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布甲尼撒
2021-08-05 14:44:40
193次阅读
2个评论
  
随着意思吹:
第116章   神在巴比伦的恩典能力
  但以理书三章
   尼布甲尼撒 在杜拉平原竖立的金像-是巴比伦荣耀权势 的象征。然而,百姓被要求要敬拜那尊塑像。在此之际, 巴比伦的权势 成了偶像。此外,尼布甲尼撒要求他的臣民承认赐给他胜利的巴比伦 神。被击败的列国众神不如巴比伦的众神那般伟大。巴比伦的荣耀权势 在这里是至关重要的,这也可以从夸张的、一长串的总督和其他官员, 以及浮华的乐器清单中看出来。
和这种偶像崇拜相对,耶和华启示出祂在烈火窑中拯救三个人的恩 典能力。请注意这些人说的话:“我们所侍奉的神能拯救我们,祂也必 拯救我们。即或不然,我们仍然不会侍奉你立的金像。”他们并不完全 确定神会拯救他们。如果他们的拯救能够彰显祂的名,祂肯定会拯救他 们 。但如果他们的拯救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所必需的,那么他们就会死 亡,而神会以其他方式荣耀自己。
    我们不能从这个故事得出结论说,神永远会以祂拯救这三个人的方 式来拯救祂的儿女。神并不总是能给予我们如此戏剧性的拯救。祂会显 扬祂的名!永恒的救恩是确定的;从烈火的窑中得拯救只是救恩的记 号。
  我们可能倾向于认为,基督是烈火窑中的第四个人。他的同在仍然是一个启示,显明神在基督里与我们的生命和苦难相 交。因此,这里是预表圣道的成为肉身。由于他们与基督的相交,烈火 窑中的三个人并没有陷入困境。
自命不凡
   尼布甲尼撒已经环游了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并建立起一个世界性的 帝国。他返回时,他崇拜他所获得的权势。在他统治之初,他对一切事 物的不稳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他崇拜权力。
  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他会在杜拉平原上竖立一尊巨大的塑像,作为 巴比伦权势的象征。然后,臣属国家的代表和总督将被迫前来敬拜此 像。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会承认巴比伦的权势是神圣的。此外,他们 将尊荣巴比伦的众神,仿佛这些神明比其他国家的神明更强大。
风随着意思吹:
  那座塑像高约28米,宽3米,完全用金子覆盖着。它在阳光下闪 闪发亮。尼布甲尼撒的世界性帝国里的所有执政官员都聚集在它面前。
  在规定好的暗号指示下,音乐开始播放的时候,所有群众都要在塑像前 匍匐前进。列国都受到了奴役:唯有巴比伦是神。巴比伦靠着自己的权 势矗立。众神确实提供了帮助,但巴比伦并没有倚靠耶和华的恩典。
  这个事件代表了对耶和华的一种挑衅和挑战,而耶和华的名是尼布 甲尼撒已经听说过的。耶和华如今会在这里显明自己,并证明祂的恩典 能力比巴比伦的权势更强大吗?
承认恩典的能力
   当然,尼布甲尼撒认为是他自己发动了这个计划,但他其实是受到 了耶和华的指示。在荣耀巴比伦的过程中,尼布甲尼撒将要遇见恩典的 能力。在我们犯罪时,神也带领我们。祂用罪来惩罚罪,并使罪与恩典 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尼布甲尼撒立刻遭遇到反对。三位名叫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 (但以理的三个朋友)的人,不曾跪在塑像之前。(但以理本人显然不 在场。)这三个人在所有跪着的百姓当中保持站立,必定很快就显得突 兀。所有的群众都跪在地上,崇拜一个人的伟大。每当有人胆敢跪在神 面前,拒绝在人的荣耀面前跪下,以表明敌对的态度时,他立即会使自 己变得引人注目。这也适用于我们的时代。
   在聚集的人群中,有些人嫉妒但以理的三个朋友。尼布甲尼撒之前 曾使这三人担任巴比伦省的省长。他们心怀嫉妒的敌人,现在向国王控 告他们。
一开始,尼布甲尼撒的态度是同情:他简单地邀请三人表明,他们 真正的意思是想要向塑像致上所要求的敬意。但如果他们拒绝了,他们 就会受到他的谕旨的惩罚:他们会被扔进烈火的窑里。" 有何神能救你 们脱离我手呢? ”国王用威胁的口吻问道,挑战着耶和华恩典的能力。
三个人回答说,他们没有必要找借口规避国王的问题;也没有什么 好道歉的。有意识地,为了耶和华的缘故,他们拒绝加入对巴比伦权势 的崇拜。他们只崇拜恩典之神,以色列的神。神能够借着祂的恩典拯救 他们。如果有必要在巴比伦启示和荣耀祂的恩典,祂肯定会这样做。但 如果没有必要,他们就会死亡。然后神会以其他方式启示祂的名。无论 如何,这三个人拒绝在金像前鞠躬。他们把自己的命运交在永生神的手 中。

风随着意思吹:
  这三个人知道,如果为了荣耀祂的名,耶和华会赐予他们拯救。同 样地,如果是为了祂的尊荣,耶和华就会拯救我们。我们可以确定,祂 会通过我们对祂的信靠,赐予我们永恒的救恩。但我们必须把自己降服 在耶和华的手中。
  我们也能像在火窑中面对死亡的那三个人那样,做到这点吗?我们 千万不能对这三人所表现出的信仰力量感到眼花缭乱。如果我们仰望祂 而不倚靠自己的能力,那赐给他们忠心所需的恩典的神,也会把恩典赐 给我们。
与基督相交
   这三个人的拒绝让尼布甲尼撒大发雷霆。正是因为他过去对他们非 常同情,他现在更是怒气填胸。他吩咐人把窑烧热,比寻常更加七倍。 然后,来自国王军队的壮汉把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捆起来。他们的 衣服会立即在窑中着火。
  尼布甲尼撒的怒气实际上是对永生神的反叛。王正在迎头与恩典的 能力发生冲突。这样的碰撞立刻发生了 : 士兵把三名被判刑的人带到烈 火的窑顶部的开口处,并把他们扔进窑中时,士兵的衣服都因为被火花 溅到而着了火。士兵被烧死的尖叫声,必然已经向尼布甲尼撒传达了一 些关于耶和华的事,他现在正与祂作斗争。
  通过火窑底部的开口,也就是添柴加火的地方,尼布甲尼撒看着三 个被咒诅的人会如何灭亡。但是他却惊恐地跳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他们 在火中走来走去,毫发无损!还有第四个人和他们在一起,一个看起来 像众神之子的人!尼布甲尼撒召唤他的谋士走近,检查他所看到的是什 么。
  我们不确定第四个人是谁。耶和华的使者主耶稣基 督。无论如何,耶和华都要借着这个奇妙 的事件来显明,在基督里,祂是在属祂自己的百姓中间。在巴比伦的烈 火窑里,祂与他们同在。
  这三个人没有受到火的伤害。毕竟, 统管万物——甚至包括火的力 量——的正是恩典的圣言。因为神在那里,借着基督与那些人同在,他 们在那烈火窑中的困境,并没有使他们遇险。相反,耶和华的同在对他 们来说是一种喜乐!在这里,我们或多或少看见了神国度的恩典,在祂 的国度中,祂保守了属祂的人。
在尼布甲尼撒的命令下,这三个人走出火窑。国王和他的谋士们可 以亲眼看见他们的头发没有烧焦,他们的衣服也没有变色。事实上,他 们的衣服甚至没有火烧的气味!

  风随着意思吹:
  然后, 尼布甲尼撒必须承认恩典之神的能力。他自己的王国将无法 抵挡基督将要在地上建立的恩典国度。和巴比伦权势的记号(那尊雕 像)站在对立面的,是耶和华恩典能力的记号。
尼布甲尼撒的公开承认
  王为这神奇的拯救称颂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的神,祂借此拯救 回应了对祂名的诚心认信。尼布甲尼撒向整个王国发布了一道敕令,大 意是说,任何人都不可亵渎这位神。任何敢于亵渎祂的人,都会被五马 分尸,他的房屋也会被拆毁。王宣告说: "因为没有别神能以这样施行 拯救。”我们应该注意到,尼布甲尼撒并没有承认耶和华是唯一的真 神;他只说耶和华胜过其他众神。
  然而,按照神的计划,这种承认是为了达到一个目的。完全任凭它 自生自灭的世界,尚未屈服在罪恶之下。世界得到了保存,好叫有朝一 日在那里可以传讲借着基督得救的福音。
第117章 以色列神的至高主权
但以理书四章
   即使在但以理书第四章有第一人称到第三人称的转折,这整章仍然 是尼布甲尼撒的宣告。王对至髙神的承认,不应被视为真正回转的果 实。然而,当他谈到神永恒的国度时,尼布甲尼撒想到的当然不仅仅是 我们所谓的神权能的国度。我们不可忘记,这种承认是“话语启示”的结果,是借着他所作的梦和但以理对这个梦的解 释而临到他身上的。在堕落之后,这种话语启示总是与基督联系在一 起。我们读但以理书第四章时,必须谨记这一点。
  但以理劝勉尼布甲尼撒,要借着施行公义来与他的罪分道扬镳,并 通过向被压迫者显明怜悯来消除不公正。只要他的统治与基督的恩典统 治有些许相似,他的平安就会延长。基督的王权是世上任何王权的标 准。
   借着他早先的梦,向尼布甲尼撒揭示的关于基督国度的一切,必定 在他一生的思想中扮演了一个角色。值得注意的是,他首先用但以理的 希伯来名提到但以理,然后补充道: ’‘他是照我神的名,称为伯提沙撒 的人。”我们在这里见到的是,承认犹太人是这样的一个民族:神的特 殊启示必须在他们当中寻找。
这个对尼布甲尼撒的启示,与基督在肉身中降临有关。借着神的圣 道的这种降临,世界必将得到保存,好叫它日后能够领受福音。

风随着意思吹:
  与尼布甲尼撒的 自我高举(他在这种自我高举中,把自己从永生的 神那里解放出来)站在对立面的,是他承认,至高的权柄只能借着俯伏 在神的面前才会降临,祂在基督里,眷顾自己的百姓、眷顾这个世界。 尼布甲尼撒的疯狂与自我高举有关。当有人想像自己是一头动物时,他 所有的权柄就都消失了。
中心思想:
   地上的一切权柄都取决于神借着基督的恩典统治。
—个梦中的警告
  在他统治最后的日子里,尼布甲尼撒作了一个使他充满恐惧的梦。 他看见一棵树,高耸入天。这棵全地都看得到的树,有繁茂的叶子和果 实。田野的走兽卧在它的荫下,天空的飞鸟在它的枝干上找到避难所。
  然后一位超自然的人物从天而降,大声喊叫说: 伐倒这树,只有树 根的余干要留在地里。这位来自天上的使者在看到这棵树时,显然想到 了一个人,因为他说要在草地上系上一条铁圈和铜圈,那人要在光秃秃 的天空下睡觉,像走兽一样,在地上的草丛中得他的分。这位使者真的 说过,那个人的思想会变得如此混乱,以至于他会想像自己是一头动 物。
   正如尼布甲尼撒后来所说的那样,这位使者也说这肯定会发生,因 为这是至圣者的决定。但以理谈到了至高者的决定,但对于尼布甲尼撒 这个巴比伦人的意识来说,这是众神会议所作的决定。精神错乱将要持 续七个时期,直到这个人承认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
   尼布甲尼撒怀疑,这个梦是已经多次启示祂自己的神所赐给他的启 示。他意识到这个梦与他有关。这就是它会使他充满恐惧的原因。在以 色列启示自己的神,经常十分靠近尼布甲尼撒!在施行审判之前,尼布 甲尼撒会先受到警告,这是那位神的特色。
预言之灵的解释
   王要求巴比伦一切哲士讲解他的梦。他们当中没有一人能提供解 释。对此预言的审判的恐惧,闭锁了他们的思想。他们当中没有一人能 够领会启示之光。与永生神的启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非信徒的占卜是 多么徒劳无益!然后王把但以理召来,他是哲士的领袖。然而,身为外 国人,但以理从未成为他们团队的正式成员。
  国王把他的梦告诉他的时候,但以理靠着耶和华的灵明白了这个梦 的解读。一开始,他在审判的恐惧中克制不住自己。神多么可怕,却以 祂的恩典把自己给了祂的百姓!
风随着意思吹:
  靠着王的一句话恢复了神智,但以理说他希望梦中的审判是对王的 敌人的审判。不幸的是,那个审判乃是关乎尼布甲尼撒自己 。尼布甲尼 撒是那棵树。他会精神错乱,他会被赶岀,离开世人。由于他的自我高 举,这事将临到他身上,并且一直持续到他在神面前自卑为止。
身为神的先知,但以理恳求国王与他的自高自大分道扬镳,并怜悯 那些受压迫的人,以显明他的谦卑。惟愿尼布甲尼撒的统治显出稍许类 似基督怜悯统治的样子,那么神或许会延长他的平安。但如果他选择完 全脱离神,那么审判就肯定会降临。
  借着这个警告,神允许尼布甲尼撒听到基督的统治将会是什么样 子。因为基督会真正顺服神,所以祂会享有对万有的主权。祂会怜悯穷 人。所有属世的君王都要效法基督的王权。
审判的到来
   起初,尼布甲尼撒被他领受的启示所感动。但如果这些感动没有在 我们心中引导我们归向恩典的神,这些感受就只是暂时的。国王逐渐摆 脱了这个事件留给他的印象。
大约一年后的某一天,他站在他宫殿的平顶上,俯瞰着他用许多建 筑物所装饰的城市。骄傲在他的心中涌起,使他说出一些话,借此把自 己从天地之神中释放出来: “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 ”他立刻听见一个来自天上的声音,告诉他,他 的权柄已经被剥夺了,判决如今将会到来。
一种特殊的疯狂突然降临在尼布甲尼撒身上,这种疯狂使他感觉像 一头动物,也像动物一般行动。他被赶出了人类社会,像动物一样生 活。他的头发和指甲不断生长,他身上属人的一切都退化了。
   权柄被授予百姓;每个人都拥有权柄。如今那个吹嘘自己权柄的人; 已经失去了他所有的权柄。他首先失去的是 他对自己头脑的权柄。为了基督的缘故,神的形象的残余仍然存在于每个人身上,但这残余在尼布 甲尼撒身上已经完全被玷污了,也堕落了。这向我们显明了,神审判和 惩罚人,有时候会到何等程度——即使祂仍然是恩典的神。然而,为了 基督的缘故,即使在这个审判中也有怜悯,因为它是为了召回尼布甲尼 撒。
风随着意思吹:
学习某种正义
  在指定的七个时期之后,尼布甲尼撒恢复了理智。进入他脑海的第一个想法是,他应该承认向 他启示自己的神,是拥有所有主权的神。那位神就是以色列的神。
然而,尼布甲尼撒并没有承认这位神是唯一的真神;他认为祂只是 最高的神。即便如此,他再次在神的威严面前谦卑下来。为了基督的缘 故,神怜悯这位异教的国王。尼布甲尼撒再次被百姓所接纳,他重新获 得了权柄。他的谋士和大臣也承认了他,他的王权比以前更加辉煌。
  过了一段时期,尼布甲尼撒向他王国的各个角落发岀了一个通告, 在这个通告中,他解释了所发生的事。他使自己谦卑到这种程度,以至 于他并未企图隐瞒他经历到的羞辱经验。他承认所有的主权都属于神, 祂借着犹太人之一的但以理,向王启示自己。通过这种方式,一些关于 永生神的知识得以保存在世上。神一直在保护这个世界,直到即将到来 的基督的福音能够传遍各国,并在所有民族当中建立祂的国度。
收藏 0 0
    2021-08-05 14:53:21
      
    风随着意思吹:
      但以理劝勉尼布甲尼撒,要借着施行公义来与他的罪分道扬镳,并 通过向被压迫者显明怜悯来消除不公正。只要他的统治与基督的恩典统 治有些许相似,他的平安就会延长。 基督的王权是世上任何王权的标 准。借着他早先的梦,向尼布甲尼撒揭示的关于基督国度的一切,必定 在他一生的思想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与尼布甲尼撒的自我高举(他在这种自我高举中,把自己从永生的 神那里解放出来)站在对立面的,是他承认,至高的权柄只能借着俯伏 在神的面前才会降临,祂在基督里,眷顾自己的百姓、眷顾这个世界。 尼布甲尼撒的疯狂与自我高举有关。当有人想像自己是一头动物时,他 所有的权柄就都消失了。直到后来他承认所有的主权都属于神, 祂借着犹太人之一的但以理,向王启示自己。通过这种方式,一些关于 永生神的知识得以保存在世上。神一直在保护这个世界,直到即将到来 的基督的福音能够传遍各国,并在所有民族当中建立祂的国度。

    风随着意思吹:
       当伯沙撒亵渎圣殿的器皿之时,很明显地,对于神的国来说,我们再 也不能对巴比伦王国寄予厚望。 尽管这个正在崛起的世界强权长久以来 一直对抗神的旨意,但神曾经认为它适合用来保护世界,直到基督降 临。但如今,巴比伦这个世界性帝国再也无法达到这个目的了。伯沙撒的审判是因为他亵渎了圣殿的器皿。向以色 列人民显明恩典的神,维护了祂的荣耀。耶和华谴责这个崇拜人的伟大的世界强权。然而,祂决定使用它来 保存列国,直到基督降临的那一日。如果任由他们各行其是,列国就会 相互撕裂。但是 ,耶和华不会允许巴比伦王国陷入亵渎以色列神的罪中。如果 允许他们这么做的话,巴比伦就会给列国带来破坏,而不是带来保存。 因此,伯沙撒开始亵渎的时候,巴比伦王国的审判就得到了确定。耶和 华很快就会向伯沙撒显明。恩典的神会审判那些脱离祂、并且不想凭着祂的恩典侍奉祂的人。 凡是祂发现到里头没有祂的灵的生命,凡是祂发现到有所亏欠的生命, 祂都要剪除。主权和胜利把永远归属于祂的恩典,即归属于基督。
    风随着意思吹:
      耶路撒冷被占领,圣殿被毁。神所设立的礼拜场所遭到亵渎。对神 的名的崇拜如今会完全停止吗?没有。籍着但以理祷告一事,基督立刻向我们启示出来。在无人可以再祷告时, 耶稣在夜晚祷告,也在黑暗的时刻祷告。同样,祂也在十字架上祷告。 在那里,基督继续敬拜耶和华的名。靠着祂的力量,但以理也能够祷 告,对抗国王的禁令。玛代人和波斯人牢不可破的法律显然是这个王国的骄傲,却也是它 的穷乏之处。从这个故事来看,很明显,那个王国制定的法律经常压迫 人们的生活。那里的实际规则是:即使世界必要灭亡,正义也必须得到 伸张。借着基督的十字架,我们学习到: 让公义得到伸张,好叫世界能 得救。基督已经成全了律法的要求,好叫我们再次靠着公义的精神来生 活。但以理从狮子坑中得拯救也是一个预言,指向以色列从巴比伦被掳中得释放。 惟愿以色列的敬拜保持完整,那么圣约的百姓就不会、也不至于灭亡。 但以理“在他的神面前认罪”时,他每天都在为这个拯救祷告,也就是 说,在他忏悔百姓的罪并表达他相信神会施怜悯的时候。
    风随着意思吹:
    问题是:1说说你理解的:恩典的能力显明在巴比伦。
    2说说你理解的:地上的一切权柄都取决于神借着基督的恩典统治。
    3说说你理解的:神在毁灭祂的敌人时仍然维护祂的恩典。
    4说说你理解的:在地上对耶和华名的敬拜得到了维持。
        神怜悯万人,也恩典巴比伦,只是特殊的恩典在那个时候临到的不多。因着罪以色列王国灭亡了,似乎巴比伦这地上的王国得势了,确实,神恩典了巴比伦,保守他们。神爱万人,在这段神静默的日子也提前启示了其他王国的的结局,让世人因着临到他们的审判看到神恩待他们,也公义的审判了他们。籍着一连串的王国启示,神的公义得到了维护。末后神的恩典会普及万民,祂的公义更是只达穹苍。愿那日快快来临。大家加油。阿们!

    2021-08-05 14:50:53
      第118章如同窑匠手中的器皿
    但以理书五章
     构成但以理书第五章背景的历史,也许可以重建如下。 拿波尼度 是巴比伦的最后一位国王。但他退隐了相当长的一段时 间。他不在位的时候,他的儿子伯沙撒是真正的统治者。拿波尼度重登 他的宝座,但在不断推进的波斯人面前逃跑,他们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 况下征服了巴比伦,并把他俘虏。然而,他的儿子伯沙撒在这座城市的 部分地区维持了一个据点。 在大部分城市被征服后几个月,古列出现在 这个场景中。七天之后,该城市其余部分被出其不意地攻陷了,伯沙撒 在保卫它时被杀。这次突袭发生在但以理书第五章告诉我们的盛宴之 夜。
    讲述这个故事时,我们不应该把它当成是对伯沙撒个人的审判。我 们若使用这种方法,确实可以在故事中附加上相当多的警告。(福音的 执事经常以这种方式讲述这个故事。)然而,我们会忘记伯沙撒是王, 是巴比伦王国的代表,应当被撕成碎片。
       伯沙撒亵渎圣殿的器皿之时,很明显地,对于神的国来说,我们再 也不能对巴比伦王国寄予厚望。尽管这个正在崛起的世界强权长久以来 一直对抗神的旨意,但神曾经认为它适合用来保护世界,直到基督降 临。但如今,巴比伦这个世界性帝国再也无法达到这个目的了。

    风随着意思吹:
       我们必须谨记,伯沙撒的审判是因为他亵渎了圣殿的器皿。向以色 列人民显明恩典的神,维护了祂的荣耀。因此,即使我们必须讲述审 判,我们首先要说的是神的恩典和信实,因为祂持守圣约。基督在毁灭 祂的仇敌时,仍然维护祂的荣耀。
    中心思想:
      神在毁灭祂的敌人时仍然维护祂的恩典。
      亵渎那位圣约之神
      在尼布甲尼撒之后还有好几位巴比伦王。最后一位是伯沙撒。他是 一个以武力篡夺巴比伦王位的人的儿子。也许他的母亲是出于尼布甲尼 撒的世系,这意味着他仍然可以算是尼布甲尼撒的子孙。
      波斯人已经征服了巴比伦的大部分地区。在巴比伦城的一个角落, 伯沙撒正在负隅顽抗。正是在这段期间,他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晚宴,邀 请了他的大臣们和他的妃嫔。通过这场晚宴,他表现出鲁莽和轻率的态 度。在他的肆意放荡中,他下令把耶路撒冷圣殿的器皿带进来,以便他 的客人可以一边用这些器皿喝酒,一边尊荣巴比伦的众神。那些是尼布 甲尼撒掳掠到巴比伦的器皿,也是以色列人在耶路撒冷用来尊荣耶和华 这位圣约的神的器皿。借着这个行动,耶和华赐给祂子民的恩典受到了 藐视,耶和华的名也遭到了亵渎。
    耶和华谴责这个崇拜人的伟大的世界强权。然而,祂决定使用它来 保存列国,直到基督降临的那一日。如果任由他们各行其是,列国就会 相互撕裂。
       但是,耶和华不会允许巴比伦王国陷入亵渎以色列神的罪中。如果 允许他们这么做的话,巴比伦就会给列国带来破坏,而不是带来保存。 因此,伯沙撒开始亵渎的时候,巴比伦王国的审判就得到了确定。耶和 华很快就会向伯沙撒显明。
    惧怕未知的神
       突然,王的宝座上方出现了一只手,一只在粉墙上写了几个字的 手。王见到写字的指头的时候,他想跳起来,却因恐惧而无法动弹。他 的膝盖在打哆嗦。向祂的百姓显明恩典的神,也对巴比伦宣告了审判。
      如今祂正在墙上写下判刑!但伯沙撒并不认识这位神,也不想认识祂。 正是对未知的恐惧,给我们带来了如此巨大的恐惧感。
    伯沙撒立即召唤他的哲士来阅读并讲解墙上的神秘文字。他会大大 地奖赏那位成功解读的人。得到解释的盼望显然多少减轻了国王的惊 恐。但他发现,他的哲士中没有一人可以破译这些文字。然后对未知的 恐惧再次制服了他。甚至那国的大臣们也都失去了理智。

    风随着意思吹:
       在这里,我们看到恐怖感会压垮所有不认识圣约之神的人。如果我 们缺少在约中的恩典,祂对我们来说就仍然是陌生人,会使我们充满恐 惧。
    来自耶和华先知的启示
    在所有这些惊愕造成的骚乱之中,太后走进宴会的大厅。她提醒 王,他可以求助于另一位哲士——但以理,正如她所说的那样,他里头 有众神的灵。显然但以理几乎要被尼布甲尼撒的继任者给遗忘了。然 而,这位太后可能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儿,却对但以理的事迹记得非常清 楚。
      但以理被带进来的时候,他拒绝了王的赏赐。因为他服侍真神,所 以他不是为工资而发预言。但他愿意阅读这些文字,并加以解读。他提 醒王,尼布甲尼撒是如何高举自己,并被降卑,直到他尊荣那位借着与 以色列立约而显明自己的神。伯沙撒知道这些事。然而,他却藐视了恩 典之神,也就是那位手中掌握着他的生命的神。因此,对伯沙撒的审判 和对他王国的审判,都显明在墙上那些神秘的文字里。
      墙上写着这些字:弥尼,弥尼,提客勒,乌法珥新,意思是:数算 了,数算了,被称重了,被分开了。耶和华已经数算了伯沙撒和巴比伦 王国的日子。耶和华已经把那个王国称在天平上,并显出它的亏欠。对 神的国度的祝福,没有一样留给伯沙撒或留给他的统治。因此,他和他 的权势将被切成碎片。他的王国将会被赐给玛代人和波斯人。
       尽管但以理宣告了伯沙撒的终结和他王国的终结,但他仍然得到了 皇室的尊荣。伯沙撒一旦了解到墙上文字的含义,他的恐惧感很可能就 消退了。
    神恩典的审判
       当天晚上,波斯人发动了袭击。在守护残破的城市时,伯沙撒惨遭 杀害。巴比伦王国也寿终正寝了。
    恩典的神会审判那些脱离祂、并且不想凭着祂的恩典侍奉祂的人。 凡是祂发现到里头没有祂的灵的生命,凡是祂发现到有所亏欠的生命, 祂都要剪除。主权和胜利把永远归属于祂的恩典,即归属于基督。

    第119章 敬拜耶和华的名
    但以理书六章
       耶路撒冷被占领,圣殿被毁。神所设立的礼拜场所遭到亵渎。对神 的名的崇拜如今会完全停止吗?这是在巴比伦的这场争战中的主要问 题一而不是但以理的安全,也不是他对此王国的权势。
    想像一下,如果但以理的敌人取得了胜利,如果向神的祈祷真的停 止了三十天,会怎么样。那时世界的存在会变得不可能,因为世界只能   借着这种天地之间的祷告纽带而存在。

    风随着意思吹:
        借着这个,基督立刻向我们启示出来。在无人可以再祷告时, 耶稣在夜晚祷告,也在黑暗的时刻祷告。同样,祂也在十字架上祷告。 在那里,基督继续敬拜耶和华的名。靠着祂的力量,但以理也能够祷 告,对抗国王的禁令。
      在向孩子们讲述这个见证时,我们不能只说到但以理和他的忠心,以及最终的奖赏。从以下考量也可以清楚看出: 我们不可能说,神会拯 救所有信徒脱离世上的危险和困境,像祂拯救但以理一样。神的旨意有 可能是让但以理死。想想所有因他们的信仰而舍身殉道的人!耶和华决定要 拯救但以理, 世界若缺少祷告纽带就不会存在。如果为了尊荣祂的名,祂也会在我们危难 的时刻拯救我们。
      当然,神确实爱祂的儿女,但祂是为自己的缘故而爱他们。在祂的 恩典中,祂常常把祂名的尊荣与祂在世上保护属祂的人连在一起。但以 理被高举,是基督的高升的一个预表。
       对于异教徒而言,只对国王、不向任何人祷告三十天,是没有任何 问题的。身为众神的后裔,君王是神的代表。在百姓停止向他们民族的 神明祈祷一段时间之后,波斯帝国的绝对统治就得到了确认。
      大利乌王显然是一个懦弱的君王,他任凭自己受他的大臣摆布。显 然,他把人生的精力都荒废在欢宴和醉酒上。他只禁酒了一晚。
    玛代人和波斯人牢不可破的法律显然是这个王国的骄傲,却也是它 的穷乏之处。从这个故事来看,很明显, 那个王国制定的法律经常压迫 人们的生活。那里的实际规则是:即使世界必要灭亡,正义也必须得到 伸张。借着基督的十字架,我们学习到:让公义得到伸张,好叫世界能 得救。基督已经成全了律法的要求,好叫我们再次靠着公义的精神来生 活。
    中心思想:
    在地上对耶和华名的敬拜得到了维持。
    剧情
       耶路撒冷确实被占领了,圣殿也遭到毁坏。神设立的敬拜场所已被 亵渎。但是,信徒们在被囚之中,仍然向耶和华祷告。天地之间的祷告 纽带并没有被破坏。但那正是敌人想要做的一破坏这种纽带。
       从巴比伦的统治过渡到玛代人和波斯人的世界之际,大利乌王重整 了王国:由一百二十个总督治理全国,三位总长被置于总督 之上。但以理是这三位总长之一。

    风随着意思吹:
       但以理受到耶和华的灵的丰富赏 赐——不仅有信心和预言的恩赐,而且还有大智慧。因此,他出类拔 萃,很快就使其他两位总长黯然失色。王甚至考虑要让但以理治理全 国。然后,王就会推卸所有的责任,可以完全为自己的私欲而活。
      此时,其他总长和总督变得非常嫉妒。但是,让他们心怀鬼胎的并 不仅仅是嫉妒,还有他们对犹太人的敌意,那群奇怪的百姓独自享有被 包括在神的圣约里的特权。这种对犹太人的敌意,实际上是对他们神的 敌意。由于这种仇恨,这些领袖不希望但以理在王国中占据最高位置。
       他们监视着但以理,并经常弹劾他,但他们在但以理的举止中找不 到任何控告的理由。他们认为,除掉但以理的唯一方法,就是使王国的 律法与但以理的神的律法相冲突。在那种情况下,他会忠于他的 神。
       要找到这种冲突的机会并不困难。两位总长和总督一起去见国王, 并建议他制定一项法律,三十天之内,除了向国王祷告之外,不能有任 何祷告。(在那种文化中,国王是神的代表。)这种在祷告上的合一有 助于巩固王国。
      这项决定应当被制定为玛代人和波斯人的法律,这是一条不能违背 的法律。因此,那些阴谋家想利用那个世界性王国的律法,让但以理蒙 受最大的冤屈。这些法律往往只是为了毁坏生命。然而,神国度的律法 却是为了保全性命。
      假设法律已被人遵守。假设有三十天,没有人向耶和华祷告。然 后,神的子民和整个世界将不复存在。神的子民靠祷告生活,正是因为 祷告,全世界才得到平安。因此,绝对必要让神百姓仇敌的这个阴谋不 会成功。如果地上的祷告真的停止了该怎么办?幸运的是,无论人们多 么努力,世人也不能对神的名保持沉默一甚至在今天。
    但以理的祷告
       但以理听说了王的谕令:凡违反国王命令的人都会被扔进狮子坑。 然而,他明白受到威胁的不仅仅是他的性命。如果但以理以为只有他的 性命处于危险之中,那就会是他的软弱了。真正受到威胁的是神的名和 对这名的崇拜。凭着信心,但以理顺服了神。这一顺服使他有能力承受 王的命令。
       在固定的吋间,一日三次,但以理一如既往地在他的楼上房间里祈 祷,这房间的窗户开向耶路撒冷。借着望向耶路撒冷,他想表达他正在 继续那些在耶路撒冷献上的祷告。

    风随着意思吹:
       如今,不再有固定的敬拜场所了。因 此, 但以理“望向耶路撒冷”,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仰望基督”。
      但以理的敌人发现他在楼上房间里祈祷,就把他带到了国王面前。 国王很伤心,因为他靠着但以理治理全国。他也看见但以理对以色列神 的信心有特殊之处。那位神是一个奇特的神,祂的子民是一群奇特的百 姓。王会在这件事上反对以色列的神吗?
       王把他的决定推迟到晚上,并想方设法解救但以理。但到了晚上, 总督们以一个提醒强迫王,说:但以理破坏的法律是玛代人和波斯人的 法律。如果让这种违法行为逍遥法外,王国将会变得软弱无力,四分五 裂。但以理的敌人在这里使用所谓的"至高法"来行最 高的不义。人们何其会滥用法律啊!神的律法的目的是要保护百姓。
       王最后不得不放弃但以理。他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你所常侍 奉的神,祂必救你。”显然他确实记得这位神的奇特能力。
    因此,但以理至死忠心,忠于耶和华的名。他祷告。他只能靠基督 的力量保持忠心。基督是那位在地狱自由肆虐时还在祷告的人,那时已 经没有人可以祷告了。如果基督当时没有祷告,世界就会灭亡。战胜地 狱,使我们与神和好,就在于祂受苦当中的那个祷告。
        因为基督是得胜的,所以相信祂的人将要凭信心赢得胜利。我们不 必事先担心我们是否足够强大。耶和华会赐给我们征服敌人所需的气 力。
    耶和华的回应
       在但以理被扔进狮子坑后,坑口就被密封,没有人可以尝试救援。 王并没有照他惯常的方式度过那个夜晚。他既不吃也不喝。他一定想知 道神现在是否会使祂的公义胜过王的公义。
      神会拯救但以理吗?神是否总是会拯救属祂的人脱离世上的危险和 痛苦呢?若我们相信,祂会拯救我们的生命,并确保我们的生命不会徒 劳无功。但是,祂是否会拯救我们脱离世上特定的危险,取决于我们的 拯救能否高举祂的名。为了祂自己的缘故,祂解救了但以理。而且为了 祂自己的缘故,祂也会解救那些相信祂的人。祂把自己的名声与保护祂 的子民关联在一起。
       但以理顺服在耶和华的旨意之下。然而,他必定是从狮子坑中向神 呼求的。神有可能决定拯救但以理,但是但以理必须借着信心的祷告来 领受神的恩典。神回应了他的祷告,关闭了狮子的口。

    风随着意思吹:
       但以理承认自己 应当死,但他求神拯救他,以便在巴比伦尊荣祂的名。但以理的祷告就 像基督的祷告。在他的恐惧中,神垂听了他的祷告。
      次日黎明,王发现但以理还活着。但以理承认神已经拯救了他,因 为在这件事上,他在神面前是无辜的;他不可能采取不同的行动。他还 坚称他没有对王犯下任何罪行。违反王的命令并非不义,因为那命令本 身是不义的。
       在但以理被拉出狮子坑之后,那些为他设下陷阱的人,连同他们的 妻子和儿女,都被扔进狮子坑里。狮子把他们撕裂了。这不仅仅是王在 施展人类的报复,耶和华更是在向那些蔑视敬拜祂名的人、那些与祂百 姓为敌的人,以及那些想要使世界的存在变得不可能的人伸张正义。神 就是如此报应那些恨恶祂的人。
    皇家谕令
       然后,王发布了一项针对所有人的谕令。他在这条谕令中宣告,每 个人都要在以色列的神面前战兢恐惧。王承认耶和华是永生神和真正的 君王'祂是拯救者'是在地上施行拯救奇迹的神。
       当然,我们不应把这个举止视为王真正回转的证据。在他帝国中的 列国,也没有因这个谕令就归信永生神。然而,在整个帝国,耶和华的 名都得到了尊荣。而因为这与耶和华的名有关,世界就可以得到保存, 直到主耶稣基督在肉身中降临为止。耶和华对全世界的这种启示,必然 大大促进了后来对福音的盼望!
        但以理在王国中得了尊荣。在这种高升中,他是基督的一个预表, 祂凡事都顺服神。在祂被高举到神的右边时,基督领受了天上和地上一 切的权柄。
       但以理的拯救也是一个预言,指向以色列从巴比伦被掳中得释放。 惟愿以色列的敬拜保持完整,那么圣约的百姓就不会、也不至于灭亡。 但以理“在他的神面前认罪”吋,他每天都在为这个拯救祷告,也就是 说,在他忏悔百姓的罪并表达他相信神会施怜悯的时候。
    感谢主,今天到这里,明天继续。
    [链接]《应许与拯救》44——狄葛拉弗
    风随着意思吹:
       今天信息是在巴比伦的恩典能力,以色列神的至高主权,如同窑匠手中的器皿。敬拜耶和华的名。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