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诅神学
2020-08-24 09:23:26
636次阅读
1个评论

作者:安德鲁·康普顿
译者:骆鸿铭
安德鲁·康普顿(Andrew Compton)是美中改革宗神学院(Mid-America Reformed Seminary)旧约系讲师,他的博客:https://reformedreader.wordpress.com/。

英文原文:https://reformedreader.wordpress.com/2015/11/22/what-do-we-do-with-the-imprecatory-psalms-ten-helps-from-david-murray/ 

    《理解咒诅诗的十个帮助/》

  这些诗篇是从首次的福音应许而来的。诗篇的咒诅,根源于对蛇的咒诅,乃是伴随着创世记三章15节的首次福音宣讲( protoeuangelion)。慕瑞说,咒诅诗基本上是对上帝的祷告,求祂信守祂的话和属性,祂是公平和圣洁的上帝:“上帝啊,请忠于你自己的应许,咒诅那些咒诅我的人。”

     大卫宽恕的品格。一般说来,圣经把大卫描绘为“一位为祂的仇敌祷告的人,并试着善待他们。” 虽然慕瑞没有进一步评论,他的意思是这种描写,理当为我们创造一种在释经层面上的信心。大卫的心里必然已经调和了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立场,因此我们也应该用一种开放的态度来看这些诗篇,聆听它们如何与那些表达爱仇敌的经文达成和谐。
君王代表上帝。慕瑞解释说:“君王是上帝的代言人,上帝的名声和君王是绑在一起的。冒犯上帝膏立的君王就等于冒犯上帝。” 因此诗人不是企图用人的方法去报复对人的冒犯,而是呼求上帝自己,为冒犯上帝而伸冤。
    新约圣经多次引用。新约引用了几处的咒诅诗,「毫无保留,或未加限定」。慕瑞引用这个材料来提醒我们,新约信徒从基督信仰的一开始就常常用咒诅诗来祷告(作为一个旁注,G. K. Beale在他一本非常精彩的超短小册里,提到新约圣经如何使用咒诅诗:The Morality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高度推荐!)
    新约的咒诅。这和新约使用咒诅诗有关。但是慕瑞证明了新约提供了自己的一些咒诅(例如:加一8-9,五11-12;提后四14;林前十六22)。虽然今天有许多人採用一种马吉安异端(译按:指割裂旧约和新约,认为两约的上帝不是同一个上帝)的方法来读旧约和新约,慕瑞却提醒我们,“两约圣经都同时说到上帝的公义和上帝的爱。……”
奠基在公义之上。虽然在我们生活的时代,报应不是司法对策最重要的方法,慕瑞却提醒我们,圣经的公义是以报应为基础的。上帝的公义必须得到满足。慕瑞解释说:“咒诅诗的实质是:公义必须成全,无辜义人的冤屈要得到昭雪。” 这也是新约圣经的一个主题(路十八1-8)。愿祢的国降临。“圣经的咒诅反映了上帝的百姓对上帝国度的热心,以及他们恨恶罪与邪恶的热情……    上帝的国度是通过打败和毁灭争竞的国度而降临的。” 慕瑞继续说到:“这真正的意思是祝福和咒诅是一个铜板的两面。对那些受冤屈的人的怜悯,必然会包含对邪恶的义愤(太廿三章)。” 慕瑞在结论里引用派博(John Piper)的一段很有帮助的话说:“咒诅诗的祷告不应该是我们对邪恶的第一反应,而是最后的反应。” 其他的祷告优先,在上帝国度里,其他的视角在我们念及其他人时,必须佔优先地位。然而,渴望上帝国度的降临,会伴随着渴望上帝国度的完满(fullness)。如果我们盼望上帝国度的完满,就不能不渴望邪恶被毁灭,这是上帝国度完满的一部份。
     伸冤在上帝。值得注意的是咒诅诗不是述说诗人如何为自己伸冤(注意,即使是在以色列定居迦南地和约书亚的圣战(herem [חֶרֶם] warfare)里,精明的读者也会留意到,这不是人类发明的种族屠杀。再次,毕尔(G. K. Beals)在他的小册(The Morality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里有很好的说法。慕瑞解释到:“咒诅诗是向上帝的祷告,祈求祂伸冤报应。诗人不是自己伸冤,而是把这个处境交托给上帝。”
    审判的目标是救赎。慕瑞提到,咒诅诗经常是以罪人的益处为中心的:“上帝经常用审判使罪人归向自己。” 慕瑞引用的经文包括诗篇八十三篇16节;但以理书第四章;和使徒行传十三章9-12节。慕瑞引用了路德的一句很长的话,说明我们为基督仇敌的祷告有两方面:一方面,祈求他们在破坏属基督的人的努力上会失败;另一方面,也祈求他们自己会归信基督。
指向基督。基督自己最完美地唱出了咒诅诗的语言,祂有一天会回来,毁灭所有的罪恶,和对父神旨意的反对,并最终成全上帝对来世的完美统治。因为基督完美唱出了咒诅诗,我们可以有信心“耐心地等候上帝成全祂的应许,尽管目前恶人正在得胜,神的百姓正在受苦。”
总之,当我们在解读诗篇中的咒诅诗时,慕瑞提供了一些很重要的论点,供基督徒思考。当然,对这些论点我们都可以提出反对意见。当我在把这些内容打出来时,想到一些可能的回应。不过,我也想到了对每个批评的一些答辩,来接受慕瑞的回答的实质内容,即使我必须缓和或微调十个“帮助”这样的说法。如果慕瑞这章可以写得更长一些,也许他会把这些帮助说得更详细一些。不过,就它们目前的内容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讨论方向,也是对这个问题的一些回答的初步尝试。
此外,慕瑞所认为的“错误的解答”,不是都会同等地误导人。与这里相同,当然有些例外,这些论证的一些较佳的版本,的确可以提供一些解释的亮光。尤其是救赎历史时期的转变,也就是在摩西之约下的土地-预表,的确为上帝忿怒的“闯入”(intrusion;或译为“介入”)提供了一个舞台(译按:指上帝在末世的审判提早在旧约时代让人看到,这是借用自Meredith Kline的措词)。
  慕瑞的这章是一个很有用的资源,提供了很有价值的帮助。我们必须牢记,在如何阅读并诠释诗篇咒诅诗的语言时,我们不是第一代基督徒。有许多基督徒前辈已经提供一些基础,让我们对这些具有挑战却荣耀上帝的经文,提供进一步信靠上帝的回应。资源是很丰富的,所以就拿起来读吧!
收藏 0 0
    2020-09-09 08:09:36
    @诸三一
    赶巧了,刚中午发完马丁路德,就有人问这个问题,那我就以路德为例说说这事儿。
    罗马书1章17节,“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至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
    这节经文影响了马丁路德的一生没错。
    但同时,马丁路德还很喜欢诗篇,尤其是咒诅诗。
    我们稍回顾路德的人生经历,
    前半段修道院的生活中,在“靠行为赚取恩典”的路上一路狂奔,做修士是做到连修士们都觉得过分的地步。一个地板都能来回十几次地擦擦得锃光瓦亮,下雪天不穿鞋子不盖被在雪地里苦修,他是认真追求信仰,以致于在在行为上自我要求到极致的那类人。
    也因此,路德更深地感触对“公义”的神有“因为靠自己的努力怎么都达不到神公义的要求”而无力的愤怒,而且正如他自己所描述的,是对神又敢怒不敢言。
    深怕哪里做得不好,不对,会招致神的愤怒。
    所以,“因信称义”的认知极大地释放了他,让他徜徉在神甜蜜的恩典当中。
    而咒诅诗呢,或许我们一贯的观点是“这是犯罪诶,你怎么可以咒诅别人”。
    结果这些竟然被写在圣经里面。
    马丁路德其实一开始也非常疑惑,为什么神的话语里面竟然有咒诅诗这回事的存在。
    比如著名的咒诅诗137篇:“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 就非常残酷。
    之后马丁路德再思时发现,原来上帝是允许人用愤怒来表达他的情绪的。
    原来上帝也没有高高在上、威严到一个地步,是人必须要做得好,必须要想得对,否则就把那个人灭掉的
    其实我也常常觉得,我们读诗篇的心态很重要的。诗篇是诗体,用来抒发情感的,很多的人还会用诗篇来祷告。
    那么,如果我们在祷告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把自己的心完全向上帝敞开”。
    是巨细无靡,全部倾诉。
    是对的也有错的,是好的也有坏的,是可以暴晒于阳光下也是藏在不敢与人知的阴暗潮湿处的。
    没有一个人会被教导以“神学正确”来作为祷告的首要关切点的。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在祷告中最关注的是“我的祷告一定得神学正确”,那么这个人的情绪一定在神面前隐藏的。
    极致的情绪往往不太理性。
    而上帝在意的不是我们佯装“乖乖牌”,而是我们呈现在他面前的真实性,祂在意的是我们对祂的无话不说。
    (虽然我们不说祂也知道,但是你肯说才是要紧事!你得邀请祂进入你的所有情感。)
    如果你有苦毒需要被神除去,有病痛需要被神医治,有悲伤需要被神的爱浇灌,那么,把这一切糟糕的,连自己都所不齿的和唾弃的思想,都呈现在祂面前。
    让祂来参与,来引领,然后带来改变。
    咒诅诗的可取之处其实就是真实,而真实,就是修复的开始。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