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焦虑症?
2022-04-26 07:49:17
133次阅读
3个评论
    如果有人喜欢神的话,高兴地听、说、想,并教导、书写有关基督的事,你必然会知道这并不是从人的思想或意志来的,而是从圣灵来的。如果没有圣灵,这不可能发生。从另一方面来讲,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的掌权者魔鬼也企图攫取住人心,使得福音的亮光和基督的荣耀无法照进来,以致充满仇恨与苦毒。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人不但不被神的话所感动,甚至轻视神的话,好像神的话与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马丁路德牧师。

    大多数服从精神都由谦卑组成。骄傲的精神是反叛的精神,而谦卑的精神是驯良的、隶属的、服从的(爱德华兹牧师)。人只有在作基督的奴僕時,才會發現真正的自由(史普羅牧师)。
 基督才是目标,学像基督才是我们的目标,因为与神相交才是我们的目标。——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不论什么处境,降服都意味着承认神知道什么是最好的,神知道他的永恒计划,以及你在其中的位置。为了效法基督,我们必须使自己降服于他的掌管。我相信这就是我那天在高速公路上彻底拥抱焦虑的感受时发生的事,我降服了,我愿意让神来掌管,哪怕意味着我的感受不会消失。将自己降服于神的旨意,是面对焦虑感受的终极之道,让神透过焦虑来作工。

  问题在于,我们不停地将祝福的概念和更高的意义相混淆。我们没有把与神相交放在人生的中心位置,而是将祝福放在中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心想要事业上的成功、买房、为退休储蓄,我们以祝福为重。但如果你把祝福摆在核心,你就总是对让自己得不到祝福的事物耿耿于怀,包括神自己。讽刺的是,一心想要祝福,往往意味着远离赐福者。我们不能将祝福跟意义混为一谈,实在不能,否则我们就永远不会改变。
只有当我们意识到与神相交有着更高的意义,才会经历改变。按照圣经的伟大叙事,这意义只能由一种方式实现:学像基督。如果我们要与神相交,我们就必须像神,必须被塑造成基督的样式。我们必须被神雕琢,而不是被满足;必须被塑造,而不是养尊处优。这不是流行的信息,但却是圣经的信息。
——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亲爱的读者,快乐并不是一种权利。在圣经叙事中,快乐一直是一种祝福,是恩赐。我们在天堂的这一端只能初尝这种快乐,它源自于一个源头:与神相交。我们人生中的每一种快乐都不过是永恒快乐的彰显,就是我们将在父、子、圣灵面前享有的。这就是按照神的形象受造的意义。我们曾多次引用霍志恒的话,此处也要再次引用,因为这个真理至关重要:按照神的形象受造,意思是我们总是倾向于与神相交。2 与神相交是我们快乐的源泉,因为与神相交是人生的至高目的。我们的生活、呼吸、行动,皆是为了与神相交。——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这个过程永远是痛苦的,焦虑的感受很灼烈,但在这个热度中,我们的灵魂会变得柔软、易塑。若是没有焦虑,我们可能会变得冷漠、麻木。但在这一切糟糕的感受中,我们会变得柔软。


   这一切让基督徒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主宰万物的神清楚直白地教导我们,我们身处一场属灵的战役中。然而,我们居住的世界却告诉我们,神和所谓的“属灵世界”纯粹是我们的想象。这时候我们该怎么做?我们选择。我们选择每一天、每时每刻以哪个声音为权威,我们选择哪个声音才是真实的,我们选择让哪个声音在我们耳中回响。我们选择,是圣经中神的声音,警戒我们危险的处境,还是世俗文化的声音,鼓励我们像疲倦的狗一样继续在世间游荡?

   

  我们每天、每时每刻作出的选择虽然并不完全一致,但我们的仇敌却不是,仇敌的攻击是始终一致的。撒旦并不在意我们是否承认他的存在,实际上,我们不承认他也过得很好。将这一切放在军事环境中思想,什么样的目标最容易受到攻击?一个对攻击一无所知的国家,一个继续生活,好像没有人打算伤害他的国家。与流行的俚语相反,无知并不是幸福,无知是灭亡。对我们的属灵战役无知,让我们最容易受到攻击和摧残。如果我们将属灵争战视为过时的传说,我们就会落入这般境地。如果我们倾向纯理性主义,这就是我们的下场。我们生活在一个推崇理性和经验的时代,我们世界观的默认设置是去超自然化。唯有我们能用身体和感官理解和感觉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任何超出想象的事物都从功能上被视为不存在。 这对基督徒构成了很大的挑战,因为基督徒敬拜的神是:(1)超验的存在;(2)是个灵。我们的思想永远无法完全理解神,我们也无法用经验验证神的同在,尽管他是无所不在的。实际上,他正是我们存活的原因和所在(徒17:28)!——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我们已经探讨了焦虑在我们生命中的属灵意义,但我们还没有具体思想圣经的一个基本事实,也就是圣经大叙事的一个最基本要素: 我们每个人都生在一场宇宙战争中,它也是我们灵魂的战争。使徒保罗这样指示我们:“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宇宙和个人的属灵战争——这就是世上每个人每时每刻都身处的战争。真正荒谬的不是我们经常在属灵争战中失败,而是我们大多数时候对它一无所知。——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焦虑的朋友们,我希望并祈求焦虑对你而言只是暂时的人生季节,你们身处的试炼寒冬,一定会迎来复活的春天。但对我们这些长期焦虑的人而言,我们每天都要提醒自己,焦虑不是一件坏事。实际上,焦虑是神播散盼望之种的土壤。我们不喜欢焦虑,就像保罗一样,我们希望神拔掉我们肉体中的这根刺。但神对我们的回答也与保罗一样:“我的能力是在你的软弱上显得完全。”不论我们的焦虑要持续多久,不论它还要在我们的人生中周转多少个季节轮回,神都预定要为了我们的益处使用它,是为了我们,不是敌挡我们。焦虑的强大力量可以使我们进入与父、子、圣灵更深的爱的关系,让我们更深信靠。——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神的护理掌管我们的焦虑,让我得益处(罗8:28),神使焦虑将我们推向他的方向,塑造我们更像基督。——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焦虑传递的信息不是一种建议,而是直接的、激烈的,会对我们造成身体和属灵的压制。在这种直接的压制下,需要极大的属灵力量才能驳斥其中的谎言,说:“不对,我看到了谎言,焦虑不会摧毁我,而是会领我到一个好的地方,因为神会使用它让我获益。神啊,你想要教导我什么?请指示我。”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种属灵力量完全是圣灵的恩赐,他是我们的帮助者和安慰者(约14:26)。——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收藏 0 0
    2022-04-27 07:44:10
      
      对于许多基督徒来说,只有当人生遭遇悲剧或创伤,他们才会祷告。这是一个悲伤的事实。当我们生活在黑暗和疑虑中,祷告就成了我们的生命线。焦虑可以提醒我们祷告的不可或缺,祷告必须持久、持续、不间断。焦虑将我们转向神,向我们表明在各种处境下应当走向何方。我们逐渐康复就会放弃祷告,我们的生活相对安舒,就会忽视祷告。不断与神对话是我们灵魂的氧气,这是因为我们被造就是要与神相交。——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你不能去任何你没有祷告过的地方。——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如果你不追求神的话语,你就会追求别的东西。——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2022-04-26 11:15:57

       上帝所安排的秩序:(1)自然秩序:指自然領域中的秩序(创1章)。(2)道德秩序:指道德领域中的秩序(出2O章)。(3)心灵秩序:则是指道德秩序在个人心灵领域中所设立的秩序。如果顺服就会仰望上帝,安静等候,凡事感恩。如果悖逆就会怨天忧人,不是抑郁症自杀,就是恐怖症报复杀害别人,对社会的不满,等候上帝的审判。


     你如何对待身体,对于你灵魂的状态有着巨大影响。我们做了不健康的事之后,我们的感受如何呢?吃了一大堆的毛毛虫软糖,又喝了一大瓶碳酸饮料,接着吞下几枚饼干。你感觉如何?这种感觉不仅影响你的身体,也影响你与世界互动的能力。难道这不是我们的灵魂和思想允许我们做的吗?如果我们因为疲惫、营养不良、血糖波动而无法以荣耀基督的方式在世界中生活,那么我们制造的问题显然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也是属灵意义上的。——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我们不能假设我们的身体与灵魂是分开的,以至于我们对身体所做的事、对身体的使用,不会影响我们灵性的状态与成长。作为神创造的美好部分,我们的身体在亚当犯罪之后也出现了变化,变成了堕落的身体,与堕落的灵魂绑在一起。 然而,救恩在这两个方面都临到我们,如我们在基督自己的复活中看到的。换句话说,他的身体也需要复原,救赎是整体性的。假如是这样,那就意味着我们作为神形象的承载者,我们的成长也是整体性的。在圣洁上成长,既涵盖我们的灵性,也涵盖我们的身体,常常是以交织的方式进行。具体来说就是,拒绝锻炼不仅仅是一个身体决定,也是灵魂决定,影响着我们如何学像基督。——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我们的身体并不是时不时阻碍我们属灵成长的外壳,而是与我们的属灵成长密切相关、紧密交织。神并非先将我们造成灵,事后才决定增加一个身体作为外壳。他而是创造我们为身体灵魂合一的受造物,身体和灵魂之间有着紧密的连接,这个连接是神自己设立的。并非只有我们的灵魂有着永恒的价值,我们的身体也是一样。——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太多的痛苦对于灵性成长有害,太少的痛苦对于灵性成长也没有好处。——《精神病诊疗的圣经视角》麦克•艾雷特(Mike Emlet)

      努力与神相交时,我们不能仅仅思想诸如祷告和敬拜这样的属灵活动,这些事的确非常重要,但因为我们是身体-灵魂合一的神之形象,因此我们与神相交的能力永远不是一场纯粹属灵的战役,而是血肉合一的战役。虽然我们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弗6:12),但这并不意味着血肉之躯就不重要了,可以对这场战役袖手旁观。

    节制是圣灵的恩赐(加5:23),但它是一个我们可以在物理世界使用的恩赐。对于焦虑的人来说,我们需要小心如何对待神的美好创造——我们的身体。——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关于吃药来对付焦虑,就让我从一些流行却不合圣经的错误方法开始吧。第一个方法我们可以称之为“没有信心”切入法,第二个是“偶像崇拜”切入法。

      第一个处理方法你很可能听说过,话是这样说的:“如果你真的 信神,信靠圣经的应许,那么你就不应该需要吃药。你的焦虑是一个信心问题,要为你的不信悔改,建立你的信心,那么你的焦虑就会消失。吃药就是不信的表现!”我太熟悉这种论调了,因为我最初面对焦虑问题时,就是这么处理的。这种方法很有吸引力,因为许多属灵问题的根源都是缺乏信心,以及我们内住的罪导致了很多的问题。因此,这种方法看上去似乎吻合我们属灵的实际,如果你很焦虑,检验你的信心、你生命中可能导致属灵低潮的问题,这总是一个好习惯。

      然而,这种方法似乎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神经常使用第二因在这个世界中达成他的目的和旨意。第二因是神使用的非直接手段,不需要他直接的介入。神总是第一因,因为他是全能的神,统管万有,现实的每根经纬都在他的掌握中。他是一切意义和目的的源泉。例如,神是创造青草的神,他也掌管它们的生长,他是第一因。他以权能的话语托住万有(来1:3)。然而,他也涉及了天气、阳光和雨露,帮助青草生长,这些是第二因。再举一个例子,神是终极的医治者(出15:26),他是医治的第一因,但他也赐下医学智慧给人类,以便许多疾病都能在人间得到医治,这是第二因。

      我们永远不能分割第一因和第二因,比如布洛芬这种止痛药,我们不能说:“是布洛芬缓解了我的头痛,不是神!”第二因之所以有效,是因为神的主权这个第一因的许可。但我们也不能废弃第二因的作用, 这就是“缺乏信心”方法论的谬误。这种论调等于在说:“第二因理论不适用于你吃抗焦虑药。”坦白说,我认为这个立场没有圣经依据。 神总是使用第二因达成他的目的,吃药这件事也不例外。

      第二个处理方法是“偶像崇拜”,即将药物视作一种偶像,将一个本来是好的东西,变成一个偶像。我们很容易将药物当做终极对策,当成处理与焦虑相关的负面感受的核武器。焦虑药确实非常有效,我们可以麻痹自己的感觉,即使这不是我们原初的目的。因此,药物确实很容易成为偶像。要注意从这种方法论生出的两个危害:(1)它鼓励我们完全忽视神,因为神不再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是所有偶像崇拜的终极目的。(2)它将学像基督这个目标彻底移除。把药物当做偶像,这是在试图消灭焦虑,而非使用焦虑。我在这本书一直在坚称,我们的焦虑是神手中最强大的属灵工具之一,他是我们的大医师,他可以使用焦虑让我们得益处。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大量的功课,并且越来越有基督的样式,这是奇妙的。但如果我们以药物为捷径,倚赖药物处理症状,就规避了这个属灵过程。我们吃了大量的药,变得像行尸走肉。我也曾大量服药,出现这种状态,剂量过了的话,你会开始整日昏昏欲睡,一整天都在睡觉。你无法积极参与任何活动,也无法与周围人有效互动,你每天都会像轨道上的火车一样滑行。

    ——选自《幽谷与丰筵:如何与焦虑敬虔共处,被击倒却不至摧毁》皮尔斯•希伯斯(Pierce Taylor Hibbs)

    2022-04-26 08:01:41
      
        正如我前面曾经说过的,你必须敢于向你的自我说话。事实上从某种意义来说,圣经的宗旨就是要教导我们如何对自我说话。我们若要解决低潮的问题,首先就必须对那可怕自我说话,然后再如火挑旺起神所给我们的恩赐。你要提醒自己:你是什么人?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你要敢向自我宣告:“从今以后我不再受你控制,情绪这东西再也左右不了我,我已经胜过你了!”接着你就可以站起来,昂然开步走。

    “将……所赐给你的恩赐,再如火挑旺起来。”圣经里常常可看见这样的劝勉。千万別让情绪凌驾你,要敢跟自我对抗,要如火挑旺起你的恩赐,不然你就会继续活在低潮中。

      我们要做的不是挑旺我们的情感,而是挑旺神所赐的信心。圣经从未告诉我们人藉着情感可以得救,只是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我们绝对不可让情感独占赘头,而应把信心排在第一位。

      我们不能强迫自己快乐,但却可以提醒自己:我们所相信的是什么?诗篇作者对自己说:“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诗四二5、11)只要我们能如此仰望,如此相信,则虽然在肉体上不觉得快乐,在主里仍能喜乐。我们不会有所谓感觉问题,也不必为感觉的事担心了。

      虽然魔鬼会诳骗你:“你没有某种特殊的感觉,所以不是基督徒……”但你可以理直气壮地回敬它:“是的,我没有那种感觉,但这又有何妨呢?我相信圣经是真的,圣经说得救是因着信,不是靠特別的感觉,所以不论你怎么说,我还是只相信圣经的话!”

      只要你持定这种原则,撒但就无法再乘机进侵。如同费利伯所说的,光明之子有时也会走在黑暗中。但虽然在黑暗中,他还是继续前进,不会坐在原地怨天尤人,自艾自叹。然一时看不见主的脸,但是他清楚知道,主仍然在那里,鼓励他继续往前行。

      再者,如果他真希望拥有喜乐的基督徒生活,圣经给我们列出了最好的药方。“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太五6)你注意到吗?要有真正的喜乐就必须饥渴慕“义”,而不是饥渴慕“喜乐”。不要追求喜乐,要追求义;要对你的自我和感觉说:“我没有时间关心感觉快乐的事,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待办。我喜欢喜乐,但我更爱公义和圣洁,更希望能像主,更希望过他在世上时所过的生活,走他走过的路。”约翰壹书说,我们住在这世界,如同主过去曾住在这世界一样。如果我们活在世上所追求的目标是公义和圣洁,我们就可以得赏赐,得我们所渴望的喜乐。如果我们只追求喜乐,结果必定一无所获。

      最后我要问:“你希望认识一种更超越的喜乐,经验一种无法言喻的快乐吗?”唯一的方法就是真心寻求他,诚实归向主耶稣基督。如果你发觉自己正处低潮中,不要老坐在那里怨艾暗恨,也不要想凭自己的努力来追求快乐,只需直接来到他跟前,寻求他的面。当小孩子的玩具或所爱东西被人抢去或弄坏时,他们不会找別人,一定会直接跑去告诉他的父母。你我遇不如意,怏然不悦时,也不必去找別人,只要直接跑来见主,将一切告诉他。只要这样做了,我们就可以不必担心自己的喜乐。主耶稣基督就是我们的喜乐,也是我们的平安,因为他是生命,他是一切。

      不要受撒但的煽动,也不要被它引诱偏离,以致过份关心情感方面的事,或把它放在最重要的地位上。最重要的地位应该留给荣耀的主,因为唯有他才配得这地位。他爱你,他为担当你的罪而被钉在十字架上,他更为你而死。只要寻求他,寻求他的面,其他一切自然就会加给你了。
    (选自《灵性低潮》第八章,詹正义译,福音证主协会,标题为编者加。)

共3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