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时代论?
2021-11-20 17:30:59
30次阅读
0个评论

  慎思明辨:在逐章解经时可以讲几个时期(时代),几个约,但是整本圣经不能把几个时期与几个约割裂,因为救赎史是围绕一个“恩典之约”展开叙述,就是说对于众选民而言,只有处在恩典之约之下,那是因着基督的宝血救赎功效,他完成了行为之约,满足了神的公义要求。

  改革宗《圣约神学》分为”救赎之约”,”行为之约”,“恩典之约”,或者持后面两个约的观点。

一,   时代论,是一种活跃于许多保守派基督新教信徒和其他保守派基督徒团体中的一种基督教神学,是千禧年前论(premillennialism)的一种形式。“Dispensation”一词见于英王詹姆斯一世钦定版《圣经》英文译本的《以弗所书》第3章第2-4节。

约翰·纳尔逊·达秘(1800–1882),英国神学家,普利茅斯弟兄会创立者,被称为“时代论之父”。司可福(1843–1921),美国神学家,1909年出版的司可福串注圣经(Scofield Reference Bible)广为流行。

革利免分开了四个时代:亚当时代、挪亚时代、亚伯拉罕时代及摩西时代。

佩列特列出了以下七个时代:

1.婴儿期 -- 至洪水

2.孩提期 -- 至摩西

3.少年期 -- 至先知时期(大约是所罗门时期)

4.青年期 -- 至基督降临

5.壮年期 -- 在此之后若干年代(基督教早期发展)

6.老年期 -- 人类败坏时期(基督教后期发展)

7.万物复兴期 -- 千禧年

佩列特认为这不同的时代,最后都要到达一个千年时期。

    约翰·爱德华(John Edwards,1637至1716年):他是一位牧师兼作家,他出版了一部两巨册的著作《所有时代的完整历史或综览》(A Complete History of Survey of all the Dispensation),在这作品中,他要展示神从创世到末世的保守,勾划出以下不同的时期:

1.无罪及幸福期(无罪的亚当受造)

2.犯罪及悲惨期(亚当堕落)

3.复和期(亚当复原:从亚当得救赎到世界末了)

A.族长体系

(1)亚当时代(洪水前)

(2)挪亚时代

(3)亚伯拉罕时代

B.摩西体系

C.外邦体系(A及B与此同时存在)

D.基督教(福音信仰)体系

(1)婴儿期:过去(原初)年代

(2)孩提期:现在年代

(3)壮年期:未来(千禧年)年代

(4)老年期:结束的年代(撒但被释放至大灾难)


华滋的时代大纲如下:

1.无罪时代(亚当初时的宗教信仰)

2.恩典之约的亚当时代(亚当堕落后的宗教信仰)

3.挪亚时代(挪亚的宗教信仰)

4.亚伯拉罕时代(亚伯拉罕的宗教信仰)

5.摩西时代(犹太人的宗教信仰)

6.基督教时代

达尔比的时代论系统如下:

1.乐园境况到洪水

2.挪亚

3.亚伯拉罕

4.以色列

A.在律法以下

B在祭司以下

C.在列王以下

5.外邦人

6.圣灵

7.千禧年

人在每个时代都全然失败。”司可福这样划分时代:

1.无罪时代(从创世至逐出伊甸园)

2.良知时代(从伊甸园至洪水)

3.人治时代(从挪亚至亚伯拉罕)

4.应许时代(从亚伯拉罕至摩西)

5.律法时代(从摩西至基督)

6.恩典时代(从基督死至信徒被提)

7.基督掌权时代(千禧年国度基督掌权)

  加伯连(Frank E. Gaebelein)、慕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的科拔逊(William Culbertson)、斐恩伯格(Charles L Feinberg)、信心神学院(Faith Seminary)的麦克利(Allan A. Mac Rae)、费城圣经学院(Philadelphia College of Bible)的梅逊(Clarence E. Mason)、恩典神学院(Grace Seminary)的麦格连(Alva J McClain)、三一福音神学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史密特(Wilbur M Smith),以及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Seminary)的华富尔得(John F. Walvoord

达拉斯神学院、恩典神学院、慕诺马圣经学院(Multnomah School of the Bible)、

    语源学:时代(dispensation)一词,可以定义为“神计划中,一个明显可区分的管治体系(economy)”。

  时代一词是来自希腊文oikonomia,这字是“管家职分”(stewardship)的意思。它在路加福音十六章2至4节;哥林多前书九章17节;以弗所书一章10节,三章2、9节;歌罗西书一章25节;提摩太前书一章4节出现过。 从保罗的用法,可以见到“时代”儿个不同的例子。在以弗所书一章10节,保罗指出神设立了一个“职分”或“管治体系”,使所有东西最后都能在基督里归于一,这些将要在千禧年国度实现。

   其他的话也强调了不同的时代,或不同的时期。约翰福音一章17节记载:“律法本是借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约翰指出,基督的新时代是与摩西的律法时代有分别的,摩西的时代称为“律法”,而耶稣基督的时代称为“恩典”。

罗马书六章14节又说:“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因基督的降临,死了的信徒得与他一同复活,罪不能再辖制信徒的生命。信徒可以在这个时代里享受胜利,就是不用再在律法之下。

  加拉太书三章19至25节又解释律法的时期:它是“添上”的,施行“直到”基督降临。律法的设立是要把人圈在罪里,指引他们信靠基督。律法好像教师,待孩子成熟时,他的工作便完成了,故此律法的功能在今天基督来临之后,便完成了(加三25)。

  特色:时代论看世界是神所管治的一个家。在这个神圣的家里,神给予人要负的责任,如行政的责任。若人在这样的管理(时代)下顺服神的旨意,神就应许赐福;人若不顺服神的命令,他就必审判。故此一个时代通常都有以下三方面:(Ⅰ)试验;(Ⅱ)失败;(Ⅲ)审判。在每个时代里,神都给予人一个试验;人必失败,于是审判就临到。

路加福音十六章1至2节看到,这比喻描绘了时代的一些特色。

  这里有两个人,一个拥有权力,能交托职责;另一个则要负起执行职务的责任。在这个比喻里,财主与管家就代表了这两种的人。 这里有特别要交代的责任。在比喻里,管家失职,浪费了主人的财物。 事情要交代明白,管家被召见主人,交代帐目,以显明自己是个忠实的管家。不过,事情转变了,主人有权调动管家的职位及权责(路十六2)。

所谓时代论者,就只是承认神在不同时代,或不同的管治体系里,用不同的方法待人。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常说,今天你若不是带着一头羊羔到祭坛献祭、敬拜神,你已经是个时代论者。一个人改在星期日而不在星期六崇拜,也是一个时代论者,因为他承认安息日(星期六)是为以色列人预备的,而不是为教会而设立(出二十8至11)。

无罪时代 -- 这时代自亚当堕落开始(创一28至三6)。

良知时代 -- 罗马书2章15节指出,神在律法时代之前,是透过人的良知去对待人。也有人提出,这是一个“自我决定”(self-determinations)时期,或“道德责任”(moral responsibility)时期,涵盖了从创世记四章l节至八章14节的一段时期。

人治时代 -- 这包括挪亚之约的特点:动物惧怕人类、神应许不再降洪水,以及借着死刑制度来保障人的生命。这时期涵盖了创世记八章15节至十一章9节。

应许时代 --涵盖了族长冶理的时期。神设立他们,要他们以信心回应他的启示。这时代是由创世记十一章10节至出埃及记十八章27节。

摩西律法时代 -- 律法是颁赐给以色列国的宪法,涵盖的时期由出埃及记十九章1节至使徒行传一章26节。律法一直生效,直至基督的死及圣灵的降临。

恩典时代 -- 虽然每个时代都曾显明神的恩典,但基督降临时,恩典是最为明显的,神透过基督的来临,让世人都知道他的恩典。这个时期自使徒行传二章1节起,至启示录十九章21节。

千禧年时代-- 即启示录二十章4至6节描述的时期,就是基督再临世上掌权一千年。

值得注意的是,时代与时代之间可能复迭;这就是说,良知、人治及应许等时代的特色,都会在其后的时代继续出现。

“每个时代的救恩基础都是基督的死。每个时代得着救恩的条件都是信心。每个时代信仰的对象都是神。但每个时代的信仰内容均会改变。”神在不同时代对人有不同的启示,但是人都有责任,以信心按照神启示他自己的方法去回应神。当神向亚伯拉罕启示他自己,应许他有众多的后裔时,亚伯拉罕就相信神,而神也以这位先祖为义(创十五6)。亚伯拉罕对基督认识不多,但他因为以信心回应神的启示,就得救了。同样地,在律法时代,神也应许人凭信心得生。在律法之下的以色列人,纵然知道流血献祭十分重要,但他们对受苦的弥赛亚所知有限-- 然而他们还是靠着信心得救(哈二4)。时代论者强调,每个时代的救恩都是靠着神的恩典,借着人的信心,和根据神的启示。

教会:时代论对教会的教义是最为独特的。时代论者坚持,教会和以色列人是完全不同;她是一个实体,这包括以下几点:(I)教会是个奥秘,在旧约时是不为人知的(弗三1至9;西一26)。(II)教会里有犹太人和外邦人;外邦人与犹太人同为后嗣,但不用归化犹太教 -- 在旧约时,这是不可以的(弗三6)。到使徒行使十五章,这问题才得到解决,当时犹太教人曾想把外邦人归在律法之下。(III)直到使徒行传第二章,教会才开始建立。圣灵的洗,使信徒与基督及其他人连合,建立教会(林前十二13)。这在使徒行传一章5节时还没有实现,但按使徒行传十一章15节,我们很清楚使徒行传二章是教会诞生的时间。时代论者也相信,教会于大灾难前,在地上被提(帖前四16)。(IV)教会在新约时代,要与以色列人有所区分(林前十32)。

   预言:时代论者按字面诠释圣经;因此旧约中关于以色列的预言,都被重视。再者,这些预言是属于以色列人,属于雅各的后裔,而不是属于教会的。旧约中那些无条件的约,是给以色列入的:亚伯拉罕之约(创十二1至3)应许赐给以色列人得土地、昌盛的后裔及福气;巴勒斯坦之约(申三十1至10)应许让以色列人回到圣地;大卫之约(撒下七12至16)应许弥赛亚的降临,他将会从犹大而出,他要得着宝座和国度,统治以色列人;新约(耶三十一31至34)应许以色列人得着属灵的好处,得着祝福和赦免。

   如果这些约都按字面解释,它们是无条件的,那么以色列人就与教会有所区别。时代论者在此基础上,相信有一个按字面意义的千禧年留给以色列人,是惩治以色列,让他们相信弥赛亚(耶三十7;结二十37至38,但九24)。灾难日子对教会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在灾难前,教会已经被提(罗五9;帖前五9;启三10)。灾难是为以色列人的,而不是为教会的。这就是时代论者坚持灾前被提的主要原因。

     二, 极端派人士不接受洗礼与圣餐,温和派只守圣餐。最主要的错谬,是不能认同教会是在五旬节诞生(徒二章);而认为教会的起源始于何时,则根据各自极端的立论,有说在使徒行传九章,有说在十三章或二十八章。

  但每个时代的救恩都是靠着神的恩典,透过人的信心而成就。

(VII)时代论有时错误地说,恩典只限于教会时代,因而忽略了或削弱了,在其他时代恩典的重要性。神在每个时代都彰显他的恩典。

(VIII)时代论有时也对神的律法表现出消极的态度,仿佛以为律法是与恩典对立的。但神的律法在每个时代,都以健全及神圣的理由,发挥效用。

   时代论者有时把某些特定的经文,归类于过去或未来的某些时代,减轻了这些经文对教会的功用。登山宝训(太五至七章)就是一个例子。最近,时代论已经修改了这些应用方法,确认和教导每段经文对今天神的子民的正确应用。


   三,作者:里根·邓肯(Ligon Duncan)

1. 时代论可能是亚米念主义或改版的加尔文主义。几乎都不是真正的五要点加尔文主义。1. 改革宗一直是加尔文主义,且一般是五要点的加尔文主义。

2. 时代论强调“字面”解经。

2.  改革宗   接受字面和象征性解经。

3. 时代论一般不接受“信心的类比”(analogy of faith,译注:即指“以经解经”)。 3.  改革宗几乎总是接受“信心的类比”。

4. “时代论以色列”指的是字面意义上雅各血缘的后代。 4.  改革宗“以色列”可以字面上指雅各血缘的后代,也可取象征意义,指属灵的以色列。具体意义取决于语境。

5. 时代论《加拉太书》6:1中的“上帝的以色列”单指以色列民族。 5.  改革宗 《加拉太书》6:1中的“上帝的以色列”指属灵的以色列,与加3:29;罗2:28-29;腓3:3相呼应。

6. 时代论    上帝有两群子民,分别有两套计划:以色列(属地的)和教会(属天的)。

6.  时代论   上帝一直只有一群子民,就是渐进发展的教会。

旧约里没有关于教会的预言,教会一直是隐藏的奥秘直到新约时期。 8.   改革宗   旧约里有许多关于新约教会的预言。

9.时代论 旧约里一切关于“以色列”的预言都是指字面意义上的“以色列民族”而不是教会。 9.   改革宗  旧约中有一些预言是针对以色列民族,而有一些是指属灵的以色列,即教会。

10. 时代论  上帝主要关心的是以色列民族。 10.   改革宗上帝主要关心的是基督,之后是他的教会。

11. 时代论   教会在上帝永恒的计划里只是一个插曲。 11.   改革宗    教会是上帝永恒救赎计划的顶峰。

12. 时代论   亚伯拉罕之约的继承者只是以色列民族。 12.   改革宗    亚伯拉罕之约的继承者是基督和属灵的以色列。

13. 时代论  不存在三位一体之间永恒的救赎之约。 13.  改革宗     三位一体之间存在永恒的救赎之约。

14. 时代论不存在亚当在伊甸园时行为之约。 14.   改革宗   亚当作为一切后代的代表,上帝与他建立有条件的行为之约。

15.时代论 亚当没有获得恩典之约。 15.   改革宗    上帝与他在基督里的子民立定恩典之约,包括亚当。

16. 时代论在西奈山,以色列民太鲁莽的接受了上帝的约。 16.  改革宗     在西奈山,以色列本来应该接受上帝的约。

17. 时代论《耶利米书》31:31-34所说的“新约”只是给以色列民族的,而不是指《路加福音》22:20里所说的新约。    

17.   改革宗《耶利米书》31章和《路加福音》22章所说的“新约”正是同一个;根据《希伯来书》8章二者都是给属灵的以色列的。

18. 时代论    上帝在历史中的计划主要通过彼此不相关的时代阶段。 18.   改革宗    上帝在历史中的计划主要通过彼此相关的圣约。

19. 时代论  有一些时代论者认为旧约圣徒是通过行为得救。 19.  改革宗     无人可以通过行为得救,得救唯独通过恩典。

20. 时代论    大部分时代论者认为旧约时期的人得救是通过信心,但是他们所信的是所处时代阶段特别的启示,而这信心不包括相信弥赛亚担当他们的罪。 20.   改革宗    所有得救的人都是因信基督担当他们罪而得救,这个启示在各世代渐进启示。

21. 时代论旧约时期的献祭不是福音或预表担当罪孽的弥赛亚。献祭只不过是献祭而已。 21.  改革宗     旧约时期的信徒主要通过献祭的预表和预言,来相信担当他们罪孽的弥赛亚的福音。

22. 时代论圣灵只在恩典时代内住在信徒里面,而不是在旧约时期或被提之后。 22.   改革宗      圣灵在各个世代都内住在信徒里面,特别是在如今的新约时代,并且永远不会离开。

23. 时代论    耶稣曾给以色列国发出救恩的邀请,但因为以色列拒绝了它,因此被延迟了。 23.   改革宗    耶稣只给属灵的国发出救恩的邀请,虽然以色列民族性的国家拒绝了它,但属灵的以色列接受了。

24.时代论   旧约信徒不在基督里,不属于基督的身体或基督的新娘。 24.   改革宗    各世代的信徒全部都在“基督里”,都属于基督的身体,基督的新娘。

25. 时代论   律法被废除了。 25.   改革宗     律法有三重功用:约束社会上的罪恶;引导人们向基督;教导基督徒圣洁生活。礼仪律已经被废除;民事律除了普遍公正的意义之外也已经废除;但道德律继续存在。

26. 时代论    旧约时期的律法如果不重复出现在新约圣经里,便不再有效了。

26.     改革宗        旧约时期的律法若没有在新约圣经里被废除,就依旧有效。

27.   千禧年是上帝的国度。时代论者全部都是前千禧年派,并且大部分都是灾前被提论者。

27.     改革宗       教会是上帝的国度。圣约神学者一般都是无千禧年派,少数有前千禧年派或后千禧年派,极少有灾前被提论者。

28. 时代论    旧约的献祭行为将在千禧年时期恢复。 28.  改革宗       旧约的献祭系统在基督里被成全并永远废除了。

29. 时代论    千禧年会成全亚伯拉罕之约。以色列将有复兴。 29.   改革宗     基督成全了亚伯拉罕之约。有些圣约神学者相信以色列民族的复兴,但大部分不相信。

30. 时代论    大卫将在耶路撒冷坐在千禧年宝座上。 30.  改革宗     唯有基督坐在宝座上。圣徒在基督权下治理。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