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但以理是放马后炮的先知?
2024-02-20 07:16:04
182次阅读
0个评论

但以理是放马后炮的先知?

张逸萍

 http://www.chineseapologetics.net/Bible-defense/S_Daniel-date.htm

File:Book of Daniel Chapter 2-6 (Bible Illustrations by Sweet Media).jpg

尼布甲尼梦见大像。
图画来源﹕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Book_of_Daniel_Chapter_2-6_(Bible_Illustrations_by_Sweet_Media).jpg

 

但以理书中有一些奇妙的预言。例如﹕尼布甲尼撒王梦见的大像,涵盖了人类历史一段很长的时间;为伯沙撒解释他在墙上看见的指头所写的字,马上应验;还有弥赛亚的来临和被杀害等等。惊人吗?

但以理书是谁写的?什么时候写成的?随便找一本传统的但以理书注释,都会告诉你,它是先知但以理在他被虏到巴比伦的时候写的,成书约在主前536-530年。但是,今天的批判学者们却有不同的意见

例如圣经教授Cohn说﹕它大约写于主前164年,可能由几位作者撰写。其背景就是安条克四世( Antiochus IV Epiphanes )对犹太人的迫害。那些不愿以任何方式妥协的犹太人发动了一场战争,被称为玛克比人( Maccabees )起义,并最终取得了胜利,犹太人得以为圣殿祝圣。《但以理书》就是在这场战争期间完成的。 [i]

除了表示不相信传统观点,他们有什么理据呢?

 

质疑原因

从一些学术性文章的概括,[ii]我们可见质疑理据有以下几方面﹕

·         语言问题

·         历史错误

·         启示性质

 

慎思明辨

现在让我们来一一检查﹕

 

(一)使用语言

质疑者认为书中有希伯来文和亚兰文,而且是典型的晚期亚兰文(主前二世纪以后)。他们也举出一些实例﹕但以理的三个朋友的名字,沙得拉、米煞 和亚伯尼歌,被认为是巴比伦名字(1:7) ,但无法为它们提出合适的字源。

但是,圣经学者Harrison认为希腊文化在巴比伦时代,已经渗透了近东世界。[iii]一位圣经教授研究了很多例子,譬如「迦勒底人」(但2﹕2等)是尼布甲尼撒时代的用字。他结论说﹕「基本上,根据目前的证据,但以理的亚兰文,有可能早在主前六世纪已被使用;语言证据明显反对主前二世纪的订期。」[iv]

最有力的证据,死海古卷的但以理书订期为主前六世纪,包含两种语言。[v] 

至与但以理三个朋友的名字,一直被认为是误传的乱码。最近,一位德国亚述学家表明这些名字都有对应的亚兰语和把比伦语。这位学者也找到这些名字的意义。[vi]

 

(二)历史错误

质疑者提出一些例子﹕

(1)一个问题是,「玛代人大利乌……取了迦勒底国。」(但5:31 )当代文献完全没有提及玛代人大利乌,可能是但以理书的作者混淆了另一个人。[vii]

是的,大利乌的身份是未有确定。原来,波斯也有一位大利乌一世,但考古学已经指出他们是两个不同的人。波斯王古列统治玛代-波斯,而他来自玛代,所以可能被称玛代人大利乌。还有一个可能人物﹕古巴鲁( Gubaru )。他曾经后来被古列提名为巴比伦的总督。但更多人认为玛代人大利乌就是古列王。[viii] 我们对历史的知识未够详尽,不等与这个人是虚构的。

(2)但以理书11章第21-39节较为详细地描述了安条克四世,但接下来的经文(40-45节)似乎不太准确。因此有人认为第11章是安条克在世时写成的。 21-39节是回顾性的历史叙述,但最后几节是未实现的预言。

是的,但以理书11章第21-39节讲到「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为王…… 」,一般人都认为是相当详细地预言安条克四世,所以批判学者认是但是以理书作者是放马后炮。他们不过是说,没有先知,先知不能预言,先知的神不能预知未来。

至于「必进入那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伸手攻击列国。……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中间,设立他如宫殿的帐幕。…… 」(接下来的40-45节 )却没有实现。这一点不难解释。安条克一向被认为是敌基督的预示,后边这几节,是讲到末世才出现的那个真正的敌基督。圣经预言常有双重式的和逐渐式的应验。

(3)伯沙撒(但5:1 )从前是一个但以理书的质疑点。因为历史上,拿波尼德( Nabonidus )是巴比伦最后一位国王。但根据但以理书5章,伯沙撒(5:1 )在巴比伦统治的那一夜,巴比伦王国落入玛代和波斯人手中。所以批评者说伯沙撒是一个想象中的人物。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自由派学者提及此,因为考古学已经清楚证实了。考古学在19世纪找到拿波尼德的粘土圆柱体及其他考古出土物。其上的文字内容,是为拿波尼德和他的长子的长寿和健康祈祷。那个儿子的名字,就是伯沙撒!请见﹕「历史上的但以理和伯沙撒」。

这例子给我们一个教训。我们若凭自己对历史(或和科学)的有限知识,批评质疑圣经,只有自显自大和无知。

 

(三)预言启示性文献。

(1)有人认为,由于大多数预言启示性作品,都是从主前二世纪开始才有的,所以但以理也应该追溯到那个时期。

但是,不是所有预言性文献都是从主前二世纪开始的。申命记已经有预言,以赛亚书和耶利米书,还有一些小先知书,都写在但以理书之前,都包含很多预言。

(2)人人都同意,第8章和第11章对亚历山大及其继承者的事迹,有相当全面的描述。所以质疑者说,亚历山大是主前四世纪的人,可见但以理书不可能写于主前6世纪。

但是,这正显示但以理书的预言性,也显示但以理的神是真神,所以能知过去未来。

(3)但以理的生活状态最适合玛克比时代。这本书旨在鼓励人们即使在受到迫害时也保持对律法的忠诚。它记录了面对压迫时的一些非凡的拯救。

但是,所有先知书都对以色列人作同样的鼓励,并不见得有需要在同时代进行。很多这样的告诫和鼓励,是事先和预言性的,例如被虏于亚述、巴比伦、回归。例子甚多。

(4)因为但以理书中有很多预言,关于多年后的事情,甚至现在还未有应验的末世预言,所以质疑者批评说﹕预言不是遥远的

但是,预言绝对可以是遥远的。创世记3章已经预言神将预备救恩。以赛亚预言古列的工作,是在他出现之前200年。例子甚多。

 

(四)其他支持但以理书写与主前6世纪的理据。

(1)旧约书卷的分类通常是﹕摩西五经、先知书和其他写作。如果但以理书不是先知书,它应该被划分于“其他写作”。但是,耶稣时代的历史学家约瑟夫( Josepheus )将但以理书列为先知书,不是其他写作。犹太人的《塔木德经》( Talmud )也将但以理书归类为先知书。[ix]

(2)耶稣证实但以理是先知(24:15 ),不是历史家

(3)先知以西结提到但以理(14:14 , 20 ;28:3 ),以西结书写于主前590-570 年,可说和但以理同时间,证明但以理书不是主前一百多年的一个冒充者虚构的。

(4)死海古卷发现但以理书的手稿,不少于八份。此书若成书于主前165年左右,玛克比时代,就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流传和抄写。见﹕「死海古卷但以理书的新线索」。

 

放马后炮?

神学家Eissfeldt说﹕但以理书11﹕29-39是放马后炮的“预言”因为它准确地描述安条克于主前167年的第二场战役。另一位圣经教授Towner表示﹕这些异象是放马后炮的“预言”。没有人能准确地预言将来,因为那和人类本性完全矛盾。[x]

但以理书若果真写于主前164年,那么,绝大部分的预言,都是事后发出的,当然是马后炮。但以理作为一个人,当然不能预知未来,但是这些异象是来自神。神知道将来!这是自由神学的典型基本偏见前设﹕没有超自然事情,没有神迹,所以也没有预言。与其说,这些是自由神学家,是批判学者,不如说,这些人是基督教名义下的无神论者。

 

[i]“The Book of Daniel,” ( https://www.pbs.org/wgbh/pages/frontline/shows/apocalypse/explanation/bdaniel.html ). [ii] 例﹕ GORDON WENHAM, “ Daniel: The Basic Issues ,” Themelios , Volume 2 - Issue 2 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themelios/article/daniel-the-basic-issues/ ). [iii]Norman L. Geisler ,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1999), 180. [iv]Gerhard F. Hasel , “The Book of Daniel and Matters of Language: Evidences Relating to Names, Words, and the Aramaic Language,” Andrews University Seminary Studies , Autumn 1981, Vol. 19, No. 3, 211-225 ( https: //www.andrews.edu/library/car/cardigital/Periodicals/AUSS/1981-3/1981-3-03.pdf ). [v] Tim White, “ The Aramaic of Daniel ,” ( https://www.drtimwhite.net/blog/2020/1/15/the-aramaic-of-daniel ). [vi] Hasel , “The Book of Daniel and Matters of Language” . [vii] 史蒂芬.安德生博士(Steven D. Anderson, Ph.D.) | 2020107日, 「玛代人大流士的身份」, Seminario Teologico Evangelico ( https://www.stegozoeterno.org/articulos-a-darius-%E4%B8%AD%E6%96%87-%E7%B9%81%E9%AB%94 )。[viii] Geisler ,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 179-80 ; “ (Dan. 5:31) Who is Darius the Mede ? ” Evidence Unseen ( https://www.evidenceunseen.com/bible-difficulties-2/ot-difficulties/daniel-amos/dan-531-who-is-darius-the-mede/  )。[ix] Geisler ,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 178-79. [x] Raymond B. Dillard & Trempler Longman III,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ld Testament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PublishingHouse , 1994), 330-332.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paperpenink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