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派与支派?
2022-05-10 08:05:56
87次阅读
1个评论
   牧师:在中国推动改革宗神学和长老制教会,当谦卑謹守,避免西方教会在历史上出现的两大问题。一是唯我独尊,宗派至上,不惜刀兵相见,流血千里!二是忽视灵修与生活,为细节问题不断纷争,内部不断分化,正如荷兰改革宗人士自嘲:两个荷兰人,三个教会,一人一个,两个人再合建一个!
        彭强牧师:要肯定宗派认信的必要和价值,警惕宗派主义。没有宗派认信,会让我们迷失在无尽而琐碎的当下选择中;而唯独宗派的狂热,让我们迷失在自我中,无法欣赏上帝国度的丰富。“我首先是基督徒,其次才是荷兰改革宗信徒。”(慕安德列)
        颜新恩传道:不过,宗派不一定必须由具体教派组织,而是神学归属。如早期大公教会时期,现在的福音派、灵恩派等情况。李向平教授:神学归属一定会产生宗派团体。因为神学包括教会论,有相同教会论的认同而没有实行的团体,显然是不负责任的。然而名义上加入宗派,但缺乏教会论的实施,也同样是口是心非。
        彭强牧师:新恩,中国处境不同,走出教会乱象不仅是教义问题,也是教制问题。福音派、灵恩派教会在西方,基本延续了过去宗派的教制,在西方大背景中的首要问题是回应教会的封闭或者死气沉沉,而不是教制问题。
       牧师:严格说来,无宗无派就是不守任何规矩,唯独与自己的认识和解释为标准。
     怡牧师:以前看武侠小说,发现最高境界就是无门无派。宗派主义的错,是把教会当门派。反宗派主义的错,是把属灵人当大侠客。以为独来独往,才是最高境界。其实,不妨称宗派为枝派,不在12支派中,就不在以色列中。
        彭强牧师:“任何一门学问,如果对人很重要,很有贡献,那么一定产生派别。”——早期教父俄利根(Origen)。
      怡牧师:“支派”彰显国度视野,意味着我们是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且只是一部分。改革宗是12支派之一,要发挥大脑功用,且承认自己的大腿肌肉可能不如其他支派。“支派”是身体用语,无门无派是自残,五官争功是宗派主义,“支派”意味着彼此服侍。
       牧师:“宗派”强调教会在组织上的结合,“学派”强调教会在真理上的传承,“支派”强调教会在生命上的联结。我们需要真正的宗派,否则教会就各自为战,一盘散沙;我们需要真正的学派,否则教会就徒具宗派形式,在真理上仍然稀里糊涂;我们需要支派的概念。否则宗派和学派之间就会互相攻击。
      怡牧师:在英美立宪时期,“宗教自由”的含义首先是指“宗派自由”,即在圣经真理上与我们有不同领受的群体。我们当尊重他们的良心自由。而在当代社会。宗教自由的含义首先指向个体自由。反宗派的结果催生出更多的宗派,并使基督教不断分裂为原子式的个人主义信仰。换言之,在历史上,反宗派恰恰是教会分裂之源。
        杨凤兰教授:支派的概念很好。我觉得这个词的对应词应该是这样的,宗派sect,学派school,支派denomination.  要避免宗派主义Sectarianism ,但支派主义deoiminationalism则是正常现象。



  慎思明辨: 圣经是绝对权威,归正神学是次等权威,归正神学人士(包括牧者),他们没有特殊权威,因为人可能会犯错,而大公教会教义总的来说是经过历史检验,沉淀,那是可以作为护教打假利器。

但是相对来说是,一些归正神学牧者的信息也是比较纯正,严谨,因为他们多数是参考归正神学作为写作基础资料。


信心:   我承认归正神学是次等权威,我反对的是把归正神学当成唯一的次等权威。也就是说,次等权威不仅包括归正神学,也包括路德宗的神学,还有浸信会、循道会、圣公会等等各宗派的神学,改革宗与其他宗派在地位上是平等的,而不是在各宗派之上。同样地,我承认路德神学是次等权威,我反对的是把路德神学当成唯一的次等权威。也就是说,次等权威不仅包括路德神学,也包括改革宗神学,还有浸信会、循道会、圣公会等等各宗派的神学,路德宗与其他宗派在地位上是平等的,而不是在各宗派之上。


    如果我们领受了神白白的恩典,就是领受与基督联合的福分;如果我们与基督联合,就是与祂的死、埋葬与复活联合。而基督的死意味着什么?“祂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罗六10)。因此,如果我们与祂同死,就同样已向罪死了,而向罪死了的人,岂可仍在罪中活着呢?——约翰·慕理(John Murray)

   宣称自己信了福音,却好像不明白福音的目的是要改变他们的心,反倒为着不同的名称、看法、党派,彼此争斗,容许自己心向世俗,效法世人的言谈,或放纵自己未经成圣的情绪,这样的人实在错得离谱,也十分可怜。——约翰·牛顿(John Newton)

   

 教会避免三种极端,专制主义,相对主义,混合主义。应该对真理的系统性,整全性,丰富性,深刻性,全面性,规范性,发展与应用。

收藏 0 0
    2022-05-10 08:07:32
      耶路撒冷姊妹:
        对每一个在事奉中的人,
    有一个重要的警告和提醒:
    最关键的危险就在于他经常接触关于God的事

    但有时候太过熟悉 God的事
    导致你失去了对 God的敬畏

    你花很多时间在研究sheng经,
    却不再对那伟大的救赎和智慧感兴奋;

    你花很多时间解明sheng经的shen学,
    却不再记得它的终极目标是个人的成圣;

    你花很多时间解释十zi架的赎罪大功,
    却不再为自己的罪感到悲伤,
    为God的救恩满怀喜乐;

    你花很多时间培训别人,
    却不再为自己蒙拣选做men徒感到赞叹欢欣;

    你花很多时间在教会的事工策略和计划上,
    却不再对时刻引导你的至高主更渴慕;

    你花很多时间思考如何更好地带领崇拜,
    私底下却不再对God存敬畏之心...

    所有这一切都变得这么规律和寻常,
    以致不再感动你。
    你几乎不再留意到神那无比奇异的恩典了!

    你对某样东西看得愈多,
    实际上就渐渐更“看不到”它。
    你已视若无睹,不再因此感动和赞叹。
    过去吸引你的美丽事物虽仍存在,
    但你却看不到,也不再感恩了。

    一个事奉God的人
    没有什么比他失去对God的敬畏更危险!

    你是否对God的事太过熟悉,
    以致你不再经常有感动,对God充满敬畏?
    已习惯了?已麻木了?

    求主帮助我们找回那起初的爱心...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