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着魔和被迷惑
2021-08-17 23:18:19
132次阅读
0个评论
最后修改时间:2021-08-18 02:22:44
芝加哥附近柳树溪教会的牧师比尔·海波斯 (Bill Hybels) 在一个星期日讲道,主题是我们都是罪人,需要救主。崇拜结束后,一名推销员来到台前告诉海波斯,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罪人。海波斯问他是否对妻子绝对忠诚。男人有点避讳。 「嗯,我经常旅行,你知道的。 . . 」然后海波斯询问了他的开销账户。 男人防御性地说:「哦!每个人都夸大了事实。」最后,海波斯问他是否虚报或浮夸了某些费用报销。 「这是行业里的标准作法,」该男子告诉他。海波斯回答说:「好吧,让我们看看。你刚刚告诉我你是不忠的丈夫、骗徒和说谎者。」这个人被海波斯毫不掩饰的直言批判给吓坏了。 「你怎么敢用这么可怕的话来形容我!」他惊呼道。他和我们所有人一样,都希望用最好的眼光来看自己。有人说,除非你一开始就假设有某种极为严重的错误存在,否则基督教信仰毫无意义。谁能否认这个世界上有一些阴险狡诈的事物在暗中运作?圣经不将人类的弊病归咎于社会的缺失,而是每个人内心的人性缺陷。

二战后,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在苏联古拉格度过了八年。他作为顽固的共产主义者入狱,相信新的社会秩序可以创造新的人。但在监狱里,他发现核心问题不是经济或政府制度。索尔仁尼琴写道,只有当我躺在腐烂的监狱稻草上时,我才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首次被搅动的一丝良善。渐渐地,我发现,善恶的分界线不是通过国家,也不是阶级之间,也不是政党之间,而是正确的通过每个人的心,通过所有人的心。

问题的根源
创世记第3章的前五节揭示了人类问题的核心—我们。在这个叙述中,人类背离了他们的创造者,放弃了他们田园诗般的纯真状态,他们完美的在一个华丽的花园里与上帝相交,在那里他们的所有需要和期望都得到了充足的供应。上帝给了这些人一个带着风险的礼物—作选择的自由。没有选择的能力,人类就是机器人。没有选择没有爱。没有自由,爱只是一种对设计程序的机械反应。例如,若不是问:「你愿意嫁给我吗?」你认为我的妻子会对我有什么反应?若我的求婚是个命令:「你必须答应嫁给我!」她的回答应该会是:「哦,不,我不要!」爱不能强求;必须选择它。上帝赐予我们自由这带风险的礼物,以此作为爱的必要条件,这是对我们的尊重。

在创世记第3章中,我们立即遇到了将这对无辜的夫妇,从信任和顺从神的关系中引诱出来的欺骗者:「蛇比耶和华上帝所造的任何野兽都更狡猾」(创3:1)这条会说话的蛇,撒旦,是对善良上帝的邪恶反对者。牠比任何其他生物都「更狡猾」;牠是说话似是而非、故弄玄虚的大师,牠开始对女人施展牠的计策。

不相信上帝的良善
蛇的第一个策略是让女人质疑上帝是否为她着想。「牠对她说,上帝岂是真说? . . 」当我们听到一些消息来源似乎不甚可信的事情时,我们会说,「他们真的这么说吗?」撒旦的伎俩是开始散播怀疑,使女人质疑是不是上帝太严苛了。在她为上帝辩护时,女人表现出对上帝良善生出怀疑的迹象,此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女人对蛇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创3:2),但她稍微改变了上帝最初的命令。上帝曾对亚当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6-17)夏娃表明她越来越关注上帝对他们的限制。

她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惟有园当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创3 :3)上帝虽限制了食用,但祂从未说过触摸。这是夏娃加上的限制。限制通常被理解为严苛的拘限。然而,不受限制的自由只会导致毁灭。诸如十诫之类的律法被颁布,是为了让我们尊重造物主,避免给自己带来伤害。上帝禁止亚当和夏娃吃分辨善恶树的果子,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死亡的后果。

如果我们在驾驶汽车时拥有不受限制的自由,这态度会导致怎样的后果?那就没有人会规矩地在这些道路规定的范围内开车。若随便在车道上曲折前进是容许的,那我真的会这么去做。如果可以在某人的草坪上走捷径,完全由我自己决定,没有人可以约束我。驾驶法规显然是为了保护我们和其他共享道路的人。我们的最大利益始终是在界线之内、在规定范围内的自由。

反抗上帝的权威

蛇现在变得更加厚颜无耻。牠知道这个女人是令人惊异的。怀疑的楔子正在嵌入她的内心。她正在怀疑自己是怎么相信上帝丰富的关怀的。撒旦步步逼近为了致人死地,牠公然挑战上帝的权威。 「你们不一定死。」蛇对女人说。 「因为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创3:4-5)撒旦暗示上帝正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祂的权威地位,不想与任何人分享。但如果夏娃吃了那棵树,魔鬼让她幻想,可以达到与上帝同等的水平。

究竟什么是分辨善恶的知识树?这话对于最初的听众意味着什么?善与恶这个词是所有知识的同义词。意思是追求只有上帝才拥有的知识—全知。圣经学者富勒 (Daniel Fuller) 说,渴求善恶的知识就是寻求「一种成熟的境界,它使一个人不再依赖他人指导如何明智地行事。」最初的人类被禁止追求只有上帝自己拥有的知识,若有这知识,他们会自认为摆脱了对上帝的依赖。通过这种限制,上帝对他们说:「我使你们在生命和智慧上依赖我。只有当你与我保持联系时,才能正常地工作。一旦你渴望与造物主平等,你就会失去我为你预备的所有好处。」我们甚至为这心中膜拜的独立之神,取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名字—个人主义。

保护个人权利和免于暴政的自由深深植根于我们的社会,但我们渴望更多,个人主义没有限制。贝拉 (Robert Bellah) 对美国民族性有精湛研究,《心的习惯》这书发现自由是最能引起共鸣的,是根深蒂固的美国价值观。但他发现的自由是有偏颇的。我们希望独来独往,不受其他人的价值观和信仰的影响,不受工作、家庭和政治生活中的专断权威影响。自由仅被定义为,从某种限制中解脱出来。我们想要没有责任的权利。我们可能期望上帝会洗手不管我们这些不顺服的人,但好消息是我们的主,以耶稣基督的身份来寻找我们,为我们提供新的心。为了回应我们的不信实,祂毫无疑问地证明了,祂是信实的。

保罗说:「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 (罗8:31-32)。堕落的影响只能通过一种方式来挽回,就是相信基督,祂为我们的服事。基督代替了我们应得的死亡刑罚。当我们顺服上帝的权威并相信祂的良善时,即使承认我们对造物主犯下了严重的背叛罪,我们也会得到新心。

约翰斯托得有力地总结了这一点。替代的概念可以说是罪和救恩的核心。因为罪的本质是人以自己代替神,而救恩的本质是神以自己代替人。人反对上帝,把自己放在只有上帝才配在的位置;上帝为人牺牲自己,让自己置身于只有人才该在的位置。人要求单单属于上帝的特权;上帝却接受单单属于人类的惩罚。唯一适当的回应是,让我们投身于上帝的怜悯之下。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阿斗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