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的圣工
2021-01-14 09:37:17
48次阅读
0个评论
  高等学府是世界观的战场
  当我们看到18-24岁、进入高等学府的Z世代,我们要认真思想何谓高等学府的目标,特别是基督教大学。高等学府不单单装备人去工作,高等学府是世界观的战场。如果我们要赢得这个世代,我们就是要打赢这场战争。接受高等教育,不是一小部份的人的特权。很多人期待接受高等教育,以便进入社会后更有竞争力。令人惋惜的是,许多高等教育已经被简化。
高等教育被实用主义简化
  首先,高等教育已经被简化,因为很多高等教育已经被实用主义吞噬,只注重实用的层面,以最终可以得到多少利益作为衡量万事万物的标准。当青年进入高等学府,他想:「我大学毕业后可以得到怎样的工作?赚多少钱?」他这种思想的过程,正是在活出实用主义的精神。不幸的是,许多父母与青年选学校或学科的时候,是根据以后可以做什么工作、赚多少钱来选,很少人会想:「如果我选了这所大学或这门学科,这将对我产生怎样的影响?」、「究竟进入这所大学,对我或我的孩子,会有怎样的影响?」实用主义影响许多大学,也影响许多基督教大学,许多大学追求的终极目标并不是大学所应当追求的,更不用说基督教大学所当追求的。实用主义只会让高等学府生产出有就业能力的学生而已。
高等教育被世俗主义简化
  其次,大学已经向世俗主义妥协了。世俗主义将信仰与知识相互对立,尤其是基督教信仰与科学,特别是现代科学。这使基督教教育已经与基督分开了。的确,某些基督教的高等教育仍然具有某些基督教的元素,或基督教的味道在其中,例如:校名仍有基督教的字眼,校内仍有礼拜堂、崇拜、祷告等,但这种信仰与知识的二分法,在当今的基督教教育仍然存在。
  我曾听到一位多年从事基督教教育的人,当人问他:「世俗教育与基督教教育有什么区别?」我很好奇,想听听他的回答,但他的回答使我深信基督教教育已经被简化了,他说:「世俗教育与基督教教育教的内容都一样,物理、数学,世俗教育与基督教教育唯一的不同,就是基督教教育栽培出正直、有道德的人,不单单有知识,也有为主做见证的品德。」
基督是万王之王
  虽然道德很重要的,但世俗教育与基督教教育的区别若只是道德上的差别,这就把基督教教育简化成为道德罢了,把基督与祂的拯救简化成道德,但圣经告诉我们,基督的拯救不仅关乎人的得救,基督拯救的范围包含整个宇宙的范围,这是许多基督徒从未想过的。保罗说过很伟大的话:「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叫万有——无论是地上的、天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西1:20),耶稣工作的果效是宇宙性的。《歌罗西书》第一章十七节下半部说:「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这处英文的翻译可以这样说:「万有是他託住的」。
  耶稣是创造者、救赎者、护理者,《希伯来书》第一章三节说:「祂(指基督)是上帝荣耀所发的光辉,是上帝本体的真像,常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圣经告诉我们,没有任何被造物可与造物主分开。耶稣创造一切、救赎一切、继承一切,这时许很多基督徒却不认识基督教对高等教育或科学的贡献是何等的大。如果我们看高等教育的历史与发展,就会知道这些来源与基督教和神学是无法分开的。
西欧大学林立源于基督教的影响
  世上最古老、至今仍存在的大学全在西欧,义大利的博洛尼亚大学(义大利语Università di Bologna ,1088年建校),法国的巴黎大学(1150年建校),英国的牛津大学(1167年建校)、剑桥大学(1209年建校),西班牙的萨拉曼卡大学(1218建校),至今仍存的五大大学都在西欧,而不是位于其他地区,因为西欧于十二、三世纪深受基督教影响,被基督教所影响的西欧与东正教所影响的东欧,两者有很大的区别。根据历史的记载,当西欧创办那么多所大学时,受东正教影响的东欧却是在二十世纪才建立大学。
神学乃科学之母
  科学不是在文化悠久的中国或印度发展,却是在相对年轻的文化下发展,现代科学的发展与宗教改革运动两者有很大的关係,神学与科学是有关係的。如果我们注意伦敦皇家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十位创办人,其中有六位是清教徒,一六六三年,百分之六十的皇家学院会员都是清教徒,这项资料令人震惊,因为当时清教徒在英国是少数的。
  有些人解释科学之所以在这些地区发展,是因为贸易、军事或经济等原因,但我们从十六世纪植物学的发展,就可以知道真正的原因并非上述的原因,举例来说,植物学之所以发展,并不是因为经济所推动的,因为植物学对经济并没有多大直接的贡献,植物学之所以发展,主要的原因,是由于许多有志教育工作的人的投身研究。
基督教高等教育的四大呼召
  有哲学家曾说那些忽略研究自然的人,与那些研究自然却忘记上帝工作的人,都是犯了相同的错。加尔文也鼓励人研究上帝所造的自然。我们要如何在基督教的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让基督居首位?我要跟您们分享基督教高等教育的四大呼召:
一、让你的学生看见基督的主权
  如果我们投身基督教高等教育,我们必须认清教育的目的,不单单是装备我们的学生有工作的技能,而是让你的学生看见基督的主权。《歌罗西书》第一章十七节清楚地告诉我们:「基督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故此,我们知道无论理性、逻辑以及所有的事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有基督大能的託住。既然高等教育是世界观争战之地,我们就必须为上帝的主权而战,让学生看见基督是何等的大,他们之所以可以做这一切的事,都是因为有基督的託住,否则他们看不见基督在高等教育的伟大。
、我们必须拒绝所谓的中立
  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都有对宗教性的委身,理性主义者说理性是他们首要的原则,经验主义者说感观是他们衡量一切的基础,这是一种宗教性的委身,甚至无神论者也有宗教性的委身,因为无神论者对他们的预设也有一种委身。如果我们注意《使徒行传》第十七章记载保罗说:「众位雅典人哪,我看你们凡事很敬畏鬼神」(徒17:22),点出人人都有宗教性的委身,无论他们委身的首要原则是什么。
  耶稣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我的。」(太12:30,路11:23)没有所谓的中立,不与耶稣相合,就是敌基督的,明白这一点很重要。科学并不是中立的,人对被造世界的研究是一种解释,没有任何人的解释是绝对的。我们不是上帝,我们是被造的,我们对被造界的理解都是经由解释而来。一位二十世纪的神学家说:「真知识,就是明白上帝与每项事实之间的关係正如同圣经所启示的。」
  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 1895-1987)说:「当我将所诠释的与上帝永恆的计画相关联的时候,这使我得以真正明白一项事实。」被造者对事实的诠释,无论是2+2=4,或任何赋有理性的诠释,都不能与创造主脱钩。人若企图在上帝之外进行解释,这是在建立偶像。我们要对耶稣基督忠心,而不是委身于中立,因为所谓的中立是不存在的。
三、 让学生的知识与救恩连上线
  归正神学提到人全然的堕落,人所拥有的一切已经被罪玷污,无论理性、情感、意志都已被罪玷污。我们必须承认,无论我们思想的模式或对万物所做的解释,事实上都已经被罪玷污。
  彼得使多那是一名数学家,他对当时最世俗的大学生提问八件事,问他们这八件事要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的可能性有多大?一、他必须生在伯利恆,二、必须有使者在他前头行,三、他会骑著驴进耶和撒冷,四、并被出卖,五、卖他的银币被丢进店裡,六、他在控告他之人面前默默无声,七、身为一个罪犯,八、被钉于十字架上。这些学生算的时候,发现这八件事要同时发生同一个人身上的机率很小。圣经关于弥赛亚的预言约有六十个,相形而言,这机率更小,但我们知道耶稣成就这所有的预言。
  我要问的是,这种可能性会使一个不信的人决定接受耶稣作他的救主吗?我的答案是,不会,因为信耶稣不是理性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如果上帝没有打开我们的心,我们不会相信。基督的确在万有之上居首位,以致我们能接受救恩。所有的事实与上帝身为创造者有关,若你不是与基督相合,就是与基督为敌。基督教高等教育应当体悟,带领你的学生悔改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育目的。那对悔改、对救恩毫不在乎的高等教育无法好好处理知识论,因为知识论与救恩论有关。
四、 门徒培训
  我们不但要带领学生认识救赎他们的主,使他们成为上帝的儿女,我们也要带领他们与创造万有的主会面,透过他们所做的一切,献身上帝的国度。我相信门徒培训在委身上帝的高等学府进行,会比他们在教会更多地实行出来,因为他们经常相处在一起,超过他们在教会的时间。很多上帝的儿女、年轻的基督徒一旦进入高等学府,就失去他们的信仰,高等教育是我们可以抓住他们的最后机会,如果他们在高等教育没有信仰,或失去信仰,很有可能他们整个生命会失去信仰。所以,我在这裡要呼召那些投身高等教育的人,我们要显明基督的超越与主权在任何知识之上,若非如此,我们就没有让基督在万有居首位。
内文:摘自印尼归正福音教会2020年10月所举办的基督教信仰与普世福音研讨大会,未经讲员过目
印尼归正福音教会-中文堂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