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撒但深奥的道理
2021-05-07 16:45:47
285次阅读
1个评论
来自唐牧师:

撒但深奥的道理

  撒但深奥的道理让人觉得很重要。人不注意正邪,只注重深浅。孔子的道,人越照著原来的文体来读,越觉得深奥,但基督教用最浅显易懂的文字,使最贫穷、最没有学问的人都看得明白上帝的道。白话文圣经让人一看就懂。自从马丁路德改教之后,他掌握一个重要的原则:上帝的道就是要让人明白,因此要用浅显的话来传讲。中国一九一九年有了白话文圣经,叫做和合译本。翻译和合译本以前,有深文理圣经与浅文理圣经。和合译本是由最有原文知识、曾经研究希伯来文与希腊文的九十四位在中国宣教的宣教士共同翻译而成。这九十四位宣教士有一个共识:如果中国人能明白圣经,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名族明白上帝的话;如果中国人误解圣经,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民族误解上帝的话。故此,他们认为能把圣经翻译成中文,这是对全世界最大的贡献之一。

  你说:「这个人讲得太浅了,我觉得没有什么」,当另一个讲得非常深奥,你说:「这个传道人讲的这么肤浅」,就选择讲深奥道理的,就是这裡所讲的接受撒但深奥道理的。全世界认为学术性的深度比真理的真实性、正确性更重要,这是一个危机。我们神学院的院长毕业的那一天来找我,他说:「耶鲁大学的学术深奥,我有四个伦理学的教授,他们教的内容、引用的书籍、传出来的知识,真的是全世界最高」。接著,我问他:「这些教授教伦理学,他们自己的生活如何?」想不到我发这个问题,他说:「很可惜,四个教授只有一个生活很好,其他三个学问很高超、知识很深,但生活很糜烂、放荡,这三个教授休掉髮妻,选学生中最漂亮的女孩子结婚,后来不满意再离婚」。我说:「你认为这些人有资格教导基督教伦理吗?他们的学问高超,没有其他的学院可以相比,但他们的生活不能做基督徒的榜样。你学完了美国最高的基督教伦理课程,我盼望你的生活与你的教学是相称的。我不能容忍能教别人、自己不能行出来的人在我们的学院教书。」如果你们的行为不能作众人的榜样,你们讲多深奥的道理都没有用。

▪️ 接地气的神学 草根百姓都懂

  究竟你评定的标准是正误,还是深浅?写《伊索寓言》的衣索没有读过大学,没有学术,但他讲的话句句都是真理。伊索过的生活是奴隶的生活,他的主人对他非常凶,把他打个半死。那时的奴隶制度是终生的制度,是没有办法得回自由身,如果主人愿意让奴隶自由,奴隶就能成为公民。当伊索做完主人吩咐的一切,他才发现主人骗他,要他继续做到死,而不是要让他成为自由人。他心中太痛苦,从山上跳下去,自杀而死。伊索在世上的贡献比许多大教授更伟大。当然,如果我们能在学术上有深奥的知识,这是很好。但是,如果你的学术很高超,你的生活非常卑鄙,没有道德,宁可没有高深的学问,而有伟大的人格。

  我年轻时读保罗的书信,觉得比耶稣的比喻更难懂,觉得保罗讲得这么深奥,耶稣讲得这么简单,都是比喻。但是当我传道之后,我发现真正深奥的道理不是从保罗来的,而是从耶稣来的。耶稣所讲浪子回头的故事,比最大的伦理学家论人伦关係更深奥,但他用最浅的方法讲给我们听。我们听道理,不是听语言的深奥、哲理的深入,而是对真情的佩服。

  那些不顺从耶洗别的教训,也不听从撒但深奥之理的人,就是简简单单、忠忠心心顺服纯正的教训,耶稣基督要我们忠于简单的教训。在教会,你不要以为自己是教授就看不起别人,在教会遵守真理的人往往是那些不听撒但深奥之理的人,是上帝所喜悦的人。虽然我们的神学院很注重学术 ,但我们更注重能行出来的人,我们请了世上很有学问的神学教授来教书,但我最尊重是那些行出所信、所讲的人。行在生活中,真正做人类榜样的人才是我们的老师,才是我们所尊重的。耶稣基督对这些人说:「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你们不要被那些讲深奥之理讲得天花乱坠的人拐走。这些人打著学富五车的名堂,教导却隐藏偏差。来跟随我,负我的轭,学习我的榜样」,这是耶稣基督的呼吁。

  耶稣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全世界最深奥的道理隐藏在耶稣最浅显的比喻裡。耶稣用道成肉身的原则,普及化、简单化、白话化的原则,使大家都懂。

  在中古时期、马丁路德改教前,没有人能读圣经,因为天主教说:「圣经太奥妙,你们不懂的人就读出异端」。那时圣经很大、很贵、很重,一个教会一本圣经,平民不能读圣经,这本圣经只有在台上能读。基督徒就等礼拜天坐在那裡听神父解经,当神父解经的时候,就照他所认识的解释给大家听,除此以外,平民不可以读圣经,读圣经是神父的权柄,解圣经是主教的权柄,甚至是由教皇决定信仰的道理是什么。但当教皇错解圣经、生活不洁,要怎样持守教会的纯洁?罹患花柳病与动用教会资产的教皇,怎么有资格统治别人?这些人对圣经的了解可靠吗?马丁路德说每个基督徒都有权柄了解上帝的话语,不单单用拉丁文深奥的文辞,应当翻译成德文,每个农夫看了就知道圣经所讲的是什么,因此马丁路德翻译拉丁文圣经为浅显的德文。如果你注意德国的文学,你知道现在德国最正统的德文,是根据马丁路德翻译的德文圣经,成为德国近五百年最重要的语言基础。

  如果我们书越读越多,却脱离群众,没有达到把很多百姓领到上帝面前、福音广传的果效,这有什么益处呢?除了我们学问正确,我们要浅显到草根的百姓都能明白,这才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馀略)
内文:编自印尼归正福音教会主日信息20210425,

“人人都有预设,他们会在这些预设的基础上持续地生活,甚至连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预设。”——薛华 牧师
收藏 0 0
    2021-05-07 16:54:44
      我们必须特别关切穷人,但圣经中正义的观念所包含的远不止这一点。当我们思考可以被翻译成“正义”(being just)的第二个希伯来词时,我们可以得到更多帮助——尽管它通常被翻译为“公义”(being righteous)。
     
    这个词即tzadepah,指的是人所拥有的正确关系。圣经学者莫季耶(Alec Motyer)把“公义的”定义为 “与上帝和好的人,所以他们也致力于让生命中所有其他关系都回归正确的位置”。
     
    那么,这就意味着圣经中的公义必然是“社会性”的,因为它涉及关系。大多数现代人在看到圣经中的“公义”一词时,倾向于将其理解为私人的献身,如保持性纯洁或殷勤祷告和研读圣经等。但在圣经中,tzadepah指的是人在每日生活中,在所有家庭和社会关系中,都秉持公正、慷慨和公平的原则。所以,难怪你会发现圣经在很多地方都将tzadepah和mishpat这两个词并列使用。
     
    这两个词大致与被称为“首要正义”(primary justice)和“纠正性正义”(rectifyingjustice)的两个层面相对应。
     
    纠正性正义就是mishpat,它的意思是惩罚违法者和关怀遭受不公正对待的受害者首要正义就是tzadepah,它是一种行为,如果这种行为在世上盛行,就不必要有纠正性正义了,因为每个人都会按正确的关系对待其他每个人。事实上,虽然tzadepah主要关心的是人与上帝建立正确的关系,但其导致的公义生活也是非常“社会性”的。

    图片

     《约伯记》中有几段经文描述了过这样一种公义或正义生活的人是怎样的:
     
    因为我救了呼救的穷人,和无人帮助的孤儿。将要灭亡的,为我祝福;我使寡妇的心欢呼。我以公义(tzadepah)作衣服穿上;我的公平(mishpat)好像外袍和冠冕。我作了瞎子的眼,瘸子的腿。我作过贫穷人的父亲,我查究过我素来不认识的人的案件。我打碎了不义的人的牙齿,使捕食的掉下来。(伯29:12—17)
     
    我的仆婢与我争论的时候,我若轻视(mishpat)他们的案件,神若起来,我怎么办呢?他若鉴察,我怎样回答呢?那造我在母腹中的,不也造他吗?造我们在母胎里的,不是同一位吗?我若不给穷人所要的,或使寡妇的眼所期待的落空;我若独吃我的一点食物,孤儿却没有与我同吃;自我幼年时,孤儿与我一同长大,以我为父,从我出母腹以来,我就善待寡妇。我若见人因无衣服死亡,或贫穷人毫无遮盖;他若不因我的羊毛得温暖,他的心若不向我道谢;我若在城门见有支持我的,就挥手攻击孤儿,就愿我的肩头从肩胛脱落,愿我的前臂从上臂折断;因为神所降的灾难使我恐惧,因他的崇高我不敢妄为。我若以黄金为我所信靠的,又对精金说:“你是我所靠赖的”;我若因为财物丰裕,或因为我多获财利而欢喜;我若见太阳照耀,或明月行在空中,以致心中暗暗地受到迷惑,用自己的嘴亲手;那么这也就是该受审判的罪孽,因为我欺哄了高高在上的神。(伯31:13—28)
     
    安德森(Francis I. Anderson)在他的《约伯记》注释中指出,这是圣经中研究以色列伦理最主要的一段经文。换言之,这是教导一个公义的以色列人应该如何生活的一幅全景画面,“而对于[约伯],正确的行为几乎完全是社会性的。……在约伯的良心中,……忽略向其他人行善,不管那人来自怎样的阶层,都是一项极大的冒犯上帝之罪” 。
     
    在约伯的整个生命中,我们看到什么是活出公义、行公义的所有要素。当约伯说“我打碎了不义的人的牙齿,使捕食的掉下来”时,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直接的、纠正性的正义。这句话的意思是,约伯直接面对那些剥削弱者的人。在我们的世界里,这包括起诉那些伤害、剥削和抢夺穷困妇女的男人。但这也包括基督徒如何怀着尊重的心态给当地警察机关施加压力,直到他们迅速回应一个贫困社区的呼求和犯罪,和他们对待富人区一样。另外一个例子可以是建立一个组织,诉讼并推动立法,反对用不诚实、压榨性的做法向穷人和老年人放贷。
     
    约伯也给我们列出很多例子,是我们可以称为首要正义或公义生活的。他说他是“瞎子的眼,瘸子的脚”,以及“穷乏人的父”。“父亲”的意思是,他照顾穷人的需要,就像父亲满足孩子的需要一样。在我们的世界,这等于是用个人时间来服务你社区中那些残障人、老年人或挨饿之人的需要。或者还包括建立一些新的非盈利机构来服务这些群体。但这也可能包括一组来自富人区的家庭,到一个穷困社区认领一所公立学校,慷慨捐赠金钱以及提供公益性服务,来提高那里的教育质量。

    图片

    《约伯记》31章给出更多关于一个公义或公正人生的细节。他满足了“穷人的愿望”(16节)。“愿望”这个词不仅指满足食物和住处的基本需要,它指的是,这人将穷人的生活转向一种喜乐的状态。
     
    接着他说,如果他没有与穷人分享自己的食物或“我的羊毛”,这就是向上帝犯下一项严重的罪行(23节和28节)。这当然超过我们今天所称的“慈善”范围。约伯不只是发发传单而已,他还深度参与到穷人、孤儿和残疾人的生命中。
     
    他对穷人的目标是一个喜乐的人生,而他对寡妇的目标是不让她的眼睛“所期待的落空”。他完全不满足于只是为他社区里这些有需要的人提供一半的服务。他不满足于给他们一些小的、敷衍了事的礼物,同时假设他们的困难和软弱是一种固定的状态。
     
    当tzadepah和mishpat这两个词同时出现时(它们同时出现了三十多次),最能传递这意思的英语表达是social justice (社会正义)。找出这两个词并列使用的经文,然后用“社会正义”一词来翻译这些经文,这足以让人蒙光照。以下是两个例子:
     
    耶和华喜爱公义和公正,全地充满耶和华的慈爱。(诗33:5)
     
    耶和华这样说:“智慧人不可夸耀自己的智慧,勇士不可夸耀自己的勇力,财主不可夸耀自己的财富。夸口的却要因了解我,认识我而夸口;认识我是耶和华,我在地上施行慈爱、公正、公义;因为我喜悦这些事。”这是耶和华的宣告。(耶9:23—24)
     
    (本文摘自《慷慨的正义:上帝的恩典如何让我们行义》,上海三联书店,2015.05。)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