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护理
2021-01-12 14:31:46
281次阅读
0个评论
问:你所了解的上帝的护理是什么?
答:上帝用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能力,犹如用祂的手一样,托住天地万物并且管理它们,以致一草一木,天晴下雨,丰年荒年,饮食起居,健康疾病,富足贫穷,一切都非偶然发生,而是出于上帝之手。
问:我们知道上帝创造万有,并一直借着护理之工维系万物,有什么益处呢?
答:我们可以在患难中忍耐,在顺境中感恩;对于将来临到我们的一切,能坚定地信靠信实的天父上帝,任何受造物都不能使我们与祂的爱隔绝。因为万物都在祂的手中,祂若不许,它们不能也不会动摇。
威廉•埃姆斯在他的《海德堡教理问答》讲道中,根据《罗马书》11章36节(“因为万物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作出了如下推论,他写道:
·“上帝的护理是不变的,借此祂看顾万物,并且将它们引向上帝自己的荣耀”。是上帝的智慧,而不是偶然,将万物推向它特有的目的。
·“上帝的护理不仅包括护理本身的意图,也包括对其目标的理解。”上帝总能达到祂的目标;祂的天恩证实了它,祂的权能和智慧保证了它。

·“上帝的护理触及万物。”上帝是一家之主(弗2:19 ),祂看顾祂所有的儿女和祂一切的产业。上帝不强制祂的受造物行事,而是“亲切地”按照他们的本性治理他们。
在他的《神学精髓》中,埃姆斯写到上帝的“效率或工作能力……祂借此在万事之中行作万事(弗1:11;罗11:36)”。万物都倚靠上帝,上帝是万物实质和环境的首要原因(赛45:7;哀3:37-38)。上帝经常借着一些手段行事,尽管祂并不需要这些手段。上帝的护理既保护万物(诗104:19-20;徒17:28;来1:3),也治理万物(诗29:10;创50:20)。
  上帝的护理不同于上帝的预定或者上帝永恒的旨意,它是在上帝创造的时空里执行那个旨意。威廉•佩波尔(William Pemble,约1591-1623)写道:“护理是上帝外在和暂时的行动,祂借此按照上帝最自由的旨意以及祂旨意所预定的,保护、治理和处置万事及每一件事,不仅是创造之物,还有创造之物的功能和行动,引领它们,根据一套既定的方式,既要协调目的又要让万事都达到最终目的;好叫祂自己在万事之中得荣耀。”二十多年之后,爱德华•雷和佩波尔一样,也在牛津莫德林学院(Magdalen Hall)当讲师和导师。他在《神学纲要》(Body of Divinity )一书中提出了相同的护理的定义(只字未改),这显明该教导是个统一的传统。

  约翰•欧文也与这些思想产生了共鸣,他说护理是“全能上帝妙不可言的行动或事工,借此祂珍爱、托住和治理世界或者说祂创造的万物,推动它们按上帝起初所赋予它们的本质,向着上帝对它们设定的那些目标前进”。在完成了创造之后,这位创造主继续作事(约5:17),祂掌管万物,甚至人类的苦难或“灾祸”(赛45:6-7),比如《创世记》中的大洪水,都是祂作工的明证。欧文说:“凡祂创造的,没有一样祂不用护理之手治理和保守的。”

   更重要的是,上帝借着祂的保守性护理(preserving providence)维系祂的受造物。爱德华•科比特(Edward Corbet,卒于1658 )这样写道:“一切受造之物都倚靠上帝”。房屋在木匠建成之后就继续伫立在那里,但宇宙不像房屋,它像日光,在太阳下山之后就停止了。我们生活、动作和存留都在乎上帝(徒17:24,28 )。正如科比特所写的:“没有那赐生命、气息,赐万物的大能上帝的同意,我们就不能说一句话、思考一个问题、眨一下眼睛或者动一下手指。”

  上帝通过祂治理性护理(governing providence)来实现祂的目的。《以弗所书》1章11-12节肯定地说,上帝“是那位随己意行作万事的,照着祂旨意所预定的,叫祂的荣耀从我们可以得着称赞”。托马斯•古德温对《以弗所书》1章的注释中写道:“上帝事先筹算了一切……没有什么不在祂的计划之内”。他继续说,上帝的“意志必立定,不可拦阻”(诗135:6;赛46:10 )。上帝的护理包括了最微小的 事情(太10:30 )、偶然事件(出21:13;箴16:33;王上22:28, 34)以及人的选择(雅4:15;出34:24;11:3)。上帝的筹算,指的是祂“胸有成竹地选定最好的”或“对要做的最好的事有明确的判断”,唯独上帝能够如此行(赛28:29 )。毕竟这是上帝的意志,因为上帝做选择,不是选最可行的选项,好像祂依赖任何事物似的。恰恰相反,“万事都出于上帝的意志”,并且上帝筹算和立定如何“把它做到最好”。上帝至高的目的不只是我们谈论或唱歌赞美祂,而是让我们存留、颂 赞祂的荣耀。古德温说:因为“你的存在、你的全人和你所拥有的,都应归荣耀于祂”。

   俄巴底亚•塞吉维克(Obadiah Sedgwick,约1600-1658 )补充道:“上帝的护理遍及所有的被造之物及其有关它们的细节”。他的这个心得来自《马太福音》 10章29-30节基督的话:“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塞吉维克这样定义护理:“神圣的护理是上帝的一个外在行动,借此祂智慧地、圣洁地、公正地和权能地保守并治理万物,来颂赞祂自己的荣耀。”

   基督应许说上帝连我们的头发都数过了,这感动了以西结•霍普金斯(Ezekiel Hopkins, 1634-1690 ),他写道:“因此,我们了解到上帝借着精确和特别的治理统管世界上最微不足道、最无足轻重和最卑劣的事情。你是否看到在一束太阳光线中 有成千上万的微尘和微粒在漂浮不定?这是上帝让它如此布满的;上帝也引导它们不可计数、毫无规律的飘荡。”

  欧文说上帝支撑着万物的“存在、自然力量和功能”。上帝在次因里面也通过次因做工。祂统治万物,甚至包括一些看似意外的事故,比如斧头脱离手柄而杀死人(参岀21:13;申19:5 ),目的是使它们荣耀上帝。欧文说,通过次因来理解上帝如何行事,“超岀了凡人所能理解的范围”。但上帝的护理这一真理是在圣经中被明确地启示出来的。

   清教徒对上帝护理教义最精彩的表达,出自约翰•弗拉维尔所写的《上帝护理的奥秘》(The Mystery of Providence 这本书最早出版于1678年,是对《诗篇》 57篇2节(“我要求告至高的上帝,就是为我成全诸事的上帝”)的解释。这节经文主要强调的是,即使我们对上帝护理的理解是不完全和片面的,上帝也会成全祂对祂子民的旨意。我们和彼得一样,经常不理解我们的主正在做的事,但是有一天我们必明白(约13:7 )。现在,我们将上帝的护理视为“钟表里没有连接的齿轮和散乱的指针”,但在荣耀里,我们将会看到钟表的全貌。相比之下,上帝把护理看为一个统一行事的真实情况,因为“这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徒 15:18 )。弗拉维尔说:上帝如同一位“能精细辨别身体中所有静脉和动脉的解剖学家”。在这奥秘中,我们必须牢牢把握上帝已经在圣经中所启示的。

   上帝的护理也体现在祂普通的祝福中,例如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弗拉维尔说,在这方面上帝的意图不是要我们立刻获得自我满足,而是要我们有永恒的祝福。他解释说:“如果你在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过多,那么你的头脑和心智可能无法管理好它使之对你有益。” 上帝将这些责任放在我们肩头上,好叫我们既不懒惰,也不将这世上的呼召置于我们信靠和服侍主的呼召之前,永远不要忘记上帝才是我们最终的施恩者。
  上帝的护理中最为重要的祝福之一,是婚姻和家庭生活。《箴言》19章14节写道:“惟有贤慧的妻,是耶和华所赐的。”上帝以奇妙和意想不到的方式行事,这教导我们:
不是(人的)幻想,而是上帝用祂无限的智慧判断什么事情发生对他们最好和最为重要……这样的话,如果上帝叫孤独的人有家,如《诗篇》68篇6节中所写的,在荒凉之所建造房屋,赐你们融洽的关系,这些都是你天天得安慰和夜夜得更新的源泉,你要做的是行动起来,回应上帝恩典的护理……(从而)改善关系(即利用这些关系)达到护理设立它们的目的:与和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人一起前行,学习成为彼此的祝福。所以要行在你的关系中,让离别之日成为甜蜜的。死亡会短暂地使亲人离散;那时责任卸下了,或者关系中的不周之处得到了谅解,那种感觉才会给予人安慰。

  弗拉维尔基于他个人的经历写下了这段文字。在《上帝护理的奥秘》首次出版之前(1678),他的第一任妻子因难产离他而去,他同时也失去了未见天日的孩子。他再婚了,但第二任太太也先他而去。
  弗拉维尔写作的一个目的,就是把家当作上帝护理的证据或“表现”,这是可以在基督徒的生命和经历中看到的。他也专门谈到他和他的信徒同伴们在那些日子里所经历的事情。弗拉维尔列举了上帝护理的十个“表现”,他追溯上帝的作为,从我们在母腹里的成形和受到保护,然后出生,直到现在的生活;我们成长的家庭;祂保护我们脱离危险;不叫我们遇见试探;使我们能够胜过罪并为上帝的荣耀而活。这里弗拉维尔想要说的是:“难道你不晓得,作为这样一位上帝的孩子,你是多么有福吗?”
   上帝的护理在我们归信基督上特别有意义。欧文说:“作为生命和拯救的方式,福音传给一个民族、地方或人群,而不是另一个民族、地方和人群,这唯独出于上帝白白的恩典和可喜悅的善良旨意”(徒16:6-9)。 古德温写道:“上帝行作万事的原则,与祂施行在(以弗所信徒)心中的恩典是相同的……祂无所不能的力量,奇妙的手……都按祂自己意志预定的而行”。弗拉维尔说到,从表面上看是偶然事件带领人信主。例如,一个埃塞俄比亚人在旷野遇见了一位传道的人(徒8:26- 39 );一位亚兰王的元帅接受一个女仆关于如何治病的建议(王下5:1 -4);一个妇人在正午孤单地去城门口的水井那里打水,发现了一位口渴的陌生人(约4:1- 42 )。弗拉维尔说,在如今的世界里也可看到这样的事情,因为上帝的护理并不局限于圣经时代。例如,西班牙士兵入住德国城市要占领它,在那里被带领信主;一张信手拈来的纸条解释得救的方式;一场浪漫的爱情将某人送入一位真正基督徒家 人的怀抱;一位传道人在讲道时跑题了,通过他“偶然”的话语,有人归信了;一位基督徒被迫入狱,狱友却因为他的见证而归信;门徒因受迫害而四散,福音通过这个方式传开了。上帝在每件事上都有绝对和荣耀的主权。
   即使邪恶的事情也能被上帝用来成就祂的事工。弗拉维尔特别讲述这样一个扣人心弦的例子。1673年,一艘从弗吉尼亚返航的船只停靠在达特茅斯。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站在甲板上,他异常忧郁,试图自杀。正当这位医生准备寻死的时候,弗拉维尔发现了他,向他传福音。后来弗拉维尔继续探访这位医生,发现他已经信主并从伤痛中恢复过来。因此,上帝的护理借着自杀的企图,引导一个人归信。祂让不好的变成好的。其他例子可能不那么有戏剧性,但它们的神奇也毫不逊色。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