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牧师的具体圣工有哪些?
2021-06-10 07:58:10
446次阅读
1个评论
文 /  陈终道
金灯台出版社 活页刊
问题研讨

1. 你信任你的牧者吗?为什么?

2. 你认为牧者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3. 按你所知尽量列出牧师该做些什么工作;

4. 试估计牧者每项工作要用多少时间;

5. 牧师若针对少数人讲道,如何?

6. 牧师若因怕得罪少数人不讲某些道,如何?

7. 信徒彼此不和,对牧者工作有何困难?

8. 你的牧者沮丧软弱或失败时,你该如何?

9. 牧者若无辜受人毁谤,中伤时,你采何态度?

10. 你是否经常为你的牧者代祷?

所有在教会中作牧养工作的人,无论受的是那一种训练和造就,都必定知道该留心了解扶助他们的“群羊”。但有多少信徒会想到他们也该了解扶助他们的牧者呢?信徒对他们牧者的了解有多少,对教会的兴旺有很大的关系。不了解就不会信任,只要稍微听到外面一些消极方面的闲言,就立刻失去信心,甚至附和外人,信口雌黄,讲些损害教会的话,“击打牧人,羊就分散”,结果可能使教会受亏损。所以,不单牧者要了解信徒,扶助信徒,信徒也要了解牧者的工作,以及他们心身灵的状况,才不至给魔鬼有机会在教会中作任何“布散分争”(箴六:14)的工作,彼此同心事奉,相关相爱,教会自然就兴旺了。

一.牧者与祈祷传道

但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六:4)

全节的实意是:传道人应当以祈祷并传讲神的话为当然的职责。传道人第一要紧的事就是在神面前等候信息,传给会众,而他们的等候信息是与祈祷不可分割的。无论他们祈祷的方式如何,不一定每日二十四小时跪下祷告,但他们的心灵总要不断的祷告,仰望,等候神的话语,这样,神的群羊得到喂养,神的教会才能强壮。

近代教会有些人看轻讲道的工作,他们认为讲道很容易,行出来才是难事。从最表面来看。可以说是对的,但深一层来看,绝不这么简单。讲道不是演说,演说可以单凭口才说得动听而有幽默感就可以。讲道乃是传递神的信息。神把信息给祂仆人,他们才有话可传(摩三:7-8)。每一个时代,神都兴起祂特别使用的仆人,为那个时代作神的出口,那些传讲信息的人,自己先因神的信息感动,消化成生命一部份。像先知以西结先吃“书卷”,然后说豫言那样(结三:1-3,启一○:8-11)。不是从书本中搬些知识出来,是自己吸收了神的话语,体会神的心肠,站在神代表人的地位,宣告神的心意。所以教会的讲台绝不让那些喜欢在人跟前露脸的人出风头的地方,也不是用来联络感情,讨好人的机会。没有信息又没有恩赐的人,仗着有点学识地位,争着要上台,那完全是世俗虚荣的观念,搬到教会运用,简直藐视讲台是神分别为圣要向会众赐下恩言的地方!

从旧约到新约,神一向是借祂的仆人用祂的信息领导祂的百姓。摩西宣告神的话,亚伦,米利暗,约书亚,众祭司,统领,族长,千夫长,百夫长…等分别去实行神的话;新约使徒也是这样,他们不是所有信徒中最有学问财势的人,但神借他们所传讲的真理,却是教会事奉的准则(徒二:42,帖后三:14,提前三:15,提后一:13-14)。使徒时代以后,虽然圣经的启示已完全,从教会历史中可知神仍不断在不同时代中兴起祂所用的人,维持真理的见证,借圣经真理的信息领导祂的群羊。

所以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第五章二十节说:“不要藐视先知的讲论。”(指先知讲道的“先知”)。今日有些教会轻忽讲台的教导,甚至有些神学的训练,也轻忽怎样传讲神的话,却教导人怎样运用心理学讨人欢喜,怎样用“智慧”对付人,怎样争取自己的利益,并强调牧者在别方面工作的重要。当然传道人的生活见证,爱心助人,管理教会等问题,也都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作个传达神心意的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而且信徒到神面前领受神的话,是敬拜的主要部份,那些故意说讲道不是敬拜的主要部份的言论,是为无道可传的传道人护短的论调。神的真理就是权柄,能充分供给信徒真理之粮的人,自然就有属灵权柄。牧人必须在真理光中走在群羊的前面,才能领导群羊,而不致“跟从羊群”(摩七:14-15)。传道人若不自爱,不肯在神的话语上用心,不求灵命的长进,因而不受信徒敬爱,是咎由自取,不该怨天尤人,乃应发奋努力,到宝座前求恩惠能力。

另一方面,教会的长执和信徒们,应在各项杂务上分担牧者的工作,别在人际的纠纷中找牧者作代罪羔羊;不要滋生事端,使牧者在心灵上负重担,这些都会使神的仆人不能专心领受神的话,那不单使牧者的灵命受害,全教会的灵性情形也必受损害。

二.牧者做些什么工作

大多数信徒对牧师做些什么工作不大了解。普通的认识只是每礼拜天讲一次道,带领祈祷查经,探访病人,主持婚丧礼等,因而有些人以为牧师是很清闲的工作。

约在八十年代初期,笔者觉得有需要把牧师,助理及各部门工作的职责细节逐项写下来,以便教会人事变动时,新接手的人知道该处理的事。虽然有些老教会早有职责的说明,但并不详尽,缺乏实例。于是着手编写题为各按各职工作守则,目的在使一个完全不知道怎样参予教会工作,或刚刚出来的传道人对于他们要做或可做的工作是什么,有一个具体的内容,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然后他们可按自己教会的需要增减重编。第二年开始要各部门把工作细则写下,加以编整,增补。八二年出版了各按各职的小册子,其中牧师和助手的工作范围,虽已把若干近似的工作概括在同一类中,仍有约达三十项。如:

1. 主日崇拜讲道(早,午堂);

2. 查经祈祷聚会;

3. 关顾各查经小组或交由助理牧师关顾;

4. 福音性查经(与助理牧师轮流担任,或指定信徒担任);

5. 浸礼班查经(或交由助理牧师或指定之同工负责);

6. 个人辅导(特约谈话);

7. 接受新会友之谈话(申请受浸或入会);

8. 电台福音广播(或由指定同工分担);

9. 有关圣经真理问题之指导与谘询;

10. 特别探访(造就性或福音性);

11. 主持长老议会,各部同工会议,必要时可指定助理牧师或副主席代理;

12. 留心长老议会之会议决案的执行情形;

13. 指导及推行各部门工作,与各部执事保持联络,留意各部之间工作之配合情形;

14. 各项圣礼:浸礼,圣餐,婴孩奉献,职员就职,婚,丧礼等(或交由助理牧师主理);

15. 出席或派代表出席各团契,主日学,各部门职员会议;

16. 推行文字出版事工:周刊,“金灯台”,年报之选稿,写稿,及其他文字出版事工提供意见与指导;

17. 对外信件之往来及签署;

18. 主持每年之长老提名委员会,长老选举,及各部门,团契等提名委员会;

19. 主持每年之圣工研讨会及会友大会(工作报告及勉词);

20. 有关各部门同工之关顾及指导,并对必须临时取决之人选问题提供意见或决策;

21. 教会工作方向之重要决策及推行,联同各部长遴选各部属下之区长或组长;

22. 按需要分配助理牧师适当之工作,分担各项行政事务;

23. 必要时联同司库签署银行支票;

24. 阅读各部,各团契职员会会议记录,或听取代表出席各部门会议之助牧报告;

25. 有关教会与本地区华人教会之联系;

26. 有关本会与友会间之联系;

27. 出席华人教会之间的联系会议,并保持教会间之良好关系;

28. 出席或派代表出席同宗派之联合会议;

29. 会外信徒有关圣经,灵性问题之解答;

30. 主领其他教会之特别聚会(偶然性),必要时协助友会临时性工作。

此外,还有我个人的文字事奉,七年牧会中约写了超过八十五万字的文稿。感谢主,祂加给我力量和时间,是我自己也无法想像的。

实际上,好些工作要由助理分担,否则就难以胜任。在这许多项工作中,有些是必须摆上较多时间与心思的,例如主日讲道,内容是否充实在乎花多少时间去祷告准备;解决信徒个人问题,可能需要多次交通祷告,甚至跟他一起“争战”;而信徒要找牧师时,多半到问题难以解决的程度才找牧师。引导慕道的人清楚得救也需要深入认识,一再探访,彻底解决他们内心的疑难,帮助我们战胜环境的阻拦,家人的反对,或自己难以放下的罪恶等。

至于主持会议或参与教会内各部门会议,要避免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情形,牧者必须事后推动各部负责人。推动的工作并非想当然那么顺利,可能有人反对,批评,挑剔…可能要面对许多复杂的人事问题,真理见解问题,感情与心理方面的问题,推动工作之成功或失败都会成为牧者心灵上的负担。在许多部门,团契,小组…各种有关人与事的决断时,难免有不当之处,推行起来会有人觉得不公平不满意;这类问题在信徒,长执,同工大家都同心时,纵使处理略有不当,也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若信徒彼此不和,纷争结党,有影响力的同工或义工不同心时,牧师在处理行政事务上稍有不当,就必有人抓住机会,小题大做,这些事都会成为牧者心灵上沉重负担。若在这种情形下,教会又遇上外来的扰乱,混乱真道的异端,或会内有些主观特强的信徒,在圣工上有些特别的主张,自以为新潮前进,却又不合圣经,牧师的工作就加倍感到困难了。

牧师除了照顾自己牧养的教会之外,有时也应帮助友会的工作。教会名目的分别,不该像隔开柏林的石墙那样各分东西;组织和体制或礼仪的小分别,不应演变成宗派界限,视同外人的观念。所以友会之间有需要时,工作上的互助,工人与信徒之交通,都能增进主内合一的心灵。有时自己教会邀请别会牧者主讲特别聚会,自己的牧者当然也会应邀到别会去分享主的话语。这样,会外主领特别聚会,也就难免成为牧者工作的一部分。

细心估计一下牧师每项工作所需的时间,还要加上个人充分的读经祈祷时间,便可以领会:要成为合乎主的使用,又能满足教会需要的牧者,要怎样摆上自己,时刻靠主了!

三.信徒分争影响牧者

信徒之间如果能够彼此和睦,没有分争结党的事,就已经算是帮助牧师了。因为信徒之间一有了分争,牧师讲道就有困难,有顾虑,心灵上不自由;任何争执,牧师都会被迫处于夹缝之中。如果是为真理的争论,神的仆人可按圣经教训作决定;若是个人的是非恩怨,信徒应彼此饶恕。错的一方应请求饶恕,对的一方也应尽量包容,因为既然不属于真理的问题,就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如果属于财物的得失或是金钱的纠纷,就更不应利用这些事来搅扰教会。信徒不应为了个人的恩怨,在教会事工上存着偏见,或按个人的交情,一味袒护自己的人,甚或彼此敌对不顾真理。信徒间有这些情形发生,牧师不论讲什么道,都很容易被误认为是偏袒某一方以道压人,或以为牧师借讲道在责骂什么人,这是最不敬畏神的态度。在听道的时候,如果神的话讲中了我们的错失与罪恶,无论牧师是否针对我,也应该认罪悔改;因为那正是我所需要的。

1. 不该针对一,两个人讲道

按我个人的经验,从未有过一次讲道是为针对一两个或极少数人而讲的,却有许多次有人来对我说:“牧师,你这次的道是专门对我讲的!”曾有人用指责的口吻说我不该特别为指责他而讲这篇道。我对他说:“这是因为你没有读过我的书,我这篇道在十多年前已写在书上,相信你那时还未信主呢!”他才哑口无言!

传道人不应利用讲台发泄自己的怒气,但信徒也千万不要存一个抗拒神的道的心态来指责神的仆人。当神借祂的圣灵,用祂仆人的口指出我们内心的污点时,应虚心接受,不要设法找代罪羔羊,反而将错失推到神的仆人身上,那只证明我们毫无悔意,真正受亏损的却是自己。

信徒彼此同心,又肯虚心领受神的话,就是帮助他们的牧者了。做个好的听道者,实际上就是帮助了那讲道的人!

2. 也不该怕得罪一,两个人而不讲道

另一方面,牧者虽不应针对一个人讲道,但忠心的牧者也不应为避免一两人之误会而不讲当传的信息。耶利米不怕许多人误会他摇动民心,为敌人说话,甘冒最大的忌讳,被人误为奸细,仍按神的感动忠告当代的君王与民众,因而饱受凌辱与折磨。

所以,神的仆人既不为责骂自己所憎的人讲道,也不应怕失去自己所爱的人而避讳不敢直言。正如使徒保罗所说的:“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二○:27)

四.了解你的牧者

牧者就如每个信徒一样,不过是有血有肉的人,甚至先知以利亚也不过“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雅五:17)。他虽在迦密山上打了一场辉煌的胜仗,证明耶和华是神,巴力不是神,且杀了四百五十个巴力先知;但只不过同一日之间(王上一九:2),当王后耶洗别声称要追杀他的时候,他竟惊惶逃命,灰心到在神面前求死的程度,可见他与我们一样有时刚强,也有时会软弱,所以牧者当然也像信徒那样,可能有灵性或身体方面的软弱。

照笔者个人所见,忠心的牧者,必然殷勤作工,完全投入,因而精神体力都透支,甚至健康损毁,仍努力工作。笔者在东南亚,香港以及各地,亲自看见有些执事恶待“小传道”的情形,既似恶婆婆苦待媳妇,又像资本家剥削工人!有些纯真热心的青年传道,经不起挫折而改变道路。虽或可说他们心志不坚,但教会是否要负一部分责任﹖为什么许多神学生毕业后不愿作牧会工作,宁愿选择别的与福音工作有关的岗位﹖如果普遍有这种情形发生,教会实应客观地探究人才流失的真正原因了!传道人诚然不要整天顾影自怜,动辄说为身子,为妻子,为孩子…但教会也该体谅传道人也可能身心疲乏,情绪低落。

如果要说传道跟信徒在这些方面有不同的话,那不同就是在于:他们在自己软弱时仍需担当别人的软弱;在自己心灵十分沉重,情绪极为低落时,仍需安慰忧伤的人,扶助压伤的心灵。身为父母的人,怎能要求未长成的孩子为自己分忧﹖他们必须自己承担一切身心的疲劳与委屈,那才是父母心肠的牧者。

五.为你的牧者祷告

你是否每日都为你的牧者祈祷呢﹖甚或你觉得你的牧者没有能力时,有为他祷告么﹖使徒保罗是最会讲道,最坚强的使徒;但他在以弗所书第六章第十九至二十节要求信徒为他祷告说:“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我为这福音原故,作了带锁炼的使者)。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放胆讲论。”在这两节经文中他两次要求信徒为他祈祷,使他能放胆讲道。传道人不但对外人需要胆量讲道,还要对会内听众,完全不用患得患失地讲道。若众信徒信任他,与他同心,在讲道时心理上完全不必理会是否会引起某些人误会,以为故意中伤他们,他就可以放胆按正意讲解真理了!

当我们觉得我们的牧者讲道越来越没有能力,越来越没有内容的时候,除了可能是牧者本身退后的原因外,我们是否应该省察;或许因为我们没有为他祷告的原故呢﹖

为你的牧者祷告,是最好的属灵投资,因为为他忠心代祷就是在他的工作上有分了!

六.与你的牧者一同站立

教会遇到试炼,有外来的毁谤和攻击,或牧者为主受逼迫苦难时,信徒要按真理立场与主的仆人一同站立。有人毁谤教会,毁谤牧者,不要轻易相信。不是说牧者一定没有错,但决不应加入那些非基督徒或在教会中好生事的人一边,信口开河讲些消极性,破坏性的话。这样做可能错误地损害了自己的教会,也可能大大羞辱主的名,甚至引起教会分裂。我们应冷静地了解事情的起因,不要单凭片面之词,妄下断语。

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后书第一章八节劝勉提摩太说:“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提摩太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传道人了,还需要保罗这样的劝勉么﹖可见当时一定有些毁谤的话,使以弗所信徒以为保罗下监可能不是或不全是为福音缘故。保罗写给腓立比的书信中,显示他第一次在罗马下监时也有类似的情形(腓一:12-18)。但写提摩太后书时情形更恶劣(参提后四:16-17),提摩太既是保罗最亲密的同工,保罗若是因别的原因而被囚,提摩太也就会因他而感到为难。保罗要提摩太与他“同受苦难”,绝不叫他去罗马跟他一起下监,而是要他站在保罗一边,别人虽或毁谤保罗,提摩太却不以他被囚为耻,这样就可使保罗大得安慰了!

教会的牧者也需要信徒与他一同站立,神的仆人在为福音工作上,受人误会中伤的时候,需要了解他的人站在他一边,跟他为真理一同争战,这就是扶助你的牧者了。

摩西是旧约最伟大的领袖,当他在山上举手祷告时,约书亚在山下就打胜仗;但摩西的手会疲乏,需要亚伦与户珥两人扶住他的双手,才不致下垂。亚伦与户珥虽没有摩西那种祷告能力,却可以扶住摩西的手,使他可以继续把手举起。今日在神的家中同样需要亚伦,户珥扶助神的仆人,同心为福音争战打美好的胜仗。

结语

受感写希伯来书的神仆,劝勉信徒说:“你们要依从那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

在此告诉我们:神在祂的家中设立有引导人的与被人引导的,又有能为别人灵魂儆醒的,有需要别人为他守望的。神的仆人就是神赐给教会作引导人的,为群羊守望的。他们在灵命上应较信徒长进,在真理的话语上走在信徒前面;所以他们能引导人,能预见可能有危险,发出合时的警语。他们还要有一种事奉的心态,就是像个受托者要准备有一天向神交账。这种心态使他不为自己求名利地位,不为迎合潮流的风尚而求人的称许,只求完成使命,按真理说实话。基督徒应顺从这种向神尽忠的仆人,要扶助提醒他们,使他们的工作成功;也要按真理顺从他们,使自己灵性受益强壮;这样就使他们交账时有快乐,不至忧愁了。

总之,神的工人要在神的话语上常有领受,可以喂养群羊,信徒应各按各职,照着百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了”(弗四:15-16)。

作者陈终道牧师(1924-2010)本社创办人。
收藏 0 0
    2021-06-10 08:00:04
     研经笔记 前言:圣徒与圣道
    文 /  于中旻
    金灯台圣经网
       有些关心教会的人,指出信徒不读圣经的问题:没有圣经的根基,信徒还信些甚么?这该迹源到神学院,造就出不读圣经的学生。当然,水流不能高于源头,学生不能大过先生;从前有位教授,圣经还未读过一遍,只热衷于讲“本土神学”,把道成肉身,说成为中国“道”的观念相同。把普通启示和特殊启示混为一谈,哪能不迷失正路?
    不明白圣经,就不能明白福音。使徒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澄清对福音的认识:塬来福音不仅是好消息,而是照圣经应许成就的大好消息:基督为我们成就救恩,使信祂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作神的儿女。他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叁天復活了。”(林前一五:3-4)
    圣经是我们信心坚实的根基。保罗写信给他用福音所生的真儿子提摩太说:“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提后叁:15)他又说:
       圣  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叁:16-17)
       这说明在生命的道路上,圣经有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因为如果没有圣经的教训,我们就不知道甚么是对的,甚么是错的;甚么是当行的,甚么是不当行的。有圣经这面镜子,我们才可以看得清楚,改正错误,长大成人,遵行神的旨意,作各样的善事。
    使徒彼得用另外一个说法:重生的属灵婴孩,得了永远生命,需要永远的食物供应,“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彼前二:2)有孩子生下来不吃奶,是严重的事,为父母者,不可掉以轻心。但今天的教会里,有许多不爱慕灵性食物的信徒,牧者不管不问;没有强壮的信徒,哪有健康的教会?
    不过,生命的长进,到底是个人的事,不是谁可代替的。所以说:“你们…就要”,是信徒要有这样的意愿;“除去一切的恶毒,诡诈,并假善,嫉妒,和一切毁谤的话”,不要让这些毛病,破坏灵性的胃口。如果谁对于神的话缺乏兴趣,就该省察,是否没有除去那些恶性的东西?
    主耶稣对犹太人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你们心里没有神的爱。”(约五:39-42)
      又说:“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七:17)
       主耶稣当时的教师,文士和法利赛人,不会读圣经吗?他们当然会读,而且通晓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但他们得到了永生吗?没有。为甚么呢?因为他们错了。他们只“以为内中有永生”,却不肯到主那里得生命。因为生命在祂里头。圣经是为主作见证,叫人到祂那里,信祂,而得永生。这里有很大的差别。我们需要地图;有些地图很好,正确,也印刷製作精美,但到底不能代替到那里。
    不过,圣经到底是神的恩赐,启示给世人,叫人认识祂,叫人读了能够明白。“心里没有神的爱”,是从前犹太人的问题,也是今天许多人的拦阻。
       圣经是为普通信徒写的。不是为了叫人不明白;而是为了叫人明白而遵行。中世纪的教会,怕信徒误解圣经,以为只读圣经而缺乏注释是危险的,可能比不读圣经更糟;因此,乾脆禁止信徒读经。这样,有宝贵的圣经,而不能读,没有神的光照,就陷在黑暗中,直到宗教改革运动兴起,把神的话打开,人类才得到光明和幸福。
      不过,还有另一个错误的可能,就是有的人把读经当作艺术,专去钻求那些偏僻的小问题,隐晦不显明的地方,以衒弄自己的“亮光”,“灵感”,或特别知识。早期教会的诺斯替主义(Gnosticism或称灵智派)是如此,末世更有人这样。
    如:主耶稣再临的日期,主自己亲口明言说:“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太二五:36)还能够说得再确切吗?但居然一再有人狂妄断言主哪天再来,末日哪时候临到。其实,主是要门徒儆醒,预备。这才是最重要的。不仅猜测主来的日子,是违背圣经的;圣经也说,就算你活到主再临,也不是比睡了的人优越(帖前四:15)。因为那些已经在世上过了“末后”的日子,如果他们爱主,尽忠事奉主,预备好了见主,可以得着奖赏,才是最要紧的。当然,为利混乱真道,或受魔鬼利用,迷惑人的心,一直是这些事背后的动,为的是叫人不认识神,不遵行祂的旨意。
       不过,我们要知道:圣经是神的话;神学是人在解释神的话。解释的人必须存心真实正确,所解释的才可真实正确;但无论如何,必须以神的话为根基,也必须承认人智慧有极限。
       圣经中有显明重要的事,有信徒当尽的责任,有神显明的旨意。使人能够“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使人预备见主。但也说:“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申二九:29)这些“明显的事”,才是要我们遵行的。
       有人买了一个古董,是宝贵有价值的稀有日晷,严密收藏,放在保险箱里。其实,那就完全失去了其价值;因为日晷必须放在阳光下,才可以发挥指示时间的作用。圣经像是指南针,不是要叫人收藏起来,而是要叫信徒顺从其所指示的方向,不要反其道而行。存意不遵行圣经,或寻求规避责任的借口,都是误用了圣经,也就不能蒙福。
    愿我们敞开心,求圣灵藉圣经向我们说话,引导我们进入真理。阿们。
    作者于中旻博士为文宣士,本社顾问牧师,圣经网著者,曾任新加坡神学院讲师。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