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神迹奇事
2021-11-15 14:37:21
31次阅读
2个评论

 节选;全文请看:https://mp.weixin.qq.com/s/ts5iDz2bWIhM2eN1pPH9Iw

  作者;张孝民

  。。。。这么一惊,她的舌头立马变软了,能够说话了。她立即DAO告:


主啊,你让我听这首歌,是不是要我为你做工。主啊,你若要我为你做工,我愿意去做。求你医治我,让我平安好起来,我甘心为你摆上,由你使用。

DAO告完,她觉得身体更加绵软,慢慢感觉不到腿上疼了,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一直睡到大天亮,醒来时觉得腿上发痒。坐起来一看,昨天还张着嘴的那块恶疮却收敛许多,疮口的边缘都结了痂,昨天长到膝下的红线也不见踪影。

她知道,主又救了她。

她更知道,主这次救她,是要她为主做工。

没过几天,爱拉腿上的毒疮就好多了。到礼拜天,她虽然还是瘸着腿去聚会,但整个疮口都结了痂。不到半个月,就完全好了。

       2,

  。。。。哪知拜了一年多,却越拜越糟糕。后来国林奶奶癫狂起来,竟把锁她的铁链都挣断了。


  有村人看他实在可怜,就给他出主意,说本村的陈忠豪信番人教的YESU,听说他会念咒(其实是DAO告,当时人不知道,说是念咒),他若念起咒来,也能给人治病,把鬼赶跑,还不要一分钱呢。莫非他信的佛比我们庙里的佛大?不如去找他看看。

  说起陈忠豪,就是本村的竹篾师傅陈忠豪。国林爷爷早有耳闻,知道他是信YESU的。虽然听说他给不少人医病赶鬼,真的不要一分钱,但国林爷爷一直没去找他。一是因为他没有亲眼见过他医病赶鬼,有点不相信。他想,给人治好病,赶走了鬼,分文不要,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二是因为他听说陈忠豪信的YESU与庙里拜的佛仙不是一路。他知道,去庙里烧香拜佛有时还是灵验的。老婆第一次癫狂起来,他就是买了东西去芝麻林庙里拜,刚拜过老婆就好了不少。现在老婆之所以没好,还是因为佛拜的不够。更严重的是,他害怕找陈忠豪念咒会惹起庙里佛仙生气,它们若被惹怒,那就更不好招架。

  不过事到如今,佛仙拜了一年多,越拜反而老婆疯得越厉害,现在有人劝他去找陈忠豪,他真有点动心。

  虽然心有点动,但他还是不好意思亲自去找。他想,他长期烧香拜佛,成了村里有名的“烧香客”,村里放着一个医病赶鬼的人,自己却始终没看上人家,到现在走投无路了,再去找人家,人家哪里会乐意呢?

   但他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陈忠豪能把老婆的癫狂治好。他自己不好意思去请,就托了个村民传话给陈忠豪,请他来家里念咒。谁知那人满口答应,转过头去田里锄了半块地,回家竟把给陈忠豪传话的事给忘了。

  话是一早托那人传的,国林爷爷一天都没有出去,在家等着陈忠豪来给念咒。可是一直等到晚上,也没见陈忠豪的影子。

   国林爷爷失望了,心想人家这是摆架子,肯定怪罪我了。你想想,一个村里,早不请人家,却南跑北奔烧香拜佛,现在没招了,才想起人家,人家能不生气吗?

   既然陈忠豪不愿给念咒,只有继续烧香拜佛。于是,他又继续拜了两年佛,而且拜得更诚。

  菇溪一带拜佛,有“三牲佛礼”之说。说的是拜佛要上三样祭牲:猪头、公鸡和大鹅。谁上的礼大,说明谁的心诚。国林爷爷为了表诚心,尽量买大个的猪头、公鸡和大鹅。拜过后,猪头公鸡和大鹅也都叫那些做法事的人吃了。三年下来,花的钱不计其数。

国林爷爷一边热心拜佛,还要照顾癫狂老婆,哪还有心思做木工活?

菇溪俗语说一个家庭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常说:

三年不打铁,四年不做篾。
张孝民摄影:浙南风景

    国林爷爷的日子基本上过到了这一步,早已是穷困潦倒,只差拄着讨饭棍讨饭去了。

  在他实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又想起陈忠豪来。

俗话说:牵牛还要自己先下水。

   他想,上次让人传话给人家,看来请不动。这两年,又不断听人传说陈忠豪DAO告的能力真大,庙里的佛仙根本比不上。这次我一定要亲自去请他,他要是不来,我就给他下跪,跪也要把他跪来。

主意打定,他就对老婆说:

“你在家等着,我去村里请陈忠豪去,叫他来给你念念咒。”

   谁知老婆不听不要紧,一听老公这么说,立刻头痛欲裂,大喊大叫:

“不要不要啊,不要叫他,你不要去叫他。”

国林爷爷一看顿觉惊奇,说:

“为什么不去叫他?难道还去烧香拜佛?如果烧香拜佛管用,我都拜三年了,你早就该好了。”

国林爷爷这么一说,国林奶奶口气好象软了一些,说:

“不要叫他过来好吗?你就给我预备一刀肉,一只鹅,我吃了就走。”

国林爷爷一听不是老婆说话,而是那鬼在说话,更加生气,说:

“我给你的肉还少吗?你在我家缠了三年,还要害我到几时呢?我现在已是分文没有,哪里去弄钱给你买肉买鹅?我不供你了,这就去叫信YESU的来赶你。”

国林爷爷说罢这话,气愤地走了,任凭老婆在家里滚打哭嚎。

   国林爷爷没想到的是,他一见到陈忠豪,陈忠豪并没有一点架子。他向陈忠豪说明来意,陈忠豪马上说:

“你要是叫我去做篾,我真要推迟一天,因为我手头活计正多。但你要我去你家DAO告,那就一刻也不能耽搁,咱们现在就走。”

   你看,原打算跪下求人家去的,这下倒要人家催着走。

   国林爷爷领着陈忠豪来到家里,还没进门,就听见老婆大声嚎叫: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我这就走了,这就走了。”

当时国林奶奶是在里间屋里床上大叫,陈忠豪并不理会她的话,只是来到床前,大声呵斥:

“奉YESU的名,叫你不要吵。”

说也奇怪,一听这话,国林奶奶真的不叫了,只是浑身发抖。

陈忠豪又说:

“你只管听,不要吵。”

国林奶奶真的安静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国林爷爷更加惊奇,怎么没给他买肉,也没给他买鸡,这个陈忠豪只一句话她就不叫了?看来陈忠豪的能力真是名不虚传。

这时他心里更加后悔没有早请陈忠豪来。

接着,陈忠豪就站在床前DAO告。他叫国林爷爷站一边,对他说:“我说一句,你就说一句‘阿们’。”

陈忠豪DAO告了好大一会,国林爷爷也就不停地喊“阿们”。

  陈忠豪说的他没完全听懂,但还是听出了大意,是说奉YESU的名捆绑搅扰这个家庭的魔鬼邪灵,乞求YESU拯救这个家庭,驱逐撒旦魔鬼的势力。

DAO告完了,只见国林奶奶哆哆嗦嗦,不停地颤抖。

国林爷爷这才知道,陈忠豪信的YESU能力确实比附在老婆身上的鬼大。不然,他一说话,鬼就怎么不敢发作了?

一会,国林奶奶又哆嗦着说:“让我在中堂那个角里呆呆吧。”

陈忠豪走到外间中堂,问国林爷爷:

“你家中堂有什么招鬼的东西没有?”

国林爷爷想了想,想不起来有什么招鬼的东西。他俩就在中堂找起来,竟在房屋横梁的一角找到一个香炉。

这香炉是前房主林家留下来的。

  菇溪一带有个习俗,每个人死了家里都会做一个敬鬼的香炉。菇溪俗话说:多一个香炉多一个鬼。香炉就是给鬼烧香的。

陈忠豪让国林爷爷把香炉砸了扔掉,又在中堂DAO告,奉YESU的名斥责撒旦魔鬼离开。

DAO告完毕,突然门前狂风大作,足有十级风力那么大。一片晒稻谷的大竹簟原来卷成一大卷倚靠在中堂一角。风一刮来,竹簟被吹倒在地。国林爷爷看见一个黑影从散开的竹簟里钻出,飞向门外。

黑影飞出,风也停了。国林奶奶也不再哆嗦,却坐起来说:

  “阿公啊,你坐一下,我给你烧水沏茶去。”

  听到老婆说出这话,把国林爷爷惊讶得眼瞪好大,三年多来,哪听老婆说过这话?用一根火柴把屋子烧掉的是她,用拴牛的铁链锁上的是她,作害得他几次想去寻死的也是她。

  他跑遍周围百多里地大小庙宇,拜了无数佛仙,却没想到本村的陈忠豪几句DAO告就把这恶鬼赶跑,竟让老婆变成一个正常人。

他没说话,只是泪流满面。

国林奶奶却好象没事一样,真的起身去烧水。

水烧好了,又沏好茶端给陈忠豪,说:

“阿公,家里连象样的茶都没有,只剩点碎茶末了,只有委屈你了。”

  国林爷爷听了老婆说的这话,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抱头痛哭,哭他又找回了几年前贤慧的老婆。

为国林奶奶赶鬼,赐她一家平安,不是主YESU惟一的目的。他要赐给他们更大的福,叫他们得那不致灭亡的生命。

    神爱世人,甚至把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
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约3:16

  神拯救了这家人,也拣选了这家人。此后的余生,国林奶奶和爷爷做神的好仆人,真心爱主,热心服侍主,在菇溪JIAO会史上,为主做出了美好的见证。他们的后代范国林老弟兄,也是神忠心的仆人。此乃后话。


收藏 0 0
    123 作者
    2021-11-15 16:01:01
    郑书谦(2021年83岁)
    见证如云·妮儿活了
    原创 张孝民 虚一阁 8月12日
    妮儿活了
                    郑书谦口述 张孝民编写
       那时大概是九几年了,已经有圣经,我能读到圣经啦。圣经上记载的我就给他们讲,瞎子看见,聋子听见,长大麻风的得洁净,瘸子行走等等很多神迹,我都向他们传。没想到,传着传着,就真的实现啦。
       那是在离安康大概有十几里地的一个村庄,有一户人家,六口人竟有三个瘫子。一家几口有一个病人,全家都不得安宁,这一家竟然有三个瘫子,怎么得了?

    我在那一带传FU音,他们知道了,就请我去他家。

    到了他们村庄,那个村子很大。那时FU音还没传全,当地人不明白,他们说:河南YESU来啦,河南YESU来了。

    他们说我是河南YESU,我知道这样说是因为不明白。尽管他们说的不对,但我要是一说不是,他们就不信了。我就不管他们说啥,只管让他们说。

    他们说:河南YESU来了!能治病,能治这儿能治那儿。

    当时跟着的人很多,围在我周围,都是看热闹的。到了那家堂屋(正房)门前,我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口,不进他家的门。我看见厅堂后墙前放着一张条几,条几上摆的都是偶像,从这头到那头,有五六个。条几上面的墙被烧香熏得黑乎乎一片。

    家主说:进来吧。

    我说:不进。

    他说:你咋不进哪?

    我说:我不进啦,你们敬这些假神,瘫子咋能行走?你们敬这些假神敬得多虔诚,它咋不医治啊?敬他们,有啥用嘞?

    一听我说这些是假神,身后跟着的一干人就觉得稀奇。有人说:哟,这人不简单,敢说这些是假神。

    有个老太婆说:啧啧啧啧,人家这是真的,人家这是真的!敢明明地说这些是假的,还是河南YESU厉害!

    家主看我不进他家屋里,就说:那咋办?

    我说:咋办,把那些东西都摔了,不摔完我不进。

    那家主一听哭了起来,说:谁敢摔啊?敬这些神都敬了好几辈子啦,谁敢摔呀?

    我说:你想好病不?

    他说:想!

    我说:想好病,你们不敢摔,但要同意我来摔。你同意不同意?

    他说:那你就摔吧。

    我这才进屋里去,把那些偶像统统摔掉。

    那些东西都是泥巴捏的,一摔就碎了。

    摔了之后,我就为他家祷告。

    我祷告的时候,周围站着那么多人围观。他们都不说话,听我的祷告。想看究竟会发生什么。

    没想到,我祷告了一会之后,他家的三个瘫子竟然都能起来啦。

    围观的人都惊奇欢呼。

    那一回,在那里的人都信啦。

    张孝民摄影:故乡九月

    第二天,这事儿就在那一带传开啦。传到另一个地方,又有人叫我去,那里也有一户有病的人家。

    邀请我的人带我走到一个山岭上。我们在山岭上行走,两相住的都是人家,不断有人打招呼:

    “哎,走,今儿黑上(今天晚上)去我家呀,上我家祷告,在我家开礼拜。”

    “河南YESU上我家哩。”

    很多人家邀请我去他家,更有人跟在我身后看热闹,大约有七八十人,吵吵嚷嚷,好象听书看戏似的。

    到了那户人家,我进到屋里,看见他家也有很多偶像。我对他们说:今天,我们拜的神是真神,你们要把这些假神统统摔掉。藏起来的也得拿出来摔了。

    这家人知道,头一天我在三个瘫子的那家把偶像都摔完啦,料想来他家也要摔偶像,就把他家敬的一个很贵的木刻偶像藏起来。

    这家人似乎很听话,自己动手把看得见的偶像都摔了。

    摔完偶像,我就祷告。我说:主啊,我感谢你,你是察看内心的神,你不看人的外表。我们看不见的事,你都知道。

    谁知我这样一祷告,那家主却“呜呜”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唉呀,你拜的神是真神啊,我藏起来了一个,我藏起来了一个。

    我说:把藏起来的拿出来!

    他到里间屋里床底下把那木刻偶像拿出来。拿到院子里就往板凳上砸,“啪啪”地砸了一阵也没有砸断。那偶像的脖子太粗,很结实。

    我说:好啦,磕不断就烧!拿柴火烧!

    他们就去找柴火烧偶像。

    这时,从院外来了一个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一进门就大哭,高手喊叫:哎呀,这里谁是YESU啊?谁是YESU啊?

    别人指着我说:就他就他。

    她抱着孩子到我跟前。我一看她怀里抱着的是个妮儿,再一瞅是死的。

    我说:你这妮儿死啦?

    她说:是嘞。

    她两眼泪水望着我。我知道她想让我祷告救她女儿。我心里不禁发虚起来,因为我传过圣经上记载的死人复活,但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我要对她说:你把这妮儿抱走吧,她已经死了,活不了啦。

    这话咋说嘞?咋向众人交代嘞?我传的不就成谎话了吗?

    我一想,这话不能说?

    但不能说,又咋办嘞?

    院子里围着七八十人,都是不信主的,都在看着我,想看我的笑话。

    我对他们大声喊道:统统跪下。

    他们都没有敬拜过主。他们说:咋跪哩?

    我说:咋跪都中。

    他们就乱七八糟地跪下。

    那时说话真有权柄,除那妇女抱着孩子坐在凳子上,统统跪下啦,跪了一院子。院里跪不开,院外也跪了不少。

    跪下后我祷告。他们都不作声,听我祷告。

    你知道我咋祷告的?那次祷告是一个特殊的祷告。我说:

      主啊,圣经记载说瘫子行走,我传过,我也经历了,瘫子也行走啦。圣经记载说死人复活,我传过,但我没有遇见过。今天遇见这个妮儿死啦。今天我在你面前祷告,求你叫她复活。你要叫她复活,我明天还传,你要是不叫她复活,我明天就回家,不传你啦。

    我就这样祷告,吓得浑身出汗,泪也流出很多,也是吓出来的。

    那时我心里害怕。咋不害怕?害怕这样祷告得罪神!身上的汗浸透过衣裳往下滴水,那不是热的,是吓出来的汗。

    我祷告了三分钟。

    三分钟一祷告,那妮儿的娘突然说:哎哎,哎哎,俺妮儿活啦!俺妮儿活啦!

    她一说话我就赶紧睁开眼起来,擦泪又擦鼻涕,一瞧是真的,那妮儿正在她娘怀里挣着下地。站到地上,竟来回跑动!

    这时,我泪如泉涌,竟模糊了眼前来回跑动的妮儿。

    我大声哭着说:主啊主啊!我感谢你!主啊主啊!我得罪了你!主啊主啊!我还传你!你是真神活神,我还传你!

    那天晚上,院子里七八十人都是第一回听道。那晚,我一直讲到半夜他们都不叫散。我说天太晚了,今天先散了吧。但他们不叫散。一直到夜里两点以后,我说明天再讲,今天就讲到这儿吧。他们才勉强同意。

    结束时,那妮儿的娘又对我说:妮儿也活啦,俺妮儿的名儿不好,你再给她起个名儿吧。

    我说:中中中中中,这妮儿以后就叫荣耀吧,“荣耀SHEN”!

    前几年,有人给我说,那妮儿现在外面宣JIAO,问我要不要见她?我说不要见了。让她知道荣耀归于神。

    这一回在安康,还有一次搁(在)大街上传FU音。

    有一个妇女来到我跟前说:伯伯呀!

    我说:弄啥哩呀?

    妇女说:你上俺家给俺爹祷告祷告吧。俺爹瘫了二三年啦,都是拉床上尿床上,不能自理,你给他祷告祷告好吗?

    我说:可以。但我现在忙得很哪,各处乱叫,得排号。你家住哪里?

    她说了她家的地方。

    我说:是你娘家还是你婆家?

    她说:是婆家。

    我说:你要我祷告的是你娘家亲爹还是你婆家老公公?

    她说:是我老公公。

    我原以为是她这样真切是为她娘家亲爹,没想到是为她婆家老公公祷告。她这样一说,我就很受感动。

    我说:你相信我祷告吗?

    她说:我相信。

    我说:你相信我就不用亲自去你家了,我搁(在)这里祷告。圣经记载有个百夫长的信心,YESU要上他家去,百夫长说:你上我家我不敢当,也是不配的,只要你说一句话就可以。我就搁(在)这儿祷告,你爹搁家也得释放。

    我就在那里为他祷告。那次祷告不完全,我祷告说:主啊,我感谢你。这姊妹的孝心不是假的,是真的,她对老公公竟有这样的孝心。我现在求你,在她家释放她老公公,让他跟从前大不一样。

    我在祷告中没求让他完全好,没有说到底,就说到这里。

    后来她回家了。回到家,见她老公公正拄着拐棍在院里转悠。他已经三年起不来床啦,儿媳妇见他拄着拐棍搁在院里转悠,就说:哟,爹你起来啦?

    他说:是嘞。

    她说:那你咋起来的呀?

    他说:我想起来就起来啦。究竟怎么起来的,我也说不来。

    她说:你可三年没有起来啦,今天是啥时候起来的?

    他说:啥时候?就是吃过饭后大半晌的时候。

    他说的时间,正是我为他祷告的时候。

    过了几天,有同工带我去她家。那天晚上,我们带五六个人在她家聚会。聚会的时候,我给她老公公当面祷告。这老头跪在那儿,我按手在他头上祷告。但是他还是那样,也没有完全好,还是只能拄着拐棍在院里转悠。

    第二天早晨,我又去别的地方。这个老头知道我去的地方,离他家有二三里山路。

    我走后,他在后头也拄住拐棍去啦。是他一个人去的。

    我到了要去的那家,在他家做了一个祷告就走啦。我一走,那家人也把门锁上出去了。

    拄着拐棍的瘸腿老头赶到这家时,一看门都锁上了,知道我已经走了。问别人也没问出个头绪。他就站在那里,很失望。

    他说:主啊,我也找不到啦。这门都锁了,我上哪去找啊?我只有回家啦!

    他说完这几句,扭头就往家走。在他转身的时候,却把手里的拐棍扔啦。竟然没拄拐棍走回了家。

    从此,他就全好了,恢复了正常。

      

    123 作者
    2021-11-15 14:38:07

            3

     。。。。带领弟兄对所长说:我们为你祷告,你得跪下。


    所长说:我要跪,但我一条腿不当家,是硬的,跪不了。原谅我只能跪一条腿。

    带领弟兄说:跪一条腿也行。但我们祷告,你得说“阿门”。

    所长说:行,我说“阿门”。

    带领弟兄说:你得保证,以后不再抓信主的了。

    所长说:行,以后不抓信主的了。

    带领弟兄说:我们给你圣经,你要跟你家里人看圣经,信Yesu。

    所长说:行。

    带领弟兄提出几个条件所长都答应了,大家便在众人面前为所长祷告。祷告了大约五分钟,所长突然叫道:我的胳膊能收回来了,我的胳膊收回来了。

    所长的胳膊真的收回来了,还“啪啪”地打了两下自己的后腰。

    大家继续祷告。不一会,所长又突然叫道:我的腿也能动了,我的腿能动了!

    所长说着,他把右腿提起来回伸缩几下,真的能动了。

    带领弟兄说:站起来。

    所长在几个警员搀扶下,真的站起来了。

    站起来后,他就甩开几只搀扶他的手,自己在原地走了几步,跳了两下,感觉一切恢复了正常。

    就这样,所长在一千多人众目睽睽之下,通过信徒的祷告,病得医治,真的好了。

    这下在众人当中炸开锅了。

    有人说:所长可是咱派出所的所长,大家都认识,不可能当教会的托吧?以前他抓信主的,现在不可能给教会当托。看来信主的传的是真的。

    所长更是感激,让手下人从警车里拿出半箱酒和半箱烟,送给带领弟兄,对他说:车里只剩这半箱酒和半箱烟了,你们拿去用吧。

    带领弟兄说:烟我们不抽,酒也不喝,我只想我们去各村传fuyin,你不要再抓我们。

    所长说:不抓了不抓了,你们去哪村,我给村长打招呼,让你们讲fuyin,不抓你们。


    方城伏牛山

    接下来半个月,弟兄姊妹去那个乡各村传fuyin,所长真的打电话给各村村长,让他们在各村传fuyin。

    那半个月,这个乡信徒增加一万五千人。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