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胜撒但8个诡计的秘诀
2021-11-23 14:11:21
27次阅读
0个评论
  得胜世界(汤姆斯·布鲁克)
   汤姆斯·布鲁克 寻访古道 昨天
   在今天,多少口头承认相信的人,有一段时间是努力跟从神、跟从基督和跟从祂的命令;直到魔鬼在他们面前摆上世上一切的美好与华丽,这世界如此迷惑了他们的心,以致他们变得轻看神圣的事情,然后他们对神圣事情的爱就变得冷淡,然后轻慢它们,最后,就像福音书中的那位少年人,转身离开。啊!这对邪恶世界放纵的爱是何等吞灭了时间、心思、人心、灵魂、责任和服事!世界皱眉反对,这就毁灭千千,世界微笑,这就毁灭万万!世界就像迷惑人的妖女,向我们歌唱,然后就让我们沉船了!它就像犹大一样,与我们亲嘴,把我们出卖!它与我们亲嘴,刺我们的肚腹,就像约押一样。这世界的尊荣、显赫和一切的荣耀,只不过是有甜味的毒药,如果不是永远毁灭我们,也要给我们带来大大的危害。啊!有极多的人已经吃饱了这些甜味的诱饵,永远死去!

  对付撒但这个诡计的第一个措施就是,细想在这地上所有这些事情的无能与软弱。它们不能保护你们脱离最小的恶,它们不能给你们带来最小的你们所羡慕的善。黄金的冠冕不能医治头痛,天鹅绒的拖鞋不能缓解痛风,挂在颈项上的珠宝不能消除牙痛。埃及的青蛙既进入埃及穷人的家,也进入富户人家。我们每天的经历确实证明这一点,就是人所享受的一切尊荣与富足,并不能使他们摆脱腹绞痛、热病,或者更小的疾病。不,极大的财富并不能拦阻人落入极大的贫苦,这看起来是至为奇怪。你要看到有七十个王,手脚的大拇指都被砍断,像狗一样高兴地在另外一位王的桌子底下拾取零碎食物;不久之后,就是这位使他们落入如此穷困的君王,也沦落到同样的穷困和悲惨之中。那么为什么让那不能在地上给你们带来最小安慰的事情,成为把你们拦阻在天堂之外的障碍呢?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二个措施,就是既细想在地上所有这些事情的无能,也细想它们的虚空。这就是所罗门所作的布道,“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1:2,12:8)的概括。我们第一对祖先发现了这一点,所以给他们第二个儿子起名叫亚伯,意思就是“虚空”。所罗门试过所有这些事情,最能说出它们的虚空,因此他一次又一次传讲这篇道:“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想起有千万的人能认同那位传道人的话,“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不,他们起誓情况如此,然而却追求这些事情,仿佛除了在这些他们称为虚空的事情里面找到的以外,就没有其它的荣耀,没有别的幸福,这就真是令人难过!这些人称这些事情是虚空,却不真心相信它们是虚空,而是把他们的心放在这些事情上,仿佛这些事情是他们的冠冕,是他们高贵和荣耀的顶峰,这样的人会为着一点微不足道的事出卖基督、天堂和他们的灵魂。哦,让你们的心专注思想这地上一切事情的虚空,直到你们的心是如此彻底肯定、确信它们的虚空,以致能践踏这些事情,为基督的缘故把它们当作脚凳,然后起来,在你们的心中带着一种圣洁的得胜,策马向前。

  你们这些说日光之下万事都是虚空的人,请告诉我,如果你们真的相信你们所说的,那么你们为什么在世界上花费的心思和时间,超过你们用在基督、天堂和你们不灭灵魂上的心思和时间呢?那么你们为什么忽视你们对神当尽的责任,为要得到世界呢?那么你们为什么如此积极追求世界,在你们追求神、基督和圣洁的事情上如此冷淡呢?那么当世界进来,对你们微笑的时候,你们的心为什么如此大大激动;而当世界对你们皱起眉头,约拿的蓖麻在你们面前枯槁的时候,你们为什么就如此沮丧,闷闷不乐呢?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三个措施,就是多多思想日光之下一切事物的不定、易变和反复无常。人自己不过是梦中的梦,只不过是想象的产物,只不过是空洞的虚空,只不过是一无所是奇怪的反映,是一个可怜、软弱、垂死的一瞬即逝的影儿。所有现世之物就如一阵激流,一个影子,一条船,一只飞鸟,一支箭,一位路过的跑步之人一样瞬间即逝。所罗门说:“你岂要定睛在虚无的钱财上吗?”(箴23:5)使徒说:“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林前7:31)。惟有天有根基——地是根本没有,如约伯所言,只是“悬在虚空”(伯26:7)。使徒吩咐提摩太要“嘱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提前6:17)。它们就像糟糕的仆人,到处走来走去,从来不会长久留在一位主人身边。正如鸟儿从一棵树跳到另外一棵树上一样,这世界上的名声和钱财是从一人跳到另外一人身上。让约伯和尼布甲尼撒见证这一点的实在,他们从拥有极大的财富沦落到极大的缺乏。没有一人能保证自己到了最后还是富足;海上的一场风暴,一场大火,一位虚假的朋友,一句轻率的话,一位假证人,就可能立刻把你变成一位乞丐兼囚徒!这世界一切的财富和荣耀,只不过像那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烟雾和糠秕,“必飞去如梦,不再寻见”(伯20:8)。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言:“又必像饥饿的人,梦中吃饭,醒了仍觉腹空。或像口渴的人,梦中喝水,醒了仍觉发昏,心里想喝”(赛29:8)。所罗门的荣耀在哪里?尼布甲尼撒豪华的建筑在哪里?西西拉九百辆的战车在哪里?亚历山大的权势在哪里?下令天下人民报名上册的奥古斯都的权柄在哪里?那些曾经在人普遍看来是充满荣耀和极为优秀的人,却拥有声名狼藉的结局;就像参孙失去了力量,押沙龙失去了恩宠,亚希多弗的谋略落空,哈曼失宠,亚撒黑失去了快跑的能力,亚历山大大大征服,却被人下毒害死。在那四个强大的国家,迦勒底、波斯、希腊和罗马身上,你也可以看到一样的事情:它们消失得何等之快,被人遗忘!现在富足——马上贫困;现在充满——马上空虚;现在得宠——马上失宠;现在尊荣——马上低贱;现在健康——马上病痛;现在强壮——马上软弱。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四个措施,就是认真思考,因着人心里的败坏,这世界上的大事对里面和外面的人来说,都有极大的伤害和危险。啊,这世界上的事情夺去了多少人的安息、平安、安慰和满足!它们让人服在惧怕、忧虑、嫉妒、恶念、危险和祸害之下!它们经常让人生出属肉体的自信。有钱人的财富,在他的幻想里就是一座坚固的塔。“至于我,我凡事平顺,便说,我永不动摇。”(诗30:6)它们常常让人心充满骄傲,使人忘记神,忽略神,轻看救他们的磐石。正如摩西所言,“但耶书仑渐渐肥胖、粗壮、光润,踢跳,奔跑,便离弃造他的神,轻看救他的磐石。”(申32:15)啊,世上的事情消耗用尽了多少的时间、心思和精力!哦,它们是如何拦阻人信靠神!它们是何等打断我们与神甜美的相交!它们是何等削弱了我们对神百姓的爱!使我们对神事情的爱变得冷淡!使我们行事,就像那些最不像神的人一样!哦,人在极大外在怜悯之下,伴随他们的是何等地死寂和荒凉不结果子!哦,世上的钱财把神的道挤住了,让活在最察验人心、最使人心富足的蒙恩之道下的人灵魂瘦弱!尽管他们钱囊是鼓鼓的,他们的柜子装满了银子,然而他们的心却没有恩典。《圣经》在《创世记》第十三章2节说:“亚伯兰的金、银、牲畜极多。”按照希伯来文,它所讲的是“亚伯兰极其厌倦”,这表明钱财是沉重的负担,很多时候拦阻人上天堂,得幸福。

   法王亨利四世问阿尔瓦公爵,他是否看到最近发生的那场宏大的日蚀。公爵说,“没有,我在地上要做的事太多,没有空闲抬头看天。”啊,在这些日子,大多数口头认信的人岂不正是这样吗?想到他们的内心和时间是怎样被世事大大占据,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空闲抬头看天,或者寻求基督,以及那些属于他们永远平安的事,这真令人难过。

   即使是正当得来的钱财,也不过像吗哪一样;那些收得少的人没有缺乏,那些收得多的人,它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麻烦苦恼。世界充满烦恼,却为人所爱;就算它带来真平安,那人又会怎么样呢?尽管它是污秽,你却拥抱它;就算它是美好,你又会怎么办呢?你的手无法摆脱荆棘,那么如果全部都是鲜花,你会有多热情去采集它们呢?啊!现在世上有何等千千万万的人,他们通过经历得知这是真实的,他们被这个世界的美丽和装饰迷惑,就用一条美丽的绳子把自己勒死了!这死既是现在的死,也是直到永远的死。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五个措施,就是思考,这世界所有的幸福都是掺杂不完全的。我们的光明掺杂着黑暗,我们的喜乐掺杂着忧愁,我们的快乐掺杂着痛苦,我们的尊荣掺杂着耻辱,我们的财富掺杂着缺乏。如果我们的思想是属灵的、清晰、敏锐,就可以看到在这世界的幸福中——我们的酒掺杂着水,我们的蜜掺杂着苦胆,我们的糖掺杂着茵陈,我们的玫瑰掺杂着刺。愁苦伴随着世上的欢乐,危险伴随着世上的安全,损失伴随着世上的劳苦,眼泪伴随着世上的计划。在这些事情上,人的盼望是枉然的,他们的愁苦是确定的,他们的欢喜是装出来的。使徒把这个世界称作是“玻璃海”(启4:6,15:2),称它是海,因为它有麻烦,称它作玻璃,因为它易碎、苦涩。这世界的尊荣、益处、欢乐和喜悦,就像阿多尼斯的花园一样,在其中我们能采到的,只有被许多荆棘包围的平凡花朵。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六个措施,就是更深认识更有福更荣耀的事,对这些事有更确定的把握。那使信徒振奋精神,践踏世界一切荣美、华丽和荣耀的,就是他们认识,确定更美、更长存之事(参来10:34)。“你们的家业被人抢去,也甘心忍受,知道自己有更美长存的家业”(来10:34)。他们“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经营、所建造的”(来11:10)。“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来11:16)。他们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想望所要得的赏赐(参来11:26-27)。这让他们计算这世界一切的荣耀和华丽,在他们看来是太差劲、太可鄙,不配他们把心倾注其上。人溺爱世界,为要得到世界而不惜让他们的灵魂下地狱,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不认识一种更大的荣耀。在人知道小麦的用处之前,人曾经以橡子为食。啊,如果人更明白与神联合,与神相交的意义,何为“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启2:17);只要他们更多尝过天堂的滋味,更多活在天堂之中,有更多上天堂的荣耀盼望,啊,他们就会多么轻而易举把世界踩在脚下。

   根据记载,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后,人就从未见他笑过,尽管他身在世上,他的心思情感却是如此集中在天上,所以他的心如此专注于永恒,倾注其上,他只能轻看世上之事。有施恩座的福益——正如神、基督、圣灵、得儿子名分、称义、罪得赦免、与神相和,良心平安;也有脚凳的好处——正如尊荣、富足、得人的恩宠,以及今生其它的安慰和供应。那认识、确知宝座福益的人,就要轻而易举践踏脚凳的好处。哦,愿你们更多顾念永恒的大事,对此自己心里更有把握,以此作为你们的事业、你们的工作,这大事要给你们带来生时的喜乐,死时的平安,还有在基督显现那日公义的冠冕,这要抬升你们的心,超越这迷惑人的世界一切的美好和华丽,这要抬起你们的脚,高过别人的头。当一个人终于确定可以得着冠冕、权杖和王袍的时候,他就开始轻看、蔑视他曾极为重视的卑贱之事。同样,得到更伟大和荣耀之事的确据,要在人心里生出对那些从前看重,过于看重神、基督和天堂的差劲、卑贱之事的圣洁藐视和轻看。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七个措施,就是严肃思想,享受世物无法使人得到真正的幸福和满足。真正的幸福太浩大、太荣耀,在任何不及神的事情当中都是找不到的——神是基督徒的至善。蒙福的天使,那些闪闪发光的朝臣,拥有各种幸福和祝福,然而他们却没有金银珠宝,或者这个世界其它任何美好和华丽。肯定的是,如果在这些地上的事物当中可以找到幸福,那么那合法、作王承受万有的主耶稣,就会用祂的摇篮交换冠冕,用祂出生在当中的马槽交换一座皇宫,用祂的贫穷交换丰富,用祂遭人蔑视的跟随者交换发光的朝臣,用祂粗陋的食物交换最精巧的美味。肯定的是,如果人能享受的事物,并不能使他避免处在永远悲惨的困境中,那么幸福就不在于那些事物。一个人可能和法老一样强大而没有蒙恩;像扫罗王一样有尊贵却被定罪,像《圣经》中那财主一样富有,却是凄凄惨惨;所以幸福并不在于这些事情当中。肯定的是,幸福不在于那些不能在一个人躺在临终床上时给他安慰的事物当中。当你将死的时候,能安慰你的是荣誉、金钱或朋友吗?难道不是对基督宝血的信心,不是基督的灵的见证,不是对基督的爱和恩惠的感受和体会,不是与基督一同作王直到永远的盼望吗?幸福能够在于那些不能给我们健康、力量、安适,或一夜安稳的歇息,或一个小时的睡眠,或者一个好胃口的事物当中吗?嗨,这世界一切的尊贵、金钱和欢乐,都不能把这些可怜差劲的事情给我们,所以肯定的是,幸福并不在于对这些事物的享受。人肯定不能在那些不能满足人灵魂的事物中找到幸福。这些事情没有一样能令人的灵魂满足。“贪爱银子的,不因得银子知足。贪爱丰富的,也不因得利益知足。这也是虚空。”(传5:10)若石胎、蚂蝗的女儿、坟墓和阴间都能得到满足,那么人的灵魂也就能因着享受任何世物而得到满足了。对于只有靠外在之物活着的灵魂来说,总有一件或另外一件事物是它所缺乏的。如果能用地上任何事情使人心满足,你就能用智慧装满口袋,用德行装满箱子了。一个人可能拥有足够的世物,使他沉没下去,但他绝不可能拥有足够的世物,使他满足。

  对付撒但这种诡计的第八个措施,就是严肃思想灵魂的尊严。哦,人的灵魂比千个世界更有价值!它能与基督联合、与神相交、享受对神永远的看见,却让它溺爱小小闪光的地上,溺爱一点点画出来的美丽和消褪的荣耀,这是对灵魂价值最大的贬低。
  赛内加可以说:“我太伟大,为更大的事而生,故此我不可作我身体的奴隶。”啊!你要说:我的灵魂太伟大,为更大的事而生,故此我不可把它限制在一堆消亡的尘土上。
   结束的时候,我想要像屈梭多模曾经做过的那样,把这句话,“后来,我察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传2:11)刻在你们出入大门的门框上,刻在你们围坐的桌子上,刻在你们吃饭用的碟子上,刻在你们喝水用的杯子上,刻在你们躺卧的床架上,刻在你们居住的房屋的墙上,刻在你们所穿的衣服上,刻在你们驾驭的马匹的头顶,刻在你们与之见面的所有人的额头上——好使你们的灵魂,不会被这世界的美观和华丽拦阻,不去尽那能让你们活着时候蒙福,你们死的时候喜乐的神圣属天的服事;使你们能向那永活,能使那些喜爱基督属灵和永恒之事,胜过所有暂时、一瞬即逝之物的人永远幸福的那一位的怀中,呼出你们最后一口气息。
(选自作者著《得胜撒但诡计的秘诀》,甘林、易铭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标题另加。)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