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再思当代教会“四宗罪”

再思当代教会“四宗罪”
作者:白国建

引言
前几天,拿细耳平台推出一篇名为《你和教会还在重复以西结书里的四宗罪吗?》,是一篇对以西结书第八章进行观察、解释和应用的文章。如标题所示,文章所谈的议题既真实,又严肃,甚至可怕。故此,笔者曾在不同的微信群,邀请牧者们一起阅读、思考、分析、讨论和祈祷。
  
      或许,是这篇文章的风格太过直接、露骨,令人无法接受;或许,是由于笔者的做法太过挑衅、刻意,让人感到尴尬。有一个八十多人的传道人群,居然无一人回应。而另一个三十多人的同工群中,有一人回应说:“请问现实教会和圣殿里进行拜偶像,我也没有看到,这有个别信徒,个别同工在拜像,拜有名望工人,有名望讲道人,不仰望神。”又说:“圣经说贪心如同拜偶像,以西结书八章是个异像,使徒行传十章,上帝叫彼得吃,他吃了没有,字句叫人死,精意叫人活。”
  
      看到这样的回应,笔者是既感到震惊,又感到痛心。在思索一段时间后,还是决定冒着得罪这位长辈的危险,跟他凭爱心说诚实话:“前辈此言差矣!因为,历史中拜偶像的教会多了去了。比如中世纪绝大部分罗马教会拜教皇,二十世纪大部分德国教会拜希特勒(以教堂挂纳粹旗帜为明显标志),二十一世纪部分中国教会拜共党(同样以教堂挂旗帜为显著指标)。以西结书的警告不是单单写给以色列人的,也是写给历世历代教会的。当然,如果过分高抬某一位(或某一些)讲道人(比如唐崇荣牧师),那也是一种偶像崇拜。是需要提醒和避免的罪。不过,比起这个,许多教会领袖和信徒普遍的拜金、弄权、向政权阿谀奉承、为了自己的面子出卖真理等等,实在是更明目张胆地拜偶像啊!”笔者祈祷,这样的坦诚相见,能激发同工们更多地直面真相,并在神面前为羊群持续守望。
  
      或许是碍于篇幅,或许是其他原因,那篇文章提到当代教会的四宗罪时,其实只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而笔者尝试按照文章提供的“四宗罪”(当然,就像世俗化的基督徒,不只是有四宗罪,世俗化的教会也不只是有四宗罪),再进行一些应用、发挥和延伸。希望一方面警醒身为传道人的自己,另一方面也警醒身边同样为日益世俗化的教会感到担忧的牧者。

       四宗罪分别是:爱慕虚荣、攀附权势、追求享乐和玩弄权术。名、利、权,既是好东西,又是常常让人跌倒的东西。

一、爱慕虚荣
   
     荣誉本身是好的。为了教会人数加增,努力传福音,积极想出传福音的策略也都是好事。但是,爱人的称赞,超过了爱神的称赞,那就危险了。为了人数的加增,不惜牺牲福音、妥协真理,那就是这时代许多教会的罪和偶像崇拜。

       好大喜功的牧者和信徒,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追求自己所在堂点(或区会)人数的加增,故意或无知地谬讲主的道(林后4:2)。传播“另一个福音”(加1:6)的人,用各种讨好人的信息,满足会众的私欲,并引诱各种心怀私欲的人进入教堂。
  
      有些信徒关心教会人数加增,是出于纯粹的无知,因为,他们认为人越多,教会就越复兴,上帝就越高兴。但是,事实是:生命没有在十字架下经历真实的改变,继而走上十字架的道路,只有数字的增加,这样的地方,人越多,越糟糕。因为,没有十字架的“教会”,不是真教会,而是撒旦的会堂(参启3:9)。

        比这些无知的信徒更可恶的是,那些明知真道,却故意扭曲真理的领袖。一方面,他们学过十字架的道理是唯一能拯救人脱离罪恶捆绑,获得永生生命的真理。另一方面,他们并不持定十字架的道理。因为,从古至今,十字架的道理是从来都不讨罪人喜欢的(十字架的道理单单讨上帝喜欢,并真爱罪人,对罪人说真话,即便罪人讨厌真话)。传播和持守十字架的道理,往往意味着被藐视、受逼迫、甚至殉道。因此,那些打定主意要讨好人的领袖,是不会坚持传播十字架道理的。
  
      这不是知识的问题,这是心的问题。当然,越是下定决心讨人喜欢,越是会偏离十字架的道理;越是偏离真理,就越在错谬中前行,并用各种属灵口号自圆其说;越是喜欢错谬,就越无知。总之,许多牧者和信徒,有意、无意地爱慕虚荣。

二、攀附权势

       权势本身也是好的。善用权势也能带来极大的便利和善果。圣经中俄巴底、但以理、尼希米、末底改,都是这方面的典范。他们一方面对神忠贞专一,另一方面善用了手中的权力和所依附的权势。为神的名,带来了荣耀;为他们所爱的百姓,带来了福祉。但是,依赖人的权势,超过了仰赖神,这就危险了。为了自己的升迁,利用教会制度和管理上的漏洞,利用政治关系达到自私的目的,这就是罪,是拜政权为偶像。

       当越来越多心怀私欲的人,被各种“别的福音”引诱进教堂的时候,各种可怕的事情就紧接着发生了。其中一种就是:没有重生的信徒成为教会领袖。

当一间教会不是以“是否明白真道、是否践行真理、是否持续悔改”等合乎圣经的标准来检验人是否适合做领袖,而是以“工龄够长、奉献够多、参与事工够积极”等外在行为来评估人的时候。未重生的人成为教会领袖不只是可能,很多的时候,可怕到一个地步,会变成“常态”。

       而这些怀着私欲的教会领袖,在教堂内伪装成敬虔、谦卑的样子。在和政权接触的时候,就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为图平步青云,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他们利用教会管理制度不健全的漏洞,稳稳地坐上了领袖的位置。只要他们不明显地犯奸淫、明显地挪用教会的公款,即便他们在领袖的位置上一直无所作为,或者所作所为不符合福音真理,也没有人可以将他们撤下来。

       有一个地方本来可以将这等假冒伪善之辈的虚伪暴露出来的,那就是这些领袖的家庭。因为,他们可以在教堂内虚伪地装一天,但在家里继续装六天,是不可能的。因此,敬虔和谦卑的试金石,不是教堂,而是家庭。可是,假如这些领袖的家人(尤其是妻子),也和他们一样,虚伪、贪心、爱面子,那么,基本上这个试金石往往也会失去效用。可悲的是,这个假设往往也是事实。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自私的人娶的老婆往往也是自私的。当然,这不是绝对的。因此,若想真正认识一位教会领袖,还是可以尝试去探访一下他的妻子、孩子们和邻舍。

        这些攀附权势者,特别会揣摩人心。在教会界和政治界混久了后,对教会人士喜欢什么属灵口号,政治人物喜欢什么政治标语,他们都了如指掌。于是,他们就专挑别人喜欢的讲。在教会高层面前,大吹属灵口号,表现出为主忠心至死的态度;而在政府高层面前,就大谈政治标语,展现出为政党肝脑涂地的决心。当然,他们也会时不时地跳出来批评一下教会,吐槽一下政府,以至于让自己在别人的眼中看起来不那么虚伪。这样一来,他们既能得领导欢心,又能得众民喜爱。想要不升迁也难啊!

三、追求享乐

        享乐本身也是好的。因为,神创造万物,原本就是要人带着感恩的心来管理和享受的。可是,如果爱享乐,超过了爱赐人喜乐的神,那就危险了。为了自己的享乐,不惜扭曲信仰,出卖真理,那就是罪,是拜享乐为偶像。可怕的是,这样的偶像崇拜,往往以“福音”和“恩典”的名义,在教会中大行其道。就像以色列人膜拜着金牛犊,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敬拜耶和华。

        一般信徒不想在教会中谋什么职位,也不想太出名。毕竟,职位越高责任越大,名声太大负担也大。不过,有一系列指标,是几乎每一个信徒都想得到的: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事业成功和凡事顺利。毕竟,很多人一开始之所以信耶稣,就是因为身体不健康、家庭不和睦、事业不成功及诸事不顺。
  
      如果说,许多人把耶稣当另一个佛陀来拜,这样的表达方式太直接和露骨的话。那么,仅仅把耶稣当神医、赶鬼大王、万能丹、和事佬、摇钱树的做法,就太可怕和可恶了。换句话说,许多人只是在有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的时候,来找一下耶稣帮忙。一旦,物质和精神需求得到满足,他们便把耶稣甩到一边去了。或者,物质和精神需求得不到满足,他们便用口水吐一下耶稣的身体——教会,扭头走了。有一些人现在在利用耶稣,就像他们从前在利用佛陀一样。就算他们每天称呼“主啊!主啊!”,但是他们的行动显示出:他们一直变相地把耶稣当作满足他们私欲的仆人,从未真正把耶稣当作主人。
   
     许多教会的策略在一开始学习了耶稣——来者不拒,但是没有始终效法耶稣——挑战人背十字架跟随耶稣。长此以往,教会便不再是基督的教会,而是追求享乐人生的宗教俱乐部。只不过,以前,人们在佛陀和庙宇中寻求自我中心、享乐和安康的人生;如今,人们在一个名为教会,实为宗教俱乐部的地方继续寻求自我中心、享乐和安康的人生。以前,人们只要烧足够的香,初一十五殷勤地到庙里拜一拜,年终包个红包给住持,就会得到良心的自我安慰和来年更红火的许诺;如今,人们只要做足够的祷告,礼拜天勤快地到教堂去坐一坐,往奉献箱里扔几个钱(比庙里便宜多了),就会同样得到良心的自我安慰和明天会更好的应许。
  
      真诚祈祷、虔诚礼拜、真心奉献,都是极美的事情。但在自我中心、追求享乐,不愿背十字架跟随耶稣之宗教徒的生活中,有时成为了沉重的负担,有时成为了华丽的表演。这样的表演者特别讨厌十字架的道理,却非常喜欢演员气质的讲员。就像先知耶利米时期,那些高呼“平安了、平安了!”(实际上,不悔改的罪人没有平安。参耶6:14;8:11)如今北美许多超大型教会,新加坡某著名讲员,以及中国大陆许多名嘴,都是打着福音和恩典的旗号,实际上是表演和兜售廉价、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和虚假应许。
四、玩弄权术

       上文说过,权力本身是好的。是上帝赐人诸多恩赐中的一种,为要让人学习顺服和自由。但是,为了一己私利,滥用权柄,是非常严重的罪和自我崇拜。可怕的是,这种玩弄权术的自我崇拜,在这个时代的教会中也明显地大行其道。有许多领袖以“顺服”为理由,对信徒的良心自由大加践踏;也有许多信徒以“自由”为借口,对基于神之道的权柄大肆反叛。
   
     有人以为,玩弄权术只是帝王和官员的专利,或者只是教会负责人和同工的试探,跟其他信徒无关。但在这里,笔者必须指出: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在参与的游戏。这个游戏有两招,第一、利诱,第二、威逼。只要你夸奖或恐吓过人,你就在玩这个权力游戏。能够玩转这个游戏的,小则成为一家之主(或僭主)、一教会之主;大则成为一城之主、一国之主(或僭主)。我们以比较通俗的方式来表达:
      
你有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劝说(或这样劝说别人):“你这么热心爱主,怎么能不参与主日学这么重要的事工呢?”如果这只是无意为之,那么我们就当他是无知,不知道爱主是一回事,事工是另一回事。教会有千万个事工,热心爱主之人到底要选择什么事工,这要看上帝对他个人的呼召,以及他个人的恩赐和感动。如果这是有意设计,那么,这就叫“道德绑架”,是属于“利诱”的一种典型做法。利用人爱慕虚荣的弱点,引诱人就范。先给对方套上一个“热心爱主”的高帽,然后,接下去的要求就怎么也推脱不了了。这一招对天真活泼的小孩子特别管用,对善良热心的初信徒也特别管用。
      
你还有没有听过这样的责备(或这样责备别人):“你是我们教会的人,现在议会决定了,你一定要参加诗班,你要顺服,否则上帝的榔头敲下来,你担当得了吗?”同样,有些人这么说是出于无知,不知道顺服上帝和要不要参加一项特定的事工,是两回事。但是,有些人则非常诡诈地利用人恐惧和从众的弱点,用“行政压力”胁迫人就范,这是典型的“威逼”。而且,是用上帝的名义去恐吓人。这是一项很严重的罪,属于违背十诫第三诫“妄称耶和华的名”。因为,圣经从来只强调:公义的上帝会审判罪恶;圣经从来没有说:上帝会因为人没有参与某项特定的教会事工而敲下祂的榔头。
   
     会玩弄权术的人,很会抓住人的心理,知道什么时候该给萝卜,什么时候该给棒子。而且,这些人做事往往也很有一套,因此,在一个以事工为导向的教会,这些人只要稍微在教会中表演一下敬虔和谦卑,便能将同工和会众忽悠得团团转。对他言听计从、俯首称臣。
   
     高明的玩弄权术者还有一个大招:愚民。就是用心灵鸡汤和道德高调堵住“不乖之人”的嘴,喂养“乖乖之人”心中的偶像。他们会说:对地方教会绝对服从的会众才是顺服上帝的人;不对地方教会发出任何异议的人才是谦卑的基督徒。这一招很绝!因为,几千年来愚民政策的洗脑下,绝大部分人的思维已经固化了。即便信了耶稣,很多人还是把说出异议与不谦卑相提并论,把不从众与不顺服划等号。在下意识的思维模式推动下,很少人愿意停下来问一问:这个人为何发出不一样的声音?做出与众不同的举动?他的言语和行为符合真理吗?不!高明的玩弄权术者,早已掌握大部分人从众的心理。然后只要一句话:“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明白真理吗?”就把那些试图停下来问一问之人的意愿也完全打消了!毕竟,站在多数人这边,总是相对安全一些的。
   
     当然,也有人以“良心自由”为名,实际上干的是钻教会制度漏洞,游离在神圣律法和地方堂会之外,却自以为聪明。他们持续犯着明显或隐藏的罪,没有真实地委身于认罪、信靠和顺服。但是,由于制度和人为的因素,教会有时会提醒与责备他们,但更多的时候,是拿他们没办法。美其名曰:“交给上帝!”实际是,听之任之,无能处理。因为,权力游戏只对那些愿意被愚民的人群有效,对那些不愿被愚民的人(无论是出于对神圣律法的敬畏,还是出于纯粹的叛逆),这个游戏会失效(或某种程度失效)。
结语
   
     以上四宗罪真的像以西结书异象中显示的那样,公然在如今的教会中上演吗?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上帝不管吗?不!上帝一直在掌管。就跟当年一样,祂在等待着祂的子民悔改,祂也会对死不悔改的叛逆者施行审判。只是,什么时间,什么方式,完全由这位绝对主权的上帝说了算。
   
     当然,就算很多教会像撒狄教会那样名存实亡(参启3:1-6),但是,上帝总是会保守几名“穿白衣与主同行”的人。所以,对于基督徒个体而言,问题的关键,不是我的教会是不是如撒狄教会名存实亡?关键的问题是:我是否愿穿白衣与主同行?我是否愿意和同样委身于悔改、信靠、顺服的肢体一同携手走十架路?同样,对于一间堂会(或一个区会)而言,关键的问题不是:我们教会是否被世俗化了?(试问,哪间教会没有被世俗化冲击?)而是,我们教会愿不愿在以上所提及(和没有提及)的罪上,谦卑地承认,真实地悔改。因为,只有经过真实悔改的复兴,才是有意义的复兴。否则,再多的人数,只不过是在为地狱增加材料。
        
我们再说,名、权、利(包括金钱和感情),放在恰当的位置,都是好的。因为,它们本身是上主赐给人的恩赐。只是一经罪人的手,最好的东西,往往变成了最诱惑人去犯罪的东西。人们渴望从名、权、利中获得安全感,而且是终极的安全感。可是,越是渴望从这些地方得满足,人心就越饥渴;而越缺乏安全感的人,就越想掌控——抓感情、抓钱、抓权、抓名。在人的心中,这些美好的恩赐,就僭越了原本只属于上帝的位置,成为了一个人实际崇拜的对象,也就是圣经说的偶像。
   
     说到底,偶像崇拜是一种深层渴望的错置。把原本只有上帝自己才能满足的灵魂安息处,错放在了上帝的恩赐上。无论它是什么,人只要把终极安全感和满足感放在它身上,得到的结果只能是:短暂的欢愉、无尽的痛苦、彻底的失望和绝对的不安。伟大的奥古斯丁在尝过名利、知识所带来的短暂欢愉后,早就说过这刻骨铭心的感叹:“上帝啊!您为您自己造了我们,我们的心若不安息在您的怀抱,就永无安宁!”这种深层的渴望,是人的另一种需求,与我们上文提到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不同,我们就暂且称他为“灵性需求”吧!
      
如果从状态的情况来简单分析“偶像崇拜者”,那么,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崇拜偶像的人,一种是敬拜真神的人。而耶稣讲得简洁明了:“只有在耶稣里面,人才能敬拜真神”(参约4:24;又参约14:6)。换句话说,所有不靠耶稣,或不单单靠耶稣的,都是在拜偶像。无论是天主教徒、东正教徒还是号称已彻底改革的更正教徒,都无法回避这个既是群体性,又是个人性的问题:你(或你们)今天敬拜神,是否单单靠圣经所启示的耶稣?
   
     如果从行动的角度来更深刻地理解“拜偶像”,诚实地说,所有人都无法与这个可憎罪绝缘。说直接一点: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无论你获得过怎样的称赞和殊荣,你都还在拜偶像。不是可能在拜偶像,而是正在拜偶像。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诚实地说出事实。因为,罪的本质就是冒犯神、拜偶像。只要我们承认自己是个罪人,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自己是个拜偶像的人。只要我们承认今天又犯了无数的罪(无论是言语、行动上的,还是态度、动机上的),那么,我们就必须得承认自己今天又拜了无数个偶像。而不承认自己在拜偶像是最大的拜偶像,就像,不承认自己犯罪是无法被赦免的罪一样。
   
    这不是在玩文字游戏,而是深刻地认识自己内心的邪恶与败坏。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在每天念那句著名的主祷文的时候(“免我们的债”),不会显得那么无知、肤浅和违心。
     
   福音不只是好消息。其实,当我们真正能领悟它是好消息之前,我们必须听进去它所宣告的坏消息:你我是一个从头到脚都透着邪气的恶棍,你我是一个从生至死都拜着偶像的逆子。但是,好消息是:耶稣愿意代我们这些恶棍受罚,基督愿意替我这个逆子受死。
        
祂透过死里复活的大能,重生了我们,并且要塑造我们成为像祂那样:从头到脚都流露着正气的忠臣,从此刻到永远都单单敬拜真神的孝子。这事儿,在人不能;但,在祂,没有不可能。这目标,此生无人达到;但在耶稣基督里跨过此生的人,都会达到。这有祂自己的应许保证(参彼前1:5)。
   
    愿荣耀单单归给三一神!

【祈祷】:
      


父神啊!求您救我脱离爱慕虚荣、攀附权势、追求享乐和玩弄权术的罪,让圣灵将基督里的真理、自由和爱赏赐我们。奉我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尊名,阿们!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