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认识“方言”》
2021-01-30 17:16:21
273次阅读
0个评论
【牧师分享】《正确的认识“方言”》

  版权:勇敢的吴牧师 。

  《正确的认识“方言”》
说“方言”真的属灵吗?“方言”对今天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圣经怎样启示“方言”的意义、目的、原则的?吴牧师的分享可以帮你解决这些问题!!
一、“方言”的意义:
   在当今教会中有一种颇令信徒困扰的现象就是“说方言”。“方言”被有些人看作是一种特别的言语,又称舌音(speakintongue),是别人听不懂的,可能是连讲的人自己也不懂的。有人用这种“方言”来祷告或讲道。
有些教会鼓励信徒说“方言”,甚至认为说“方言”是重生得救的标志,是被圣灵充满的标志。能说“方言”的信徒彷佛是比较属灵,比较亲近上帝。在同一个基督徒群体中,若大多数的人都会说“方言”,不会讲的人难免有压力,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了一截。在其中作领袖的更是非说“方言”不可,否则就不够资格带领信徒了。在这些教会中的信徒若不想离开那教会,不想离开他的朋友,自然就想认同,很想学说“方言”。但与此同时,若他有机会与其他教会的信徒接触,不难发现:大多数的基督徒都是没有说“方言”的。而且在那些不说“方言”的基督徒里也有很多是爱主爱人的,是满结圣灵果子的(有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拉太书5:22),这样的比对冲击就会让人觉得很迷茫。
1、“方言”与教会:
“方言”到底是怎麽回事?“方言”与灵命长进有什么关系?有不少“说方言”的教会,信徒很活泼,很热心传福音,教会发展相当快。这些兴旺的现象让人很羡慕。期望教会有增长的教牧同工,当然会注意这些教会。但进一步探讨的时候却又发觉有许多“说方言”的教会是低沉、萎缩的。“说方言”与教会增长真有关系吗?有些传道人,工作很劳累,但没有甚麽果效,教会发展沉滞,信徒表现散漫,并且对牧者不尊重,更谈不上服从、受教。为了复兴教会,重振“牧”纲,牧师就盼望能掌握一些属灵的秘诀,以期重新得力,扭转教会的颓势。然而,不是每一个传道人都有讲道和传福音的恩赐,不是每一位牧师都有能力改善教会的行政组织和人际关系,也不是每一位传道人都有机会继续进修;“说方言”似乎是一条比较简便可行的途径。舌头一旦有了突破,就可以改变属灵的面貌,成了属灵人。有了明显的属灵恩赐,信徒自然另眼相看!“方言”的确有它吸引人的地方。但“说方言”真是属灵长进的捷径吗?
2、“方言”与圣经
   方言的起源和本意“方言”在圣经记载不多,主要是记录在新
约,而且只在使徒行传及哥林多前书。有关“方言”的起源是记载在使徒行传。有关“方言”现象所引发的问题的处理原则,是记述在哥林多前书14章。马可福音16章17节提及“新方言”这个词,但没有形容现象,更没有解释含义。
旧约圣经中有几段经文提到有人被圣灵感动“受感说话”或“说预言”(参民数记11:25-29;撒母耳记上10:5-13,19:20-24)。有学者认为那些“说话”或“预言”,可能就是新约圣经中所谈论的“方言”。但这些经文并没有指出那些说话是“别国的话”或是“神秘的言语”,当时的听众似乎都知道讲者所讲的内容,那些“受感说话”的人很可能是用大家常用的言语。这就与新约圣经中所讲的“方言”不同了。再者,在这些旧约经文中所提到的情况都是与先知的角色有关。因此,那些“说话”也必是与先知的讲论有关。根据保罗的了解,“方言”与“先知讲论”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参哥林多前书14:2-5)。所以,我们知道旧约中的“受感说话”和“说预言”,虽然都是圣灵的工作,但并不是新约所讲的“方言”。
就新约圣经而言,有关“方言”出现的具体描述是从使徒行传第2章开始,那是主耶稣升天後的第一个五旬节,当时圣灵带著可见的形体显现,如同火焰的舌头分开落在各门徒的头上,众门徒都被圣灵充满。圣灵赐给他们特别的口才,他们就说起别国的话来,讲说上帝的大作为(使徒行传2:1-4,11)。
3、“方言”与翻译:
    应该注意的是:在中文译本中,此处没有用“方言”这个词,却指明那是“别国的话”,这是比较正确的翻译。“方言”这词的希腊原文是glfssais,是“舌头”的意思,也可以翻成“舌音”或“言语”。使徒行传2章4节中“别国的话”原文是eteraisglfssais,直译应该是“其他的舌音”,但也可以翻成“其他的言语”。单凭这节经文不能确定它的涵义,但细看下文(6-11节)就可清楚知道:门徒所讲的是当时由各处而来的犹太人所惯用的“乡谈”,希腊文是dialXkt□dialect),那应该是人间听得懂的语言,不可能有其他的意义。
使徒行传还有两段关於“方言”的记载,就是在10章46节和19章6节。使徒行传10章是记述彼得被上帝差遣,首次向外邦人哥尼流传福音的经历。彼得在讲道的时候,圣灵便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他们就说“方言”,称赞上帝为大(徒10:44-46)。经文中清楚记载:彼得和众信徒能明白那些人所说的“方言”是“称赞上帝为大”。可见那是人间听得懂的话。彼得後来还特别为此事作见证说:“我一开讲,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徒11:15)。彼得在这里所说的“当初”,当然是指使徒行传第2章“五旬节”的经历□□他们用“别国的话”,讲说上帝的大作为。
因此,可以断言,使徒行传第2章和第10章所提到的“方言”,都是人间言语,是“别国的话”。其中包含多种地方方言,不是同一样的“方言”(徒2:5-11)。
今天不少鼓吹“说方言”的教会,会众是讲同一类型的“方言”,只不过发出单调含糊的舌音。这种现象与圣经的记载截然不同。
使徒行传19章记载保罗遇到了施洗约翰的门徒,就奉耶稣的名为他们施洗。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就说“方言”(徒19:1-6)。在这段经文中没有清楚说明那些“方言”是不是人间能懂的言语。但在同一卷书中(使徒行传),在类似的情况下(谈及圣灵降临),用同样的词(“方言”),应该是表达同样的意义。这是很基本的解经原则。所以,这里的“方言”应该也是“别国的话”。这样的解释正符合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4章所表达的:那是“外邦人的舌头”(林前14:21)。
有人认为哥林多前书14章所论的“方言”有两种:一种是“外邦人的舌头”(21节),是“别国的话”;另一种是“没有人听出来”的(第2节),是神秘的言语。这样的了解最大的困难是,在同一章圣经中,用同样的词,怎麽可能是指两样不同的事?圣经中似乎没有同样的例子。作者既然没有说有两种不同的“方言”,我们就不应该硬把“方言”分成两种。第21节英文圣经(NIV)的翻译是:"Throughmenofstrangetonguesandthroughthelipsofforeigners......"。这样的翻译会使人误会,以为真是有“奇异的言语”(strangetongues)。经查对圣经原文(希腊文),“eneteroglfssoiskaienceilesineterwn”英文直译应该是:“inothertonguesandinlipsofothers”,其中并没有“奇异”的含义;所以,中文圣经的翻译就比较好:“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这样的描述是与使徒行传第2章4-11节吻合的,那是指人间能懂的言语。
哥林多前书14章2节的“没有人听出来”这句话意思应该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因为假如是绝对的“没有人听出来”,下文却一再提出要把“方言”翻出来(表示有人可以听出来,看5,13,27-28节),那就前後矛盾。所以,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那说“方言”者知道他所说的“方言”,不是他们教会惯常用的语言,他晓得绝大部份在场的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那是相对的“没有人听出来”),只因为出於圣灵的感动,他就用那种“别国的话”对上帝讲说各样的奥秘。那种话可能是他自己原来也不懂的,就像门徒在使徒行传第2章中所经验的那样。

4、“方言”与“天使的话语”:
   有人认为“方言”是哥林多前书13章1节所提及的“天使的话语”。基督徒能讲“天使的话语”,当然是出类拔萃的属灵精英了!但细看这节经文的上下文,就发觉“方言”并不是天使的话语。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林前13:1)请注意:这里并没有说,“方言”就是天使的话语。再者,没有人可能会讲万种方言,这是文学上的夸张手法,“天使的话语”也是同类的用词。这句话主要的意思是说:一个人尽管很有口才,很会讲话,但没有爱,他所讲的话就没有太大意义。
林前13:8-10说:“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於无有了。”这“方言”若真是“天使的话语”,当我们朝见那完全者(上帝)的时候,应该更多用这天上的言语,不可能停止。但圣经明说:“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可见这里所说的“方言”不是“天使的话语”。
总括而言,圣经中所记载的“方言”,都是“别国的话”,是地方的方言,是乡谈。那些会说“方言”的人,全是由於圣灵主动赐予特别的能力,是上帝为了达到特殊目的而行的神绩。不是人求来的,更不是学来的。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