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异端史
2022-04-26 09:46:27
163次阅读
4个评论
古代教会的异端
1. 以便尼主义
 基督教在第一个世纪时是一个新兴的宗教或信仰,当然面对两个宗教/信仰的冲激和挑战  -  犹太教主义和希腊思想。受犹太教主义的冲激是因为基督教与犹太教有深深地渊源,而且教会中有许多信徒是犹太人。受希腊思想的冲激是因为教会中最大的群体是希腊人,而且当时许多的神学教义必须使用希腊文来表达。

 使徒行传和保罗的书信都证实早期教会中有偏激的犹太派基督徒。这班偏激的犹太人基督徒主张严守犹太教的律法,认为这样是得救条件之一。虽然,保罗在耶路撒冷会议(徒15)上获得因信称义的胜利,外邦信徒不必行割礼,但是主后七0年耶路撒冷被毁后,在叙利亚地区仍然有谨守犹太教传统的信徒存在,直至第四世纪末。这班人自称为拿撒勒人(nazarenes)。

 以便尼主义由一位初早期教会的犹太人信徒发起。主要思想是反对基督的神性。以便尼(ebionite)的希伯来原意是指“贫穷”,他们严守摩西律法克己苦行。原本这派人的思想在基督徒之间流行,后来这派人的思想渐渐演变成为异端。我们无正确考据其教主或发起人,相信是第一世纪末及第二世纪初在耶路撒冷教会中高举摩西律法的犹太人信徒发起。后来以便尼主义的信徒扩散至地中海一带地区的教会,一直至第五世纪才消灭。

以便尼派信徒起初强调的遵守摩西律法,后来为了高举神的独一性/纯一神观(monotheistic),而否认耶稣的神性,仅仅认为耶稣只是一个平常人,只不过有神的灵充满住在他里面。这才是他们被判为异端的真正教义。他们也一起反对童贞女怀孕,认为耶稣只不过是按一般人(马利亚及约瑟)诞生。以便尼主义否认神与人性联合的可能性,因此拒绝接受道成肉身的道理。他们主张耶稣受洗时才领受了基督,这基督如鸽子般降临在耶稣身上,当耶稣死时,基督就离开地上的耶稣。他们认为耶稣死后,才被他的门徒高举为主,意思只是把他当着一位大先知。他们认为耶稣是受造的一部份。对他们来说,教会对耶稣的崇拜,就等于拜偶像。后来自然地,他们对新约中某些部份是不接受的。

可见以便尼主义最主要的起因是如何同时维持耶稣的神性及天父上帝的独一神性。当时以便尼主义对三位一体的神观仍不能理解,也不接受。这异端思想在主后500年间渐渐消灭。')
2. 诺斯底主义
诺[乐]斯底主义(gnosticism)盛行于第二世纪地中海世界的一种以自有隐秘的知识或启示的异端信仰。这主义混杂着基督教教义,波斯神秘宗教,希腊哲学思想。其中有些派别的信仰接近基督教的主流,也有一些派别本质上是异教的神秘主义,只不过采用少许基督教观念或用词而已。

基督教本身,诞生于地中海世界各色各样的宗教与东西方各派哲学思潮的大熔炉里。古代希腊文化的各种宗教与思想很易互相影响、彼此吸收;这种环境最适合宗教混合的发生。基督教在本质上与混合主义是互不兼容的,因为它扎根于历史,高举耶稣为信仰绝对的对象,坚持师承于使徒之信仰的独特性。

第二世纪中盛行的诺斯底主义就是取了一些基督教名词与观念,认同其超时间宇宙性的「救主」和基督教的「基督」而发展出来的。这派的领袖为了使基督教成为第二世纪希罗世界所能接受的宗教,就取用和参杂当时希腊哲学的形而上学与宇宙观,给基督教一个理性化(哲学化)的表达。

诺斯底主义者勤于著述,其作品在数量上凌驾了基督教主流派。由于他们需要其教义所依据的经典,就模仿新旧约经典的体裁,写作了许多诺斯底经典。 存留到现在的诺斯低文献。第二世纪的爱任纽(ireaneus)、游斯丁(justin  martyr)、特土良(tetallium)等教父皆有辩驳诺斯底主义而留下许多有关资料。
诺斯底主义真的是一个混杂宗教,有古希腊哲学、东方神秘宗教、基督教、埃及通神论、波斯神教等等思想,随意将所采取的数据改头换面,去适合他们的目的,并且其教义不停发展,常令人无可适从,信徒唯有依服某一位教主跟从。

论到诺斯底主义的创始,狭义而言是第二世纪的产物,但基督教前诺斯底思想(pre-christian  gnosis)的确存在。相信约翰福音及约翰一书所对抗的异端就是早期的诺斯底主义。
  简略的叙述,诺斯底有以下的特点:
一. 二元论(dualism):灵善物恶的二元论是诺斯底主义最基要的特征。既然物是恶的,纯灵的至高存在者不可能创造物质世界。
二.  幻影论(docetism):由于物质是邪恶的,宇宙性的救赎主基督不可能拥有身体,人所看见的只是他的外观而已。主张基督只暂时借用人的身体。
注一:相信这名字的起源是犹太教徒对基督徒贬意的称呼。
三.  发射论(emanations):二元论的必然产物。为了避免使至高存在与物质发生接触,大部份的诺斯底系统采取灵性依次递减的一连串爱安(aeons)的发射来说明物质世界的创造。灵性最低的爱安叫做得缪哥(demiurge,一种次神),乃世界的实际创造者。
四.  关联感(sense  of  relevance):将第二世纪通行的形而上学、天文学、占星学、神话和宇宙观加以吸收,企图用当时的人容易接受的方式,将基督教阐释、表达出来。
五.  宗教的知识化:诺斯底主义者的得救,专在乎他们是否拥有一种隐秘的知识。本来存在于灵界的灵魂,堕落而被囚禁于肉体里,所以得救在乎脱离肉体的枷锁;归回灵魂的故乡。相信天分成三层,为了顺利脱离第一层天的限制,通过第二层天所设的「关卡」,回归纯灵界的第三层天,灵魂必须「知道」某种隐语或口令才可以「通关」。拥有这特别「知识」的人,就是属灵人。

六. 天人相关论:诺斯底主义者相信灵(pneuma)、魂(psyche)和体(hyle)所构成的人是小宇宙(microcosm),与神灵界(第三层天)、七行星界(第二层天)和地界(第一层天)所构成的大宇宙(macrocosm)相对应。这种想法导致人类三分法:属灵人(pneumatics)是拥有特别知识的诺斯底人(gnostics),乃必定得救的;属魂人(psychics)可达到某种程度的成就,但不一定有得救的把握;属物人(hylics)乃不可能得救的人类。
七.道德上的两极化:对物质极度的鄙视,使诺斯底主义者在性道德上走纵欲与禁欲两路。对纵欲主义者而言,既然物质的肉体是灵魂的监牢,就不如尽量放肆肉体的情欲,彻底加以败坏。禁欲主义者认为肉体既然是恶的,就当努力克服压抑,不给予肉体的情欲任何蠢动的余地。

根据基督教早期的传说,认定「行邪术的西门」(simon  magus)是诺斯底主义的鼻祖。西门直接的门徒中最著名的是门安德(menander)。受教于他俩的是叙利亚型诺斯底主义建立者撒士尼努(saturninus)。可能受西门和门安德教义之影响的,是埃及型诺斯底主义者之一巴西理得(basilides)。从公元一三五年至一六五年之间在罗马传扬精巧诺斯底系统的埃及哲学家威伦天努(valentinus)是当时最有才干的思想家。  

诺斯底主义当时威胁传自使徒的基督教信仰,几乎加以吞噬,如此为教会带来了最严重的危机。由于第二世纪中叶的教会在组织上还不严密,信仰立场还不十分确定,才给诺斯底主义有可乘之机。教会中的有心人士起而卫道,为保卫基督教信仰中不容改变的核心教义而从事殊死斗争。爱任纽,特土良,希坡律陀(hipolytus)等教父的努力结了果子,不只对抗了诺斯底危机,也为教会发展出严密的组织,以及明确的信仰基准。

今天有第十九世纪的自由主义神学(liberal  theology)是另一次将基督教哲学或理性化的企图,因接纳太多当代西欧的近代哲学与科学思想,以致未能守住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剥夺了基督教信仰。韩国的统一教是表现强烈的诺斯底精神的宗教混合主义。
收藏 0 0
    2022-04-26 09:58:58
    10. 尼斯多留主义(Nestorianism
     亚波里拿留主义(高举基督的人性)虽然被正统教会判为异端,可是在亚力山太教会中,一直存在着高举基督神性而轻忽其人性的倾向。在这样的背景下,当时大家对基督两性的合一(unity)和混合(synkrasis)仍然没有清楚的定义。
                  尼斯多留(nestorius,  公元?-451)及他的跟从者提出了耶稣的两性合一观。很难去分析尼斯多留主义,因为它是在一个教会政治争执时期出现,不能肯定它被判为异端是因为它的思想或无法获得大部人的接受而被判为异端。尼斯多留的用词也出较含糊,当时教会也曾犹疑不定是否要判它为异端。
                  尼斯多留处在的时期正好有两大基督论思潮:道-肉体(word-flesh)及道-人(word-man)的争议时期。道-肉体的基督论认为道是主要的,而肉体是不太重要的要素,就如亚波尼拿留主义认为是耶稣有一个神性的灵魂及一个人性的肉体。道-人的思想认为耶稣在世上的人性比神性大。这两个思潮导致使尼斯多留提出他个人的神学意见。
                  当尼斯多留在公元428年被按立为康斯垣丁教会的长老后,教会要求他在教会中教导马利亚是“怀了神”(theotokos,god-bearing)的教义。尼斯多留不愿意这样教导,除非马利亚也是“怀了人”(anthropotokos,  man-bearing)。当时这是一个新的观念,同时也不知道要选用那些适当的语言及用词。在他的思想中,他认为神不可能有母亲,而且也深信人类是不可能怀育神。因此,他结论说,马利亚并没有怀了神,她只是怀了人,只不过马利亚是神的具皿。神不可能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又经过九个月的怀胎然后才生出来,这是极不可想象的事。神也不可能被人当婴儿一般喂奶,加上哭哭啼啼地成长。在成长过程中又教又打更加不可想象。尼斯多留认为“怀了神”(theotokos)的思想是属于异端亚流的。
                  后来,当时的神学家犹西比(eusebius  of  dorylaeum)听到尼斯多留说马利亚只是怀了一个平常人而指责尼斯多留是一位领养主义者(adoptionism,也就是说耶稣是在受洗时才被上帝领养成为神的儿子)。可见沃斯多留的思想是要把神人二性分开。
                  尼斯多留是在公元431年的以弗所会议上被判为异端。廿年以后他曾写书说明他的思想。他承认他可以接受以弗所会议的决定,就是两性合一在一个人身上。但他对希利尔(cyril)所提出的两性联合说(hypostatic  union)比较难完全接受,认为这样并没有分清两性是两个独立存在的教义。尼斯多留比较可以接受两性连接(sunapheia,conjunction)而不是两性联合(union)。
                  不管怎样,今天我们或者可以说尼斯多留错在虽然他支持两性连接,但是他并没有真正去说明及教导这教义。尼斯多留原本是接受马利亚“怀了神”的教义,为了平衡这思想,他也同时要求教会接受“怀了人”的教义。出发点原本是好的,也是对的。只不过在当时被教会要求他高举“怀了神”的教义而偏向了“怀了人”的思想。
                  尼斯多留主义并没有因为被判为异端而消灭,他有一些追随者仍坚持他们没有错,也继续留在教会之间。尼斯多留主义信徒曾在唐朝到中国去传教,创立景教。
                  今天,我们必须同时平衡“怀了神”及“怀了人”的教义。是怎样同时可以怀了神又怀了人呢?这是神的奥秘,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说明基督的两性。
    基督一志说
     加斯顿会议以后,基督的神人两性的争议大致上已获得解决。但是关于基督意志(will)的问题,则还没有受到讨论。到了第七个世纪,基督到底拥有一个意志或两个意志,引起了辩论。
                  争议起源于康士坦丁堡主教长士求(sergius,  ?  -  638年),他虽承认基督的神人二性,但提出说其活动则是由一个「属神人的精力」(god-man  energy)主宰。后来他获得亚力山太主教长古列(cyrus)的认同,在631年起草一份信仰条款,其中一条宣告说基督一生中,神性与人性都是由一个「属神人的精力」所支配。后来耶路撒冷主教所夫罗纽(sophronius)在634年提出反对,认为「属神人的精力」缺乏圣经根据。但是,士求却因此反对所夫罗纽的说法,顺便提到基督有一个意志。可见士求由一个「属神人的精力」演变成一个基督一志说(monothelitism)。
                  681年在康士坦丁堡召开大公会议,接纳基督二志说的神学立场,判基督一志说为异端。这次会议宣布基督「有两个自然的意志...不互相矛盾...他的人意毫不违拗或裹足不前的,臣服于那属神性无所不能的意志」。

                  教会接纳基督有二志。基督的双重意志不涉意志的对抗,因为对抗只能从恶而起,而在基督里根本没有恶;自由意志或自决的能力是人性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基督的人性必须拥有独立的意志,基督才是完整的人;在基督的行为中,两个意志虽然独立发生作用,却达成同样的结果;在某一些情况中,我们只看到神性的意志行使出来,在另一些情况里只看到人性意志的作用,两个意志却永远不相对抗。大公教会提出,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他的「求你将这杯撤去」这心声,不可能是基督全知全能的神性意志,乃是基督人性的意志作用。这是圣经的启示。

    伯拉纠主义

       第五世纪初,当东方的希腊语教会中有关基督论的争议逐渐扩大的时候,西方拉丁语教会突然爆发了一场有关人论(anthropology)的神学争论。所争论的是人的自由意志(human free will)对上帝救赎恩典的关系。惹起这场争议的主角,是缺乏神学经验的英国人伯拉纠(pelagius, ? - 420年)。       基督教会从起初就主张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承认罪的普遍性,和倚靠基督救赎恩典而蒙救赎的必要。可是,早期教父对人的自由意志和上帝救赎恩典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清楚的交待。       第五世纪初伯拉纠来到罗马,看见罗马居民的道德的败坏,于是呼吁人要向自己的败坏行为负起责任,尽力悔改。他写了一本简短的保罗书信注释,传讲偏重人道德成就与责任的道理,特别高举人的自由意志。当时罗马有一律师,是教会中的长老色勒斯丢(coelesius)热烈拥护他,演译出比他更极端的结论。这促使北非希坡(hippo)主教奥古斯丁(augustine)著书驳斥伯拉纠主义,这引起一连串的会议,讨论伯拉纠的理论。       在418年,两次的迦太基会议议决,高举神的恩典是完全的,人无法在罪中自救。伯拉纠被判为异端。       伯拉纠主义没有消灭,过后在教会历史中继续以较温和的形态流传。伯拉纠主义并非一无是处,以个人而言,他的德行受人敬仰,他要求提高信徒道德责任感的关怀也获多人嘉许。但教会仍然不能与他认同,乃是因为    他的教义与圣经明确的启示互相抵触 - 人犯罪,无法自救,必须要有神的救赎恩典。在神学思考的过程中,关于圣经未提供明确答案的题目,其细节可容许理性的推论,但是一旦推论与明确的经文发生正面冲突,就必须承认理性的限度,避免超过圣经启示的指示:「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9)。  结论:古代教会异端概览表      

      异端名称     异端性质/起源     异端者及其内容      被判情况 


      以便尼派       (ebionism)福音与救恩。第一世纪,小亚西亚一带。一班谨守犹太律法的犹太人基督徒。一. 认为基督徒必须守律法才能得救。

      二. 耶稣是平常人,在受洗时领受圣灵而成为神的儿子。坚守「因信称义」的福音。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昨日,今日,永远一样。   诺斯底主义  (gnosticism)救恩及基督论。第一至第二世纪。整个地中海区域。一班高举神秘知识的信徒。一. 过份高举神秘知识,以此为得救途径之一。二. 认为物质是邪恶的,耶稣基督不可能拥有肉体,地上的基督只是借用人的身体而已。被爱任纽、特土良、希坡律陀等大力辩驳。坚守使徒的教导。  


      马吉安派  (marcionism)圣经正典。第二世纪,罗马。马吉安。一. 反对旧约,提出二神论。说这宇宙是由“创造神”所造。二. 认为肉体是邪恶的。基督不可能拥有肉体。三. 自编「新约正典」。被特土良辩驳。140年被教会处分。坚守耶和华是创造宇宙万物之神。基督道成肉身成人。  


      孟他努派  (montanism)启示论。第二世纪,小亚西亚,罗马,北非。孟他努。后特土良也加入。一. 自认有新启示,讲新的预言。自称是先知。二. 提出许多过圣洁生活的规条,犯上行为主义的错误。160年小亚西亚众主教会议将孟他努开除。至第三世纪下才被判为异端。不接受孟他努派的狂热预言和行为主义。 


      诺洼天派  (movatianism)教会纪律。第三世纪,罗马。诺洼天。一. 高举纪律,不接受背道者的悔改,缺乏饶恕弟兄的心。二. 反对大公教会所执行的圣礼。251-2年罗马会议。接受并准许背道者归回教会。  


      多纳徒派  (donatist)教会纪律。第四世纪,北非。多纳徒。同上。314年亚里斯(arles)会议。接受「教会以外,别无救恩。」  神格唯一论(monarchianism)三位一体观。第二,三世纪,罗马,安提阿。撒摩撒他的保罗,


      罗马的撒伯流。一. 高举一神观,贬低基督的神性。二. 三位一体中的父、子、圣灵以不同的形相显现,因此父神曾在十字架上受苦。261罗马,269安提阿会议。接纳三位一体的神观。  

     

      亚流主义  (arianism)基督论。第四世纪,亚历山大。亚流,尼哥米底的优西比。一. 高举一神观。二. 基督被造,与父神不同本质。基督低于父神。325年尼西亚会议,381年康斯垣丁堡会议。接纳基督与父神有同一本质(homousious)。 


      马其纽顿主义(macedonianism)圣灵论。第四世纪,康斯垣丁堡。

      马其纽顿。一. 否认圣灵的神性(圣灵被造),底于父神。362亚历山大,375罗马,381康斯垣丁堡会议被判异端。接纳圣灵的本质与圣父、圣子相同。 


      阿波里拿留主义(apollinarianism)基督论。第四世纪,老底加。阿波里拿留。一. 过份坚持基督两性。高举基督的神性,贬低基督的人性。二. 基督在地上活动是由其神性主宰。381年康斯垣丁堡会议被判为异端。基督有两性,两性联合(hypostasis)一起行事,不混乱,不改变,不划分,不分离。  

      

       尼斯多留主义  (nestorianism)基督论。第五世纪,康斯垣丁堡。尼斯多留。一. 贬低基督的人性,说基督是在受洗时才被父神领养为神的儿子。二. 马利亚只是怀了人。431年以弗所会议。接纳基督拥有神人二性。马利亚是「怀了神」。  


      优提克斯主义  (eutychianism)基督论。第五世纪,安提阿。优提克斯。一. 认为基督道成肉身之前是神,道成肉身后是人。451年被迦斯顿会议判为异端。基督有两性,两性联合(hypostasis)一起行事,不混乱,不改变,不划分,不分离。


        基督一志说(monothelitism)基督论:基督的意志。第七世纪,康士垣丁堡。康士垣丁堡的士求,亚力山大的古列。一. 认为基督只凭一个意志来活动。681年在康士垣丁堡被判为异端。接纳基督拥有两个不互相矛盾的意志。


       伯拉纠主义  (pelagianism)救恩论。第五世纪,英国及罗马。伯拉纠。一. 高举人的自由意志。认为人可凭自由意志得救。 418年被迦太基会议判为异端。接纳人得救全凭神的恩典。      

    2022-04-26 09:53:38
     7. 亚流主义(Arianism)
                  基督神性的争论到第四世纪时达到高峰。一位亚历山大城教会的长老,亚流(arius),带头引起一次激烈的基督神性的争论,这次的争论维持了整一个世纪才尘埃落定。虽然亚流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亚大公会议被判定为异端,但是它的思想如“幽灵”般继续出现在后来的教会中。
                  亚流主要的思想是坚持父上帝的纯一性和超越性(the  absolute  uniqueness  and  transcendence  of  god)。上帝是万物的源头,是宇宙唯一自存(不是被造的)的存在(being)。这上帝的纯一性属性(attributes)不会再与别的存在分享或是被分割成更多部份。亚流认为,如果这位上帝的属性可以被分割成更多部份,那他就是会变的,因此他就不是神。所以亚流结论说,没有其它的存在是和这位上帝的本质(substance  or  essence)同样。其它宇宙中的存在(beings)都是由这位上帝从无中创造出来。只有神(亚流所指的天父上帝)不是被造的,是永恒的,其它的生存/存在都是被造之物。
                  很自然的结论,基督是被造的,也和天父上帝的本质不相同。天父上帝是用道(word)来创造世界,也借着这道继续维持世界的运行。这道是被造的(created  being),是第一个及最高的创造。这道本身是被造的,与其它的创造物并不相同,它是一个完全(perfect)的创造。借着这样的思想,引伸出两个要点:
    第一,这道有一个(时间上的)开始,它曾经在某个时间被创造的,因此不是永恒(eternal)及自存的(self-existent)。对亚流派有一句流行口传说:「曾经在某时间他(基督)并不存在。」(there  was  a  time  when  he  was  not)。
    第二,这道并没有和天父上帝相同在或不知道天父的心意。这道并不和天父有同一本质。
                  当时教会指责这观点,说,既然基督并不是和天父同一本质,因此他有罪。问起亚流基督为何被称为神的儿子呢?亚流答说这称号只不过是一个客气的称呼。
      亚流的思想并不是从神学或是哲学的
        角度深一层去理解基督的神性,
    只是直接的参考圣经的经文:
      一.  认为箴言8:22(在七十士译本);
       徒2:36(神已经立他(原文:造他)为主为基督了);
            罗8:29;西1:15
         (原文:被造之物的第一个);来3:2(原文:造他的)。
     二.  许多经文提起天父上帝是独一的真神。
        耶稣在祷告中也这样称呼上帝,约17:3(独一的真神)。
     三.  一些经文指明基督是比较“次等”的,
            例如,约14:28(因为父是比我大的)。
     四.  一些经文指明耶稣的软弱,受苦及无知,
      例如,可13:32(那日子那时辰...子也不知道)。
      以上的证据使亚流把耶稣基督当着是一位
    “次等的神”(demigod)。虽然基督是比任何受造之物更大,
    但是与天父上帝比,他是次等的,也是被造的。
                  后来有一些亚流的“中间派”(semi-arians)神学家,
    甚至拆中解释说基督在本性(nature,
    希腊文homoiousios)上和天父相同,
    但是在本质上(essence,
    希腊文homoousios)和天父不相同。
          当时的教会对亚流的思想有两种的反应。
    第一就是指亚流并没有理会圣经中许多直接说明耶稣神性的经文。
    第二是详细查考亚流在以上所提出的经文,他并没有好好去注释,只是断章取义。
    例如,西1:15所说“首生”(原文可翻译成首造,
    首生,首先存在的)按哥罗西书的上下文可以解释为在一切受造之物之先,并没含有他是被造的意思。
    徒2:36的内容是要说明神在职位及功能上使他成为(原文使用造成,成为)主成为基督的意思。
    约17:3所指的唯一的真神(alethinos)是要和其它的假神(当时的人所敬拜的偶像)来比较。约14:28是耶稣在地上是按天父的旨意来行事。不管怎样,太28:19及林后13:14一起说明天父,圣子,圣灵是同一的。另外,那些提起耶稣是软弱及无知的经文正好证明那道成肉身的基督,他拥有一个全人性,也拥有人性的软弱,但并没有犯罪。基督在地上的日子并不是说他不是神,只不过要显明他的人性,说明人性是有限的,这有限是暂时的。
                  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亚大公会议上,亚流主义被判为异端。教会再次证实耶稣是基督,他和天父上帝是同一本质(homoousios)。
                  今日耶和华见证人会(jehovah  witness)的创办人查尔斯.罗素(charles  tase  russell,  1852-1916)及约瑟.卢特福(joseph  f.  rutherford)就是因为主张纯一神论而否定了三位一体。他们认为基督徒相信三个神是敬拜偶像。他们相信基督被造,形似耶和华而低于耶和华,他降生后成为完全的人。他们承认基督复活只是他的灵魂复活,这复活只会使信徒的灵性复活,信徒是没有第二次复活。耶和华见证人会因此被今天的正统教会判为异端。
    8. 马其纽顿主义
     尼西亚会议所定的信经,基本上只关心基督的神性。
    对圣灵却没有清楚的讨论。
    照亚流派的解释,圣灵是基督所造出来第一个被造者,
    低于基督,如同基督低于父神。
    对亚流来说(不接受父神与圣子有相同本质(homoousios)),
    三位一体的三个位格是有次秩的,
    由一位非被造的父神,和两位被造的次神(圣子和圣灵)构成的。虽然半亚流派(semi-arianism)主张
    「本质相似」(homoiousios),
    但是却与亚流派共同主张圣灵是被造的,
    教会历史称这些派别为「敌圣灵派」(anti-pneumatologism)。
                  敌圣灵派的起源无法确定,
    相传是源自康士坦丁堡主教马其纽顿(macedonius,
    342年任主教,是半亚流派主义者)所提倡,
    自362年起被称为马其纽顿派。
    亚他拿修(athanasius)继续认定三位一体是不容许其中任何一位有不相同的本质(substance),
    坚持圣灵与其它两个位格有相同的本质,对抗敌圣灵派。
     马其纽顿派先后在362年的亚历山太会议,
    375年的罗马会议,
    和381年的康士坦丁堡会议被判为异端,
    圣灵的本质与圣父、圣子的本质相同是大公教会的正统信仰。
     圣灵在圣经中没有一处被描写为天使或被造者,
    她分享神最深奥秘之事(林前12:11,12);
    圣灵充满宇宙,无处不在(诗139:7);
    不同于被空间限制的天使或被造者,并参与创造之工(创1:3);圣灵执行神圣的重生工作(约3:5);
    圣灵是教会恩赐的赐予者(林前12:1-31);
    圣灵住在信徒里面(林前3:16);
    正如父神与基督住在信徒里面(约17:23);
    亵渎圣灵(继续性的)是永不得赦免(太12:31);
    耶稣的大使命里圣灵与圣父圣子相提并论(太28:18-20)。
           我门必须小心重犯这样的历史错误。
    今天教会仍时常听到有人不能平衡三位一体的位格,
    或混乱了三位一体的功能。
    有时听闻「圣灵充满」的谈话时,
    不知不觉中把圣灵看成可以衡量的一种能力,
    忘记圣灵是自主的位格者。
    9. 阿波里拿留主义(Apollinarianism)
      如果说幻影派(docetism)是否认耶稣的人性,那阿波里拿留主义是减低耶稣的人性。他们认为耶稣是取了真的人性,但不是全部。阿波里拿留(ad  310-390)是亚他拿修(athanasius)的好朋友,他也是老底加教会的长老。亚他拿修这位真理的斗士曾经和他一起抗辩亚流主义思想。相信是阿波里拿留是对亚流有过度的反应(over-reaction)而有此异端思想。
                  阿波里拿留坚守神儿子两性合一。他提出说,有两个完整的本性(natures),一个是人的魂(nous  魂/精神/理性/意识中心),也有一个完整的神的魂(nous)。他特别解释约1:14(道成肉身),说是神进入了肉身,因此耶稣在肉身上仍然是人,道就住在灵魂里面,也就是说耶稣没有人的灵魂,那是神的灵住在里面,因此并不完完全全像人一样。阿波里拿留认为神和人是不可能混合在一起的。地上的耶稣的意识活动完全是神在主宰。耶稣也不可能会犯罪,因为耶稣完全由神的意识来控制。
                  曾经有一位神学家这样形容阿波里拿留的思想,说,好像把一个人的心移植换入一只狮子的心,因此以后控制这只狮子的是这个人的心,这狮子没有狮子的兽性,只有人的性情。
                  阿波里拿留及他的服从者以为已经找到了正统教义的答案。说耶稣只有两个部份:肉身及神的灵(nous)。认为神的灵已经取代了人的灵魂。阿波里拿留拒绝接受那正统所提出奇妙的道成肉身论,就是耶稣有人的肉身及灵魂(nous),加上神的灵(nous)。这是很难了解的结合,但是圣经的确给我们这样的看见。正统教会是接受这样的观点。也接受耶稣有神的心理(psychology),同样也有人的心理。
                  阿波里拿留可以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为了坚守耶稣的神性而丢弃了耶稣作为人,有人的灵魂。阿波里拿留主义在公元381年在康斯坦丁的教会大公会议上被判为异端。
    2022-04-26 09:51:01
    5. 诺洼天派
       诺洼天主义(novatianism)可说是孟他努主义的再现。诺洼天(novatian,  268卒)是从斯多亚主义(希腊人的禁欲主义)皈依基督教的学者,曾在垂危重病床上受水礼而康复,于250年以前被按立为罗马教会长者之一,乃是第一个罗马教会用拉丁文发表神学论文的神学家。
                  诺洼天派的形成,起因于教会纪律对罪的处置。孟他努主义者列出背道、奸淫、谋杀三大罪永不得赦免,连第二次悔改的机会也没。有罗马主教加里斯都(kallistos,  222卒)却通告凡犯了奸淫罪者,只要在主面前实在悔改,就赦免他们的罪。这等于向一般公认的致于死之罪的观念正式提出挑战,因此引起领袖之间的冲突。后来,背道的问题,到德修帝大举逼迫的时候,变得非常严重。因为逼迫好厉害,许许多多信徒背了道,等事过境迁之后,请求教会重新接纳他们。对这件事,教会中有不同的见解。其一,是在某种条件之下,容许这样的人回头恢复会籍;另外,是坚决拒绝,不接纳归回教会。

                  后来罗马教会主教法边(fabian)在250年因殉道,大多数的人投票给默默无闻的哥尼流(cornelius)继位,而罗马市最有名的大神学家诺洼天反而落选。哥尼流和他的支持者拥护宽待背道者的主张,诺洼天派则采取拒绝的立场,并指责罗马教会不再是真教会,与他们断绝来往。拥护诺洼天的人选立他为主教,造成罗马市内两个主教相对抗的局势。罗马教会后来在罗马(251年)和迦太基(252年)召开议会,在履行严格的补赎条件之下,准许背道者归回教会。
                  纯粹从信仰内容的角度看来,诺洼天派的信仰是无可置疑的。诺洼天本身又在258年瓦勒良帝(valerian)统治下的逼迫中殉道,其私德似乎也无可指摘。可是此派仍然遭受大多数基督徒的排斥,因为他们的惩戒过份严厉,只知公义,  不知赦免,缺乏基督耶稣的爱心,在信仰的态度方面有所偏差。
          多纳徒派
                  第四世纪初多纳徒派(donatists)被教会判为异端所走的路线与诺洼天一派大致相同。他们都关心教会内严格纪律的维持,对软弱的信徒则严厉的加以排斥与定罪,显出同样狭窄的律法主义精神。
                  丢克理田皇帝发动在303年对教会进行大逼迫,要求教会和信徒交出圣经。严格派无法容忍那些交出圣经者,尤其是圣职人员。他们认为教会没有权柄赦免这种背道的罪,主张交出圣经的人员所执行的各种宗教仪式或事奉应为无效,教会应与这些背道者或曾经背道者断绝来往。
                  迦大基的主教门苏流(mensurius)被要求交出圣经的时候,据说是将圣经藏起来,交出一些异端者的著作,似乎有投机取巧的作法。他与执事开西良(caecilian)看不惯自投罗网、寻求殉道的宗教狂热,就苦苦劝止这种风气。门苏流死于311年,后来门西良被推举为迦太基主教。
                  非洲努米底亚(numidia)省主教多纳徒(donatus),激烈反对交出圣经者,也不承认开西良当主教。不只这样,也反对那些按立关西良的教会,另推选出马约利努(majorinus)为迦太基主教,造成两个主教在一个地方出现。双方都声势浩大。
                  多纳徒派为了争取本派的合法性,于313年想说服罗马的主教反对开西良,但得不到同意。多纳徒反而被赶出教会。但多纳徒和他的继承人领导有方,这些另立教会的多纳徒派教会在第四世纪甚至凌驾北非的正统教会,以后一直保持命脉直到第七世纪为止。
                  基督徒乃耶稣的跟从者,他们的信仰以祂所启示的教训为依归,无权越过祂的教训。多纳徒主义者主张交出圣经的罪得不到赦免是越过基督的教训。基督教是讲究赦免的宗教,三次否认基督的彼得不但获得恩赦,而且蒙主重用。多纳徒派以卫道之士自居,存心保持教会的纯洁。此派虽有可取之处,但缺乏饶恕弟兄的心。后来大公教会开会议决,承认迦太基教会给关西良的按立,也接纳由多纳徒异端派所施行洗礼的信徒归回正统教会。大公教会认定圣礼的仪式。
     6. 神格唯一论
     基督教神观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三位一体观。虽然「三位一体」(trinity)这名词不曾出现在圣经中,但是三位一体的概念却是圣经中启示的神。然而,三位一体的确对理性思考构成令人困扰的难题。人必须承认有限的智力、经验和语言,不足以完全阐明这由神而来的奥秘,今日的人必须正实面对神的启示和圣经的教导,去表达这三位一体的神。三位一体的概念继续困扰当日的教父,引出错误的结论。三位一体有两个必须持守的要求:
    一.  避免看基督为一位次等的神;
    二.  不牺牲三个位格而维持独一神观。
    第二和第三世纪教会中仍出现神格唯一论(monarchianism)的偏差。
                  神格唯一论总共以两个偏差形式出现:神力的神格唯一论(dynamistic  monarchianism)及形相的神格唯一论(modalistic  monarchianism)。

                  神力的神格唯一论(dynamistic  monarchianism)主张耶稣被上帝拣选为基督,被圣灵的能力充满而被高举,因此拥有代表性的神格(personality)。提阿多士(theodotus)在190年在罗马传他的一套神学。他主张耶稣的诞生是超自然的,但是一直到他受洗为止,只是一个平常人而已,在他受洗时,圣灵降临在他身上,那时开始,耶稣才有神性。这也是后来一个异端提出的「收养论」(adoptionism)。罗马主教维克多(victor  i,  189-198年)把提阿多士判为异端。
                  后来神力的神格唯一论在安提阿得到发展。安提阿主教撒摩撒他的保罗(paul  of  samosata)在260至272年之间,提出神格唯一论的思想,他坚持上帝位格的独一性。智慧、道或圣灵都是上帝非位格神力的别名。耶稣是处女马利亚受圣灵感孕而生的人,到受洗时才蒙圣灵赐予从上面来的神力(dynamos)。他藉此神力,加上自己坚强的意志,远离罪而蒙上帝悦纳,因此得以在意志上(非本质上)与上帝合而为一,被上帝赐行神迹的能力,成为救赎主,从死里复活,获得代表性的神格。他在269年安提阿会议上被判为异端,撤除他主教的职位。

                  在第二世纪时,一些神学家一方面避免贬低基督的神性,另一方面又要避免二神或三神论。这产生了形相的神格唯一论(modalistic  monarchianism)。罗马著名的神学家撒伯流(sabellius)在215年开始传讲父、子、圣灵的关系,提出自命圆满的解答。认为父、子、圣灵原为一神而无区别,却在历史上以三种不同的形相(modes),在三个不同的时期出现。正如同一人,扮演着父、子、丈夫不同的角色。如此,父、子、圣灵如同有三张「脸」,但只有一个位格。起初撒伯流的理论受许多人的拥护,因为它简而易明,一讲就通。后来撒伯流被指正,按他的理论,那天父也是在十字架上受苦了(patripassians),这是错误的。撒伯流在261年在罗马被判为异端。
                  处理基督与父神的关系尚且不容易,处理三位一体的神位格更加不容易。但是,对任何传道人来说,这三位一体的教义是不容再犯错的,必须小心处理,也要正确地表达。
    2022-04-26 09:48:25
    3. 马吉安派
      马吉安派(marcionism)的偏差是反对旧约。马吉安派或一些过份高举新约贬值旧约的人仍时常出现在今天的教会中。我们必须防备或不跌入这样的陷阱。

        马吉安(marcion)原本是小亚西亚本都一位富有商人信徒,140年到罗马去,热烈地在教会间发动其改革运动。马吉安的神学思想始点在于对被造世界之本质的认识。他认为被造世界是邪恶的。若是这世界是由旧约所说的神创造,那这一位神不可能有太高的评价。这世界充满罪恶,而耶和华也是一位没有怜悯慈悲的神,眼见世界败坏,只懂得以牙还牙,施行审判。但是耶稣所形容的却是一位施恩典,乐于赦免人,满心慈爱的上帝。马吉安就此推理出二神论来。他对这带来启示的耶稣基督,佩服得五体投地。认为基督不可能拥有人的物质的肉体,因此他说基督是纯灵,他在地上的身体是一个幻象(docetic)。只是信徒的肉体仍然在创造神的掌管之下,因此信徒必须借着严格的禁欲(尤其是性方面的),抑制肉体的私欲。

                  马吉安认为所有使徒之中,得于耶稣真传的只有保罗一位。唯独保罗看出了耶稣正是律法的终结,成功地打开犹太教的枷锁,把基督教解放出来。他马吉安以重建基督教为己任,着手编订一本新约正典,删除新约中的旧约经文,只收录路加福音和没有教牧书信的保罗书卷。

                  后来,特土良以十六万言,五大册的《驳马吉安书》指出马吉安的错缪。否定了旧约的神,否定了基督的道成肉体,否定了众教会所定的正典,正是马吉安的致命错缪。

                  马吉安在144年被教会处分,禁止领受圣餐。后他另起炉灶,组织了由主教、长老、信徒与慕道友构成的教会。马吉安的教会拥有自定的新约正典,信徒传布快速,第四世纪再被教会判为异端,五世纪消灭。
    4. 孟他努派
          出身于小亚西亚,皈依基督教的原异教祭司孟他努(montanus),是另一个教会史上令人惋惜的有心人。 他热切地为当时沉静的教会改革,其宗教热忱令人钦佩,以致当时的信徒群起效法。但是却因偏执,凭主观的解经逾越了圣经启示的范围,终于招致大公教会的定罪。

      孟他努主义(montanism)的出现,有其时代背景。当时诺斯底主义大行其道,唯理主义就随之渗入第二世纪的教会里面,取代宗教体验,并且教会的纪律日见松弛,教会与世俗的界限越发模糊,教会也加速了其制度化的过程,灵命的状态被误认为固定的地位,促使教阶制度(hierarchy)的兴起,教会政治趋向中央集权,时代先知的信息、说方言等圣灵的恩赐,都不复见于教会之中。孟他努主义是对以上趋势的批判,可惜反应过度。

      教会史家优西比(eusebius  of  caesaria)报导孟他努出道的情形,虽带有偏见,却颇为生动:他说接近弗吕家省(phrygia)边界的每西亚省(mysia)一村庄阿尔大堡(ardabau)里有一个初信之徒孟他努,在葛拉土(gratus)做亚西亚总督时,由衷渴求扬名而给撒但留余地,突然身不由己的进入颠狂状态,开始大发狂言,喋喋不休的说一些奇怪的话;他说预言的方式,与教会从起初传统代代领受的完全相反。

     孟他努自称被拣选为圣灵新启示的器皿,宣告基督的应许已应验,保惠师时代开始了。不久,有两个女信徒百基拉(priscilla)和马克西米拉(maximilla)  征求他的同意,各与丈夫离婚来跟随他,做女先知。他们预言末日已临近,属天的耶路撒冷行将降临于弗吕家的佩普撒(pepuza),进入基督千禧年的统治,基督徒为迎接主再临,必须从世界完全分别为圣,实践最严格的禁欲生活。他们为了抗议当时教会纪律的松弛,甚至将罪分为致于死的罪(mortal  sins)和不致于死的罪(venial  sins)两种类,警告信徒若在逼迫时逃离苦难或背道否认信仰,必难逃最后审判。他们是平信徒出身,女性信徒与男性信徒的地位一样高,本派信徒中间不分阶级,因为他们相信圣灵对个别信徒有直接的带领。他们的信仰内容坚守「信仰的基准」。特士良说他们只图改善教会纪律,更深入的领悟圣经的意思,努力达成更高的「完全」,拥有同一信仰、同一位上帝、同一位基督,守相同于大公教会的圣礼。

     孟他努的改革主张,志在恢复初代教会的属灵光景和道德水平,强调信徒的宗教体验,反对诺斯底主义所带来的宗教知识化,可谓「新约教会主义」的开山鼻祖。有心行道且对当时教会状况不满的信徒,群起响应,使孟他努运动迅速蔓延。

      感受到这平信徒运动的压力,觉得其宗教权威遭到威胁的小亚西亚地区众主教,在160年以后不久召开宗教会议(synod),以亵渎圣灵为由,将孟他努派加以定罪,除教。罗马教会起先拿不定主意,却也加入东方教会反孟他努主义的阵营,但孟他努派强调纪律的严苛心态影响了罗马教会中部份的人,一直到第三世纪后半叶才判孟他努为异端。高卢的教会对孟他努主义中道德的热忱、殉道的精神和再临的期待表明同情的态度。北非的教会则热烈的响应,如出名的殉道者泊伯多雅(perpetua,  203卒)就是火热的孟他努主义者。迦太基的特士良是唯一成为孟他努主义者的古代教父。这位信仰纯正,但态度偏激、辞锋锐利、得理不饶人的神学家,有感于此派信徒禁欲克己的行道精神,成为此派的喉舌,但他自己未因此遭受禁圣餐除教的处分。一直到第六世纪,在北非还有孟他努派的踪迹。

     孟他努派本质上是教会内的平信徒运动,对神学性的争辩缺乏兴趣,只意图提倡恢复原始教会的属灵恩赐、提高信徒灵性、过严谨的禁欲生活,表明为主付代价的精神。他们迫切的期待主的再临,对当时被世俗化、缺乏属灵警觉的教会而言,是一种提醒与劝戒。然而,对古大公教会整体而言,还是弃绝了孟他努主义,因为此派虽有可取之处,其偏差所造成的伤害,仍远超过其贡献。首先,孟他努以圣灵的发言人自居,甚至以第一人称说:「我就是主,全能的上帝,住在人里面。降临的不是天使或特使,却是我,天父上帝。」即使他并没有僭称上帝的意思,却也推卸不了在跟从者心目中造成这印象的责任。果然,他们的女先知百基拉,以为拥有圣灵权威而发言,说:「基督以女人的外形穿着光明灿烂的袍走向我,将智慧种植在我里面,对我启示这地方佩普撒(pepuza)是神圣的,耶路撒冷要从天降临于此地。」当然,这预言并未如期应验。无论她当时动机如何真诚,这种自我认定的预言,最后这预言又无法实现,足以令人怀疑基督福音的可信性,使主名蒙羞。可见感动她的并不是圣灵,倒是她自己狂热的灵。

             孟他努虽然反对大公教会的制度,鼓励一般信徒参与教会中的事工,甚至违反当时教会传统,重用女性信徒,但到头来仍然脱不了制度化,造成新的宗教贵族制度,违背自己的意愿。一来,他和两个女先知拥有说预言的专利,构成与众不同的最高宗教阶级。他们的先知马克西米拉说:「我以后再也没有女先知,只有世界的结局。」二来,孟他努派把基督徒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等:一等是属灵的,就是实践极端禁欲的孟他努派的人;另一等是不属灵的,就是非孟他努派的一般信徒。如此,先知们和一般孟他努派信徒有区别,孟他努派信徒和一般大公教会信徒又有区别,自然形成先知高于孟他努派信徒、孟他努派信徒又高于非孟他努派的教阶。
                  孟他努派另一错失,是狂热的律法主义。他们那末日已近的紧迫感,激发他们的心趁所剩无几的时间,顺从圣灵的旨意,过圣洁属灵的生活,准备迎接主的再临,就提倡多多禁食;规定处女要蒙头,不可抛头露面;厌恶娱乐与艺术;  禁止信徒再婚,视之如奸淫;要求穿着的朴实无华,禁止妇女衣裳带饰物;寻求殉道,将逼迫时躲藏或逃亡者视同背道。此派道德上的严苛,更表现于「致于死的罪」和「不致于死的罪」的划分。特士良主张,至少在现世,受洗以后所犯致于死的罪得不到赦免。无可否认的,此派人士起先必定拥有高超的属灵情操,  然而,他们把上面的成就当作新的标准,用以律己,进而以此标准衡量别的信徒,甚至加以定罪,用新的律法束縳那些已蒙基督释放而在恩典里的人,鄙视那些及不上他们任意规定、自以为是之行为标准的人。可见最属灵的信徒只须一念之差,就成为律法主义者。

                  除了律法主义之外,孟他努派还犯了行为主义的错误。其先知们说预言时,全身战栗、手舞足蹈、奇声怪腔的狂态,被此派人认同为圣灵的充满。当然,属灵的实际有可能以某种行为或动作表达出来,但是这样的行为动作不等于圣灵的充满。大公教会并未否认预言或其它属灵恩赐的继续存在,却基于孟他努派行为主义,以外表认定属灵的实际,就倾向将孟他努派的行为认定出于撒但,显示此派的偏激所引起反感之深。此派后来遭受了康士坦丁大帝的禁止。
                  孟他努派的运动一而再、
    再而三的重现于教会历史舞台上。
    诺洼天派(novatianss)、多纳徒派(donatists)、
    修道主义、重洗派(anabaptists)、
    加米撒尔派(camisards)、清教主义(puritanis)、
    贵格派(quakers)、寂静主义(quietism)、
    敬虔主义(pietism)、珥运派(irvingites)、
    大公使徒教会(catholic  apostolic  church)、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  day  adventists)、
    五旬节派(pentacostals)、
    普里穆特弟兄会(plymouth  brethren)、
    教会聚会所(自称「地方教会」)、新约教会、真耶稣教会等及其它各种灵恩派的教会,都能在孟他努派身上找到自己的「原型」(prototype)。
            孟他努主义在教会史上,
     成为世世代代基督教会的警号。
共4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