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13|回复: 0

离开上帝的文明—创世记该隐家谱及其叙事带给我们的思考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482

帖子

318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184
发表于 2019-6-12 13: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井中蛙 于 2019-6-12 13:43 编辑

经文:创世记4:17-26

创世记 4:16 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创世记 4:17 该隐与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怀孕,生了以诺。该隐建造了一座城,就按着他儿子的名将那城叫做以诺。

创世记 4:18 以诺生以拿;以拿生米户雅利;米户雅利生玛土撒利;玛土撒利生拉麦。

创世记 4:19 拉麦娶了两个妻:一个名叫亚大,一个名叫洗拉。

创世记 4:20 亚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帐棚、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

创世记 4:21 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

创世记 4:22 洗拉又生了土八・该隐;他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或译:是铜匠铁匠的祖师)。土八・该隐的妹子是拿玛。

创世记 4:23 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或译:我杀壮士却伤自己,我害幼童却损本身)。

创世记 4:24 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

创世记 4:25 亚当又与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

创世记 4:26 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

绪 论

百度百科对“文明”是这样解释的:“文明是指人类所创造的财富的总和,特指精神财富,如文学、艺术、教育、科学等,也指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表现出来的状态。”环顾我们身边,很多人一方面享受着文明的成果,陶醉在文明的“进步”当中,但另一方面他们又认为自己不需要上帝,他们生活在离开上帝的文明里。没有上帝的文明真的能给人带来幸福和安全吗?让我们从一段圣经里寻找答案吧,看看离开上帝的文明会是怎样的文明,并思想人类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请打来创世记4章17到26节,我们从四个方面来思想这段经文:

一、文明的开始:该隐建城(创4:17)

创世记4章17到24节叙述的是一个人(该隐系)的家谱,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文明”的影子。圣经在创世记4章17节首次出现“城市”,文明生活也由此开始。按照社会学的理论,文明的出现最重要的前提条件,是城市的出现,可以说城市是文明的发源地。该隐修建了城市,标志着人类文明生活的开始。

但我们必须留意这个文明出现的背景。人类文明虽然出现了,但此时人类已经处于堕落状态中了。在创世记第3章里亚当和夏娃因偷吃禁果而堕落,被神赶出伊甸园。在第4章前半段里该隐谋害自己的亲弟弟,作为对谋杀罪的惩罚,该隐被神放逐,过着四处飘荡的生活。因此,我们看到,人类的文明是在人的堕落之下出现的。

并且,我们再往前看一节经文,就是创4:16这么说:

“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住在伊甸东边挪得之地。”

“挪得”的希伯来文意思就是“流浪”。我们看到,该隐自始自终都没有向神悔改自己的恶行,而是离开上帝在地上“建造了一座城”。该隐建城,可能是为避免自己遭受漂泊之苦,同时也为保障自己和家人人身安全免遭报复,并且能过上安逸的生活。因为该隐没有安全感,总担心亚当其他的孩子会对他进行报复。

但我们看得到,该隐杀人犯罪,遭神惩罚后,仍然心骄气傲,拒不悔改,因为他并没有悔改寻求神的赦免,而是在地上建城,开始用人的方法追求过一种文明生活。该隐建城,并以自己的儿子的名字命名,显示出该隐把自己当做这座城的主人,因为在旧约里“命名”意味着统治和管理。我们看到在这座城池里面,该隐并没有悔改,在这座城池里面,该隐就是主!

我们的结论是:该隐及其子孙所拓展的文明从一开始就远离了上帝,离开上帝的文明是建立在不敬虔的生活和传统之上的。在他们的家庭里、城堡里、文明里完全没有上帝!他们离开上帝,使得他们的文明失去了本源。“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3)这是第一方面——文明的开始,我们再看第二方面——文明的发展。

二、文明的发展:人口繁衍、技术猛进,金玉其外(创4:18-22)

创世记第4章18节一直到22节,讲的是“文明的发展”,是怎么发展的呢?首先,是人口的繁衍。创4:18节短短一节经文记述了该隐之后的五代人。圣经里有家谱文化,很有趣味。家谱代表了生命的延续和人口的繁衍。该隐这个家谱的记载异常简洁,记述了该隐之后的五代人,直到拉麦。

这个家谱节奏飞快,“……生……”,像下饺子似得,一个接着一个往下生,这和创5:1-32节所记述的亚当的儿子——赛特的家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该隐及其子孙在城堡里的生活到底怎么样,他们的寿数多少,他们做了什么事,圣经没有记载,也不屑记载。没有上帝的文明里能有什么值得上帝称许的事情呢?

创4:18从该隐记述到拉麦,本段经文的主角——拉麦闪亮登场了。到了拉麦这一代,圣经停顿下来,展开了一些描述,我们需要留意以下两点:

第一,经过几代人的变迁,到了拉麦这一代,圣经记载的第一个一夫多妻在此出现了,拉麦娶了两个妻子。

第二,拉麦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非常了不起,个个都有出息,取得了非凡的世俗成就,称得上是社会精英、成功人士。他们分别是畜牧业者、音乐艺术家和铜匠铁匠的祖师、鼻祖。这里也有神的普遍恩惠,神藉着畜牧、音乐艺术和铜铁器祝福人类。

铜铁器在远古时代非常重要,我们知道中国古代商周时代被誉为青铜文明,到了春秋晚期铁器开始出现,到了战国时代,铁器开始大规模使用,由于铁器的广泛使用和铁器技术的进步,中国开创出一个灿烂的汉唐文明。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拉麦的三个儿子发展了一整套多么辉煌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拉麦和他的家人享受着安逸、舒适、富足的现代文明生活。

但是在这充满辉煌的文明的光环背后又隐藏着什么东西呢?人性早已堕落,随着文明的发展,人性有没有得到改善或改变呢?让我们继续往下看。

三、文明的隐忧:生活的不敬虔和暴力倾向的加剧(创4:19、23、24)

1、文明背后的败坏

表面看,离开了上帝,人凭着自己的能力也能缔造出无比辉煌的文明成就。但在辉煌文明的背后却潜藏着危机和隐患,伴随着文明的发展,败坏和不敬虔也在加剧地扩散:


表现一:婚姻家庭生活的不敬虔(创4:19)。圣经在此首次出现一夫多妻。“洗拉”的希伯来文意思是“幽灵”。拉麦的小妾洗拉这位女子可能有非常美好的容貌,又打扮妖冶,拉麦看重她的外表,她看上拉麦的腰包。拉麦在正妻之外又纳妾,破坏了神圣的婚姻家庭制度。由此窥见,拉麦的婚姻家庭生活非常败坏。

表现二:人性骄傲和暴力倾向的加剧(创4:23、24)。创4:23、24记述的是一首“报复之歌”,在诗歌里拉麦称颂什么呢?暴力!他宣称:“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这里的“杀”、“损”,原文的意思只是轻微的伤害。比方说,拉麦去坐公交车,有人不小心踩了他一脚,冒犯了他,他就大发雷霆,把对方杀了。我们看到,拉麦是一个什么人呢?一个具有狂热的暴力和报复倾向的人!

“拉麦”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争竞”,正是人如其名,拉麦这个人争竞心非常强,拉麦把对他造成一点点伤害的人杀了,并且公然作诗称颂暴力血腥,赤裸裸地向两个妻子炫耀自己的暴力审美,还把此事和该隐杀亚伯的事相比。拉麦毫无顾忌地施行报复。拉麦称得上是包二奶者、恐怖分子之鼻祖。拉麦犯罪作恶,敢为天下先!我们看得出拉麦是一个妄自尊大、争斗成性、自我中心极其膨胀的人,在拉麦的心中没有上帝只有他自己的狂妄!

我们从中看到文明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是罪人的暴力和情欲!由此可见,到了拉麦这一代,文明变得更复杂,技术虽然精良,但同时人心的骄傲、败坏和暴力倾向也越来越显出。这正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有位思想家说过:在文明的繁荣背后隐藏着普遍的败坏。拉麦的诗歌显示出所谓的“文明”生活已经呈现出向恶的趋势。在拉麦的时代,无论物质文明还是精神文明都是非常的发达,但在这背后却是暴力、血腥、骄横和自我中心。

离开上帝的文明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文明。人性的罪恶如癌细胞般在文明里不断扩散、恶化,到了挪亚的时代,强暴和情欲在全地普遍化,泛滥成灾了。“世界在 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创6:11、12)该隐、拉麦发展出来的那套文明最终也走到了尽头。至终惹动神藉着大洪水施行大审判大毁灭。该隐和拉麦的文明被埋葬在茫茫海水里,永远消失了。古往今来多少辉煌一时的文明最后岂不是都毁灭于自我败坏和堕落当中吗?

19世纪晚期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荼的展开,欧洲国家的科技和生产力极大提高,现代工业文明得以确立,人们享受到丰厚的文明成果,很多人都津津乐道于眼前的文明景象,大有一片歌舞升平之势。与此同时,进化论、自由神学大行其道,人们遗弃对独一真神上帝的信仰,结果进入20世纪产生了人类史上空前的道德危机(两次的世界大战被视为其结果)。这就是离开上帝的文明所带来的结果!!

由此可见,一个离开上帝的文明,是一个背叛上帝的文明,是一个走向死亡的文明,是一个没有盼望的文明!!

2、为什么会结出情欲和暴力的果子?

首先,拉麦生在一个不敬虔的家庭和文化传统里,他的身上隐藏着着先祖不敬虔的基因。纵观该隐的整个家谱,整个文明生活,没有上帝应有的位置。该隐开创的文明一开始就“发育不良”,因为他的根基就偏离了上帝。其次,拉麦本人是一个极度自我中心、目中无神的人,在拉麦的心里没有神,在拉麦的家庭里没有神,在拉麦的文明里没有神,绝对的自我中心。拉麦是自我作主,自己作王!这是对上帝的背叛,在拉麦的文明里罪恶更加恶性地扩散!树的根坏了,怎能结出好果子呢?

由此可见,离开上帝的文明尽管在一定时期可以取得骄人的世俗成就,但与此同时,其背后隐藏着人心的诡诈、邪恶、争竞和暴力倾向则不断在加剧。这种文明在技术上艺术上无比精良,但人心道德却是无比败坏、极度不敬虔。这也是今天人类文明的真实写照。这也说明,离开上帝的文明没有生命力,不能使人获得安全和幸福。

离开上帝的文明不被上帝纪念,休想得到上帝的祝福。对该隐、拉麦家谱的记载到创4:24就停止了,并且是以血腥和暴力的渲染为结束的。从此,该隐、拉麦这个家族便从圣经上消失了,圣经不屑于继续记载下去。等待他们的是创世记第6章的大洪水!!

小结:离开上帝的文明是人类自我中心的文明,是反叛上帝的文明,也是堕落的文明,是走向死亡的文明。其所结出的果子是生活的败坏和道德的堕落。“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约翰一书2:16)很显然,人类不能靠自身开创的文明寻求自身的安全和幸福,更不能靠这种文明得救,与神和好。因为技术也好,艺术也罢,不可能改变人性,也不可能扭转人心。

那么,人类的真正出路和希望在哪里呢?让我们继续往下看两节经文:创4:25、26。

四、文明的希望:“求告耶和华的名”(创4:25、26)

在该隐、拉麦文明的光环背后,是暗流涌动,人心一片黑暗,因为人心里抵挡上帝,文明里没有上帝的位置。在这黑暗里,人类希望的亮光在哪里?创4:25、26重新记载亚当的家谱,记述了亚当又生了一个儿子塞特代替亚伯,当赛特生了以挪士之后,发生了一件大事,是什么事呢?

就是“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圣经在此并没有记载塞特家族取得了怎样的世俗成就,而只单单记载他们“求告耶和华的名”,这就够了。真正讨神喜悦的,不是人凭自己的力量开创什么辉煌的文明,而是回归上帝。离开上帝,死路一条!

“求告”是什么意思呢?其意思是:人放下自己谦卑地来到神面前,向神承认自己是受造物,承认我们是软弱的罪人,承认创造主神的主权,并承认自己需要神的怜悯。虽然罪把人和神阻隔开了,但藉着“求告”可以恢复神人间的交通。

神在旧约藉着献祭为神人交通打开了一个临时性的通道,旧约的献祭预表的是钉十字架的耶稣基督!!到了新约时代,人可以藉着耶稣基督的名坦然无惧地来到神的面前,求告神,与神进行生命的交通。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0:9-13
https://mp.weixin.qq.com/s/-aMsfWhm4K9ZRvJuM5R4B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9-10-19 08:31 , Processed in 0.07440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