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重洗派」对宗教改革的贡献
2021-02-11 02:06:04
282次阅读
2个评论
作者:Henry Au

前言
提起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大部份人首先想起的都是德国的马丁路德 1,瑞士的慈运理与约翰加尔文2。马丁路德张贴在威登堡教堂门外《九十五条》因而引发的改教运动亦最为人所称道。但其实那时除了路德宗(或称信义宗)和慈运理的改革宗外,还有一班更彻底的改革者从原始的改革运动中衍生出来。他们被冠以「革命者、异端、狂热份子、被瞒骗者甚至变态者」3等各样标纤,被视为「激进改革派」而被路德派、慈运理派、加尔文派与天主教派同时逼害,他们被称呼为「重新派」或「重浸派」(Anabaptist)。如教会历史学家华尔克说,这名字其实并不适合,因为他们否认婴儿受洗的效力,该称他们为「浸信派」更为适宜4。由于过去有关他们的文献都是来自反对者的,重洗派在很长的时期里都被认为是颠覆政府、威胁社会的危险人物5。但随着后来历史学者继续的研究与在1922年后有更多新的文献出现6,人们可以较客观的去认识这班改教分子。本文尝试浅析重洗派对宗教改革运动及现代教㑹所作出的贡献。

重洗派简史
重洗派的先驱格列伯(Conrad Grebel)本是慈运理于瑞士的改革运动的追随者,他父亲是苏黎世市议会的成员,于1521年跟慈运理研究新约希腊文并参与瑞士的改教运动7。但及后格列伯、满兹(Felix Manz)并胡伯迈尔(Balthasar Hubmaiser)等人从研究圣经中发现婴儿受洗缺乏根据而与慈运理于1525年1月17日举行公开辩论。结果是苏黎世当局下令他们停止辩驳,并吩咐所有未受洗的儿童马上领受洗礼、更将一些支持他们的教士驱逐出境。但一星期后格列伯帮了布老若克施洗,布老若克则帮其余的人施洗并创设了瑞士兄弟会。他们提倡人应该按自己的意志选择跟随神,经历灵性重生的经验,表现在圣洁的生活上并作成人信徒的洗礼,而不是一出生便受洗成为国家教会的一员。这做法并不为当时大多数人所接受,婴儿洗礼的观念对许多人而言是牢不可破(包括路德,加尔文8)。人们担心不为婴儿施洗,婴儿便无法得救,这和奥古斯丁所提倡的原罪观有很大的关系。

由于他们确信圣经才是信徒生活与敬拜的原则,他们比路德等改教运动家更先停止弥撒,只举行简单的圣餐来记念基督中的团契。他们取消图像崇拜,或任何在新约圣经没有提及崇拜仪式,也离开国家教会的聚会而自组聚会。所以他们被认为是反政府的革命分子,被当权者所迫害。

其后在闵斯特(Münster)有一派也主张重洗的信徒,由一位自认为先知的马提斯(John Matthys)所带领 ,却令纯正的重洗派蒙上了污名。他带领信徒攻占了闵斯特(1533),宣称新耶路撒冷就要降临该城,又实行共产主义。其后该城被包围攻破(1535),城中居民惨遭杀戮。但这党人其实与重洗派反战的思想背道而驰。

及后慈运理派、路德派、加尔文派及天主教一起发动对重洗派残忍的逼迫。他们或者被吊死,或者被烧死,更多是被淹死。逼迫他们的人且取笑说「他们喜欢洗就让他们洗个够」,当时的受害者达数千人之众。

于1536年,荷兰天主教神父门诺西门加入重洗派运动。 25年间,他写了24本书和小册子,整合分散甚至混淆的重洗派信徒。他教导因信得救、圣经是信仰和生活独一的权威,反对以教会的传统为权威的基础,倡导自由教会、效法基督的爱、不以恶制恶、弟兄相交式的教会和忠心顺服基督等。从此他的跟随者就被称为门诺派。根据维基百科英文版最新的统计,门诺会教会人数已达一百七十万。

政教分离
重洗派与其他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派最大的不同,不只是他们反对婴儿受洗。更重要的是他们提倡教会应该与世俗政权分别开来,因为他们相信圣经中耶稣的话『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 』(约十八36)。路德及慈运理等所提倡的改革,可说是半途而废。因为他们虽然挣脱了大公教会的操控,但因为他们仍然依附政权去推动他们的改革,所以他们也是处处受制。慈运理个人本来对格列伯反对婴儿受洗是同情的,但政权开会的结果却是没有转寰余地。对当权者而言,婴儿受洗加入国教视为对政权的忠心,也让人民更易被控制。自君士坦丁将基督教成为国教一千多年后,重洗派提出的「政教分离」是很震撼的改革,这亦是他们被迫害的最大原因。从教会历史的当中我们看到政教合一的坏处。就是当教会的权力比国家还大时,人民被强迫加入教会,教会会变得世俗化,再不是由真心爱神并活出基督的样式的门徒所组成,教会亦要为世俗事务所烦扰。另外,当教会拥有权力和财产后,神职人员的道德便会衰落,心术不正的人士亦会觊觎圣职以贪财,导致教会内部的腐败。相反,当政教合一而国家的权力大于教会时,教会很容易沦为统治者的工具,或国家的喉舌,为了迎合统治者可能要在道德议题上被迫妥协,就像英国的圣公会当年一样。

在重洗派以后,要到二百多年后的1791年美国才通过其宪法第一修正案禁止美国国会去制订任何法律以确立国教。其他政教合一的国家在其后才慢慢取消国教或容许宗教自由。

提倡个人信仰自由、宗教容忍
自基督教成为国家以来,基督教由被逼害者变成迫害者,千多年间不知有多少异教徒甚至教会中的异见份子被虐待、残杀、烧死。这情况即使到宗教改革以后也没两样,路德、慈运理、加尔文并其改革派与大公教会亦会放逐、虐待、杀害一些反对他们神学立场的人。路德曾在1523年在他的一篇文章《耶稣生来是一个犹太人》中呼吁要善待犹太人,他希望犹太人因此会皈依基督教,但后来犹太人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因此,路德对犹太人的反应非常失望,并对他们不相信耶稣基督是弥赛亚感到愤怒。所以,在他后来的文章《犹太人和他们的谎言》中提到「这些犹太人是如此的令人绝望、邪恶、毒意和被魔鬼所占据,1400年来他们是我们的疟疾、鼠疫和所有的不幸,而且还一直是,他们是真的魔鬼。」并提出对付犹太人的七步计划,包括烧光他们的学校、会堂、典籍、房屋等。如前所述,重洗派亦有很多的人死在改革派的手下。

重洗派除了提出教会与世俗政权独立,还提倡个人信仰、良心的自由。因为要作基督徒的人是要自愿作出个人的委身才能信而受洗的加入教会。所以,他们确立成人信徒的浸礼而反对一出生就借婴儿受洗来加入教会。论到如何对待异教徒或异端者,重洗派提倡的是非暴力的劝化,在他们早期最重要的神学家胡伯迈尔的一篇论文《有关异端和烧死他们的人》中提到「那些宗教法庭审判官才是最大的异端,因为他们在神所定把麦子收蓄、把稗子烧尽的收割时间以前,明明的违背耶稣的教训和榜样去烧死那些异端者」9。他提倡人的信心是不能被强迫的,即良心和信心的自由,门徒应该用属灵的方法,借着小心使用圣经、忍耐、祷告并个人真实的见证去帮助异端或未信者。即使是国家亦无权使用暴力去对待一些宗教上持异见的无神论者。他还提出「根据罗马书13章,属世的政权有权杀死那些伤害无助人的罪犯,但没有人可以去伤害一些选择拒绝福音与神为敌的人」10 。他这对宗教容忍的提倡是划时代的,他认为只有神自己才能决定出谁是麦子和稗子,而神没有赋予人权利去烧死一个异端:无论他是真异端与否。他又写道「这对所有人来说,即若他是瞎眼的也清楚不过,要求烧死异端的法律是魔鬼的发明」。可惜的是,他自己本人最后在维也纳被烧死,他的妻子亦被人推入多瑙河中活活地淹死。

道德改革、属灵复兴
路德提出的改革说实在的只是教义或神学上的改革,他反对天主教会贩卖赎罪卷、独身主义、修道主义、图像、主教权力,反对教会传统的圣礼观与视弥撒为献祭等,但对当时教会信徒的属灵生命和道德水平却没有挑战他们悔改。由于他强调在基督里的自由,他甚至鼓励人「勇敢犯罪」。但其「唯独恩典」的神学观在当代并没有发挥他所期望的教化功用,经过许多年路德宗的信徒道德反而更加堕落。在路德晚年时在他宗教改革的发源地威登堡发现人民道德松驰,蔑视圣经,令他痛心地说要离开这「所多瑪」的城市11。著名教会历史学家Phillip Schaff写道「不得不承认, 公众道德的堕落紧随着德国的宗教改革所带来的唯信仰论的倾向。这不止是来自敌对的罗马教徒或分离主义者的见证,路德与墨兰顿他们自己也常为威登堡到萨克森的人滥用福音的自由、及他们低落的道德水平而感叹」12。

重洗派提出改革却不是神学上的改革,他们要求跟随者不是作出对某些教义的认信,而是要求人们完全遵行新约圣经中使徒教会中的圣洁生活模式。除了前述一些古怪的重洗派领袖之外,重洗派人士大都是爱神、爱人的基督徒。他们爱好和平,不容许使用武力或参与战争,有很高道德水平。其中有一个例子:Dirk Willems是重洗派中很有名的殉道者。他在逃避逼迫者的追捕而渡过大雪所冰封的河时,听到追捕他的士兵掉到河中的呼救的声音,因着基督的爱而回头帮忙。但最后士兵仍将他逮捕,而他亦被送上火柱烧死。在面对逼迫的反应,重洗派很像初代教会的信徒,他们常慷慨就义,毫不畏惧。

真正的唯独圣经
路德的宗教改革另一为人熟悉的口号是「唯独圣经」,这亦是慈运理并加尔文等改革家所推崇的价值。但事实上宗教改革家并神学家亦接受历代以来对圣经的许多传统的解释,视教父为圣经可靠的诠释者。他们相信这些传统的解释,并不是为圣经加入新的内容,只不过是对圣经作出解说和诠释。路德原乃圣奥古斯丁修会之修士,对奥古斯丁的著作十分熟悉,也很受奥古斯丁对圣经的解释所影响。而约翰加尔文更编写了《基督教要义》,并写了大量的圣经注释。在他注释马太福音有关不可起誓的经文时,他写道「 依我的意见,基督教导我们(不可起誓)是源自人的邪恶而被迫的起誓。但如果有真的需要那么起誓亦不是犯法的。很多东西本来都是无问题的,即使他们曾有邪恶的来源。」13,换言之,圣经本身的意思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对圣经的解释才是耶稣真正的意思。

但重洗派相信除了圣经本身以外,所有的传统都是属人而不属神的。所以他们抱无传统的立场,亦没有建立自己的信经。重洗派指责主流改教家不彻底,在运用圣经的时候常常诉诸人的传统。他们主张回到圣经,抛弃人的传统,将「唯独圣经」的原则贯彻始终。

被重洗派运动所激励的教会
重洗派主张根据圣经,基督徒应该置身于政事以外,不能当兵,不能用武亦不能起誓。这种观念多少亦为浸信宗、公理宗及贵格会所采纳14。而重洗派所主张的抛弃教会传统,坚持只有圣经本身为标准的方针,亦激励了英国的清教徒。他们提出「凡是在圣经中找不着根据的崇拜仪式,便是侮辱上帝的威严」15。而在18、19世纪的汤马士.甘保等带领的「复原运动」(Restoration Movement)所宣扬的「凡圣经所讲的,我们也讲。凡圣经所不讲的,我们也不讲」 16也正正是重洗派所奉行的主张。

结论
重洗派在过往曾被人误会为异端,属反政府的危险分子,但事实上他们才是十六世纪的真正彻底的改革派。他们提倡归回圣经,建立如使徒时代般的教会,以及活出耶稣基督所期望的圣洁生活,影响了后世很多不同的教派如清教徒,浸信会,公理会,贵格会及近代复原运动的教会。他们在当时提倡的「政教分离」、对个人信仰自由及宗教容忍的概念,还要到宗教改革运动的数百年后才逐步实现。本文尝试浅论重洗派的改革理念并与其他宗教改革派作出比较,提出他们在宗教改革以致一些现今社会奉为金科玉律的价值(如宗教自由)上所作出的贡献。

参考文献

中文:
– 华尔克著,谢受灵,赵毅之译,基督教会史,香港,基督教文艺,2012(十二版)
– 梁家麟,基督教会史略–改变教会的十人十事,香港,明风,1998

英文:
– Bercot, David, Will the Theologians Please Sit Down, Amberson, Scroll Publishing Co., 2009
– Estep, William R., The Anabaptist Story: An Introduction to Sixteenth-Century Anabaptism, 3rd ed.,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5
–Payne, Ernest, The Anabaptists of the 16th Century and Their Influence in the Modern World, London, The Carey Kingsgate Press, Ltd., 1949
– Schaff, Philip and Schaff, David Schley, Histo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vol. 7,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10
– Shelley, Bruce L., Church History In Plain Language, US, Thomas Nelson, 1996
收藏 0 0
    2021-02-11 23:28:50
    异端不是人随着自己意思乱定的,某个教派,出了某个人物,发出某种言论,即使是异端,也不能将整个教派定位异端。那整个教会界神学立场出问题的人太多了,谁敢说自己完全正统?连定人异端的人都不敢。

    定异端要跟据此教派公开信条,或长期以来正式的教导。经由公开挑战,让他们有申辩的机会。不能乱定的。举个例子,温州改革宗的某位文章作者张叶平提出:

    「但是门诺本人对基督道成肉身的观点却是异端:
    他认为基督的身体不是从马利亚取得的,乃是从天上带下来的。如果基督的身体是来自马利亚的那就是受造的,就不是神的儿子。

    路德宗的《协同信条》在这方面有反对重洗派的描述,比利时信条第18条在这方面也反对重洗派的教导。

    (基督教教义史,克劳治,308页)

    门诺对三位一体的教义并没有太大问题,除了不使用三位一体这个名词,教义基本是正统的,但是基督论是异端,不过后期门诺派放弃了这个观点归回了正统教义。

    (基督教思想史第3卷,冈萨雷斯,97页)」

    基督肉身自有永有的这种想法,今日中国教会界还有很多人很坚持。开始的时候是唐崇荣牧师说基督人性非受造,再追问,就推出人性是自有永有。再问肉身是否是人性?又把肉身与人性分开,以为人性非受造,肉身是马利亚生的。

    只要坚持道成肉身,未成之前,并不存在就好了,讲得复杂无比。如果门诺是异端,这些支持唐崇荣牧师想法的人是不是一样?

    2021-02-11 07:56:00
      多谢。解答了我心里的疑惑。因为网上的改革宗定罪重洗派。
共2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阿斗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