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哲学、艺术、道德都不能满足神的至善
2021-05-17 14:36:27
193次阅读
1个评论
最后修改时间:2021-05-17 14:36:54
文:巴文克
   实际上,许多人在只涉及肉体的享乐与属世的财宝时,完全赞同这类东西既不能满足人,也与人高贵的命运不符的观点,然而当科学、艺术、文化以及为真善美服务、为他人而活、为人性服务的志向等所谓理想的价值进人人心中的时候,人的判断就大相径庭了。但是,这一切事情都属于这个世界,而圣经上说,这世界和其上的一切欲望都要过去(约壹2:17)。
学、知识、学问的确都是美好的恩赐,都是众光之父赐给我们的,因此都应当高度赞扬。
当保罗称这世界的智慧被上帝看做愚拙时(林前3:19),当他在别处警告人提防哲学时(西2:8),他所表达的意思: 虚假的、凭空想象出来的、不承认普遍启示与特殊启示中上帝智慧的智慧(林前1:21),在一切的思念上都成为虚妄(罗1:21)。但在别的地方, 保罗与圣经都非常强调知识与智慧的重要性。事实必得如此。因为整本圣经都坚称, 唯独上帝拥有智慧,上帝对自己与万物都有全备的知识, 凭智慧建立了世界,他使教会认识他诸般的丰盛;他所积蓄的一切智慧都藏在基督里;圣灵就是智慧的灵,得知上帝百般的智慧和知识(箴3:19;罗11:33;林前2:10;弗3:10;西2:3)。一本产生上述思想的书, 不可能贬低知识,也不可能藐视哲学。相反,智慧强如财富,一切令人羡慕的都无法与智慧相比(箴3:14~15)①。智慧是从上帝而来的恩赐,上帝乃是大有智慧的(箴2:6;撒上2:3)。
圣经所要求的知识,是以敬畏耶和华为开端的知识(箴1:7)。当知识与这个原则不符时,它可能在虚假的幌子下仍被冠以知识之名,但却会逐渐退化为属世的智慧,被上帝看做愚拙。任何科学、哲学或知识,若以为它本身可以自立自足,将上帝从其前设中排除,它就走向了反面,并使得凡靠赖这种知识的人也坠入虚幻。
这一点很容易明了。因为,第一,科 学或哲学本身总有其特别之处,仅仅为少数人所有。 而这些少数人即使穷毕生精力来学习知识,也只能涉猎极少部分, 对其余部分,仍然是门外汉。因此,无论知识能给予怎样的满足,由于这种特殊与有限性,它永远也不能满足一般人深层的需要,因为这需要是人受造时被安置在每个人里面的。
第二,无论何时,经历衰败之后的哲学在进人一个复兴阶段时,总以一种极度夸张的期盼开始。在这种时候,哲学是活在一种希望中,以为通过不断地、认真地调查研究,终将解决世界之谜。然而这段幼稚的兴奋之后,古老的幻想破灭总会再出现。问题远没有消失,反而随着研究的深人,变得更加难了。那些看似不言而喻的,实际上被证明是新的奥秘,所有知识的结果这时再次变成悲哀的、令人绝望的宣告:人生在世充满了谜,生命与命运都是奥秘。
    第三, 应当记住,哲学或科学无论达到怎样的成就,也不能满足人心。因为没有美德和道德基础的知识,在罪人手中反而会成为谋划和实施更大罪责的工具。这,充满知识的头脑就开始为堕落的心服务。正因为如此,使徒保罗说:“ 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林前13:2)
论到艺术也是如此。艺术也是上帝的恩赐,正如主自己不仅是真理与圣洁,他也是荣耀,并在他所做的一切工作上传扬他圣名的荣美一样,他也借着圣灵以智慧、悟性和知识在各样工作上装备艺术家(出313,35:31)。因此,艺术首先证明了人拥有工作和创造的能力。这能力本质上是属灵的,反映出人内心深处的渴慕、崇高理想以及对和谐永不满足的渴望。
    此外,艺术作品能通过各种手段塑造出一种理想的世界,把人世上的纷扰净化成一种令人满足的和谐。这样,在这个堕落的世界中,智慧人所无法见到的荣美,却在艺术家单纯的眼中被发现。正因为艺术由此为人刻画出了另一个更高的现实,它便成为人生中的一大安慰,使我们惊喜,并以盼望与喜乐充满我们的心。
虽然艺术可以成就许多,但我们 只能在想象中享受艺术所展示的美。艺术不能填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不能将彼岸的异象变成此岸的现实世界。它能把遥远迦南美地的荣耀展现给我们,却不能引我们进人那片圣地,成为该地的公民。艺术很重要,但并非一切。 艺术并非如该领域某名人所说的那样至圣至尊,不是人唯一的宗教、唯一的救赎。艺术不能赎罪,不能洗除我们的污秽,它甚至不能驱除我们生命中的忧愁,不能擦干我们的眼泪。
    至于文化、文明、人道关怀、社会生活,凡此种种,不管人们如何称呼,都不能称为人的至善。无疑,我们今天有权利谈论人道方面的某种进步和人文方面的发展。当我们把穷人、病人、困苦人、孤儿、寡妇、精神病人、囚犯等在往日所遭受的待遇,与他们今日的待遇相比较时,我们当然有理由欢喜和感恩。一种温柔、慈悲的精神已经出现,要寻找失丧者,怜悯被压迫的人。但与此同时,今天的世界也向我们展示了它的穷凶极恶,它的贪恋钱财、好色淫荡、荒宴醉酒、亵渎等,不一而足。以至于我们无法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今天的世界到底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
有时我们乐观,但不久我们又被迫坠于悲观失望的深渊。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即如果服务人类、爱邻舍不是根植于上帝的律法,就会变质,不再有能力。毕竟,爱邻舍不是人心自发自愿的一种自明之事,而是一种需要极强意志力的感情,或者说是一种行动、服侍,时常遭遇人自私自利本性的顽强抵抗。而且,爱邻舍的行为往往从邻舍本人身上得不到多少鼓励。人们多半不是那么可爱,所以我们无法自然而然地、毫不勉强地爱他们,就如爱我们自己一样。爱邻舍只有在基于上帝的律法,就是上帝交给我们的律法,同时这位上帝还要赐给我们一颗乐意照他全部诫命正直生活的心时,才能真正实现。
3.人心如果不在上帝里面,就得不到安息
因此,结论正如奥古斯丁所说: 人心是为上帝而造,如果人心不能在天父里面找到安息,它永远也不会安息。正如奥古斯丁所言,所有人实际上都在寻求上帝,但他们是在错误的地点用错误的方法寻求。他们是在下面寻求,上帝却是高高在上 ;他们是在地上寻求,上帝却是在天上;他们是远远地寻求,上帝却近在咫尺;他们在金钱、财产、名誉、权势、情欲上寻求,上帝却是在至高至圣处。上帝与忧伤痛悔的心同居(赛57:15)。他们的确在寻求上帝,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徒17:27)。他们寻求上帝,同时也在逃避上帝;他们对上帝的道路毫无兴趣,但同时又离不开上帝;他们觉得被上帝所吸引,同时又被上帝所排斥。
正如帕斯卡(Pascal) 所深刻指出的, 人生的最伟大之处与最愁苦之处在此相遇。人渴慕真理,却受本性愚弄。人希求安息,却常在矛盾中挣扎。人热望天上的永福,却恋慕今生暂时的欢乐。      人寻求上帝,却在受造物中丧失自己。 人本是家里的儿子,却在异地漂流,以猪食为生。人离弃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他好像饥饿的人,梦中吃饭,醒来仍是饥肠辘辘;又像口渴的人,梦中喝水,醒了仍觉发昏,心中想喝(赛29:8)。
科学无法解决人里面的矛盾。科学只计算人的伟大,不计算人的愁苦;科学只计算自己的愁苦,不计算自己的伟大。科学将人举得很高,也把人贬得很低,因为科学不知道人的神圣起源,也不知道其堕落的深渊。但圣经对于二者知之甚详,并光照人心,启示人类。圣经可以解决人的矛盾,澄清迷雾,启示出隐昧不明之事。人是个谜,谜底只在上帝那里。

收藏 0 0
    2021-05-17 14:41:14
        让刚硬的心归于柔软
    约瑟的家  约瑟的家v  今天
    当埃及法老内心刚硬时,他就刚愎自用,一再出尔反尔,以至于灾祸不断,且连连升级。当扫罗的内心刚硬时,他就越来越疑神疑鬼,嫉妒心越来越强,以至于一心要杀死大卫。
    刚硬基于自我。一个立足自我的人,凡事都从自己的立场出发思考问题,受制于自我的情绪、利益、兴趣、愿望、性格,等等。他会不断使用环境来合理化自己的言行,在旁观者看来,他已变得越来越狭隘、自私、狂傲,但他会坚持认为自己是在对的立场上,绝不妥协,也许直到万劫不复,就像法老失去长子,扫罗失去性命甚至累及儿子。
    柔软基于十字架。耶稣是心里柔和谦卑的主,他知道自己受差遣的使命,便全然放弃了自我的立场,来成就天父的旨意。失掉自我的他,胜过了屈辱、死亡,最终得到了神里面真正的自我。彼得失去了自我,成了教会的磐石;保罗失去了自我,成了真理的使者。他们都曾经活在自己的职业里,但在十字架面前都柔软下来,成为极贵重的器皿。
    自我是刚硬与柔软的试金石。我们的救主叮嘱我们,要天天背负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他,便是命令我们,没有一日不要警惕自我的争战。自我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摧毁十字架,杀掉重生的我们,进而杀死耶稣,然后自封为王,按照自我舒适的方式生活。
    回到十字架面前吧!就是此刻。“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

    司布真牧师:   神的慈爱(或译怜悯)。(诗52:8)
    请稍微用一点时间来默想神的慈爱。这慈爱是祥和的:他用温柔、仁爱的手医好破碎的心,缠裹被打的伤。他的态度是和悦的,他的慈爱是恩惠的。这慈爱是伟大的:神所有的一切没有渺小的,他的慈爱和他自己一样,是无限量的;你不能测度。他的慈爱是伟大的,因他赦免了一切大罪人长时所犯的大罪,并赐他们大恩、大权,使他们进入伟大之神的高天,得享大福乐。这慈爱是不应得的:一切大怜悯都是这样,因为应得的怜悯乃是误解了公义。按着公义来说无人应得神的怜悯。罪人哪有权柄要求至高者向他开恩呢?若悖逆之子当受永火的刑罚,他的死是死有余辜的,还有什么说词呢?若他得免神的盛怒,那么神的慈爱是惟一的情由,罪人是毫无所有的。
    这慈爱是宏富的:有一些东西虽然伟大,但是没有功效,然而这慈爱的效用是你消沉的灵性的兴奋剂;是你血流不止的伤口的金膏;是你折断了的骨头的绷带;是你疲乏了的双足的御车;是你颤栗之心的爱怀。这慈爱是众多的:正如本仁所说“神园中的一切花都是双的”。神的慈爱没有单的;你或许以为你只得了一种慈爱,但你若仔细寻思就发现是一串慈爱。这慈爱是丰盛的:千千万万的人得了这慈爱,但是这慈爱并不因之穷尽。它仍然永远是新鲜、丰满,任人白白取得的。这慈爱是永不失败的:它永不离开你,若慈爱与你为友,那么当你受试探的时候,慈爱必帮助你得胜试探;在困苦中必不使你下沉;在你活着的时候是你脸上的亮光和生命;在你将死的时候,是你灵魂的快乐。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
      论到如何认识终极的真理,圣经一点也不含糊:要接受圣经的启示。圣经就是神给人的真理。或者有人说:「这岂不等于理性上的自杀吗?」答案是不。接受启示乃是与巴斯噶(Pascal)的想法一脉相承的。 他说,这是理性的最高成就,也是理性的极限。当我们在神的启示面前俯伏下来,心思因着圣灵光照而看见真理(否则我一无所得),我就开始善用理性,超乎我从前所能的。现在,我能够尽用它,在所有事上都看见了个中的意义。
     这不是理论,这是有实例支持的。就看使徒保罗的书信吧。最突出的就是他的逻辑推理,他对真理强而有力的掌握。你不是靠着理性掌握真理的,乃是接受启示带领你进入真理。然后,你会运用理性,你会明白,你会掌握。 看看保罗、奥古斯丁、阿奎拿(Thomas Aquinas)、路德、加尔文、巴斯噶,还有其他的。他们都是历代的智者,因为他们有智慧,看见理性的极限,以致愿意在启示面前降服自己。神的灵就抬举他们,光照他们,他们的才智、过人的思考能力就爆发出来。惟有圣经的亮光能够使我真正明白自己,使我看见生命的意义,使我洞悉死亡的真相,叫我明白历史以及其中的意义,知道历史的目的和结局。一切尽在圣经的启示里。
      (选自《屹立磐石上》)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