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白马与144000人
2023-02-27 09:57:16
267次阅读
0个评论
最后修改时间:2023-02-27 12:14:44
  《白马与144000人》 
  一, 白马与144000人?
 其实,白马之灾,圣经自己已经解释了。其他的解释都是错的!以西结书
4:21 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将这四样大灾,就是刀剑、饥荒、恶兽、瘟疫降在耶路撒冷,将人与牲畜从其中剪除,岂不更重吗?
刀剑(红马 )、饥荒(黑马)、恶兽(白马)、瘟疫(灰马)
    假先知就是恶兽。撒旦大红龙,海兽,假先知(有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好像龙)。
提多书1:12 有克里特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克里特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马太福音七章十五节。)那兽”(启十三1-18,十七3、7-17)为敌基督的象征。

 异端的144000人?
  1,新天地的144000人,早已经过数了。
  2,守望台的144000人。
  3,新耶路撒冷教会的144000人。
  4,安息日会的144000人。
  5,一些异端邪教,都喜欢自称144000人?唯我独尊,唯我的教会独真。是出于今生属灵的骄傲。
  正确的解释:144000人是犹太基督徒。
   应验了------罗马书
11:25 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
11:26 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
  

  二,现在,我们看看纯正解经书的看法 144000人:
   这一个完全的数目是代表耶稣基督的全教会。请注意,“受印记者的数目是十四万四千,得着拯救的也是十四万四千”(Kiddle)。
   受印记的时候,这些人是在世上,正面临仇敌的攻击,如今他们已到了天下,没有一个失落。
   印记原文是用完成式(esphragismeno{n),带有“永远印记”的意思;神的拣选不会反悔。
  十四万四千的数目是十二(以色列支派的数目)平方的倍数,又是十(圆满的数目)的立方的倍数;换言之,包括整个以色列。
  根据耶八16“听见从但那里敌人的马喷鼻气……”爱任纽认为敌基督出自但支派(Adv. Har. v.30.2)。根据遂特,第三世纪的教内作者希坡律陀(Hippolytus)这样说:“基督出自犹大支派,敌基督则出自但支派”(De Ant. 14)。撒但又被称为“但支派之君”(Test. Dan, v.6)。但支派的恶名源来已久。
  
    十四万四千人"。明显是第七章4节所介绍的那一群人,但他们在地上的工作已经结束,如今正在天堂里。另一个解释认为"锡安山"是地上的耶路撒冷,而这十四万四千人是经过大灾难仍然在地上存活的人。
一四4 "未曾沾染妇女"。或许只表示那十四万四千人是没有结婚的,又或表示他们为了神而把自己分别出来(比较林後一一2)。"初熟的果子"。十四万四千人的拯救会在较多的以色列人被拯救之前发生,而那些以色列人将会在大灾难结束的时候归向主(比较赛二3;罗一一15)。
一四5 "他们是没有瑕疵的"。有些版本在这里加上"在神的宝座面前"。
七4 "十四万四千"。这些犹太人来自十二个支派(每个支派一万二千人),他们得到保护,以致能在当时的日子为神执行某些任务。也许他们是传福音的人。但支派被删除了,可能由於但支派多次犯了拜偶像的罪(利二四11;士一八;王上一二28,29)。
7:4 有的人认为这144000人是“大患难”中犹太人的余民(14节),也有人说是“大患难”期中一切信徒的象征数目。5-8节所列支派没有但,可能早年但支派涉及偶像敬拜的罪(士18:30),也可能犹太传统认为敌基督出自但族。
7:9 一般解释,受印的为经历大患难后的犹太基督徒;本节所说的是没有受印的非犹太人基督徒。但印既然如此重要,应包括全体基督信徒在内,因9:4明言受有印记的才不受恶魔的伤害。那一天,人要分为两种:受基督的印记和受兽印记的。
—《启导本圣经注释》
    约翰听见受印的人总共有十四万四千。耶和华见证人会声称这数目是指他们而言,但是现在全世界的会友,其实早就超过十四万四千人了。
「同祂又有十四万四千人,」『十四万四千人』与以色列人中受印的十四万四千(参七4~8)是一班人?那里是指大灾难期中在地上受神保守的犹太基督徒,而这里则是指大灾难期之前被提到天上的犹太基督徒。
【启七3】「『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神众仆人的额。』」
我们神众仆人』不仅信徒是神的仆人,这里告诉我们,被拣选的犹太基督徒也是神的仆人;

   约翰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跟随衪的有十四万四千人,他们在额上全都有印记。这景象是将来主耶稣要与这批从以色列十二支派中出来的信徒一起,回到地上来,并站在耶路撒冷。这十四万四千人,就是在第七章所提到的。他们快要进入基督的国度里了。
  七5~8 这十四万四千人明显是犹太信徒,而不是二十世纪的外邦异端信众。这批犹太圣徒是在大灾难初期得救的。他们在额上的印记,标志他们是属神的,并保证他们会得蒙保守,在随后的七年里得以活。
十四万四千:与本书7:3的144,000人是同一群,指由得救信徒组成的最终完成的犹太教会。在7章他们还没有经历大患难,但在这里描写他们与已通过大患难的羔羊一同在荣耀中。
7:4-8 受印的……十四万四千:有两种解释:①按字面意思,在大灾难时期受印,患难之中得到保护的十四万四千犹太基督徒信徒。通过大灾难的犹太人以及外邦基督徒的联合体。十四万四千则表示受印通过大灾难的一切信徒之总合。
   新约存一个基本的观念──教会才是真正的以色列。旧的以色列族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权利和应许,一切已由教会继承了。保罗写:‘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义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上帝来的。’(罗二28,29)保罗说:‘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罗九6),倘若人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应许承受产业的人(加三29)’。所以教会才是上帝的以色列民(加六16)。基督徒真受割礼的,乃是用灵敬拜上帝,并且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肉体的(腓三3),作者虽然在这段经文中,把十二支派的名字胪列出来,他所指的真以色列──上帝的以色列,其实就是指上帝的教会而言的。
    【这种解释,错在忘了使徒的预言: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犹太人最终要成为最后一批归主的基督徒!
      现在,地上的以色列极少信主。恨基督徒。同性恋。宽容回教徒通婚。。。。
罗马书 11:29 因为 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
11:1 我且说, 神弃绝了他的百姓吗?断乎没有!因为我也是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属便雅悯支派的。
11:2 神并没有弃绝他预先所知道的百姓。

     三,这一节中的白马 骑士是基督。
       事实上这两处的经文,除了共有一匹同颜色的马之外,毫无相同之处。
  白马上的骑士是个得胜的战士:手拿“弓”,又有“冠冕”(“胜利者的花环”(Weymouth);参二10,十九12等处注译;这儿的冠冕是“花环” Stephanos,与“皇冠” diade{ma 不同)赐给他。“白”是胜利的颜色:查理斯列出许多个骑白马的得胜战士。本节中的骑士不只得胜,且胜了又胜。“胜了又胜”原意含有专心一意以胜利为他唯一的目的的意思。但我们必注意,“冠冕”是赐给他的。无疑,他自己必定气焰万丈,以为自己了不起所以百战百胜。
  又有些解经家将白马骑士比作福音的逐渐得胜(错解),我认为这也是牵强。四骑士是一组并排的,其他三个既都是代表毁灭和恐惧,这一个骑士不会脱题,必也是代表侵战的得胜。
  另外有人又将白骑士比作历史上的真人物(错解),一般认为是帕提亚(Parthia)王法洛各斯(Vologa/ses),但为公元六十二年的一次战役,法洛各斯大胜罗马人。但约翰见异象是第一世纪末,怎么会把老早经已发生的事当作拆印揭书令人屏息等候的启示呢?不错,帕提亚人的箭术是有口皆碑的(时至今日,成语中的“马后箭”仍然被称为“帕提亚箭”),但是要指白马骑士为帕提亚王,唯一根据是手上一弓是不够的。我们以旧约典故来解释“弓”的象征还来得贴切些。古列王将敌人“如风吹的碎交与他的弓”(赛四十一2)。以拦和巴比伦的覆灭也是用类似的比喻(耶四十九35,五十一3、56)。神毁灭军权有时又比作“折弓断枪”(诗四十六9;结三十九3;何一5)。战事的结束往往也用“争战的弓……必除灭”(亚九10)来比喻。甚至神自己,当祂以战胜者身分出现时,“弓”也可作为神的象征(哀二4,三12;哈三9)。
  第一印揭开时,出现的是一个正在前进的战士。“弓”不是罗马的典型武器,因此战士手上的弓之所指,超越了罗马帝国的事。约翰所描写的既非帕提亚王,亦非罗马皇帝。那儿有战争和侵略的行为,那儿就有流血、饥荒、毁灭;这是必然的,现在如是,将来如是,末世更如是。

   骑在马上的"。显然指敌基督。参看约翰一书二章18节的脚注。他起初征服的方法似乎并不包括公开的战争,因为直到第二印揭开了(3节),太平始从地上夺去。这与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3节所描述那种令人迷惑的情景相符。

6:2 白马上的骑士戴有胜利的冠冕,样子象基督却不是基督。此处“冠冕”二字的希腊文为stephanos,为征服者戴的胜利的冠冕。本书19章所记基督戴的“冠冕”,希腊文为diadema,指的是皇冠。白马骑士外表象基督,但“胜了又要胜”,追求的是权力,故决非基督而是欺骗者,企图征服世上男女的心灵,奉他为主。
    (《撒迦利亚书》1,6章提到四匹马,颜色与这里的相似:红、黑、白和有斑点的,象征神对世界不同的刑罚。

   解经家对白马主要有三种解释:1,基督(错解);2,敌基督;3,用欺骗来征服人类心灵的假信仰。由于其余三匹马各代表战争、饥馑与死亡,第3说自然且合理。这些事都发生在基督获得胜利和大患难前,故不可能是基督。)
       “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注意到这个情况,四匹马中的每一位,都说到“赐”给他们什么。凡这里所记录的事,都在上帝旨意内被控制与允许。在此将要发生的每一件事,都在上帝支配与护理之下。

(一)有一说认为骑在白马上的人就是那得胜的基督本身。这是一些圣经注释者参详启示录十九章十一,十二节认为两者相似而得的结论。不错,在第十九章中那匹白马和骑马的人,是称为诚信与真实,而且又戴许多冠冕,那人就是得胜的基督。然而启示录十九章用以描述那个冠冕的字是不相同的。
本段所用的字是Stephanos,就是指胜利者的冠冕;但启示录十九章是用diadema,就是指皇帝的冠冕。本段经文的内容是描写悲惨的事情陆续出现;若把一位得胜的基督放在里面,则有张冠李戴之嫌。故此我们肯定相信,本段的主旨是描写上帝忿怒的降临,而不是得胜基督的出现。

    白马和他的骑士是代表战争的胜利。当一位罗马将军祝捷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他凯旋经过罗马南道的时候,与大军随行的还有他的战俘和胜利品,而他的战车是用白马拖拉而行,就是胜利的象征了。

   弓经常是代表军事力量的象征。当巴比伦最后被击败的时候,他们的勇士被捉拿,而他们的弓折断了──这就是说他们的军事力量完全崩溃了(耶五十一56)。上帝要在耶斯列平原折断以色列的弓(何一5)。上帝把弓折断,又把枪毁坏了;并把战车焚烧在火中;这就是说世上再没有人为的军事力量可以抵挡祂(诗四十六9)。所以弓就是代表军事力量。但当时还有另一幅特别的景象。这是罗马人和所有住在亚西亚省的人都会认识的。罗马人所忌的大敌──帕提亚(Parthia,编者按:我国史书曾译为安息国)的势力已经崛起了。他们住在罗马帝国的东部边境,成为罗马的隐忧。到了公元后六十二年,竟然有一件史无前例的事情发生了,当时有一队罗马军队在战役中,直接向帕提亚国王禾鲁基士(Vologeses)投降。那些帕提亚战士都骑白马,是世界驰名的弓箭手。在英文的谚语中有一句‘回马箭’(a Parthian Shot),就是比喻他们弓箭手的厉害,他们所发出的致命一击,是使人防不胜防的。

  
        (1)四匹马所表征的,与主耶稣所说世界末日的预兆完全符合(参太廿四3~9);(2)骑白马表征光明、公义,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牠的差役也装作仁义的差役(参林后十一14);(3)拿着弓却没有箭,撒但只能虚张声势,寻找可吞吃的人(参雅四7;彼前五8);(4)有冠冕赐给他,胜了又要胜,对于牠可吞吃的人,撒但是这世界的王,全世界都卧在牠的手下(参约十二31;约壹五19)。
      主耶稣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太廿四4~5)。
  
6:2 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指属于敌基督和恶势力,将来出现的某个征服者(诗46:9;耶49:35;何1:5)。白马:象征战场上的胜利,弓:象征强大的军事力量。骑白马者的出现,预先告知我们地上将要发生的悲剧性事件。有时,神甚至把恶势力当作审判的工具。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