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3|回复: 0

[转]圣约神学实例说明-罗马书第五章论亚当和基督是盟约...

[复制链接]

247

主题

540

帖子

3441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441
发表于 2019-10-16 13:2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Steven M. Baugh
Maria Marta译/诚之校对:
原文网址:https://www.whitehorseinn.org/article/covenant-theology-illustrated/

认识圣约神学
请允许我对圣约神学作一个大胆的断言:它不是改革宗神学的附属品—它就是改革宗神学。在美国,圣约神学在20世纪与时代论(Dispensationalism)的争论,导致许多人狭义地把圣约神学定义为「非时代论」(Not-Dispensationalism)的神学,结果对许多人而言,圣约神学的范围被局限在旧约圣经的以色列与新约教会的关系上。但实际上它的范围要广泛得多,而且坦率地说,要比这有趣得多。

圣约神学就像任何系统神学一样宽广,触及到所有标准的神学要点(主题),因为它仅仅是把焦点集中在圣经本身盟约的组织原则上的系统神学。十九世纪改革宗神学家和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查理斯•贺智(Charles Hodge)指出以这种方式来看待圣约神学的好处:

既然这[盟约]是圣经所呈现的模式,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把它保留在神学的范围内。我们保存圣经真理的唯一保障,是坚持我们所呈现的教义模式尽可能接近圣经的启示。

请注意,对贺智来说,盟约是「教义...的呈现模式」,而不只是众多教义之中的一个。其他神学的结构展示出较为狭隘的兴趣,例如,解放神学或女权主义神学,但圣约神学则试图捕捉整本圣经的神学。

这样,盟约本身不是我们的神学要点(locus,主题),像三位一体、基督论、或者因信称义等教义那样。相反,盟约是我们神学的主要组织原则,并且与所有或几乎所有的要点相关联。虽然盟约最直接的影响是在救恩论方面(救恩的教义),但它远远超过这范围。例如,三位一体的工作的教义(the economical doctrine of the Trinity)被古典的盟约神学描述为永恒的、三位一体之内的盟约,这通常称为救赎之约(pactum salutis或covenant of redemption)。 [注2] 圣经本身可以被看作是对立约双方具有约束力的盟约文件形式(例如,启廿二18-19)。这甚至还没有说到基督的位格和工作(即,以马内利、『上帝与我们同在』——一个盟约的公式)、教会、圣礼等,所有这些都会在圣经的盟约主题内探讨。

因此,圣约神学家会在圣经中没有明确提到「盟约」这个字的经文里,看到盟约运作的概念。塑造圣经材料的一些基本神学原则,往往不会被明确地指出来。例如,圣经中没有明确提到三位一体,但每个正统的基督徒都肯定上帝的三位一体概念塑造了圣经的素材,并由此证明上帝是三位一体的概念。 [注3] 我们也可以举大卫之约为例。在撒母耳记下第七章8-16节(与代上十七1-14平行),当上帝和大卫立约时,「盟约」这个词并没有出现,但后来圣经明确称之为盟约(诗八十九30-36;耶三十三21)。在这些情况中,足以表明定义盟约的一些概念,必然是在一段圣经章节中运作的,我们才能看见盟约在这段经文里的作用,就像我们处理圣经的许多其它教义那样。

双盟约架构
圣约神学的必要组成部分是「恩典之约」和「行为之约」这双重盟约的架构。 1648年的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WLC)对这两个作为支架的盟约有经典的表述。大要理问答至今仍然被普世的改革宗群体所使用,以表达他们的信仰和教导。

20问:上帝对起初受造状态中的人有什么护理?
答:上帝对起初受造的人有以下的护理:
(1) 把他安置在乐园里,吩咐他修理看守,赐给他吃地上各样果子的自由;
(2) 将万物都置于他的治理之下,并设立婚姻帮助他;
(3) 为他提供与上帝的亲密交通;
(4) 设立安息日;
(5) 又与他立生命之约——以个人的、完全的、持续的顺服为条件,生命树就是此约的记号;
(6) 人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否则必受死亡的苦楚。

30问:上帝任凭全人类在罪恶和愁苦中灭亡吗?
答:不是。全人类之所以落入罪恶和愁苦中,是因为他们违背了第一个约,即所谓的行为之约;但上帝并没有任凭他们就此灭亡;相反,惟独出于祂的慈爱和怜悯,借着第二个约,即所谓的恩典之约,把祂的选民从其中救拔出来,并带领他们进入得救的境况。

32问:上帝的恩典是如何在第二个约中显明的?
答:上帝的恩典显明在第二个约之中,
(1) 在此约里,上帝白白地向罪人提供了一位中保;使他们靠祂得生命和救恩;但他们必须以信心与中保连结;
(2) 又应许赐下圣灵给祂的选民,使他们能生发出这种信心,并赐下其他与救恩相伴的美德;
(3) 也使他们能够虔敬顺服,作为真信心和对上帝感恩的凭据,这一切就是祂所命定给他们的得救之路。

33问:这恩典之约始终是以同一种方式施行的吗?
答:这恩典之约在旧约时代的施行方式与在新约时代的施行并不相同。 [注4]

教理问答教导,上帝与亚当立了一个行为之约(或称为生命之约),这个约特别要求亚当个人的顺服,违约则受死亡诅咒的惩罚(创二17;三23-24)。 [注5] 当亚当破坏了这个约,上帝立刻设立一个「应许之约」(a promissory covenant),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称之为「第二个约」、「恩典之约」(创三15;弗二12)。这恩典之约在不同的时代以不同的方式施行(例如,「从亚当到摩西」;罗五14),但在亚当堕落之后的每一个时代,其实质都同样集中在盟约的中保身上。 [注6]

十七世纪杰出的荷兰神学家韦修斯(Herman Witsius)准确地表达了行为之约和恩典之约的本质区别:

行为之约没有中保:恩典之约有中保基督耶稣...... 行为之约的条件要求完美的顺服,由立约人自己同意并履行。恩典之约提出了相同的条件,要由、或者已由中保来履行。在「人」这方面的代替者,构成了这两个盟约主要和根本的区别。 [注7]

请记住,行为之约是把个人义务强加给亚当的一个盟约。他要受盟约的要求和背约的诅咒所约束。然而,无论恩典之约是在基督耶稣来临之前或之后施行,它的效果是永恒的,旧约和新约圣经里上帝家里的人都同蒙恩典之约的恩惠(例如,来三5-6;九15;十一39-40;十三20)——它的本质特征是中保的代替,和保证人亲自履行约的条件,并代表其他人承受背约的咒诅。

此外,在行为之约里,亚当是一个「公众人物」。更现代的用语是,亚当是人类「盟约的头」(federal head)。 [注8] 在行为之约里,亚当作为立约或盟约的头,他的行为代表他的整个族类。这在今天也不是完全没有类比。例如,当美国总统签署条约时,所有他所代表的公民就受到约束,要维护这个条约。如果总统的官方行动违反条约,整个国家可能要承担责任。恩典之约的头是「第二个人」、「末后的亚当」,即主耶稣基督(林前十五47,45)。

罗马书第五章中的盟约的头

让我们来看看圣约神学如何照明一段特别的经文: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这是在一卷充满深邃洞见的书卷中更为深奥的段落。这是保罗阐述基督是盟约的头的重头戏。认信的路德宗正确地将它视为法庭式称义的清晰阐述,但圣约神学对这基本的抗罗宗观点的贡献是:圣约的圣经结构内的归算工作。称义不是抽象的法庭宣告,保罗也不是在借用希腊罗马的法学原则,这是和圣经的观念格格不入的。这里所说的是圣约的法理,并且要追溯到上帝启示的开端,事实上,是追溯到亚当本人和亚当的行为之约。

这段经文的一开始提到了先前说过的话:「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 [注9] 有些注释家把这希腊连接短语(dia touto)译为「因此」(译按:新译本译为「正好像」),或「出于这个原因」,这就是把保罗在罗马书五章12至21节所说的,和他从罗马书第一章18节在此之前说过的所有的话连接起来,特别是他对犹太人和希腊人(对人类全面的划分)在上帝的审判之下(如罗三9-20)的控告连接起来。这种连接观点的依据是,「因此」通常是将先前的想法,作为后面接着要说的某些事的理论根据:例如,「因为他们虽然知道上帝,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也不感谢祂。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所以上帝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行污秽的事,以致彼此玷辱自己的身体。」(罗一21、24)。这里的连接回答了这个问题:「为什么上帝任凭他们?」理由是:因为他们却不当作上帝荣耀祂。 [注10]

尽管上述在罗马书五章12节中,关于「因此」的看法有点价值,但是我相信保罗实际上是以他独一无二的方式,更狭义地把罗马书5章12至21节与之前他所一直强调的重点连接起来。这个重点是保罗福音的根本要点:基督在我们还软弱的时候(五6)、还作罪人的时候(五8)、还作仇敌的时候(五10),就代替我们而死。基督的死不是因为我们是义人,因此,配得在祂的审判台前无罪开释(参考五7),祂也不是只有在我们得到更新之后才为我们死。我们应该针对这个「代替我们」的说法提出一个问题来——就如保罗的反问——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交换呢?基督怎能代替别人死呢? 「他们[倚仗财货的人]没有一个能把他的兄弟赎回,或把他的赎价交给上帝,因为他生命的赎价非常昂贵,只好永远放弃」(诗篇四十九7-8;新译本)。 [注11]

那么,当没有人可以代替别人死时,基督如何能献出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我们的生命呢?耶稣基督怎能作为我们的代替者呢?这是罗马书第五章6至11节的主题,在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重提这问题,并作了回答,12节中的「因此」将它们连了起来:基督代替我们而死,因此,我们必须看到,这种交换的运作正如在亚当里......所以也在基督里。在圣经神学中,这种替代是盟约代表的行动,或用圣经的词语,是「中保」、「新约的保证」(来七22[和合本译为新约的「中保」],八6 ,九15,十二24;参提前二5)。

那么,什么是基督为我们作成这个伟大交换的确实依据呢?在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保罗通过将基督呈现为是末后的亚当(林前十五45)而作了回答, 简要总结在其他的书信里:「一个人替众人死了,众人就都死了。祂替众人死了,为的是要使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着,却为那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而活。」(林后五14-15;新译本)。但一个人如何能替众人死呢?保罗回答:「死既借着一人而来,死人复活也借着一人而来。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里众人也都要复活」(林前十五21-22;新译本)。这样,他的回答就是:基督作为盟约的代表,在某种方式上类同于亚当(也假定此类同在某些方式上失效了,这是他在罗马书第五章15至17节提到的)。这是问题的实质,与保罗著作的其他地方相比,在罗马书第五章,他对这问题作了更详细的论述。

亚当与基督比较
当你读完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你会清楚看到,保罗的主题是亚当与基督的比较。他在12节引入了这个比较,「正好像借着一个人」,但他随后在比较的半途中岔开,对救赎历史上有关盟约律法和归算的运作,做出一些重要的条件限定的声明(13-14节)。 有些释经家不相信保罗在12节中断了基督与亚当的对比,而是错误地认为保罗是把亚当和我们——亚当「所有的」后裔和「众多的」后裔作比较。就其纯粹的形式来说,这是伯拉纠主义者的教导:「只要人们像亚当一样犯罪,他们同样会死」。换言之,正如亚当犯了罪,所以我们众人也都会犯罪。亚当在这个架构里,仅仅象征我们所有的人,而死之所以会临到全人类,只因为我们所有的人都亲自犯了罪。

伯拉纠主义者对罗马书第五章12节的理解,有几个原因是不成立的,其中最重要的是因为保罗在经文中所说的。在12节,保罗没有说「正如亚当…… 所以全人类也……」,这个说法就是在说明某个比较的下半部(例如罗五18-19、21,六4;林前十一12 ;加四29;弗五29;西三13;等等)。相反,在12节翻译成「于是」(in this way/ NIV )的语词,是在介绍亚当犯的罪对「所有人」带来的结果,而不是比较的一部分。保罗不是把「一人」与「众人」作比较,而是断言亚当的罪本身就是所有人的罪。

此外,伯拉纠主义者对12节的解释必然会忽视这段经文的其它句子。在15至21节保罗一再表示,他不是把我们与亚当作比较,而是把基督与亚当作比较,我们的死亡原因不是我们的罪,而是亚当的罪。如果你读整段经文,就明白保罗是毫不含糊的。例如:「罪借着一个人入了世界...... 所以死就临到全人类......因着那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 因为审判是由一人而来,以致定罪...... 因着那一人的过犯,死就因那一人而掌权...... 因一次的过犯,全人类都被定罪......因着那一人的悖逆,众人就被列为罪人」(12、15-19节;新译本) 。

最后,保罗明确地否认了亚当的罪与我们的罪的比较:「死就掌权了...... 甚至那些不像亚当那样犯罪的人,也在死的权下」(14节)。 违背律法就是罪(约壹三4),但我们的罪无法与亚当的罪作比较,因为他是全人类盟约的代表,在他里面,所有的人都堕落了,而我们不是盟约的代表。

亚当是盟约的代表
在罗马书第五章14节保罗仔细区分了「犯罪」(sin)和「过犯」(transgression)这两个词,这和盟约的解读直接有关。那些从亚当到摩西时期死去的人的确都犯了罪(14节;参创六5、11-12),但它并不像亚当的过犯,因为亚当是在行为之约下,因不顺服而受诅咒的惩罚:「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这就是堕落前的亚当时期和堕落之后的不同——这两个时期的圣约安排是不同的。

行为之约要求亚当要有个人的顺服,个人有义务遵行上帝所有写在他心里的律法,因为他是按上帝形象被造的(罗二14-15);他也要遵行不能吃那棵树上果子作为试验的特殊诫命。借着创造的秩序,亚当自然地成为他族类的头(林前十一8-9;提前二13),但借着颁布不顺服者受诅咒的诫命,上帝显明亚当是整个族类特殊的盟约代表。对犹太听众而言,发布一个以死亡作为奖惩的诫命,等同于发布一个盟约:「因为自古以来的盟约是:你必定死;」(德训篇14:17;主前二世纪)。 [注17]

亚当是基督的预表
在罗马书第五章14节保罗深刻地说明了基督与亚当之间的关系,当保罗说亚当「正是要来的那一位的预表[希腊文是typos]」时,他大可以说亚当是「基督的一个模式[pattern]」,因为这正是他的意思。但是,保罗是以一种微妙的方式,将这点启示出来的,即当亚当被设立为他族类的盟约代表时,基督早已被考虑在内了:亚当是「将要来的『末后』亚当的模式」,这位末后的亚当被命定在未来要作为万事的头。 [注18] 换言之,虽然亚当在时间上是首先的,上帝的计划却早已将基督是新约的元首考虑在内了。这个关联使得保罗把亚当的过犯与基督顺服的行为和他们个别的结果作比较,显得入情入理。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集中讨论行为之约、与亚当有关的族类,以及保罗如何把亚当和基督相互联系起来,但要强调的是,在这里保罗的首要目的是什么——一如既往! ——是无法抗拒的荣耀恩典(即15-17节的要点)。亚当和基督之间的比较突出强调一个事实,亚当对盟约的悖逆(19节)的真正后果是众人都被定罪(18节),因为在法庭上众人都因亚当的悖逆被列为罪人(19节), 同样地,基督对盟约的顺服(19节)也带来真正的结果。在基督里,新造的盟约子民(弗二14-18)在法庭上被列为义人(19节)——即使他们本身不是义人(罗五7;参彼前三18)——和,因此,他们乃是借着保证人(译按:surety,参来七22)与中保对盟约的顺服而称义。所有拒绝基督的人,必须自己承担全部的义务,个人必须遵守全部的律法(特别是加拉太书第五章2-3节)。然而,在亚当里,他们已经被「永远的约」审判了(赛廿四5-6)。

鉴于上帝律法始终隐藏着这种咒诅的威胁(如申廿七15-26; 加三10-14),旧约先知就展望着罪得赦免,以及与上帝永恒相交的「新约」(例如,耶三十一31以下;结十六61-63;亚九11)。随着基督的来临,上帝如今显明应验新约应许的司法基础:祂道成肉身的儿子的生命交换祂百性的生命,否则他们就要因着亚当的过犯以及自己的罪,受到无情的律法之约的诅咒(罗三25-26;加三13;林后五21;来九14-15)。旧约恩典之约的所有初步表现,显明出一个基本事实:因着一人,众人就承受应许的产业。挪亚之约把挪亚全家从洪水的审判中拯救出来(创六18;来十一7);因为上帝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以色列人接受巴勒斯坦这预表的产业(如出三6- 7;利廿六42);当非尼哈领受了上帝的「平安之约」,他的后裔得到永远担当祭司职分的恩泽(民廿五12-13)。大卫之约的后嗣承受作为上帝儿子的特殊待遇(撒下七8-16;参启廿一7)。 [注19]

赐给非尼哈的「平安之约」是特别有趣的事件,因为后来在诗篇第一百零六篇作了解释,「平安之约」等同于接受义的归算:「那就『算为他』的义,世世代代直到永远。」(诗一〇六31)。亚伯兰因信被算为他的义,也使用了相同的词(创十五6),这显示在圣经中盟约与归算之间有一种有机的关联,保罗在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就是发展了这种观点。

盟约的重要性
盟约是整本圣经的结构。圣经中盟约这个基本架构一旦变得清晰,上帝与亚当儿女的关系的所有模式,便在圣经中展开,成为一幅丰富多彩的锦绣,将圣经的内容统一起来。

在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我们已经看到,在行为之约里,亚当是代表他的族类的盟约代表。一些神学家公然反对这种对保罗教导的理解,因为它「违反了公义的全部意义」。 [注20] 但是,如果我们要用我们的「公义感」作为终极标准来判断圣经的真理,那么我们不也同样否认所有盟约的归算吗?如果罪不是从一人归给众人,反之,它也不能从众人归给个人。在这种方法下,我们怎么能宣称「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义的代替不义的」(彼前二24,三18; 参见赛第五十三章)呢?这不也违反我们的正义感吗?倘若我们的罪不归算给基督,那么祂的义也就不能成为我们的义(如,林前一30;林后五21)。然后,我们全部的人都与基督隔绝,个人有义务(如亚当)去遵守上帝所有的律法 (加五2-3)。

与这可怕的前景相反,圣约神学提供了对更正教「因信称义」这基本真理的经典洞见的重述:唯独靠着恩典和唯独借着信心,领受基督的义的归算。只有借着盟约才能作成这种归算,因为盟约是上帝使用的法庭手段,信实地将祂的福分赐给恩典之约的后嗣。亚当的诅咒不是圣经中盟约的结论。这是在罗马书第五章12至21节中让保罗激动,也让圣约神学家激动的话:

上帝的恩典和这一人耶稣基督在恩典里的赏赐,对众人就更加丰盛了(15节)…… 恩赏却由许多过犯而来,以致称义(16节)……那些蒙丰富的恩典并且得公义为赏赐的,就更要因这一位耶稣基督在生命中掌权了(17节) ……照样,因一次的义行,全人类都被称义得生命了(18节)……照样,因着这一人的顺服,众人也被列为义人了(19节) ……照样,恩典也借着义掌权,使人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进入永生(21节;新译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9-11-17 11:37 , Processed in 0.0801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