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这些地方呼求神的怜悯
2022-04-16 13:21:47
152次阅读
0个评论

【祈祷辽宁营口,长春,瑞丽。绥芬河。广西东兴。。早日解封。】作者:丁香园。

  很多人不知道,为了守住国门的最后一道防线,云南瑞丽,已经经历了 9 次封城了,城区封城总时长 160 天,抵边村寨的很多村民居家都在一年以上。

 因为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瑞丽边境线长达 169.8 公里,三面与北缅接壤,承受着内陆省市无法想象的输入压力。

截至目前累计确诊的上百例,这座小城倾尽所有,至今没有一例蔓延至外省。

瑞丽究竟为祖国人民付出了什么,才能做到这样的程度?

首先是,姐告一夜之间成为了「无人区」。

  姐告,距离瑞丽城区东南 4 公里的一片 1.92 平方公里的一个边境贸易经济区。一端与城区通过姐告大桥相连,另一端则直接与缅甸木姐镇接壤。

  1991 年,云南省政府批准在中国第 81 号到 82 号界碑处,中缅双方共同建成宽大的中缅商贸大街,云南边贸进出口商品总额的 50% 均从此处进出。

  无数人慕名来到此地旅游、做珠宝生意。楚冠霖是东北人,2013 年毕业后先后辗转北京、深圳,最后来到瑞丽与经营玉石生意的家人团聚。

疫情之前,他在姐告边境贸易区的免税店里工作。

  他向我们描绘的姐告区繁华热闹,街道两边的民族商店鳞次栉比,缅甸人和瑞丽人都来这里摆摊,贩卖新鲜蔬果、日用百货及民族工艺品,有万商云集之感。

「在这里生活近十年,对这片土地和热情淳朴的人越来越热爱。」但让他没想到的是,2021 年的 3 月 30 日,让一切美好如梦幻泡影,突然从姐告人的生活中消失了。

那一天,楚冠霖如往常一样下班,从店里往外走了几百米,还没到走姐告大桥,就看到有一些商贩聚集在桥头。

  没有任何通知,没有文件下发,只有桥头站着的防疫人员拦住他们的去路,告知他们需原地等候医务人员过来做核酸。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不过是日常的核酸任务罢了。

   毕竟这座边陲小城的居民,早已习惯了日行一检,人人都做了上百次核酸。早做完核酸就能早回家,大家乌泱泱地排着队往前挤,没有任何安全距离。

  小楚做完核酸后,从傍晚等了天黑,没等到放行,却等来了原地隔离的通知。「太突然了,许多人只是来摆个小吃摊、或者买点东西,谁也不会背着被子和洗漱用品出门。说是有阳性,谁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隔离期间,工作人员 24 小时值守大桥,各个区域则由公务员在值守,不允许大家偷跑出去。需要每 3 天做核酸,但管理比较混乱,漏检情况时有发生。

三天、七天、十四天、一个月,时间一天天过去,姐告的日与夜似乎与世隔绝。

小楚很幸运,公司有宿舍、有囤货,可以睡在床上。

「早期政府的物资采购还没有跟上,隔个十天半个月送来一箱菜,肯定不够这么多人吃的。我们会趁做核酸时偷偷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东西,便利店的卷帘门留一道缝,公务员会看到,说说好话有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也要买东西。」

  更困难的地方在于无处安置,很多人一开始只能睡在大街上。

  往来运输物资的货车司机,在车上睡了一个多月。每天早上排队做核酸,小楚看到路边货车司机搭在树上的换洗衣物、来不及收起来的简易帐篷、用砖石和木头支起来做饭的锅,都会快步走过,「实在于心不忍。」

  5 月 4 日,姐告终于解封,被隔离的人们骑着电动车、三轮车涌至路口,脸上是久违的光彩。

  躺在自家的床上,小楚从刚到家时的极度兴奋中逐渐脱出,难以抑制地悲从中来。

  在备忘录里,他写下这样一句话:「滞留姐告 36 天,终于解放了,姐告也将成为我人生中的阴影,再见了姐告。」

  无独有偶,短短两个月之后,姐告再次突然下达就地隔离通知。幸运的小楚这次逃脱了。再次结束长达几十天的封城,姐告已经到了酷暑难耐的 8 月,瑞丽人民也等了最为严格的一次指令。

  先是政府下达指令,所有人必须即刻离开姐告,在政府提供的板房隔离满 14 天后,自行到城区投亲靠友或者租房,解决食宿问题。那时候,缅甸疫情形势严峻,严重污染姐告的空气、河流环境,进行了长达数月的消杀工作。

  一夜之间,姐告成了「无人区」,只有极少数的人,比如保安、消杀人员,不得不滞留在此地。

姐告清空之后,瑞丽全城开始了陆陆续续的封城。

  边境县城防控,需要人 24 小时值守边境线,严防偷渡人员入境。瑞丽总共有抵边封控点 500 多个、36 个渡口,公安和村民每天至少要走十几里巡逻、值守。

  疫情严重的时候坚持日行一检,解封期间最多不超过十天一检,瑞丽居民人均做的核酸次数超过上百次。

   还有频繁的查处,仅 3 月 30 日一天,畹町政府查处并曝光 18 名违反疫情规定的村民,这些人大多因为在村口聚集闲聊、打牌、私自外出被处罚。

   居民进出超市、政府机关等人口密度较大的场所必须要带 N95 口罩。外出不戴或者不规范戴口罩的,将会处以 200 元以下罚款,不配合的还有可能被拘留。

   瑞丽本是德宏州经济发展水平最好的县市,2020 年 GDP 达 167.02 亿元,是唯一未列入滇西边境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国家级贫困县名单的县市,人均生产总值甚至高于云南省平均。

   今年 3 月 8 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通知,要求像瑞丽这样境外输入风险高的口岸城市要「以缓冲区的严格管控换取全省经济社会发展的安全环境。」

为了守好国门,瑞丽人民的生活在被「换取」中度过。

   这座以玉石产业和旅游业发家致富的边陲小镇,随着各地来淘金的生意人、务工人员和缅甸人的离开,陷入了一片沉寂。

  疫情 3 年,瑞丽常住人口从 50 万减少到了 10 多万。

   旅游业持续大幅下滑,同比减少近六成,2020 年旅游总收入也下降三分之二。珠宝行业人员流失更加严重,现有的 20 余个珠宝翡翠专业市场全部关闭,登记在册的 8251 户珠宝经营户和 1.7 万从业人员因经营困难出走大半。

  因为承担不起高昂的自费隔离费用,被迫滞留的人们,还要面对疫情传播的风险。

  3 月份,畹町中学受到不明石子投掷,镇里发通告称近期境外人员频繁向境内扔钢珠、抛物品,意味不明。

「反反复复,大家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人,能想象的、不能想象的苦,大家全都吃过了,只是都习惯了自己咽到肚子里。」瑞丽人的乖顺,不应该成为被遗忘的理由。

  现在,属于小城人民的普通生活已经远去。当一直为守护国门默默坚持的同胞发出求救时,比起鲜花和掌声,更需要实实在在的援助。

  贴了张表格,同样坚守防疫安全的边境县市,在云南有 25 个。在全国,一共有 136 个。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