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怀疑神的提问
2021-05-17 16:34:21
280次阅读
1个评论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引导子女认识神(曾劭恺)
原刊于《举目》50期2011年7月
第二代基督徒的流失,是许多教会面临的问题。笔者在牧养青少年的经历中,看过不少基督徒家长因子女远离神,而担忧、流泪。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为什麽许多从小在敬虔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进入青春期后,却远离了神?此问题,若不深思人的罪与神的恩典,若我们没有让孩子从小看见“十字架讨厌的地方”(the offense of the cross,参《加》5∶11),那麽就别奢望他们能够真正认识神,爱 、敬畏 。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
保罗与加拉太教会的犹太主义者,辩论过称义的问题∶罪人被神称义,究竟是靠自己行出的义,还是因信称义?保罗耐人寻味地说∶假如我们称义是靠行律法,“┅┅那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就没有了”(“In that case the offense of the cross has been abolished”《加》5∶11)。
保罗问,若十字架失去其“令人讨厌之处”,使徒还值得为基督的福音受逼迫吗(参《加》5∶11)?可见,十字架“讨厌之处”,也正是福音价值所在。那麽,十字架到底有何讨厌之处?十字架又“冒犯”了谁?
“讨厌的地方”一词,原文是skandalon,意思包括“冒犯”、“污点”、“绊脚石”,是英文scandal(丑闻)的字源。保罗在《罗马书》9∶33及《哥林多前书》1∶23,用这个字,称钉十架的基督为犹太律法主义者的绊脚石。因此,十字架所“冒犯”的对象,是那些想靠行为称义的人。
我们可能认为,凡信靠基督的人,就不会讨厌十字架。但我们若明白十字架何处“令人讨厌”,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
关於十字架,教会史上鲜见比马丁·路德“十架神学”更深刻的省思。路德指出,十字架不但是律法主义者的“绊脚石”,神更用基督的十字架,让 儿女一次次看见自己是何等的罪人,看到自己每犯一次罪,就在基督身上加一道钉痕。
在十字架前,神的儿女一次次被剥去身上衣衫,赤身露体。但这并非神的目的,神在十架下剥去我们的褴褛衣衫,是为了用基督的宝血遮盖我们。
而今,我们已被基督宝血遮盖,十字架却仍像一面镜子,不断照出我们罪人的本相。一方面,我们知道基督的义已加给我们,另一方面,我们却更深刻地看见自己的罪性。十字架不断“羞辱”我们,却又不断遮盖我们的羞耻。我们讨厌十字架,因为它使我们无法自我感觉良好。
正因我们罪恶的本性不断与基督相抗,所以,保罗提到“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后,立即指出信徒今生的属灵争战∶“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加》5∶17)
这节经文,与《罗马书》7章 前后呼应,让我们看见∶我们与基督联合(参《加》2∶19-20),这使我们无法完全放任自己的私欲,但我们的罪,又使我们无法自由地活出基督加在我们身上的义。尽管我们已信了基督,在本性上却仍与基督为敌。
保罗如此表达这种内在挣扎的心境∶ “我真是苦啊!┅┅”(《罗》7∶24)然而如上文所言,信徒受苦,并非神的目的。因此,保罗强调∶“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8∶1)“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於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紧接著,保罗将这种内在挣扎的苦楚,与“患难”、“困苦”、“逼迫”、“饥饿”、“赤身露体”、“危险”、“刀剑”、“死亡”等外在苦难,相提并论(参《罗》8∶35-36)。内在的挣扎与外在的苦难,共通之处就在於,皆发生在神的掌管之下,且神使“万事都互相效力”——路德称之为“神的工”(opus Dei)。
这就产生一个问题∶神若爱 的儿女,为何让儿女遭受这些内在的试探与外在的苦难?神是全能者,可以阻止这一切, 却允许了这一切发生。这是否代表神其实并不爱我们,不把我们当成 儿女?
保罗对这项质疑的回答是∶一切试探与苦难, “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参《罗》8∶39)。我们不知为何神让我们失去许多我们所爱的,包括心爱的人,但我们深知,神“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参《罗》8∶32)。因此,《希伯来书》的作者,提到了信徒所遭遇的种种苦难后,劝勉读者要定睛“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参《来》12∶2)。换言之,上帝拒绝用其它方法为自己辩护。钉十架的基督,是神对这些疑问的唯一答案。
鲁益师(C.S. Lewis)痛失爱妻后,在《卿卿如晤》(A Grief Observed)中,将约伯的上帝,比作一个反覆无常的小丑,毫无由来地打翻某人手中的一碗汤,只为了在下一刻,将一模一样的一碗汤赐给他。
鲁益师指天骂地一番,说上帝如此可恶,若上帝有赦罪权柄,应该先赦免 自己。
然而上帝并未赦免 自己—— 走上了十字架。念及十字架,鲁益师才开始重新找到平安。
十字架是神的沉默、神的自我隐藏,正如鲁益师所言,是神的 “No Answer”(没有答案)。但这是一种特殊的“No Answer”,好像一位慈父摇摇手,不是在拒绝孩子的问题,而是延迟回答∶“孩子啊,平静下来。 你现在还无法明白。”
信心的主观层面
当然,信心并非建立在始终无法明白的事上,信心的基础是我们确知的真理,即神藉著基督在十字架上向我们显明的公义、慈爱、全能。
所谓信心,就是定睛仰望耶稣基督,在基督里确知公义、全能的父神对我们的爱。信心是对客观真理的主观回应。鲁益师在写《返璞归真》(Mere Christianity)时,精辟地探讨了基督教的真理。然而,痛失爱妻后,在他的主观认知上,上帝却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虐待狂——尽管鲁益师承认,这种认知并不合理。
笔者发现,许多敬虔的父母,在教育子女时,非常强调圣经的客观真理∶神的存在、全能、良善等。这当然非常重要,但这样所谓的“敬虔教育”,基本上就是告诉子女∶“我们没有理由不爱神。”
    的确,我们没有理由不爱神。然而,我们忽略了信心的主观性,否认了我们内心深处对神的负面认知与感受。客观上,神是我们慈爱的父,但我们作为罪人,在主观的认知上,常常怀疑神对我们的爱。这不光是一种感觉——我们经常在理性上,对上帝提出种种质疑,因为理性也是堕落的。
   问题是,我们不敢承认我们对神有种种负面的认知、感受。我们不敢正视自己的罪,因为我们不敢信靠神的恩典。我们骨子里还是想靠行为称义。我们以“敬虔”当作自我感觉良好的本钱。
保罗提到“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并不是指十字架本身很讨厌,而是指罪人对十字架的主观认知。就算我们实质上已经披戴基督的义,但我们终其一生,在本性上仍是罪人,仍讨厌十字架。
  假如我们从不讨厌十字架,我们就从未真正认识神的恩典,也从未真正认识自己的罪;假如我们至今尚未学会讨厌神,那麽我们对神的爱,仍是表面和虚浮的。
  很可惜,许多爱主的家长,从不给幼年子女怀疑神、讨厌神的空间。有些孩子周日想参加朋友的派对,但他们必须上教会。他们可能内心深处对教会产生反感,因为教会夺去了他们的快乐。但他们从小就学会否认,他们不敢去碰心里讨厌神的那块地方。因为,他们认为,讨厌神是“不敬虔”的,而他们所受的教育,就是要靠敬虔来肯定自己的价值。
当他们渐渐长大,不愿再虚伪地否认内心的欲望时,他们就离开教会。
  许多孩子从小就学会否认自己对神的种种怀疑。很多主日学老师能够回答孩子的疑问,但少有老师懂得帮助孩子看见自己疑问背后的罪性,更别说教导孩子坦然无惧地带著自己的罪与疑问,来到十架荫下求答案。
许多孩子与神起冲突时,属灵长辈总是替神辩护。直到有一天,孩子们找到这些辩护的漏洞时,就欢喜地认定∶自己是对的、神是错的。
我们以为替神辩护,就可守住孩子的信仰。然而,信与不信的区别,不在於我们是否承认神是对的。真正的信徒,有时也会怀疑神;有名无实的基督徒,也会承认神的真理。真假信心的区别,在於一个人用什麽样的态度,面对他与神的冲突∶有真信心的人,总希望神是对的;假信的人,总希望自己是对的。
同样地,爱神与不爱神的人,都会讨厌神(当然有时也会喜欢神,特别是生活顺利的时候)。两者的区别在於∶爱神的人,发现自己讨厌神时,并不喜乐,内心深处希望与神言归於好;不爱神的人,会用心安理得的态度去讨厌神。
结语
  我们如何引导孩子爱神、信靠神?我们若不给孩子怀疑神、讨厌神的空间,孩子就学不会信靠神、爱神。圣经中充满这样的例子。以利亚击败了巴力先知,以色列不但没有回头,却更加邪恶,因此以利亚对神充满愤怒与不解。一番挣扎之后,以利亚终於在温柔的微风中听见神的声音,也更认识神、爱神(参《王上》19)。
  基督复活后,多马对这喜讯嗤之以鼻。但他在耶稣显现时,战兢、敬畏地称呼耶稣∶“我的主、我的神。”(参《约》20∶24-28)
   彼得3次不认主后,终於看见自己的罪性,也更深刻地认识基督的恩典。因此在耶稣复活后,他3次回答耶稣,不以为耻∶“主,我爱你!”(参《约》18、21)。
   基督为何说,“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是因为约翰的信心坚定、永不软弱吗?不,耶稣说这话时,约翰正在监里,怀疑耶稣是否就是先知所应许的弥赛亚。但约翰懂得定睛仰望基督。他怀疑耶稣时,不用逻辑推理、经验归纳,也不靠宗教情感,直接打发门徒去找耶稣,诉说他的疑惑(参《太》11∶2-11)。
    以此来回答“我们怎样引导孩子学习信心”,唯一的答案就是∶定睛仰望基督十架讨厌的地方,坦然认识自己的罪,并被基督的恩典吸引。神知道我们是罪人,对神充满质疑,所以 邀请我们∶“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
我们准备了万卷辩词,一面控告神,一面准备在神面前自称为义。但神并未替自己辩护,反而用十字架称我们为义∶“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参《赛》1∶18)
这无非是神对想自称为义的人最严重的“冒犯”,然而十字架“讨厌”的地方,也正是神恩典最宝贵之处。藉由十字架认识神、认识自己的人,是真正信神、爱神的人——尽管他们仍会讨厌、怀疑神。
鼓励我们的孩子跟神辩论吧!
作者曾任加拿大温哥华浸信会信友堂教牧。现於英国牛津大学进修哲学博士学位,主攻基督教神学。

收藏 0 0
    2021-05-17 17:14:47
      默默无声的服侍 作者:约翰·麦克阿瑟

    摘自:作者著《布衣圣徒》

    有些人若未被赋予重要角色,就不会参与服事,雅各和约翰就是这种人,彼得也是。但安得烈就不一样,他从来不加入激烈的辩论,他比较关心的是把人带到耶稣面前,而不在乎谁得功劳或谁在主导。他不渴望得荣耀,因此,除了与带人来见耶稣有关的事之外,我们不曾听到他说什么。 安得烈正代表那些默默地、谦卑地服事的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弗6:6)。他不像彼得、雅各和约翰,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柱石。他是比较卑微的石头,是极少数愿意退居次位作配角的人,他只求把工作做好,不在乎自己被隐藏起来。 这种态度是今日许多基督徒应该好好学习的,圣经提醒我们不要追求显著的角色,也特别警告做教师的以后要面对比较高标准的审判,“我的弟兄们,不要多人作师傅,因为晓得我们要受更重的判断”(雅3:1)。 耶稣教导门徒说:“若有人愿意作首先的,他必作众人末后的,做众人的用人”(可9:35)。安得烈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愿意作仆人的领导人。 就我们所知,安得烈不曾在群众面前讲道,他没有设立任何教会,没有写过书信,使徒行传或其他任何的书信中也没有提到他。因此,与其说他是圣经里的人物,不如说他只是个剪影而已。 事实上,圣经并没有记载安得烈在五旬节后的情况,不论他在初代教会扮演什么角色,他一直都居于幕后。有传统说他把福音带到北方,最早的教会历史学家优西比乌说安得烈远抵辛西亚城邦(Scythia,这就是为什么安得烈成为俄罗斯和苏格兰的守护神)。他最后在希腊南部离雅典不远的亚该亚被钉十字架。根据史料记载,他带领一个罗马省长的妻子信主,这件事让省长恼怒异常,他要求妻子放弃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但遭到拒绝,于是下令将安得烈钉在十字架上。 那些行刑的人按照省长的命令,将安得烈紧紧地绑在十字架上,而不是把他钉在上面,目的是要延长他的痛苦(据说那十字架是X形)。根据大部分记载显示,他被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两天,仍鼓励路过的人要转向基督以得到救赎。安得烈一生活在比较有名气的哥哥的影子下,一辈子服事他的主,最后面临与主相同的命运,但他仍忠贞不渝,竭力领人归主,直到生命的尽头 他遭藐视吗?不,他是特别蒙福的人。他是第一个听到“耶稣是神的羔羊”的人,是第一个跟随基督的人,是核心门徒中的一个,与基督非常亲近,他的名字会和其他门徒的名字一起刻在永恒之城新耶路撒冷的基石上。最重要的是,他享受终身的特权,一辈子做自己喜爱的事,就是带领个人归主 感谢神,我们有像安得烈一样的人,他们沉默寡言,但忠心耿耿地服事。他们用不起眼的却需要自我牺牲的恩赐来为主成就最多的工。虽然没有得到很多赞赏,但他们无所求,只想听到主对他们说:“做得很好。” 借着安得烈留下的榜样,我们看到在有果效的服事中,微小之事往往都有它的价值,诸如一个人、不起眼的恩赐和默默无闻的服务。神喜欢使用这些微小的事物,因为他“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林前1:27-29)。
共1条 1

登录 后评论。没有帐号? 注册 一个。

可爱的大能勇士

  • 0 回答
  • 0 粉丝
  • 0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