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9岁的越南女孩
2021-11-01 14:26:22
192次阅读
2个评论
【真相才是最好的摄影——普利策获奖照片】The Terror Of War(战争的恐怖)
1973,摄影师:Nick Ut
   这幅照片展示了一名9岁的越南女孩奔跑躲避  袭击的画面。后来,摄影师带她和其他孩子去医院,住了14个月,接受了17次外科手术后,才最终返回家中。
1972年,炸死了女孩的家人。长大后,这位女孩曾纠结在仇恨中想自杀。最终 ,因接受了基督信仰选择了原谅和宽恕,并成立基金会为战争中的儿童受害者,提供医疗和心理援助。
在世界历史上,人们关于痛苦的问题有四种主要答案。
  有些人认为痛苦是真实的,而且痛苦不会离开。但是,还在生命不会永远存在,我们可以从这个事实中得到安慰。最终,我们会死,一旦我们死了,痛苦也就结束了,我们最终会摆脱痛苦,得享平静与安宁。这跟古希腊后期的伊壁鸠鲁主义的观念有相似之处。
 另外有些人认为痛苦是种幻觉,是想象出来的,并非真实存在。如果我们竭尽全力集中意念,幻觉就会消失。
第三种观点承认痛苦是真实存在的,但认为圣者和智者应当有能力超越痛苦。这是大家都熟悉的道德主义的励志观念,从古代东方的儒家到现代西方都很流行。
   最后是基督教信仰所提供的答案。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痛苦,但上帝也在十字架上为人类受苦,信仰中的人可以带着盼望在荣耀中受苦。受苦最直接的根源来自恨上帝的力量;另外,个体洁净自己的罪也会充满痛苦。最美的一句话是大神学家保罗说的:“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基督徒不用面对绝望的尽头,却可以拥抱无尽的盼望。
——编辑自麦格拉斯
收藏 0 0
    2021-11-01 15:51:19
        赌徒转性
    文 /  陈锦波
      我初到哥斯达尼加时,想拼命赚钱,日后出人头地,衣锦荣归。想不到钱赚不到,输的倒多。原因是我在赌场做“打荷”(在赌桌上主持派牌及掷骰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渐渐我就沉迷赌博,上下班都在赌场里混。开始时是小赌,继而大赌,愈赌愈大,经常三四天才回家。愈赌,就愈输得惨,并且与家人疏远,每次回家,都和家人大吵大闹。

      有时静心一想,也觉得自己不对。这种生活何时了呢?怎样才能戒除赌博的恶习?我也试图努力,痛下决心,无奈力不从心,戒了一下又故态复萌。身陷试探之中,我如何能出污泥而不染呢?我抵受不住诱惑啊!

      太太为此虽然骂我,另一方面也耐心劝戒,邀请我参加他们西班牙语教会的聚会。我推说上西文教会不方便,又没有中文圣经。心想,我那有閒情上教堂?不如往赌场快活去。谁知不久,太太竟托教会的西姊妹从美国买来一本中文圣经,要我去参加他们的聚会。我只得敷衍一下,心中着实不快,过后忙推说往西文教会不习惯,加上星期天要做生意,就没有再去了。后来有一位来自台湾的郑牧师去他们教会,太太邀他来家作客,郑牧师请我去参加国语聚会,我难以推却,去了一次,就推说讲国语不惯。郑牧师便给我介绍粤语教会,认识梁教士夫妇。这时太太坚持我一定要去聚会,因为中文圣经有了,讲粤语的教会也有了,再没理由推托。

    “如果不去中文教会,就跟我去西人教会,任君选择。”在这情形之下,只好又应付一下,但无心听道。我仍常在赌场流连,什至变本加厉,赌得天昏地暗,一赌又是三、四天,一连数次。太太一气,就对我说:“你如果这么喜欢赌,不用回家,去赌个够罢。”还拿了我几套衣服,放在朋友餐馆。我一气之下又去赌了几天。当我回到朋友餐馆后,觉得苦闷难堪,好像心中缺了什么似的。以前去赌,会有一种快感,像是很满足似的,但现在只感空虚无聊、寂寞难堪。

    后来太太的朋友打电话来对我说:“如果你想改变,相信只有找梁教士,或可帮助你。”当时我觉得需要有人劝慰,就毅然打电话找梁教士。谁知他搬了家,几经艰辛才找到梁教士,将我的情况对他说,求他帮助。听完之后,梁教士对我说:“我也没有能力帮助你,但我可以介绍一位大有能力帮助你的,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他开始对我讲解福音,就是主耶稣因为爱我的原故,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只要我肯打开心门接受他作我的救主,他一定能帮助和改变我。我考虑后,就决定接受主耶稣做我个人的救主,求他赦免我以前所犯的罪,改变我的生活,因我不愿长期这样荒唐沉沦,这样的生活只有毁灭自己的一生。感谢主,他的确改变了我,使我完全脱离赌博的捆绑。以前任凭怎样下决心,都是无法戒赌,现在则连赌博的念头也没有了,前后判若两人。这真是人没法做到的,归荣耀给我们天上的神。戒赌后,有朋友打电话叫我打麻将,我一一推却,一连好几次,至今再没有人叫我了。如果不是主赐给我力量,相信我是不能做到的。现在我和家人的关系十分密切,满有主耶稣同在的喜乐。

    以前,总以为信耶稣只不过是信一个宗教,宗教教人为善,只要我们多做善事,不偷不抢,不做坏事,信不信耶稣也是一样。我在国内生长,至高中毕业后出国,受的是无神共产思想,对基督教一窍不通,十多年哥国生涯,仍不知基督教为何物,没想到现在亲身经历,方体悟到上帝真的有如此大能,可以改变生命。从前我沉迷赌博,仿如有一种内在动力推使我去赌,不赌不行。现在我却如脱胎换骨,竟不知以前何以这么沉迷?这不是很奇妙的事吗?是神的力量改变了我:“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五17)

    朋友,我希望你也经历这改变生命的大能。

    2021-11-01 14:34:16
        @亚利马的尼大伯是还
    非常喜欢圣Jing约拿书。它的叙述妙趣横生,小孩子也喜欢。并且这卷轻巧的小书也隐示着宇宙间最大、最沉重的信息,那就是耶—稣基—督为了救赎人类,也曾与约拿一样三日三夜被交付死地。

    约拿有足够的理由不爱尼尼微。尼尼微城的君民都残忍暴虐,是以色列人的仇敌。上帝也计划将这个城市毁灭,但是在毁灭前,上帝打算给尼尼微悔改的机会。于是,上帝就把这个使命给了约拿,要他去传福-音给仇敌的国家。

    约拿违背自己的爱国情感,冒着被本族人恨恶的风险,去完成给仇敌传福-音这个使命,真是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于是约拿买路去他施。从圣Jing的记载可以看出,约拿逃跑的路线一路向下:

    下到约帕,下海进船,下到船舱底 ,被扔下水海,被大鱼吞下胃里,下深渊,下到山根,最后,下到地的极限。

    这一系列出逃历程的也表明,我们在违背上帝旨意的时候,灵性的走向都是向下的。如果上帝任凭我们违背到底,那结局就是死,甚至是地狱。

    下到极限之地的约拿体验到了死,这才开始想念上帝。约拿就向上帝许愿遵行上帝的旨意。

    于是情况马上急转直上,约拿被大鱼吐出到岸上。

    约拿按着上帝的旨意走遍尼尼微大城,只机械地重复“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就必倾覆了!”这一句,就不再说别的劝人悔改的话了 。可以想象约拿面无表情,老大不情愿的样子,只不过在无处不在的上帝的监督下,约拿不得不传罢了。

    三日三夜鱼腹当中的经历只让约拿学会了行动上的顺服,爱却未被唤醒。所以后来约拿不记教训,多次求死,都是因为内心没有爱的缘故。

    使命结束后,约拿在尼尼微城外观看,等着幸灾乐祸。没想到尼尼微人悔改了,上帝就不降所说的灾了。

    上帝“食言”导致作为先知的约拿说话落空,就“恼羞成怒”。

    上帝也很可爱,对付像约拿这样刚直不阿又敢和祂耍性子的仆人,上帝有独特的方法。

    于是就有了下面一出令人忍俊不禁的小品剧:

    先上场的是一棵蓖麻树。蓖麻迅速生长,遮阴蔽日,救约拿脱离炎热的苦楚。约拿看到蓖麻树,就像孩子一样快乐起来。紧跟着,一只小虫子上场,辛勤啃食蓖麻树,最后树枯槁了。约拿疼惜不已。

    炎热的东风和烈日的暴晒,使得约拿头昏脑涨,就又求死,并犟嘴说自己发怒十分合理。

    上帝也不反驳约拿,只给他出了一道算术题:一座城市,其中包括十二万不分左右手的孩童,还有许多的牲畜,所有这些加起来与一棵蓖麻树相比,哪边大?

    不用说,约拿算明白了,心中的爱也被唤醒.了。否则,约拿就不会写下“约拿书”了。

    其实不是尼尼微需要约拿,而是约拿需要尼尼微。约拿的呼召之旅也是今天我们每一个基-督徒的呼召之旅。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深处都有一个尼尼微,我们不能爱的那些人或不愿意委身的那个领域,就是我们的尼尼微。上帝并不是呼召我们去做,因为我们并不能凭着自己做什么;上帝乃是呼召我们学习爱。

    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