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
2021-01-17 16:05:14
60次阅读
3个评论
    请问现在还有方言的恩赐吗?
  唐牧师:有的话也不重要,没有的话不要紧。圣经没有说一定要说方言才是被圣灵充满。葛培理博士有没有圣灵充满?他到过最多国家、向最多的群众传讲道理,最多人的一次有100万人听,而葛培理博士没有讲过一次方言,若他没有被圣灵充满,那他是被谁充满呢?
  有人说讲方言才有圣灵,那是你的理论。圣经里保罗说:"岂都是讲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这句话的意思"不是",因为耶稣基督的身体有不同的肢体,所以每一个人不能强求别人与你一样,甚至你自己讲方言是不是从神而来,你都要明辨。
  圣经提到方言,可归纳成三种:第一种是讲的人不知道,而听见的人听到他正在讲别国的话语;第二种是讲的人讲的时候,神要叫别人替他翻译,翻译的人把方言翻成人能明白的话;第    三种是用方言,自己与神祷告。在使徒行传2章,使徒用方言讲道,圣灵替他们翻了,所以听道的人以为使徒在讲听道者所用的语言。这十二个使徒,包括代替犹大的马提亚在讲道时,听道的人可用十五种方言听,这是神奇妙的工作。动机与目的就是要不懂福音的人,因为方言带到他们的语言的体系中,就变成懂了,所以当时的方言是使"不懂"变成"懂"。照样的,有一个人讲方言,别人翻出来,这也使不懂的变成懂。而现在常常是把已经懂的讲成不懂了。这与圣经的记载是不一样的。
   方言恩赐有什么好处?
   圣经提到方言是为了造就自己,而讲道是为了造就教会、造就众人。你已经抓到了重要的原则,讲道会使更多人得着帮助。保罗说:“我宁愿讲五句造就人的话,胜过讲一万句的方言。”这个比率是两千比一,让我们看见方言的重要性并不像今天某些人那样地注重。 
上帝赐给人方言,最重要的原因是要使当时的外族人马上听懂福音。有十五种不同地区的人来到耶路撒冷,他们不会讲犹太的语言,所以在使徒行传二章,方言赐下来后,他们讲起别国的话来,结果方言使不懂的变成懂了。另外一些讲方言的,别人听不懂时,神就感动一些人将方言翻译出来,目的也是使不懂的变成懂了,这样看来方言的目的是要使不懂的变成懂。而今天许多人讲方言是把懂的讲到变成不懂。从现象看好像一样,从原则看是不一样的。
用方言祷告与没有用方言祷告,那一样比较适合,有什么分别? 
   方言是圣灵所赐的恩赐之一,而每次把方言的恩赐提出来的时候,都是摆列在最后的,所以是Last gift but not the best gift。请不要因你有方言的经验而夸耀,甚至分裂教会;也不要用你的方言经验叫别人与你一同说方言,因为圣经中没有用方言"开补习班"的例子,是圣灵随着己意给人的。 
其次,如果领受了方言,也不一定是从上帝而来的,你不但不可以教导人,更要慎思明辨,试验诸灵,不要凡灵都相信。圣经教导,如果用方言祷告,更要用悟性祷告。所以是叫那些有方言的人不要忘记悟性比方言更重要,但是今天撒旦颠倒人的思想,对那些有悟性的人说:“你虽有悟性,还要用方言祷告。”圣经没有这个教训。用悟性祷告表示悟性比单单用灵祷告更重要的,因为你在真理里面顺从圣灵,“你们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是用真理与圣灵敬拜,换句话说,只懂得灵而没有真理,把灵与真理隔开是不应该的,因为圣灵是真理的灵。 
收藏 0 0
    123 作者
    2021-01-17 16:14:19
    林献羔牧师:《关于灵恩运动》
    葡萄园运动本身没有教义立场。这运动强调经历过于教义。他们现在已有120多个教会采取葡萄园运动的立场。他们已成了一个有组织的宗派。第三波不愿别人称他们为“灵恩派”,他们自称为“福音派”。b. 方言(徒2:4,8):
    但这是在圣灵降临,同时充满的情况,不是作被圣灵充满的普遍表现。
    五旬节的方言:使徒行传所提的几次方言,是别处来的人都能听懂的,特别是五旬节那天,“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徒2:5)这些西迁的犹太人懂希腊语,其他的人懂亚兰语。9-11节所提的16国,与创世记10:11所载的相似,是从波斯至罗马,远至北非一带。那时他们能听懂门徒所讲的方言。可是今日有许多人讲“方言”,却没人能听懂!
    e. 打灵滚:
    这是倒下打滚。有人全身颤动如触电,又跳高一尺。他们忽然滚在地上,狂呼大叫,时哭时笑。
    这些都是怪现象。圣经绝对没有“打灵滚”这件荒谬的事。
    还有举手、拍手、流泪、灵笑、祷告时呕吐的释放、圣灵击倒、凭信心摸自己牙齿祷告会变金牙;锡安教会的梁日华鼓吹饮双氧水,又说1994、1995、1999、2003年为世界末日,叫信徒储备水及罐头以迎末日来临等。
    6.方言运动带来混乱和最不道德的行为
    神的话在哥林多前书14:33清楚地说:“神不是叫人混乱”(“混乱”这字解作“混乱的情况”,杂乱和令人困惑之意)。在洛杉机说方言者一次极重大的聚会中,发生了很严重和难以形容的混乱,众多男男女女肩并肩地横卧在地上或平台上,仪态极不庄重和失礼,并且呈现昏迷状况,像被催眠似的维持至深夜,骚动和杂乱的情况,使过路的人为之侧目和丢脸。在这聚会作首领的,是个很有名声的女子,她用一些像催眠术的方法令会众的男男女女进入如此状况,极像那些非洲野蛮人所行的,也像本国行催眠术的人招灵聚会时所行。若有人需要医治或要受圣灵之洗,就在聚会中被带到众人面前,背着会众坐在椅上,然后被一名男子强烈地夹着头,方法是一手放在那人的头上,一手在头后,然后那女子便按摩那人的全身,有时甚至淫秽地按摩一些男子的身体,然后那人就会站起来,举起双手,直至昏迷。在一个确实的个案中,有一位男童把手举起最少一小时,直至他晕倒在所谓的“能力”之下。这些事与新约所记载的毫无类似的地方,反倒很像那些非洲野蛮人、印度的婆罗门僧和本国的催眠师所行。“在俄亥俄州一个出名的、可能是最著名的领袖,本已结了婚,却和一名女子被判犯了罪。在一些案件中,这运动的一些男女领袖都被证实有可耻的关系;这许多的例子使整个运动充满不道德的色彩。这不是说当中没有一个是思想和行为清洁的人,但整体来说,这运动的发展比现代任何一个运动更不道德,除了一些行催眠术的法师,他们两者反而有很多相像之处。这运动的其中两个领袖从自己的国家走到印度,也有一些当地著名的基督徒工人加入他们当中,但当看到内里的猥亵事件时,使他们从当中出来。”(叨雷博士)

    123 作者
    2021-01-17 16:11:49
    (1)公元100年间已停止了:
    根据古教父各种文献,都没有提到方言革利免Clement、犹士丁Justin Martyr、俄利金Origen、屈梭多模Chrysostom(名解经家)、爱任纽Irenaeus、奥古士丁Augustine等,都说早期教会没有方言。特土良Tertullian与蒙丹尼士Montanus虽然也曾参加过说方言,但他们后来都退出了。
    马丁路德、加尔文Calvin、司布真Spurgeon、卫司理John Wesley、芬尼Finney、慕迪Moody等都没有说方言。
      宋尚节博士讲道时,台下一女士说起“方言”来。宋博士喝令她停止,她就不说了。
    有一位西教士按手在贾玉铭头上,叫他说方言,但他没有说。
    王明道不只没有说方言,他还写过一本《圣经光亮中的灵恩运动》来指斥说方言的人。
    三、简 介
    1.叨雷博士
       被称为时代先知的叨雷博士R. A. Torrey,他是慕迪的同工,曾在慕迪圣经学院任教。他认为灵恩运动显然不是出于神的,而是所多玛所建立的(参叨雷著的 Is the Present Tongues Movement of God)。他指出:说方言根本与灵洗无关,以说方言为重要的恩赐与圣经的真理明显相抵触;灵恩派的聚会极端混乱,这分明违反哥林多前书14章圣经的教训。而且从许多的个案显示,说方言的人其实是邪灵附身所致。从摩门教由开始之时就常说方言来看,灵恩运动一定不是出于神的。
    2.摩根博士
    20世纪最受欢迎、称为解经王子的摩根博士G. Campbell Morgan也是反对灵恩运动的。他称之为“撒但末后的诡计”。
    3.宣信博士
       宣道会的创办人宣信博士A. B. Simpson虽然主张神医教义,但他也反对灵恩运动的思想,他认为不可能以说方言为受灵洗的凭据。他曾经写过一封公开的信给宣道会,指出灵恩派的说方言运动必须立即禁止。而且,到了1974年,有宣道会牧师麦格罗(Dr. Gerald E. Mc Graw)在宣道会的刊物 The Allance Witness中报导:他和一些牧师们成立了一个“分辨说方言的灵”的特别聚会,专事替那些有说方言经验而愿意接受试验的人来分辨他们的灵。经过多年的试验之后,他指出,他本来也赞成有一些方言是真的,但事实上试验的结果显示:有90%以上说方言的人,证实是邪灵附身所致。他又指出,有一些弟兄灵性非常好,作圣工也有能力,而且他从来不在公开的场合说方言,只在私下灵修之时才说。但是,经过试验之后,他的灵在奉主耶稣的名所吩咐之下,竟然说出自己是鬼。
    4.宾路易师母
    宾路易师母Jessie Penn-Lewis是一代属灵伟人,著有许多有关属灵丰盛生命的书。她有一个分别诸灵的特别恩赐,长期出版《胜利报》,专事讲论如何分辨被鬼附和如何赶鬼的真理。在她所写著名的《圣徒争战》War On The Saints一书中,她极详细地教导如何分辨诸灵,指出灵恩运动的方言现象其实是被邪灵附身所致。
    5.陈终道牧师
    他被神重用,写了不少的属灵书籍。他对方言运动的质疑提出20点:
    (1)使徒行传提及“说方言”仅三次:
    ① 使徒行传2:4,6,8;② 使徒行传10:46;③ 使徒行传19:6。从第1次到第3次前后相隔约23-24年,可见初期教会并非每次祷告就有方言。
    (2)使徒行传的方言,没有一次是自己求来的,完全是圣灵“随己意”赐下的。
    (3)初期教会中新信主的3千门徒(徒2:41)、5千男丁(徒4:4),都没有说方言。
    (4)说方言是为向不信的犹太人作见证,证明神已赐圣灵给信的人。
    (5)圣经排列各种恩赐之大小时,使徒排第一,说方言排最后。现今未见有使徒之恩赐,(或可见近似使徒之神仆兴起),为什么要坚持方言之恩赐必然继续,且放在显著而重要之地位上?
    (6)哥林多前书13章以追求爱与方言比较,暗示求方言是像小孩的心思,求爱心长进才是大人的心思(林前13:11)。
    (7)哥林多前书14:19-20以新约时代之先知讲道之恩赐与方言比较,则求方言又如在心志上作小孩,但圣经却要我们在心志上作大人。
    (8)圣经明说恩赐是会停止的。“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林前13:8)
    (9)个人与神灵交的方言,使徒保罗曾在哥林多前书14:2提到“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注意:第18节保罗又说:“我感谢神,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但在教会中,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这是他个人与神交通时圣灵所给的恩赐,不是在教会或公共聚会中说的。
    (10)说方言既属超自然的圣灵的启示,则所说的内容是否与已经不能增减之圣经具同等权威?若然,则圣经是否仍未完成?能否将所说之方言汇集起来,一如现今之圣经,可任历代信徒及不信者批驳挑剔,一字不改?
    (11)若按方言所说的现在已有之圣经范围内的启示,何必再用方言来启示呢?
    (12)圣经明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万句方言。”(林前14:19)忽视这句话的精义,难明哥林多前书14章之主要信息。
    (13)方言的恩赐与品德灵性生命无关,哥林多人灵命幼稚,品德堕落,却注重方言。但圣经一贯之教训,要我们注重生命长进,生活有见证,品德高尚;特别强调方言,常可能因在某些真道上不肯付代价遵行,而以有方言自我安慰,避重就轻,违背圣经本意。
    (14)灵恩运动所提倡的方言,常有勉强为人按手之情形发生,与圣经明训相背——“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提前5:22)
    (15)说方言属超自然恩赐,由圣灵直接感动,非凭悟性学习。方言运动的人教导人学习方言不合圣经(林前14:14),信徒可以学习“作先知讲道”(林前13章,14:34-35),却不能学习说方言。
    (16)现今的方言运动,在追求说方言时,常有邪灵、鬼附、精神分裂、说假预言……,教会因而发生争执,甚至分裂的情形。但使徒行传所记的方言恩赐,紧随着的却是得救人数增加,门徒大胆向不信者见证基督,教会更同心。
    (17)圣经中所记的方言,都是明确的“别国的话”或“乡谈”(徒2:4,6,8),为什么现今灵恩运动所推行的方言都是简单而重复的舌音?使徒行传2章的方言,是没有译方言恩赐的外邦人都能听懂而明白。为什么不见这种方言?
    (18)方言运动者认为方言就是天使话语,按圣经所记,天使说的都是明白而有意义的话语(太1:18-21,路1:28-38,加3:19,启7:11-12……),都有极大意义,有秩序,无一不是明白清楚的语言。使徒在哥林多前书14:9-10说:“你们也是如此。舌头若不说容易明白的话,怎能知道所说的是什么呢?这就是向空说话了。世上的声音,或者甚多,却没有一样是无意思的。”但方言运动者所说之方言,刚好与天使的话语相反。
    (19)天主教徒和摩门教徒,他们也同样能说灵恩运动者所提倡的“方言”,却照样坚持其异端信仰。这些异端的方言出于什么灵?
    (20)说方言既是圣灵超自然的恩赐,绝不赐给以下两种人,就是:(一)还没有得救重生的人,(二)有隐藏的罪,没有对付清楚的人。但在方言运动者之中,竟有人一向家中收藏有偶像,恶待婆婆或媳妇,内心彼此不饶恕,却照样到教会或聚会中得着方言,这究竟是出于什么灵的方言?显然是假方言。假方言人人都当禁止,免得魔鬼有机会作工。假方言不但对信徒灵命无益且有大害,使人以为圣灵既赐他方言,必然不理会他所犯的罪了,结果一面自欺,也继续犯罪,一面以自己仍能“说方言”而自我安慰。
    总结上列各点,对说方言的恩赐,应象使徒在哥林多前书14章所采取的态度,不予鼓励,而谨慎地按真理辨认。教会应鼓励信徒追求更大的恩赐:在爱心上长进,勇敢为福音作见证。
    (请详看灵音小丛书《方言问题》)

    123 作者
    2021-01-17 16:09:49
    黄牧师:【林前十四39】「所以弟兄们,你们要切慕作先知讲道,也不要禁止说方言。」
    〔文意注解〕保罗在本章一贯的原则:对于作先知讲道积极地鼓励,对于说方言却消极地不加禁止。
    〔问题改正〕有人引用保罗的话说:『不要禁止说方言』,就对『说方言』采取放任的态度,深怕得罪圣灵。其实保罗在同一章圣经里已经明言:
    (1)真『方言』是有意思的,是讲说各样的奥秘;因此若有人在那里说些『滴滴咑咑』之类无意义的舌音,必是假『方言』无疑,即或有人替他翻出来,也是造假的翻。
    (2)甚至是真『方言』,『若没有人翻,就当在会中闭口』(28节);因此若有人不肯遵守聚会的秩序,在那里表演『说方言』,也要予以禁止。
    (3)真『方言』经翻出来后,就能使教会得着造就,所以也可视同先知讲道,不单是要『一个一个的讲』,并且也须遵守『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林前十四29~33)的规矩,否则便须禁止了。
    〔话中之光〕(一)本节又一次证明,保罗的态度何等持平,度量何等宽大。这和今日基督教中,在属灵的事上争论不已的光景,成为多么强烈的对比!
    (二)圣经只说我们应当切慕或羡慕属灵的恩赐,其中更要羡慕的,是作先知讲道(1节);圣经并不鼓励我们追求『说方言』,而是鼓励我们追求那最大的恩赐──就是『爱』(林前十二31~十三1)。
    一个罪人所需要的,不要说方言的灵恩,也不是其他什么灵恩,而是基督的救恩;没有对付罪,没有得到救恩,就去妄求什么灵恩,是危险不过的事,常常会因此上魔鬼的当。--宋尚节 牧师
    林献羔牧师:《关于灵恩运动》2.不成方言的方言
    哥林多教会乱造“方言”(林前14:11)。方言,原文是glossa,新约出现33次,都是真正的语言,是别人听得懂的(徒2:8)。启示录 ---……点击这里用繁体中文阅读7:9的“各方”,原文是“各种方言”,这是从各种方言来的人。
    灵恩运动的人所说的方言多半是单音的:Da Da Da Da ,有时是一种“舌音”,有时把一句话重复几十次dog dog Siguartsi. 耶稣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太6:7)如果是许多的奥秘,为什么翻出来的总是那一句呢?他们所说的所翻的,有时好像野兽的吼叫。请记得,圣经只限于“万人的方言”,这都是世上已有的“别国的话”(徒2:4)。这些语言发音清楚,是别人可以听得懂的(徒10:46)。别人听不懂的就需要翻,使别人能听得懂。可惜许多人所说的,都没有文法和词藻,不像外国语。
     有人说,方言原是“没有人听出来”的(林前14:2)。请不要误会,这里是指聚会中没有人能听得懂,而不是全世界没有人能听懂的。既然有人能翻,就证明有人明白。“乃是对神说”,这句话原是异教徒对他们的偶像(a god)所用的重复话(太6:7)。
    有人讲了无意识的字音,说是“天使的话语”(林前13:1),但圣经没有说“天使与人说话是用天使的言语”(路1:28,30-37),“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林前13:1),是假设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能说“万人的方言”,同样也没有人能说“天使的话语”。方言“终必停止”(林前13:8),但天使的话语是不会停止的。
    他们很喜欢用第一人称讲“方言”:“我是神……。”这都是假的。使徒没有这样用过。请记住,“方言是对神说”(林前14:2),所以我们不能用第一人称说“我是神……。”
    3.异教的方言
    异端是基督教内所产生的;异教就不是基督教,而是基督教之外的其它各教。基督教内讲异端的能讲方言;基督教以外的各教也能讲方言。
    东非洲有被鬼附的,他们说了流利的Swahali或英语。
    。。。。穆斯林有说方言的。
    北极圈爱斯基摩人Eskimos有说方言的。
    。藏的和尚也有说方言的。
    摩门教教徒多年来有说方言的。
    印度教打坐的人也会说方言和翻方言。
    。港一些黑社会人物在学“神打”时也说起方言来。
    由此看来,不要以为能说方言的就是出于神的,尤其在末世,魔鬼要制造混乱,说方言是其中之一。所以我们要特别小心。
    5.再说学来的方言
    某人在外国长大,讲外国语,但他用本国的语言来说方言。请问这是不是圣经所说的“方言”?
    另有人在1953年夏天从广西到外地,他说方言。别人觉得不对头,于是用约翰壹书4:1-2来试他。他不剪发不剃须。他说主叫他一生不要剃须、不穿鞋。但过了不久,他剃了须发,不只穿鞋,又穿起西服来。原来他的“方言”,不是“方言”而是“谎言”。
    贾德说方言“卜那,卜累卜那地,怕怕拉沙地,怕跑普培,泰利泰,拉他他滔,他利亚,他他他他他,乌拉维特温,以利累特累德洛多,新支新支新支,英巴英巴英巴”。这是什么方言?耶稣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太6:7)
    所以凡沉迷于说方言的人,常常是丑态百出的。
共3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