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
哈曼的败落
2021-05-25 07:37:07
396次阅读
0个评论
   有声证道||哈曼的败落
原创 若朗德  清教徒与讲道  今天
斯7
王带着哈曼来赴王后以斯帖的筵席。这第二次在酒席筵前,王又问以斯帖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王后以斯帖回答说:“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亚哈随鲁王问王后以斯帖说:“擅敢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呢?”以斯帖说:“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
大纲:
1、以斯帖请愿 1-4节
2、仇敌被揭露 5-7节
3、邪恶的报应 8-10节
1. 以斯帖请愿
    虽然神的恩典可能会隐藏很长一段时间,但这恩典在祂百姓的心中和生活中最后总要显现出来。同样,虽然假冒伪善者可以逢场作戏并欺骗许多人,但魔鬼在恶人身上的作为到末了也必显露出来。因其事关上帝的荣耀和公正。我们可以在这段历史中看到这两个真理。在之前分享的第6章中,我们看到了在上帝的护理下,末底改是如何被高升而哈曼又是如何开始败落。而第7章的事情,同样发生在这事关重大的一天的晚些时候。以斯帖并不知道,哈曼牵着王的马,末底改坐在其上走遍书珊城的事情。以斯帖这时正忙着设摆筵席。毫无疑问,她满脑子都想着自己要怎样向王开口。因为事已至此,她必须向王吐露她一直瞒着王的秘密:就是她犹太人的身份。她再也藏不住了。她必须在死敌哈曼面前为她自己和她本族的性命恳求王。王会如何回应呢?以斯帖还不知道叔叔末底改已经在王的眼中被提拔蒙恩的事情。她也不知道哈曼已经是篡夺王位的嫌疑人。上帝奇妙的护理已经预备好了一切。但对此时的以斯帖来说,上帝的旨意仍是个谜。
    在第1节,我们读到王带着哈曼一同赴王后以斯帖的筵席。原文中,“筵席”这个词实际上是喝酒。王来参加筵席的目的就是喝酒,喝个酩酊大醉。当犹太人包括王自己的王后正面临灭族的威胁时,亚哈随鲁唯一关心的是满足他肉体的欲望。他并不真正关心他所统治的伟大帝国。就像今天的很多人,还有在教会里的人一样。控制他们的是肉体的欲望,而不是上帝的话语和他们对上帝和邻舍的责任。我们在之前的分享中看到,亚哈随鲁被冠以万王之王的名。但他和真正的万王之王基督耶稣真是千差万别。当耶稣走到十字架前,士兵拿没药调和的酒给祂,祂却不受(可15:23)。酒和没药是为了减轻祂将要遭受的痛苦。但是耶稣拒绝了这酒,因为祂知道,祂必须不打折扣地完全承担罪的刑罚,祂必须为天父的公义付出全部的代价,祂的受苦不能有丝毫的减免,否则祂的救赎工作就会失败。耶稣完全的顺服和受苦在你看来是宝贵的吗?因为圣灵已经教导你,你的本性就像亚哈随鲁王一样。
    第2节接着说:“这第二次在酒席筵前,王又问以斯帖说,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我们知道王本性善变,很健忘,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但是在第二天,他却记得并且又重复了对以斯帖的承诺,这真是令人吃惊。而且,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说这些话了。请注意,王的承诺有两个方面,他问以斯帖: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我们相信王如此说话是圣灵所促成的。因为我们在第3节中看到以斯帖的回答也有2个方面,她有一个所愿,也有一个请求。以斯帖会怎么回答呢?这可是也许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王提出要满足她的愿望,甚至是他辽阔的王国的一半啊!
     这节经文的问题也临到我们:如果你站在王后的位置,你的答案会是什么?你的所愿和所求会是什么?因为万王之王基督,今天以祂的话语为外袍正站在你们面前。祂比亚哈随鲁王无限富有,因为祂是天地之王。万物都是藉着祂造的,也是为祂造的。祂不像亚哈随鲁那样善变,却对穷乏人充满温柔的同情和怜悯。耶稣曾问耶利哥城边的瞎子说:你要我为你作什么?(路18:41)现在你若要表达你这一刻心中所愿的,你会要什么?你在上帝的面前要诚实!你会要属世的财富、荣誉、成功、权力、美貌、名誉、声望、好工作、健康吗?或者,你所求的是:主耶稣啊,请把你自己赐给我!即使我必须失去我在这世上所珍视的一切,甚至我的生命,我也不能错过你!你愿意做我的先知、祭司和君王吗?亲爱的朋友们,说我们相信耶稣是一回事,用我们的生命表明我们在祂君权的统治之下是另一回事。因为当上帝的恩典临到我们时,祂大能的圣灵在我们里面,使我们能够舍己,把自己的邪情私欲钉在十字架上,离弃以前罪恶的习惯,完全向上帝而活。不是以律法主义的方式,乃是出于爱,出于讨祂喜悦的渴望。你在祷告中的愿望是将你生命的每一个方面都奉献给祂吗?这样的话,祂那里就不缺乏力量或能力。基督是全能的,祂胜过了死亡、地狱和罪恶。如果在我们的生活中持续地缺乏悔改,我们就需要认真地查验我们是否真的与基督联合。
     现在是以斯帖提出请求的决定性时刻了。上帝赐予她恩典,让她能为自己的百姓祈求,即使这会让她失去皇冠,名誉和生命。王不敢相信他从以斯帖口里听到的话(3– 4节):“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她卑微地请求她和她本族的生命。王一定心里纳闷:‘我的生命?’但王后并没有生命危险啊?‘我的本族’?王后是什么民族?这很令人惊讶,不是吗,王显然从未问过王后的民族是什么。如果他问过,王后一定会告诉他的。他不关心不过问。正常情况下,这个问题应该是你在一段关系中首先要过问的。王虽然对以斯帖有些感情,但是对王来说,他的财富和快乐比关心王后的民族更重要。但现在事情变得清楚了,王后跟末底改一样属于那个被藐视的犹太民族!王会向以斯帖发怒吗,因为她竟然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这么久?在王还没有来得及细想这件事之前,王后继续说她的请求(4a节): “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这里的被卖,以斯帖指的是哈曼为灭绝犹太人而献给亚哈随鲁的一万他连得银子(3:9节)。这笔钱是用来弥补王因灭绝其臣民犹太人而遭受的收入损失。以斯帖同时也提到了哈曼针对犹太人的谕旨上书写的确切措辞:全然剪除,杀戮灭绝(第3:13节)。请注意,以斯帖在这里对哈曼的控告都是基于明确的证据,她不是随意地控告哈曼的罪。然后她又加了一句,充满谦卑的恩典和智慧的话:“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4b)。”她说,即使她的民族被完全不公正地卖为奴隶,即使他们会因此失去作为波斯帝国公民的自由和权利,即使如此种种,她也会保持沉默。因为即便是这样,也还有得救的指望。但因为现在是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所以她必须为他们申诉。第4节最后一个短句很难理解,“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她的意思似乎是,敌人哈曼的财富永远无法弥补因消灭犹太人而给王带来的收入损失。以斯帖在原文中用了一个表示伤害的词,这个词在旧约中只在这里出现过一次,强调了她对犹太人之死给王带来的损失是多么的重视。以斯帖以神圣的智慧,在为犹太人恳求的时候诉诸于王本身的利益。除此之外,以斯帖在这里表达的更多。她岂不是在说,那些被藐视的犹太人分散在你的帝国里比金钱所能带给你的还珍贵?因为他们是永生上帝的百姓,他们是上帝从世上万国中所拣选的子民。上帝的恩惠落在他们身上。碰他们的人,就是碰上帝眼中的瞳仁。从他们那里,弥赛亚将要出来,救赎主将会诞生。如果你允许他们被灭绝,你也会毁了你自己!你的这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
    应用:请注意,耶和华的护理是如何与人的责任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的。从前两天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上帝护理的每一个细节:王向以斯帖伸出金杖,并承诺会应允她的请求。在那天的宴会上,以斯帖无法表达她的请求,只能推迟到第二天。那夜,亚哈随鲁睡不着觉,发现历史书上记载的末底改救了他的命。然后哈曼进来求杀末底改,反倒最大地尊荣了他。在这一切中,我们看到,甚至在以斯帖开口之前,犹太人的拯救就已经开始,哈曼的败落就已经被盖上印记了!我们的上帝如此伟大,祂不需要人来完成祂的神圣旨意。祂会成全一切!但与此同时,以斯帖也必须开口说话!因为那毁灭的谕旨仍悬在犹太人头上。而以斯帖是唯一能拯救她民族的人。
    从以斯帖为她百姓的大胆请求中,我们看到了主耶稣的恩典。祂使以斯帖能够为了自己的百姓,冒生命和一切的危险。以斯帖不信靠自己败坏的推理,而是信靠上帝的护理,相信上帝会拯救她的百姓。一方面,我们经常忽视上帝的护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的不信。我们不会去问,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我们只是不假思索地继续生活,而不去考虑上帝正在藉着护理对我们说话的这个事实。上帝常常把一些人摆放在我们行过的道路上,祂通过事件说话,祂警告我们,祂指示我们,但我们从不考虑其中意义。另一方面,我们又经常忽视我们的责任。但以斯帖不是这样,她注意到,只有她有机会见王并为她的百姓请求,这是上帝的护理。她明白自己的责任,并寻求恩典来履行她的职责。清教徒强调,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领域,我们不应该考虑我们喜欢什么,或者我们自己的理智说什么,而应该简单地问,根据上帝的话语,在这个问题上,我对上帝和我的同胞的责任是什么?比如,我该如何使用我的金钱和时间。亲爱的朋友,在上帝的护理将你放置的独特位置上,你是否明白你作为丈夫、妻子、父母、孩子、学生、工人、教会成员等的责任呢?
2. 仇敌被揭露
    王简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他非常愤怒。我们可以从原文中看到这一点。经文说:亚哈随鲁王问王后以斯帖说,擅敢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呢(5节)?谁干的?他在哪儿?王已经不知道了!他完全忘记了,他忘了是他给了哈曼戒指去在毁灭犹太人的谕旨上盖印。他也不记得之前让他批准谕旨的那个人就是哈曼了。令人惊讶的是,他颁布一项谕旨,判处数百万人死刑,而他自己却完全忘记了这一点。但谁能说自己比亚哈随鲁更好呢?我们也会很快忘记自己过去的罪,但我们很擅长记住别人的罪,以及我们觉得别人对我们造成的伤害。但是在末后的大日里,如果我们的罪没有得到赦免,它们全部会回来定我们的罪。我们一切的罪都将被宣告在我们面前,每一件都记录在上帝的册子上。我们的过犯之罪,我们的疏忽之罪,就是我们应该做但没有做的。我们一切罪恶的思想、言语和行为。我们败坏的本质。还有,我们如何使用上帝在祂护理中赐给我们的宝贵蒙恩之道。我们如何对待耶稣的宝血。我们是否真的相信祂称义的应许,或者我们是否对祂硬起心肠?就像如果你有一份经济债务,它不会因为你试图忘记它而消失。我们需要处理它。因此,亲爱的朋友们,我们需要面对我们的罪,不要忘记它们,不要缩小它们,不要为它们辩护,而是用上帝话语的光诚实地审视它们。这是魔鬼最不希望我们做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清教徒说,我们每天都应该在上帝面前查验自己。我们应该寻求光照,使我们过去的罪现在就在我们面前,好使上帝未来的审判现在就被执行。因为这正是圣灵要做的工作,当祂使我们知罪:过去变成了现在。我们遗忘已久的罪恶又回来了,就像我们刚刚犯过一样。现在我们不能再忘记它们了,它们作为死亡使者回来了。以前,罪是普遍的。我们为自己开脱说,这很常见,每个人都这么做。或者我们根本没发现这是罪。就像我们专注于一些外在的罪,比如看电影,咒骂或说谎。我们谈论的是完全败坏的教义和与上帝为敌的教义,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看到过我们本性的堕落,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上帝眼中我们的属灵面貌:即邪恶,不洁净,充满了对上帝的敌意。我们从来没有看见我们得罪了上帝,就是那位唯独用祂的恩典浇灌我们的上帝。我们从来没有看见我们藐视和拒绝了祂的爱子,就是在福音中供应给我们的那位。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不信的罪是多么可怕。经常有这样的人说,当我读圣经的时候,似乎每一个字都是写给我的,它们都在控告我。现在罪变成了个人的,变成了我的罪!我的罪债!圣灵使我们在片刻的时间里站在上帝的审判台前。我们被判有罪,没有什么可申辩的。我们的嘴闭上了。在那里圣灵开始教导我们需要一个中保,一个担保,一个能代替我承担我罪的刑罚的人。在那里,白白恩典的神迹发生了,基督被启示,作定罪之人的先知、祭司和君王,作他们的救主。即使信心的最软弱行动也能够接受祂和祂完全的义,作为你自己的。在基督里活泼的信心使最大的罪人在父神面前称义。
    现在,以斯帖无畏地回答王说(6节):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哈曼在王和王后面前就甚惊惶。可怕的时刻:以斯帖当着哈曼的面向王揭露了哈曼的恶行。以斯帖既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少说一句话。但她在哈曼面前说的关于哈曼的是实话:这恶人哈曼,被魔鬼驱使,既是敌人,又是仇人。以斯帖既用了仇人又用了敌人,似乎指的是哈曼对她本族的罪和对上帝所犯的罪。说出那样的话需要极大的勇气!她自己的生命确实受到了威胁,从整个背景来看,很明显以斯帖的行为并不是出于对哈曼的个人仇恨。因为我们没有读到以斯帖对哈曼的败落感到高兴。但因着恩典,以斯帖有一种圣洁的仇恨。你会问,那是什么?诗139:21-22中大卫的灵说: 耶和华啊,恨恶你的,我岂不恨恶他们么。攻击你的,我岂不憎嫌他们么。我切切地恨恶他们,以他们为仇敌。这是一种为着上帝的荣耀被践踏在脚下而发的仇恨。这是一种出于对上帝和祂真理的爱而发的仇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属肉体的仇恨:暴力、苦毒的思想和在人背后说的谗言。但我们从哪里能找到这种神圣的仇恨,这种对上帝仇敌的仇恨呢?那些不能忍受自己和他人罪恶的人,必须充满爱心地面对和指出这些罪恶的人在哪里呢?比如你知道一个人活在不悔改的罪中,但是你从未对他们说出来,指出他们的罪,并劝勉他们悔改,这表明你对这人的灵魂没有爱。在教会里,罪恶常常被打扫到地毯地下,掩盖起来。这样,我们就使上帝的咒诅临到我们身上。相反,罪必须被揭露出来。只有这样它才能被原谅。所罗门说: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箴28:13节)。在这里,我们谈论的是被别人知道的罪。在上帝面前而不为人知的罪,应该在上帝面前悔改。但是,根据马太福音18:15-17的原则,我们和弟兄之间的罪必须在上帝面前和人面前都要悔改。因为“面子”的缘故,人不喜欢面对彼此罪的问题。当发生冲突时,中国人往往不是说出来解决问题,而是仅仅保持沉默,或者在对方背后说出来。就像一个感染了的伤口,它会化脓,给魔鬼带来进一步分裂的机会。但这是罪!注意,以斯帖并没有在背后议论哈曼,而是当着他的面揭发了他的阴谋。这是符合圣经的行为方式。
    哈曼在王和王后面前非常惊惶。这就是这个词在原文中的意思。他在王和王后面前的最后一丝尊严已荡然无存。他被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样子,就是王和王后的敌人,也是王后本族的敌人。哈曼也不知道以斯帖是犹太人,所以他定犹太人有罪,也把王后给定罪了!王非常愤怒,因为他被哈曼欺骗,下令杀死犹太人。因此,他走到皇宫的花园中短暂地镇定一下(7节),他需要时间来反思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以为哈曼是他的朋友,但现在他发现了真相,他是他的敌人。王应该也反省了自己是何等愚拙,竟擅自批准一项谕旨,连一句话也不问哈曼!从王的反应来看,哈曼现在开始担心自己的性命了。他站起来请求王后的怜悯。但是我们没有读到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不,他只是出于自我保全的动机。但是,无论哈曼面对亚哈随鲁王时是多么害怕惊惶,亲爱的朋友们,这与站在万王之王基督的审判台前的不悔改罪人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应该何等记住那一天!我们若未曾靠圣灵与基督联合,若与基督仍为陌路,与祂的义无涉无关,仍在不信中活着,那我们就有一切的理由惧怕。哈曼的败落,将会是你们的败落。耶稣温柔地警告你和恳求你逃离将到来的忿怒。不要再谄媚讨好自己了,以为你可以把为审判作预备推迟到另一天。你只有今天。你的生命只是永恒痛苦的一口气。耶稣邀请你来,作为一个只配地狱的罪人,把你自己投入祂的怀里,躺在祂的脚前,等候祂的怜悯,相信祂的应许,唯独仰望祂。
3.邪恶的报应
    当王稍微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从御园回来,考虑该怎么办(8节)。这时,他却极其厌恶地看到哈曼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你知道在那个圣经时代,参加宴会的人不是坐在椅子上,而是斜靠在桌子周围的床榻上。很有可能是哈曼在以斯帖面前跪下来求饶,也许还扶着她的脚,因为这是当时人们求饶的习俗。也许你会想,哈曼求饶的时候,以斯帖没有饶恕他,这不是太没有慈悲心了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原谅我们的敌人吗?我们已经说过,以斯帖这样做的动机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耶和华的缘故。其次,她明白哈曼的眼泪并不是真正的悔改。如果他被释放,他将继续逼迫犹太人。哈曼是罪有应得,这是对他罪恶的公义惩罚。就像耶稣在路加福音19:27所讲的比喻:那主人说:“至于我那些仇敌不要我作他们王的,把他们拉来,在我面前杀了吧。”
    这时王说,“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借着这些话,亚哈随鲁宣告了对哈曼的判决,宣判他是一个犯下滔天罪行的人,应该被处死。这话一出王口,人就蒙了哈曼的脸(8节)。古时候,蒙上一个人的脸,就是要判他死刑。王一句话就够了,哈曼的命运就注定了。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呢?有些东西你在译本中是看不到的,但你能在原文中发现——“这话一出王口”这个短句,与以赛亚书45:23节几乎是相同的:“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话是凭公义,并不反回,万膝必向我跪拜,万口必凭我起誓”。还有以赛亚书55:11:“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以赛亚书的这两段经文都是基督对悔改之罪人恩典的丰富应许。经文谈到从基督口中所出的话,就是应许之道,就是为最不配的罪人赐能力和救恩的道。当然,这句话在以斯帖记中的使用不是偶然的!从基督口中说出的一个字就会公正地将我们永远判决在地狱的火焰中。然而,祂今天来到我们面前带着的却是温柔怜悯的话语。像哈曼一样,我只配听到万王之王宣判我永远的死亡。但奇妙的是,当我定自己的罪时,祂来到我面前,向我说着慈爱的话语,全能的恩典,以及祂永不失效的救赎应许。祂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就在祂面前碎了。我不能再抵抗祂,我必须倒在祂可称颂的脚前。亲爱的朋友,这就是你的认信吗?你听见基督口中所出的话语,但你曾否学会在祂的话语面前死去,向着自己死去,又因祂的话语活过来吗?如果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是在基督的话语面前死去,那么我们可以肯定我们从来没有藉基督活过来。
    这个时候,王的一个太监哈波拿对王说,“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作了五丈高的木架,现今立在哈曼家里”(9节)。这些话是决定哈曼命运的最后决定性因素。以斯帖不可能知道木架这件事,但哈波拿知道,他以此证明了哈曼对犹太人和被王升高的末底改的敌意。对哈曼的死刑判决是完全公正公义的。王就说,“把哈曼挂在其上”。10节告诉我们,哈曼被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也许城里所有人都能看到,包括他的家人。这是上帝的公义借着哈曼的败落所作的最后翻转:哈曼为敌人准备的死亡工具翻转成了他自己的死亡方式。只有上帝才能成就这样的事。圣经多次宣告这一庄严的真理: 耶和华必使你的罪恶归到自己的头上(王上2:44)。你给别人设的陷阱,你自己会陷在其中。没有人能逃避上帝的公义。
    我们在第10b节读到:王的忿怒这才平息。当公义得到伸张,王的忿怒就平息了。我们在万王之王面前也是如此。我们的罪恶所冒犯的上帝的公义必须满足,只有这样祂的忿怒才能平息。这只能通过两种方式。要么你自己必须完全满足神的公义;要么必须另有一位在你的位置上替你完全满足它。两者必有其一。那就是耶稣。因为祂在髑髅地的木头上被刺穿了。我们在分享第5章的时候说过,木架这个词在原文的意思是树。在圣经中,十字架常被描述为树。祂唯独为自己的百姓犹太人谋求益处,却被他们不公义地钉死在十字架上。十字架本是为巴拉巴预备的。但耶稣是替代巴拉巴,被钉十字架。祂受苦,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唯独这样,祂父向一切信靠祂,完全盼望祂的人,所发的忿怒就平息了。
    在这段历史中,是上帝在祂的护理中成就了一切。虽然看起来上帝百姓的仇敌将会胜利,但哈曼所做的一切只会加速他自己的毁灭。以斯帖和末底改必须履行他们的职责,但是上帝无形的手统管着一切。祂用公义的手治理恶人,用慈爱的手治理祂的百姓。虽然在今生好像常常是恶人得胜,上帝的教会遭遇失败,但这只是短暂的。很快,万王之王就会来把一切摆正。上帝向恶人所发的怒气,必永远临到他们身上。但祂对祂子民的喜悦却要存到永世无尽。一切皆因万王之王,那位更大的亚哈随鲁,在这卷书中发光。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6:23)。
阿们。
往期回顾
有声证道||亚哈随鲁王藐视王后瓦实提
有声证道||人的妥协和神的护理
有声证道||哈曼攻击神的百姓
有声证道||以斯帖决心进去见王
有声证道||神的智慧和人的骄傲
有声证道||降卑与升高
收藏 0 0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