话,说,『祂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 

·         耶稣来到会堂,有人把先知以赛亚的书交给他,他就打开,念以赛亚书61:1 -2 ﹕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 』 (路4:1 6-19 

·         当约翰福音作者记载耶稣行了多神迹,以色列人还是不信。他引用以赛亚书﹕ 『主阿,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主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引自﹕赛53:1 )和『主叫他们瞎了眼,硬了心,免得他们眼睛看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 』 (引自﹕赛6:10 )(12:38 -41 

 

 2)死海古卷的见证

杜姆认为第三以赛亚写于以斯拉时代,约主前450年。但是三个以赛亚的作品,是在主前一世纪才作最后的编纂( redaction)。[8]

但是,当使用放射性碳测年法和古文字/抄写法测年法,对死海古卷的“大以赛亚卷轴”(死海古卷的几份以赛亚手稿中最完整的)的各个部分进行了测年。比较准确的日期范围分别在﹕主前356-103 年和主前150-100 年之间。[9]一边编纂,一边抄写?或者先抄写,再编纂?

此外,曾是神学院教授和院长的奈特( George Knight )牧师,表示﹕在希腊文化时代(约主前300年),旧约的书卷被搜集成书,他们只有一些标准尺寸的卷轴,以赛亚书的66章刚刚能占一大卷轴,所以后面两个以赛亚的写作被放在第一个以赛亚的同一卷轴。正如小先知书,都录在同一卷轴。[10]

首先奈特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说明“以赛亚书的66章刚刚能占一大卷轴”。但是死海古卷的研究员表示﹕许多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大以赛亚卷轴”在第1 - 39章和第40 - 66章之间是否存分开两段?」答案:不是。这里不是分开的。[11]

 

(3)旧约希腊文译本,七十士译本

整本以赛亚书也被收录在《七十士译本》( Septuagint , LXX ) 中,这是旧约圣经的最早希腊文翻译。圣经学者一致认为,犹太人可能在主前三世纪早期或中期将希伯来文圣经的前五本书,从希伯来文圣经翻译成通用希腊文。其余的书大概是在主前2 世纪翻译的。[12]

如果你去看看线上的《七十士译本》的以赛亚书,你会看见共有66章。[13] 如果以赛亚书约在主前300年被搜集成书,然后主前一世纪才作最后的编纂,《七十士译本》有可能接纳它,并翻译为一个单元?

 

(4)约瑟夫( Josephus )的话

约瑟夫乃耶稣时代的犹太历史学家。他在著名的《犹太古史》( Jewish Antiquities )中说﹕古列王元年,也就是犹太人被虏至巴比伦的70年,神激动古列的心,于是他到处宣告﹕「最高之神让我为王……借先知预言我的名字,且说我会建耶路撒冷圣殿。」约瑟夫解释说,古列是从以赛亚在之前210年的预言得知。[14]

和耶稣同时代的约瑟夫,怎么会不认识其他两三个以赛亚呢?

 

(5)其他两个以赛亚存在的证据?

支持有几个以赛亚的人,都把第二和第三以赛亚当成实有其人一样地讲论。

但是,是否必须先证实有其人?自由神学圣经批判家的一贯作风是怀疑圣经,圣经中的人和事,若没有经外证据,一律被打成神话传奇。例如他们一向说没有大卫,但是考古学家找到“但丘石碑”( Tel Dan Stela )和摩押石 ( Moabite Stone ),于是证明了大卫是一个历史人物。[15]

另一方面,唯一的以赛亚(或说,第一以赛亚),就是那位活在希西家同时的先知,有考古学出土实物可证明。考古学家找到一个印封(印章压痕)写着“属于以赛亚”,而且在发掘地点不到10英尺的距离,发现希西家王的印章压痕。即是说,希西家王的时候,确实有以赛亚其人。[16]

所谓第二以赛亚和第三以赛亚呢?有没有任何考古学证据,任何经外文献,足以让我们相信他们的存在呢?他们也没有在圣经里表明自己的身份。恐怕他们只存在于自由神学圣经批判家的脑海里。

 

(6)神默示非先知?

神默示先知和使徒写下祂的话,圣经没有说神也默示非先知,或者让其他人增删修改先知所写下的。新约引用以赛亚书的时候,以先知称他。但是,第二以赛亚和第三以赛亚也是先知吗?先知必须有预言应验才能算为先知(18:22 )。这两位存在于不知何处的“先知”曾经有预言应验吗?


(7)写作风格

自由神学圣经批判家常用“不同写作风格”,或者“用字的频繁性不同”为理由,指出是不同的作者。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写出不同风格的作品。如果我和一群小孩子讲“耶利哥城墙倒塌”,然后和一组七八十岁的长者讲同样的故事,我也会有不同的风格和使用不同的字。

上文提到,书的前半讲审判和神的王权;后半是恩典和安慰。为什么同一个人不能有严厉的话,又有安慰的话?圣经其他地方也让我们看见神的公义和慈爱两方面,我们做父母对孩子亦如此。唯独以赛亚不可以?

至于用字的频繁性,有人指出﹕从语法及风格统一的立场来看,以赛亚喜欢用「以色列的圣者」作为对神的称谓。这个称谓在1-39章出现12次,在40-66章出现14次,但是在旧约的其余书卷中,只出现了4次。[17]

还有一个研究,使用电脑分析作者风格,研究将书的一部分中所的词组的使用率,与另一部分的使用率进行比较,视乎它在两部分中的使用率是否相同,以显示同作者,或者不同,显示不同作者。这项研究的统计结果,不支持有几个作者的说法。相反,结果强烈支持该书只有一个作者。[18]

所以,风格不同是一个非常薄弱的证据,显出提出的人没有其他更好的话可以奉告。

 

(8)以赛亚名字出现次数的问题

还有一个说法,也可包括在“风格”里,就是以赛亚名字出现的停止于39章以赛亚书 40-55 章与以赛亚书 1-39 章相比,没有包含先知以赛亚的个人细节。第一部分讲述了以赛亚的许多故事,尤其是他与耶路撒冷的国王和其他人打交道。[19]

这是非常容易回答的一句话。难道以赛亚必须一天到晚都讲及自己?有需要吗?当他陈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他是在写自己的经历。例如﹕「我﹝以赛亚﹞与妻子同室。他怀孕生子,耶和华就对我…… . 」(赛8:3 )「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就打发人去见希西家…… 」(赛37:21 )「那时希西家病得要死,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去见他…… 」(38:1 

 但当他写预言的时候,按照常理,不需要经常提自己。例如,13章到23 章,是对列国的预言,他只提到自己名字两三次﹕ 「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得默示论巴比伦。」(赛13:1 )「耶和华晓谕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说, ……我仆人以赛亚怎样露身赤脚……」(赛20:2 -3)然后,40章以后预言弥赛亚的救恩和更远的将来,所以以赛亚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

 

 (9)先知不可能预告将来?

早在18世纪末,杜特兰教授发表言论,表示主前8世纪的以赛亚先知,不可能知道有古列其人,因为他比古列早200年,所以应该是另一个主前6世纪的先知写以赛亚书的后半,即40-66章。[20]

杜姆更认为,第二以赛亚写于被虏回归的时代,约主前550-538年,因为这是古列王兴起的年代。[21]

奈特说,先知们并非占卜者,也无能预测将来。事实上,我们的先知诚心诚意地谴责那些能窥视将来的巴比伦的先知。[22]

大家心照不宣,所谓“时代背景”问题,不过是说,这些“先知”们不可能预知将来,只可以知道同时代发生的事情。

先知不能预言?圣经中的神无能预告将来?   

圣经怎样讲?神曾经挑战偶像,看谁能准确预言日后的事情,谁就是真神﹕「耶和华对假神说,你们要呈上你们的案件, ……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你们或降福、或降祸,使我们惊奇,一同观看。看哪,你们属乎虚无…… 」(赛41﹕ 21-24 )。可见,能预知未来,是神在圣经中为证明自己是真神而设的测试。

同理,神的先知也能从神哪儿得知未来因为神说﹕「先知托耶和华的名说话,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是那先知擅自说的,你不要怕他。 」(申18:22 )

 

以赛亚书有没有预言?

有一些人赶忙来辩卫。

建道神学院教授高铭谦说﹕「相信有不少人认为当我们接纳以赛亚书由最少三位不同次数的作者所写成时,便等于否定先知预言的能力,有人或许会认为这便等于说明所有预言的应验都是“马后炮”」。然后高铭谦引用另一个作者表示,第一以赛亚的部分已经包括预言,包括﹕对未来犹大国将要遭遇灾难、将来要经历拯救、将来要经历有条件的拯救、未来被毁之的重建与恢复(余民回归、遥远的未来)。[23]

正是,以赛亚书有很多对将来的预言,想把它解释掉是很困难的。

 

(1)书中有预言

所谓第一以赛亚问神说:「主啊,这到几时为止呢?」神回答说﹕「直到城邑荒凉,无人居住,房屋﹝空闲﹞无人,地土极其荒凉。并且耶和华将人迁到远方,在这境内撇下的地土很多。境内剩下的﹝人﹞,若还有十分之一,也必被吞灭。像栗树,橡树,虽被砍伐,树【不】子,却仍存留。这圣洁的种类,在国中也是如此。」(6:11 -13 )这段经文已经预言了整个被虏和回归的历史。所以绝对不是第二第三以赛亚因为看见同时代发生的事情,然后记录下来。

罗森米勒( Rosenmueller )教授说,按照杜特兰的逻辑, 第一以赛亚写的13-14章〔对列国的预言〕也显示他预知,所以也应该是第二以赛亚所写。 [24](也许我可以发表理论﹕第四个以赛亚写的。)

56-66章之所以被认为是第三以赛亚写的,因为其中有经文假设第二圣殿已经重建,或者即将重建——「我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他们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坛上必蒙悦纳。因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 」(赛56:7 [25]若小心一读这节经文的上下文;「与耶和华联合的外邦人,要事奉他,要爱耶和华的名……万国祷告的殿……在这被招聚的人以外,我还要招聚﹝别人﹞归并他们。 」(赛56: 6-7 )非常清楚,这是预言外邦人得救。难道这是一个活在新约时代的以赛亚写的?

再读下去﹕「看哪,我造新天新地…… 」(赛65-66)。这是活在新天新地的第X个以赛亚,时空旅行回来写的?

以赛亚书充斥了预言,实在难于否认。除非自由神学家们把所有预言都当作“诗意”或“预意”的表达来解释。例如,哈佛神学院( Harvard Divinity School )教授汉森(Paul Hanson)解释「新天新地」(65:17 ),他说这样的梦想可以引出果断的行动,使人“委身于有同情心的正义工作”,例如德蕾莎修女( Mother Teresa)。 [26](事实上,这些神学家们也有不同意见和不同程度的“不信”。

 

(2)最大的挑战

那么,为什么坚持有第二第三以赛亚?我猜测有两个大挑战让自由派神学家们不舒服﹕“古列”名字的出现,太刺眼了;弥赛亚的预言。

(a)如果约瑟夫也相信“古列”的名字,是以赛亚书本来就有的,加上上边的其他推理,想无需争论了。

(b)至于弥赛亚的大量预言,例如以赛亚53章,这些神学家们怎样处理呢?杜姆认为有四篇“仆人之歌”,即42 : 1-4;49 : 1-6;50 : 4-9;52 : 13-53 : 12。这就包括我们我们常鉴别为弥赛亚预言的经文。但这位“仆人”是谁呢?奈特在他的注释中解释说﹕“以色列被呼召为雅威的仆人。”“以色列人作为上帝的仆人”[27]至于有名的,「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 」(53:3 )是谁呢?奈特解释说﹕“上帝的仆人人民要在巴比伦受苦。”[28]那就是说,不是预言弥赛亚!

没有古列的预言,还没有这么严重,没有弥赛亚?不敢想象。

 

其他人的话

请来看几位有识之士的意见﹕

NIV圣经注释,在以赛亚书部分的开头表示﹕以赛亚书传留到我们,是一个单位,作者是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圣经批判家认为有第二个和第三个以赛亚, 但是整书的统一性非常强。 「若拒绝其统一性,总是因为拒绝超自然的预言……。这样说,不为太过分。」[29]

圣经学者和教授莫德( JA Motyer )在他的以赛亚注释专论的序言中表示,有学者留意到以赛亚书是几段式的。这个几个作者的理论,已经广泛地被假定,到一个地步,似乎无需继续争论了。但是莫德说「绝不是这样」。[30]

有名的护教学家贾诗勒( Norman Geisler )﹕批判学者将以赛亚分为两本或三本书,他们的前设是没有预言这回事。这观点是反超自然主义,于是他们把以赛亚的每段解释为历史。[31]

他们和其他很多相信圣经是神的话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若说有后来的以赛亚,就是说先知们“放马后炮”。

 

结论

自由神学家,高等圣经批判家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前设﹕他们受唯物主义和科学万能思想的影响,所以不相信有超自然事情,包括不相信有一个能预言后事的上帝。 “两三个以赛亚”的理论正是好例子。

 

 


[1]高铭谦,《以赛亚书》上册,《中文圣经注释》(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2020年十一月)( https://www.logos.com.hk/acms/upload/logos/images/book-preview/9789622949003/9789622949003.pdf ),页4-5。[2]高铭谦,《以赛亚书》下册,《中文圣经注释》(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2021三月)( https://www.logos.com.hk/acms/upload/logos/images/book-preview/9789622949003/9789622949003.pdf ), 页1-2。[3]高铭谦,《以赛亚书》下册,页18。[4] 「以赛亚书」( http://www.christianstudy.com/data/intro/ot_isaiah.html )。[5] ZA 博客,2018 年 12 月 6 日, “谁写了以赛亚书? ”( https://zondervanacademic.com/blog/who-wrote-isaiah  [6]J. Vernon McGee, Thru The Bible, Vol 3  (Nashville, TN: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2) P. 185-86.[7] “以赛亚书”,维基百科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ook_of_Isaiah )。[8] “以赛亚书的写作批判理论”(https://christianpublishinghouse.co/2019/10/11/defending-the-historic-prophet-isaiah-of-the-8th-century-bce-as-author-of-his-prophetic-book/ )。[9] “以赛亚书卷”,维基百科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Isaiah_Scroll )。[10] George AF Knight, Deutero-Isaiah:A Theological Commentary on Isaiah 40-55 (NY: Abingdon Press, 1965) P. 10 -11 . [11]  The Great Isaiah Scroll and the Original Bible: An Interview with Dr. Peter Flint” John D Barry, Apr 17, 2013 http://65.61.14.143/post/2013/04/17/The-Great-Isaiah-Scroll-and-the-Original-Bible-An-Interview-with-Dr-Peter-Flint.aspx ). [12]“Septuagint,' Wikipedia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ptuagint ).  [13] https://www.ellopos.net/elpenor/greek-texts/septuagint/chapter.asp?book=43   [14]Paul L. Maier, trans & ed., Josephus: The Essential Writings (Grand Rapids, MI: Kregel Publications) 186.  [15]张逸萍《圣经考古学导论》,第六章「联合王国」( http://www.chineseapologetics.net/archaeology/book/06-United-kingdom.htm )。[16]Isaiah’s Signature Uncovered in JerusalemEvidence of the prophet Isaiah?”  Megan Sauter  May 19, 2019    https://www.biblicalarchaeology.org/daily/people-cultures-in-the-bible/people-in-the-bible/prophet-isaiah-signature-jerusalem/[17] 「以赛亚书」。[18] L. LaMar Adams ,“A Scientific Analysis of Isaiah Authorship”( https://rsc.byu.edu/isaiah-prophets/scientific-analysis-isaiah-authorship ).  [19]“以赛亚书是由两个以赛亚写的?”张逸萍译自﹕“ What is the Deutero -Isaiah theory? ”  ( https://www.gotquestions.org/Deutero-Isaiah.html .  [20] “ Critical Theories of the Composition of Isaiah ” 。[21]高铭谦,《以赛亚书》下册, 页1-2。[22]Knight, Deutero -Isaiah, p. 10.  [23]高铭谦,《以赛亚书》上册,页7-8。[24] “ Critical Theories of the Composition of Isaiah ” 。[25]高铭谦,《以赛亚书》下册,页18。[26]Paul D. Hanson, Isaiah 40-66 , ed. James Mays, Interpretation: A Bible Commentary for Teaching and Preaching (Louisville: John Knox Press, 1995), p. 246.  [27] Knight, Deutero -Isaiah, p.1 2 , 70, 228.  [28] Ibid. p. 233 .  [29]Kenneth L/ Baker & John R. Kohlenberger III, ed. Zondercan NIV Bible Commentary, Vol. 1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Publishign House, 1994)P. 1042. [30] J. Alec Motyer The Prophecy of Isaiah: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 1993), p. 25.  [31]Norman Geisler,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1999), “Isaiah, Deutero” by Norman Geisler.

 

 

 

收藏 0 0
    2023-09-01 11:01:18
    第二以赛亚写于被虏回归的时代,约主前550-538年,因为这是古列王兴起的年

    双色球走势图

    例如他提到﹕ 「论古列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开奖网开奖结果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令立稳圣殿的根基。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

    澳洲幸运20


    , ……他必建造我的城,释放我被掳的民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paperpenink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