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企图从十字架上爬下来!
2021-04-22 17:01:02
249次阅读
1个评论
  方舟备份:
你不要企图从十字架上爬下来!
郭为  十架微刊  1周前
十字架是真伪基督徒的试金石。惧怕谈及十字架或者一谈到基督的十字架就逃跑的人,十字架对于他就如颈项上缠绕的饰品,华而不实。相反,乐于坚定地仰望十字架且甘心乐意将自己牢牢钉死在上面的人, 必是主的真门徒。
1、
十字架当成为每个做主门徒之人的根据地

这篇讲章的主题经文就是保罗所说的: “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保罗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莱尔解释说:“在自己罪得赦免和灵魂的救恩上,保罗唯独信靠‘被钉十字架的耶稣基督’。如果有人愿意,他们可以到其他地方寻找救恩;如果有人喜欢,他们可以信靠其他东西以求宽恕和平安;但对使徒自己而言,他定意不信靠任何事情,不仰赖任何事情,不把盼望建立于任何事情,不把信心安置于任何事情,也不夸耀任何事情,除了‘耶稣基督的十字架’”。
这是保罗信主后的巨大转变,他本是个疯狂逼迫基督徒的人,恨不得把这些基督徒立刻抓来钉十字架,但是因为遇见耶稣,他的生命不再把十字架当作咒诅的工具,而是视为自己最宝贵的,可以不惜用生命的代价去捍卫的。可见,十字架如果不能成为一个人最大的祝福,便是他生命中最大的咒诅。更进一步说,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如果不能成为人类罪得赦免的源头,便是人类罪行的明证。
那些想要得到属天的荣耀冠冕,却不愿意在地上接受十字架的人; 渴望自由,却不认罪悔改的人;渴望成圣,却不远离污秽的人,都是十字架的仇敌。故此,每一个想得到新生命进入属天国度的人,都必须经过基督十字架的对付,在十字架上破碎自己,才能成为更多人的祝福。总之,基督的十字架当成为每一个做主门徒之人的根据地。
呼召人们来到根据地的担子落在每个传道人身上。文中说到,十字架乃是传道人的力量。 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是“颠覆世界的唯一杠杆,也是叫人弃绝罪恶的唯一动力。如果十字架做不到,就没有什么能做到了……凡在灵魂的得救上大有作为的传道人,都必会多方传讲被钉十字架的基督。”这也是历代圣徒们一再强调的,哪间教会讲台宣讲基督的十字架,那间教会就不会缺少来自天上的活水。靠着十字架上的耶稣,我们不断领受属灵生命的供应,得到支持、力量、恩典与忍耐,这正是基督在葡萄树与枝子的比喻中所教导的,离了基督,我们就不能做什么。基督的十字架是供应我们生命一切需要的基地。
斯里兰卡的费兰度,常对他所负责的青年归主协会的同工们说,献身侍奉的人,就是一些透过亲近神以支取力量,然后走进世界迎接击打的人,他们遭受击打之后要返回神那里支取力量,然后再走回世界去迎接击打。这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支取力量,然后出去迎接击打,再去支取力量,再去迎接击打,再从我们的根据地那里支取力量。因为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是我们的喜乐和盼望、安慰和平安、信心和帮助、根基和栖息之处。
 2、
真正的信心不会因这世界而欢喜
约翰·派博曾说:“ 当你信靠基督时,世界对你的捆绑就此瓦解,世界那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也会失去吸引力。世界看你有如一具尸体,而你看世界也有如残骸。更积极正面地说,根据《加拉太书》6章15节的教导,你是一个‘新造的人’。旧的你已经死亡,新的你正在活着,而新的你就是信主的你。真正的信心不会因这世界而欢喜,而是会以基督为乐——特别是因钉十字架的基督而欢喜。”也就是说,我们跟随基督的人,必须治死我们的老我,因为“老我”和“新生”势不两立,要么继续随从肉体,要么选择新的生命。
但是问题在于,我们的肉体总千方百计地想从十字架上爬下来。有时候我们会拔掉钉子从十字架上下来然后再修复肉体,使它得以复活。我们必须制止这种举动。神的仆人菲力·莱肯劝我们不要对肉体进行急救,不要施行心肺复苏,而是像耶稣在加略山被对待的那样对待肉体。治死肉体的罪,治死它们,无论何时肉体有迹象要活过来的时候,你都要说:“不,你不可以。不要企图从十字架上爬下来。回到你该在的十字架!”
如果我们属于基督,我们就应当彻底地让肉体并肉体的邪情私欲都一同钉死埋葬,并且宣告,不再让“老我”复活。只有“老我”一去不复返,新生命才会不断进深。如今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新生命的一切样式构成都是基督所赐,并非我们自己的能力和行为。莱尔说得好:“放弃你暗中的骄傲。丢开那自以为良善的虚妄意念。如果你得获恩赐,就当为此感恩,但却不可片刻为此夸口。当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地服侍三位一体的神,但却一刻都不可妄想把信心建立在自己的任何行为上。”
3、
不背十字架的自夸在审判台前必丑态百出 
有些人说:“只要坚持去教会,就万事大吉。”莱尔认为这样的根基是怎样的沙地。这样的人必定受不了世界的击打,经不起魔鬼的攻击。因为这样的人并没有背起十字架跟随主,老我还活在里面,没有真正的舍己。
莱尔警告说:“无论人们在今生怎样为自己的行为歌功颂德,一旦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他们就会恍悟其中空空如也。在审判之日的大光照耀下,人们的行为会显得面目全非。今日所谓的良善行为,到那时会被剥去伪装,原形毕露,丑态百出。他们以为播种的是小麦,结果收获的却是糠秕;他们以为得到的是黄金,结果却发现不过是渣滓。千千万万的所谓基督徒“善行”,到头来却显露出至极的缺陷和不足。他们追逐时尚,受到众人的吹捧;但在上帝的天平上,却毫无价值,轻若鸿毛。”
人们常说,基督是爱,但基督也是满有威严公义的审判者。跟随基督的人,却不以他的十字架为荣,反倒为耻,这是不折不扣的叛教行为。然而,我们若凭着信心,带着悔改的心来到基督的十字架下,这足以驱散我们心中一切的恐惧不安。对所有基督徒来说,基督的十字架,如同在我们灵魂里所抛下的锚,在我们面对人生各样试炼之时,这锚可以使我们站立得稳,屹立不动摇。
基督的十字架永远是我们救恩的根基,但有时候我们会在属灵的事情上脱轨,远离基督的十字架,我们很容易忘记自己也是需要神恩典的罪人。求主鉴察我们的心思意念,一言一行,就像宝石在火中被检验一样。但愿“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成为我们一生侍奉的动力和能力、智慧和得胜;也透过基督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催促我们去彰显基督的爱。
收藏 0 0
    2021-04-22 17:07:49
    虚假的成圣(汤姆·华森)
    汤姆·华森     微信:寻访古道  昨天
    有些看起来像是成圣的事情,其实不是真正的成圣。
    第一种假冒的成圣,就是道德上的美德。公正、节制,以及良好的操守,虽然一个人的名誉没有被羞耻的丑闻所玷污,是一件好事,但却是不够的:因为这些都不是成圣。野地的花和温室里的花是不同的。在外邦人中,也有一些高尚品格的人;就像是凯妥、苏格拉底和亚里斯泰等人。文明不过是被炼净的大自然;在那里没有基督,并且他们的心是污秽、不洁的。在这看来美丽的文明树叶底下,有着不信的虫隐藏在内。一位道德之士,其内心隐藏着对恩典的厌恶,他恨恶恩典,就如同他恨恶道德上不良的恶习一样。蛇的外表虽然具有美丽的色彩,但却有扎人的毒刺。一个人虽然在外表上以道德的美德来装饰着,但内心却具有对成圣的隐密仇恨。斯多亚主义者是有着最高道德的外邦人,但他们却是保罗最苦毒的仇敌(参徒17:18)。
    第二种假冒的成圣,就是迷信的虔敬,这在天主教里面是显而易见的事;各样的偶像崇拜、祭坛、崇拜、服饰和圣水,这些看来几乎是宗教上的狂热,却是与成圣远远相离的。这些并不能把内在的良善摆在人的心里面,也无法使一个人成为更好的人。旧约里律法上的洁净和清洗之礼,虽然曾经是神所规定的,但并不会使那些使用者更为圣洁;而穿上圣洁外袍的祭司们,虽有圣油浇在他们身上,如果缺乏了圣灵的膏抹,也不能使他们成为更圣洁的人;如此,可以确定的是,那些在宗教上,神从未曾吩咐过的迷信发明,是无法让人更圣洁的。一种迷信的圣洁,无须花上太大的代价;人的心不在它里面。如果只是重复地去数念珠,或者是向一个偶像跪拜,或者是用圣水洒在他们头上,如果这些是成圣的话,而且如果这些是神要我们得救的一切要求的话,那么地狱会是空的,没有人会到那边去。
    第三种假冒的成圣,是假冒伪善;当人假装拥有他们所没有的圣洁,那就是假冒的成圣。正如一颗流星会像星星一样闪亮,一种来自他们信仰告白中的光辉一样会引人侧目。“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3:5)这些就像是没有油的灯,粉饰的坟墓;像埃及人的庙宇,有好看的外表,里面却充满了蜘蛛和猴子。使徒所说的是真正的圣洁。在《以弗所书》第四章24节里,所指出的是真正的圣洁和伪装的圣洁。“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3:1),就像图画和雕像一样,他们缺乏生命的内在要素。“……是没有雨的云彩”(犹12)。他们假装圣灵充满,却是没有雨的云彩,这种显露出来的成圣是一种自我欺骗。一个以铜代金的人是自我欺骗的人;最会假冒伪善的所谓圣徒在他活着的时候欺骗别人,但当他死的时候是欺骗自己。一个不圣洁的人假冒圣洁,是一件徒然的事情。那些愚昧的童女,虽然她们的油灯燃烧着,但因她们缺乏油,这对她们来说有什么益处呢?信仰告白的灯,如果缺乏了救赎的恩典之油,那算什么呢?一种表面上的圣洁,最后要如何安慰我们呢?一种绘上去的假黄金,能够使人富裕吗?一种描绘的假酒,能够使人解渴吗?或者一个画上去的假圣洁,在临死的时刻能够成为他的慰藉吗?一种伪装的成圣是不可靠的。许多以“希望”、“安全”、“胜利”命名的船只,到最后仍旧被海里的岩石摧毁了;照样,许多自称为圣徒的人,最后仍旧沉沦到地狱里去了。
    第四种假冒的成圣,是约束恩典的成圣。他们谨慎抑制,不去犯罪,然而他们并不是恨恶犯罪的人。“我虽然想犯罪,但我不敢去犯”这也许是许多罪人的座右铭。狗虽然在脑袋里渴想着那根骨头,但却害怕被棒打;照样,人虽然在脑袋里思念着肉体的私欲,但良心像一位站立的天使,手中握有发火焰之剑,令他们害怕:他们心里虽然想要报仇雪恨,但他们对地狱的害怕,成了约束他们的麻绳。他们的心并没有改变;罪被暂时地勒住了,但并没有得着医治。一头狮子虽被链子锁住,但仍旧是一头狮子。
    第五种假冒的成圣,是普遍的恩典。这是一种圣灵短暂的工作,但这不等于归正。在判断中蒙受一些光照,但它不能使人谦卑;在良知上有一些约束,但却不能使人苏醒;这些看起来仿佛是成圣,但实际上不是。人有圣灵在他们心中运行,使他们知罪,但他们却挣脱祂。就像一只被射中的鹿,不断地抖动,使射中它的弓箭脱掉一样。人在知罪之后,就进入快乐屋,奏起竖琴,来驱除悲伤之灵,因此圣灵在他们心中所做的一切都归于无有了!
    (选自作者著《系统神学》,钱曜诚译,加尔文出版社,标题另加。)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