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求主折断宗教的重担
2021-01-21 09:05:38
530次阅读
0个评论
    一些年前,有人给我寄了一份美国东南一间大教会的程序单。程序单的第一页,印着下面这个“测验”:
省察你自己
如果人们都像你一样:
·他们是否会参加下个礼拜天的主日学?
·他们会准时吗?
·他们会带圣经吗?
·他们会提前预习课程吗?
·他们会带奉献吗?
·他们会参加讲道崇拜吗?
·他们会在崇拜中努力敬拜吗?
·他们会带人一起来吗?
·他们会邀请新成员或慕道友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每一问请给自己打十分。如果你的总分是一百——你是一个完美的榜样!如果总分是90——你还不错;如果总分是80——你正在退后;如果总分是70——谨慎你的脚步;如果总分是60——你属于急救对象。
“六个成功主日”主日学课程会在这个礼拜天继续,务必来参加!
  做了这个测验以后,你的属灵担子是更重了还是轻省了?你感觉对圣灵的声音更敏感,还是对牧师的施压更敏感了?
使徒保罗强烈谴责属灵的计分系统,如我们在加拉太书第五章所读:“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加5:1)。但我们有多少人被教导去害怕“太多的恩典”?我们有多少人挣扎于一种恐惧,如果我们卸下属灵表现的“轭”,卸下罪咎感与压力的重担,那么还能用什么来约束罪恶呢?还有什么能驱动百姓顺服上帝呢?
我们相信,住在信徒:里面的圣灵完全有这个能力。我们相信,上帝自己有能力驱动信徒过顺服的生活。如同保罗在腓立比书 1:6 所说:“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立比书 2:13 再次说:“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加拉太书 5:16 也说:“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
   当我们第一次在敞门教会传讲这一信息时,会众十分紧张。有些人说:“这不会奏效的,如果我们将外在压力从人身上拿走,倚靠圣灵内在的工作,我们就会面临一团混乱的局面。”
实际上,当我们将外在的操纵挪走,有些人的确欢欢喜喜地堕入罪中,开始随心所欲地生活。别误解,看到这种现象的确令人痛苦,但就是这种局面也是有益处的:现今你总算知道,你面对的人是一个尚不具有得救心灵的人。
   一些年前,我(大卫)在办公室里接待一位焦虑的母亲,她有一个青少年儿子。她来问我,怎样才能让她儿子听不同的音乐、去不同的地方、结交不同的朋友。到了某个地步,她干脆直接说:“我希望你让他活出他所相信的。”
我回答说:“你需要明白的是,他已经在这样做了啊!如果你希望我向上帝祷告,求他破碎你儿子的心,赐给他一颗新心,我会这样做。如果你希望我跟他聊一聊,告诉他需要里面发生改变,我很乐意!但是假如你希望我给他施压,让他仅仅是‘听话’,我做不到。我知道那样你会感觉好一点,因为他看起来更好了。但那样我们有的只不过是一个光鲜亮丽的法利赛人,直接朝着地狱的大门迈进。”
    上帝的话要么是真的,要么不是。真正得救的人已经得着一颗新心,他们有基督的生命透过圣灵住在他们里面,他们渴望跟从和顺服上帝。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总是顺服的,有时候基督徒也会跌倒,甚至很严重,但他们内心对神仍然渴慕。神的生命之律已经刻在了他们心里(来10:16)。
马太福音23章中,我们读到耶稣遇到当时属灵虐待型的宗教领袖,他们依靠外在的施压,同时忽略心灵的要事。他们就像历世历代偏离焦点的属灵领袖一样,试图透过要求外在的宗教表现来操控人们的行为。耶稣称这些领袖为瞎眼领路的,说:“他们把难担的重担,捆起来搁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太23:4)
耶稣用这幅图像呈现出一种强烈的悲喜剧视角,在当时的世代十分普遍。他的听众立刻就会领会他的意思,他们会对这幅意象心领神会。请允许我们在此为你展开。
一世纪版本的四轮驱动卡车,是一头可怜的负重牲畜,名字叫驴。驴的主要功能就是驮运东西。在基督的时代,巴勒斯坦地区的一个主要实践,便是往这些动物身上压上许许多多的包袱,以至于动物本身几乎看不见了。驴真的会在重担底下消失在视线之外。
    耶稣想要引用的正是这一令人不悦的信息,他将施虐型领袖比作驴的主人,他们手里拿着属灵的鞭子,给百姓加上更多的重担,催逼着他们上路。这幅属灵意象不仅栩栩如生,而且还击中了许多教会会众的心。在错误的罪咎感和宗教表现的压倒性重担之下,担子底下的信徒感觉自己的人格以及自己在基督里的身份定位,已经几乎要消失不见了。
另一方面,真牧人的功能却是移除这些外在表现的重担,帮助人们重新发现他们在基督里的新身份,以及随之而来的自由与喜乐。诚然,当有人将担子完全挪去,他们就会发现自己并不认识神,而唯一阻碍他们的,便是宗教的重担。然而,另一些人则是在重担挪去之后,第一次发现了上帝的生命已经在他们里面,他们开始依照圣灵在他们里面的激励和指引生活行事。
自教会伊始,教会里的人就一直在经历这一现象。让我们仔细看一看。
   “救恩不是白白的”,或者“救恩是白白的,但是要想过基督徒的生活,你必须付出……”
“行为”一直是教会里许多人的问题,保罗作法利赛人的时候,行了许多自以为义的事,以便成为圣洁,因此他发展出了一种高度的属灵敏锐度,当有人告诉他,有一群信徒忘了上帝的救恩礼物是白白的,他非常警觉。让我们思想一下“属灵努力得属灵收获”这种思维如今影响教会的两种方式。
首先是这种思路,不论圣经怎么说,我们的教会传统都教导我们,我们必须为自己的救恩努力作工。
    有一种神学给人加上属灵的重担:“上帝正在数算你所有的好行为和恶行,如果到最后,好的超过了不好的,他可能会接纳你进天堂。”因此,目标就成了努力堆积更多好行为,超过坏的。但要注意,在这个体系中,你总是同时背负着好行为和恶行的重担,从来没有任何事物移除罪的重担,恩典大能的膀臂从未向你施展。如同耶稣在马太福音23章所说:“但「这些虚假的领袖」自己一个指头也不肯动”(太23:4)。你在这个体系下,所能有的唯一盼望就是你的好行为胜过坏行为,但这里的主导词一直是“重担”,你一直背着它。
在靠行为称义的系统下,如果你背负重担跌倒了,你得到的回应绝不会是恩典和怜悯。你不会听到马太福音 5:3:“虚心的人有福了”,也就是“那些认识到自己无法背负重担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相反,你会被鼓励“再努力一点”,或“再多做一点”。在一些情况下,你可能会被羞辱,因为自己“不够委身”。
   其次,还有基于外在表现的基督教,这是基督徒中间最普遍的弊病。它的模式是这样的,在理解了以弗所书 2:8-9 的真理之后——“你们得救是本乎恩”,罪的重担已经由救恩挪去,我们现在加上另一个重担,即个人在成圣、服侍和进一步蒙福上的表现。
   它的思路是这样的:我们已经非常谨慎地确保人们明白,耶稣是他们得救的唯一盼望。“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多3:5)。但论到成功的基督徒生活,我们却把他们必须弃绝才能得救的那些教导,重新施加到他们身上。“去做就可以了。”“要努力。”“再多做一点。”“这取决于你自己。”我们将各种期望、规条、公式和规则的重担堆积起来,在几乎毫无觉察之下,我们已经开始按照没有认识耶稣之前的方式去生活,盼望我们所有的努力终有一天能够达到目标。但我们永远无法达到,我们继续背负着重担,然后称之为“丰盛的生命。”
    这一模式真的不难察觉,在基于表现的体系下,你就是重担的背负者。在基于恩典的体系下,你会被持续地引向耶稣作为你唯一的盼望,被激励在耶稣里得安息,他是你生命与能力的唯一源头。
人会怎么样呢?
有些人真实的人性需要,以及与上帝的真实关系,都被牺牲在使体系看起来很好的名义之下。史蒂夫·泰勒(Steve Taylor)的这首歌准确形容出这样的人的困境。
我想做个克隆人
走进教会很难,
现在我知道这还不够。
我想做个克隆人。
我请求主进入我的心,
他们说:“这是开始,
现在你得做你的部分。”
我想做个克隆人。
做个克隆人,跟信念说晚安。
克隆跟敬虔很接近,对吧?
我很感恩他们给我指路,
 
因为我自己永远不认识服侍上帝的路,
我想做个克隆人。
他们告诉我我会堕落,
除非我照着他们说的去做。
“谁还需要圣经呢?”
我想做个克隆人。
他们的语言对我来说是新的,
但是我总算理解了什么是基督徒。
现在我可以流利地说话,
我想做个克隆人。
我现在看明白了整个设计,
我的教会是一条流水线,
我在那里被组装,我感觉“良好”。我想做个克隆人,
我已经学会随波逐流,
但还没有学会捣乱。
我很高兴他们对我的灌输,
我想做个克隆人。
    误人子弟的牧者为跟随者增加属灵的重担,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身份定位迷失在宗教包装的海洋中。
结论
    我们相信,“奇异恩典”真的管用。当人们经历到使他们得自由的恩典,他们的生命就会由内而外地改变。他们开始奉献,因为圣灵已经在他们里面生发感恩与信念。奉献成了恩典的奉献,而非仅仅是相应规条。
   骤然间,他们对待学习圣经的态度也改变了。他们不再读圣经,以便向上帝证明他们很好。这一重担已经移除。如今,他们开始像耶利米一样,说:“耶和华万军之神阿, 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你的言语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因我是称为你名下的人”(耶15:16)。
  然而,如我们先前所见,属灵虐待体系的目标主要是吸纳人进入并圈住人,不论人们在里面是否能找到生命。我们相信,这绝非小事,这种模式有着严峻甚至永恒的影响和后果。
那日,圣殿里是何等的情景。圣殿里桌子翻倒、尘土飞扬、鸽子乱飞、祭司逃窜,这样的圣殿怎能称为“洁净的”呢?耶稣为什么大祭司和小商贩们如此愤怒?
这跟在教会地下室里举办跳蚤市场没什么关系,而是关乎扭曲上帝居所的功用。人们不但无法自由地到上帝和他的恩典面前,而且还必须付钱和表现自己,并且尽管如此, 仍然不能亲近上帝。你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
(选自《属灵虐待的隐形威力》大卫•约翰逊&杰夫•范达伦(著),乔兰山以妲(译),改革宗翻译社)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