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帮助我们
2021-02-22 18:24:33
50次阅读
2个评论
最后修改时间:2021-02-25 09:07:51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1–39)

“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31节)。这句话存在限定语气,换句话说,这里的语言好像有种不确定性。保罗说“神若帮助我们”,就好像还有所怀疑似的。然而,保罗这里并不是在暗示他不确定神是否帮助我们。他已经废了这么多笔墨,向我们论证神对他拣选的人具有何其深厚的爱。这里的语言是逻辑语言,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三段论,第一前提加上第二前提等于结论。三段论的结论是从前提得出的必然结果,如果前提可靠,结论就无法推翻。如果A 跟B 是真的,那么C 必定是真的。所以保罗说“神若帮助我们”,这是一个逻辑推理,而非不确定语气。我们可以简单地将它翻译成“既然”:“神既然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

很显然,如果神帮助我们,全世界都可能与我们为敌,因为人不仅会敌挡创造主, 也会敌挡他所救赎的人。保罗的话意思不是谁“有可能”敌挡我们,而是谁“有能力”敌挡我们。这自然是一个反问句,答案显而易见。如果神站在我们这边,那么没有人有能力敌挡我们。俗话说得好:人若有神站在他那边,一个人就是大军,足以与全世界抗衡。
神不吝啬


“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32节)。我们首先注意到的是“爱惜”,有吝惜、保留之意。读到罗马书第八章这里的用词,很容易回想起创世记22章,神命令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以撒是亚伯拉罕的爱子,神却呼召亚伯拉罕去摩利亚山上献以撒为祭。亚伯拉罕顺服神,带着儿子长途跋涉,将他捆在祭坛上,就在举刀要杀他之际,神突然阻止了他:“你不可在这童子身上下手。一点不可害他”(创22:12)。神命令亚伯拉罕保全以撒的性命。

摩利亚山后来改名为加略山,就在耶路撒冷城外。亚伯拉罕献以撒事件的一千年后,我们的救主在赴死之前,到客西马尼园祷告,汗珠如大血点落下,他祈求父将苦杯撤去:“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可14:36)。在基督的受难时分,父拒绝了他,父没有爱惜自己的儿子。

当我们看到,神如此用心良苦地来做成我们的救恩,怎会不理解神的一篇苦心?神什么都没有吝惜,甚至他自己的儿子也没有吝惜不给我们,让我们能够得救。所以,保罗说,神将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我一刻也不信,这是为全人类舍了。神舍弃爱子是为了拯救他所拣选的人,就是那些属于黄金链的人。

因为基督替我们过了完美顺服的一生,父将一切的祝福都赐给了他,他的产业就是世界和其中的万物。保罗说,圣子为我们而死,父没有吝惜,所以他也会将赐给爱子的一切白白赐给我们。保罗在此处进一步扩展前面讲到的“收养”的概念,我们是神的后嗣,与基督同作后嗣。父喜悦将万物赐给基督,没有吝惜,也要将万物赐给那些他所赐给基督的人,这一切都是为了爱子的荣耀。
没有控告
保罗继续他的反问:“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33节)。撒旦竭力地控告神的选民,无所不用其极。撒旦永远不会停止对基督徒的控告,永远不会停止恐吓我们,刺激我们的良心,告诉我们自己是多么邪恶,不配与基督团契。撒旦在信徒生命中的首要策略就是控告,他控告我们,以便拿走我们的救恩确据和喜乐,夺走我们在基督里的安慰。他不断提醒我们自己的罪,告诉我们自己的缺陷,提出一切能提出的指控。然而,没有什么工作比他所做的更加徒劳,因此保罗在这节经文中嘲笑撒旦。还有什么比控告基督宝血所赎买的人更愚蠢呢?称他们为义的是世界的审判主,他已经称我们为义,将基督完美的义归在我们身上。

谁能指控耶稣呢?他自己对当时的人说:“你们中间谁能指证我有罪呢?”(约8:46)。他是无罪的,任何指控耶稣犯罪的诬告都是徒然的,纯属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因为父知道基督是无罪的。基督完美的顺服如今转移到一切信靠他之人的账上,所以,控告我们就跟控告基督一样徒劳,我们已经披戴了基督的义。我们因基督的功德称 义,我们不是靠走后门才得以不正当地称义,而是真实披戴了基督的义,所以神宣布我们是公义的。一旦至高的审判主宣称我们为义,世上的一切控告都失效了,无法影响神最终的审判。所以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人就不定罪了,因为大法官亲自宣布我们为义。

称义不只是个抽象的教义,我们永远不能妥协这个真理,它是福音的核心与灵魂。因为我们在耶稣基督里称义,所以无惧来自撒旦和世界的控告。

 

收藏 0 0
    123 作者
    2021-02-22 18:30:13
    没有定罪
    历史上,亚他那修曾无数次被逐。他的墓碑上写着:“亚他那修对抗全世界。”亚他那修,神帮助你,尽管全世界与你作对。我母亲曾教导我:“棍棒石子可以打伤我,但言语永远无法伤我分毫。”我第一次用这句话安慰自己时就发现不奏效,言语确实能伤人。诽谤和控告比棍棒和石子更伤人,但打在神面前的基督徒身上,却会弹开,因为神宣布我们是他眼中的义人。全地的至高审判主宣告的裁定,再没有更高的法庭可以上诉。

    “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33-34节)。一旦神使我们称义,谁能定我们的罪?定罪已经烟消云散。“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34 节)。基督死了,为我们的称义复活,基督坐在神的右边,统治全宇宙。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宇宙间的最高大法官,是为我们而死的那一位。司提反的仇敌用石头打死他,他们恨得咬牙切齿,将司提反打得头破血流,然而司提反却在咽气的前一刻举目望天,看到了神给他的属天异象。他看到人子站在神的右边(徒7:54-60)。地上的法庭判了司提反死刑,然而那一刻,全地的审判主却站在天上的法庭,作他的辩护。真正重要的是这个法庭的所在地——神的右边。
    我们的代求者
    我们的救主不仅是我们的法官和辩护律师,也是我们的代求者。他是我们的大祭司,每时每刻都在神面前为我们陈情代祷。因此,担忧人的诽谤是愚蠢的,谁能控告神拣选的人呢?神是称义者,基督是为这些人死而复活的那一位。基督又坐在父的右边,每天为我们代求。“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35节)。那些活在诚惶诚恐之中, 担忧自己会失去救恩的人,只需记住上帝花园里最美丽的花朵——郁金香。

    保罗列举了一些可能使我们与基督隔绝的事物:“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35节)。在这些事中,我们有耶稣同在的应许。没有什么比耶稣承诺在患难中与我们同在,更能保证他对我们的爱。不论是患难、困苦、刀剑、饥荒、世上的一切、肉体还是魔鬼,都不能打倒我们。保罗的这个清单并非详尽,只是一些典型的例子。要是真的列出所有无法使我们与基督隔绝的事物,恐怕要没完没了了。

    “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36节)。圣经中,羊经常用来指代神的羊群或基督,基督是我们的好牧人。耶稣在彼拉多面前受审时,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赛53:7;徒8:32)。我们的主,这位伟大的大牧人,为我们成了羊,甘心情愿被牵到宰杀之地。我们也蒙召与他一同受苦,参与他的降卑、受难和死亡。
    得胜者
    十九世纪基督教遭遇的攻击者中,尼采要算数一数二。他宣称上帝已死,神死于怜悯。尼采认为,到了他的时代,西方文明尤其是西欧文明已经完全衰落,主要是因为基督教的毒害。他无法容忍基督教推崇诸如怜悯、慈爱这样的美德,深信这些美德会剥夺人的人性。尼采声称,人性最大的要素就是权力意志,每个人都有统治、征服和出人头地的欲望。尼采说,基督教用它虚假的虔诚剥夺了人性的力量,导致人类沦为无能的人。尼采呼唤一种新人类的诞生,超人的黎明。超人是人类真实存在的证明,是生物英雄主义的鼻祖。难怪二十世纪希特勒试图弘扬雅利安人这个超级种族时,会把尼采的《苏鲁支语录》作为圣诞礼物送给自己的跟随者。

    按照尼采的观点,超人的主要特征就是征服。尼采说,他是一个将船驶入未知水域的人,是抓住牛角与之角力的海明威,不会向任何势力低头,不会在任何自然力量面前恐惧,例如火山。他充满斗志,直到死亡。他是超人,是打左脸转右脸、软弱可怜的基督徒的反面。

    读到保罗的这段话,读到我们在一切逼迫、患难、刀剑中得胜有余时,我总会想到尼采。保罗这里用的“得胜”希腊文的意思是“高度征服者(hupernikaō)”,拉丁文更妙:supervincēmus。在这一切事上,靠着那爱我们的主,我们都是超人。

    我们已经有一个超人了,那就是基督。他已经征服了世界。尼采认为超人的特征是与无意义抗争的勇气,但这是非理性的勇气。尼采宣称,人生无意义,没有任何真实价值。他说,既然人生无意义,人就可以及时行乐。理性的勇气没有任何缘由,因为不过使人沉入海底。然而,耶稣对他百姓的命令确实何等不同:“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我们可以喜乐欢呼,因为耶稣基督已经征服了宇宙间一切的力量、权势和邪恶。

    123 作者
    2021-02-22 18:27:00

    无法隔绝

    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38-39节)。我们有时觉得神好像离开了我们,但这种时刻,我们要选择相信神的话,而非我们的感觉。神的话应许,死亡也不能叫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今生的一切和地上的政府也不能。人可以将约瑟扔进监狱多年,但他们不能使约瑟与神的爱隔绝。撒旦与邪灵也不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今日或明日的一切事都不能。那高处的、低处的呢? 保罗给我们举了一些例子,他的重点是:没有任何事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就是他在耶稣基督里对我们的爱。

    安全吗?这个问题一直是我们查考罗马书第八章的主线。如果我们得救了,世上就没有任何事物能敌挡我们,因为神自永恒就爱我们,他已经拯救了我们。我们蒙神拣选效法基督的样式,成为基督的产业。这不是从某一天开始的,而是从永恒就是一个事实。我们怎么能不喜欢神的主权恩典这个概念?怎么能抗拒这个真理?它是我们极大的保障,让我们放心,没有任何事物能使我们与神爱我们的大爱隔绝。

    (选自《罗马书解经注释:义人必因信得生》,史鲍尔(R.C. Sproul)著 ,乔兰山以妲(译),改革宗翻译社

    欢迎加读书群:

    1.进微信群方式:加微信好友:271087029,注明:“我要进群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123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