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你的事奉拦阻你的学习
2021-01-14 15:34:20
46次阅读
0个评论
作者:Donald Whitney
来源:www.chinamuzhe.com
    经文告诉我们:“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其中希腊词didaskalia的意思是“教导、指示或教义”。一些译本将此处译为“要谨慎你的教义”,皆由此来。如果你存心谨慎你的教义,你就需要不断地熟悉教义、知道关于神的事。我的第二个劝诫便是:不要让你的事奉拦阻你的学习。
人接受侍奉前的正规训练就如同浸泡在学习当中,甚至像强制性的军训。他若在神学院进修许多小时,就会时常感到自己像是在消防栓的喷嘴处喝水。去一个教室,课上的信息几乎溢出来;出了门,又进到另一门课的教室,又被更多的信息淹没。之后回到家,他还要再学几个小时。头脑里的信息不断累加,以至于他像是站在海滩上,试着力挽狂澜。
  然而,他有一天走出教室,进入教会,开始做全职事奉,情况就完全不同了。现在他反倒成了一口井,而世上的每个人都是水桶。每个人都有需求要他满足,每隔几天他们就都回来,期盼听到再一堂证道、再一次教导、再一个门训课程。若他固步自封,停止学习,人们将会把他喝干。这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侍奉的本质。因此,一名事奉者必须不断进深,进深的方式之一便是不断了解有关神的事。
   在使徒保罗这些受感而发的书信的最后一封里,他劝勉提摩太说:“但你所学习的,所确信的,要存在心里,因为你知道是跟谁学的”(提后3:14)。你们已经学习了教义。很好!继续行出来,继续深入学习。你们已学过圣经。很好!继续学习它。你已学了如何讲道。继续研究,知道如何用你一生讲道。这才是所谓事奉。你若不能持续温习你已学过的,那么你将在侍奉的岗位上走向败坏。不是败在你的私生活上,便是跌倒在事奉上,果效全无。
 一个真正被神呼召的人最担心的,就是他的生命对于基督不再有用、他全部的努力对神的国都可有可无。但这正是将要发生的事:你的侍奉毫无果效——这几乎不可避免――只要你让侍奉阻碍了你的学习。
   在事奉中永远进取的人,就像《箴言》10:14所描述的那些人。圣经告诉我们:“智慧人积存知识。”在事奉中,这样的人对圣经的见识日益丰满、神学的知识不断充实、教牧的知识越发沉淀;凡能让他更加亲近基督的知识、能让他更加认识神的知识、能有助于他的侍奉开花结果的知识,他都细心存留。你想有智慧吗?你当然想!那就不要让你的事奉拦阻你学习。
   让我们听听《箴言》15:14中所罗门王藉着神的默示而观察到的吧:“聪明人心求知识;愚昧人口吃愚昧。”根据圣经,判断你是否聪明、是否有分辨力的方法,不是看你在校的平均成绩,不是你取得的学位,而是看你是否寻求知识。有可能一个人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完成了神学院的课程,甚至他根本就没有进过神学院,却仍在侍奉上不断长进,为基督多结果子。其中一个原因便是他专心研究教义、不断学习属神的事。而另一个人,在自己的教派中可能是最有恩赐、建树累累的人,但他若在追求属神的事上掉以轻心,他就是愚昧人。
    最早为约拿单·爱德华做传记的作者之一撒母耳·霍布金斯说过,当他见到爱德华牧师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已从事了二十年侍奉的牧师仍“对知识有超常的渴慕………他读了这个领域所有能找到的书,特别是三一神论的。”爱德华被《大英百科全书》选为美国历史上出现的最伟大的思想家,但他为着神的荣耀和神百姓的益处,从未吝惜使用他的知识。他没让事奉耽误他的学习。
   爱德华让我又一次想起使徒保罗。保罗在他生命将尽之际,写下今天我们看到的最后这几句话,他恳求提摩太:“我在特罗亚留于加布的那件外衣,你来的时候可以带来,那些书也要带来,更要紧的是那些皮卷。”(提后4:13)。那时,保罗面对的那些搅扰与逼迫,肩头上承担着的沉重责任,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然而,他还是没有让事奉阻碍他的学习。即便此时的他已经是一名历练弥坚的事奉者,他也没有凭着自己的年龄或经验忘乎所以。他继续用理性和感情来寻求神的事。这就是他“打了那美好的仗”的见证,是他“跑了当跑的路”的方法,是他“守住了所信的道”的作为。(提后4:7)
   侍奉神的人,若没有这种主动的执着、这种面对生命和教义持恒的自省自察,必至败坏。这几乎无可避免。而与此同时,败坏的发生过程是人自己难以觉察的,至少在短时间内是这样。时间流逝,你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渐渐变成一个你曾经鄙视的事奉者。而年复一年的事奉就像开车从落基山脉到密西西比河——眼前一直都是一马平川,却不知高度已下沉了近一千英尺。圣经说:“要谨慎——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导;要在这些事上恒心。”
   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事情会自己变得好起来、认定将来的侍奉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阻碍你学习。神学生有时候会对我说,若他们不再需要为所修的课去读老师布置的书、不再为考试而学 ,他们肯定会省出大量时间用于事奉神、用于学习。但我一告诉他们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他们便大吃一惊、伤心、愤怒。他们强辩说:“我毕业以后就再不用每星期二晚上都离开家,为考试、写论文整晚都在学。”
“不错,”我回答:“但到了那时,你又会用整个晚上开同工会、或待在医院、或开堂务会、或去探访——还不是一样?”
   关键是时间,由于生活节奏的不断提速、生活复杂程度的增加,你只会变得越来越忙,而不是更轻松。你总有更多事要做,而无法减负。理查德 A. 施文森 在他富有洞见的书“边缘”( 原名:Margin―― 译注)中记载了这一点。他观察到,如果你是典型的大众,你今天的生活要比一年前忙碌、复杂得多。除非发生某些变革,否则一年后你的生活肯定要比今天更忙碌、更复杂。更糟的是,这趋势将伴你度过余生。然而,造成生活复杂化的诱因不大可能改变或减速。换句话说,别指望事情自己会发生变化,好让你的电子邮件少进来一些、电话少来几个、责任减轻若干。在你今后的余生中,这些只会越来越多。

你作为神的仆人,还要考虑到以下这些因素:你服侍的教会如果成长倍增,如果你到更大的教会侍奉,这就意味着:比起今天,你有更多人的需要去满足、更多探访要去做、更多婚礼、丧礼要主持、更多的会议要参加。也许最终你等到了那天:教会意识到这种危机的存在,给你提供了一名同工。尽管这对你原有的事工有些帮助,但同时也增加了你在其他方面的责任,比如,给你更多的人去监督。新来同工的劳苦结出果子,教会成员在增加,你负责的羊群就有更多的羊要去牧养,如此持续、螺旋上升。

   即便有一天,你最终有足够的同工和义工为你分担行政事物,可到了这时,你的事工已远近闻名,来自本地教会外那些日益增多的责任又加给了你。人们跟在你后面,请你参与更多宗教协会的、州政府的、教派内的活动。我只希望你到那时候还能有管家的心态。在事工委员会和和监事会上,你的影响力众望所归。

  不仅如此,你的家庭也会增长:不仅规模增长,年龄也在长——你要出席孩子学校越来越多的球赛和活动,当然你也应该去。随着你自己的年龄增加,你的权利和责任也随之增长。但用不了多久,你一不留意,这些权利和责任就积累成拍岸巨浪滚滚而来,要吞没你、主宰你,以至你或在这方面、或在那方面,不可避免地被它们冲垮。

终会有一天,你早上醒来便意识到自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忙,但在属神的事上却还停留在几年前的地步。你终于醒来(至少我盼你能)并发现,你已成了宗教专家,成了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事奉者,一个熟知宗派政治多于信仰教义的侍奉者,一个深谙扩展教会的实用技能多于祈求祷告的事奉者,一个你当初求神千万不要让你变成的那种人。别让你的事奉拦阻你的学习。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