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3|回复: 0

恩典词条:老先知

[复制链接]

1205

主题

2943

帖子

817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8179
发表于 2019-1-26 07: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老以利 灵眼昏瞎。
  撒母耳记上3:2        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
  
  二,政权妥协的老先知,引诱真先知犯罪。
   列王纪上13:18  老先知对他说:“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样。有天使奉耶和华的命对我说:‘你去把他带回你的家,叫他吃饭喝水。’”这都是老先知诓哄他。  
13:19  于是,神人同老先知回去,在他家里吃饭喝水。

    例如丁光训之流的老先知。
 王明道:那位老先知,不是得胜圣洁的先知,乃是失败堕落的先知。何以说他是失败堕落的先知?因他住在伯特利。伯特利为耶罗波安王立金牛犊的地方,为什么老先知能安然住在家里。若不是失败的先知,在那时候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责任,一是离开,若是能尽职就在责备王所行的不是,若是不能责备,或责备无效的时候,就当急速远去,不当再留恋于此。假若他能尽本分的话,那里还用着神人远来责备他?如今他既不敢责备王,也不离开那里,显见他是堕落失败的先知了。堕落失败的先知,神怎样使用他?以前他是怎样的先知,不得而知,但今日可断定他是堕落失败的先知了。
  堕落失败的信徒和堕落失败的传道人,为害于人,也正是这样。人们以为他是传道人,是老信徒,必定是靠得住,和他交往,没有危险,那知无形中不知害了多少人。
     我们不是他的门徒么?我们不是称他为主为夫子么?那样我们看看自己究竟像他不像他呢?他教训我们‘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我们却因为怕得罪人,怕受损失,怕遭遇误会,是,却说‘不是’,不是,却说‘是’。他斥责罪恶,反对罪恶,不和罪恶有丝毫的妥协。我们却因为要逃避羞辱祸患的缘故,敷衍恶人,同恶人磋商条件,对罪恶让步,与罪恶妥协。最先是作少许的让步,以后继续着再让步,再后作最大的让步,弄来弄去,勇气渐渐的消失净尽,自己的脚步也站立不稳,最后便整个的向罪恶投降。就因为与罪恶妥协的基督徒太多,所以撒但才这样在教会中掌了大权,基督徒才这样在世界上失去见证,基督的光辉才这样被遮掩起来。我们称耶稣为‘主’,为‘夫子’,我们的生活与态度却是与他背道而驰。我们不感觉羞愧难当么?
  与罪恶相争只能积极的进攻,决不能作丝毫的让步。不这样,便只有屈服,只有失败。你决不能希望同魔鬼讲和,决不能希望对他作几分的让步,再叫他对你作几分让步。魔鬼永远不肯对我们让步。你若不向他进攻,把他打退,他便要向你进攻,把你掳去。与他争战,只有抱着必胜的决心,勇往直前的进攻。如果我们有这种决心,那位大获全胜的主必定加给我们力量,率领我们战胜撒但,高唱凯歌。但如果我们作几分的让步,有少许的妥协,结果便不堪设想了。
  在这个邪恶的世界上要作一个极彻底极像基督的基督徒,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今日的社会中更是这样。因为今日大多数的人遇事都主张随和敷衍,不伤情面,不得罪人,没有坚决的主张,没有牺牲的决心,嘴唇油滑,心口不一,只要自己能得利益,不妨出卖自己的良心和人格,只要能避免自己的损失,不妨认黑作白,以非为是,昨日的仇敌,今日要利用他,便口头上称他为好友,今日的好友,明日为自己的利益,便以他为仇敌,翻云复雨,反复无常,心中恨一个人到极点,口里却一味对他表示好感,自己绝对不能认可的事,有求于人的时候,也可以满口表示赞成,有人情,公事也可以当作私事办理,拿钱来,法律也可以一变而为具文。家庭里和社会中间,人人都讲究戴假面、用手腕、尔诈我虞、勾心斗角。骗子手被人尊为上智,大滑头被人目为英雄。廉耻节操,人格志气,都是不值一文钱的东西。在这样的社会中,要作一个圣洁真诚,不对罪恶让步,不与罪恶妥协的基督徒,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这需要有多么大的勇气,需要遇见多少阻难和危险。但就是这样的社会才最需要这种不妥协的基督徒。只有这种不妥协的基督徒能在这黑暗的社会中发出神的光辉来。只有这种不妥协的基督徒能证明世人的罪恶,使他们满面羞愧,无地自容。只有这种不妥协的基督徒是神眼中的珍宝,是基督在世上的代表,是魔鬼的劲敌,是教会的柱石。只有这种不妥协的基督徒才能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使神的真理被显明,使基督的名被高举。一个这样的基督徒所有的价值和功用,远胜过一千个与世浮沉的基督徒。

三。眼瞎心不瞎的老先知-----亚希雅
列王纪上
14:4  耶罗波安的妻就这样行,起身往示罗去,到了亚希雅的家。亚希雅因年纪老迈,眼目发直,不能看见。  
14:5  耶和华先晓谕亚希雅说:“耶罗波安的妻要来问你,因她儿子病了,你当如此如此告诉她。她进来的时候,必装作别的妇人。”  
14:6  她刚进门,亚希雅听见她脚步的响声,就说:“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何装作别的妇人呢?我奉差遣将凶事告诉你。  
14:7  你回去告诉耶罗波安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如此说:我从民中将你高举,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14:8  将国从大卫家夺回赐给你,你却不效法我仆人大卫,遵守我的诫命,一心顺从我,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   
14:9  你竟行恶,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为自己立了别神,铸了偶像,惹我发怒,将我丢在背后。  
14:10  因此,我必使灾祸临到耶罗波安的家,将属耶罗波安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必除尽耶罗波安的家,如人除尽粪土一般。  
14:11  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这是耶和华说的。’  
   
  四,老先知的堕落?(警戒)-------贾玉铭牧师。王镇牧师。杨绍唐牧师。
    选自《看这些人》。作者: 拙口。

   永远高举基督,不崇拜任何人,也不轻看任何人;定睛在主身上。让我们信仰的根基,不建立在任何人的身上,专一跟从主,不跟人跑。这无论在教会的事奉,或个人的道路上,都是一个重要的属灵原则。“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当他们在属灵的真道上,理屈词穷时,常搬出贾玉铭等教会的名人,来壮其门面。他们说:“基要派领袖贾玉铭等人,不也是和三自会合作吗?,难道他们是出卖主?”言下之意,贾玉铭都参加“三自会”了,别人也就无需分辨是否合神旨意,皆当附和从之了。
这实在是一张有力的王牌。一切真理上的分辨、道路上的径庭、灵命的益损……都不必争了。论真理、道路、灵命,贾老牧师真是“饮誉一时”,谁不景仰? 。摆在贾老牧师面前的两个选择:参加“三自会”,则灵修院照常办下去,而且当时贾老牧师手头写好了大量要出版的全套解经著述文稿,都可以如期出版问世;否则,灵修院关门,出版书籍,一本也不可能。我们无法知道贾牧师当时的思想与心灵是怎样挣扎的,只知道最后的结果,他作出了违背自己曾以真理原则教导别人的决定——参加了“三自会”。立刻,“三自会”全国副。。的名单里,列上了贾玉铭牧师的名字。这是“三自会”的一个重大胜利,终于将这位颇具国内外影响力的“神学界泰斗”,拉了进去。
   但是,贾玉铭牧师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呢?   一、 灵修院的分裂和变质
  据当时在灵修院受造就的肢体,亲身感受说,贾老牧师参加“三自会”,是灵修院非常明显的一个转折。那种“灵风吹煦,灵雨滋润”的气氛,一扫而光,同工之间,同学之间,完全被那种政治斗争的恐惧气氛所笼罩。恩膏止住了,圣灵能力离去了,代之另一个灵——一种阴森的权势侵袭而来。辩论会——即斗争会,代替了祷告会。   以贾玉铭的现身说法表明,“三自会”这个组织是一个怎样毁坏神所重用的仆人,是一个怎样沾染不得的组织。其实,这一点,“三自会”的当权者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它只能蒙蔽一些国外不明真情的人们。贾玉铭牧师在参加“三自会”这一步上,成了他晚年一个惨痛的转折。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这是何等明显的事实,也是一个神仆人的悲剧!
  贾牧师受骗是因为他的神学知识不够吗?属灵程度不高吗?还是他求问神,神没有给他指示呢?这些都不是。使他作出妥协的具体条件是:灵修院要继续办下去,还是关门?全套圣经解经文稿,要出版问世,还是付诸东流?这是一个挣扎。灵修院培养人才解经书供应信徒。这些不但是个人多年的心血,岂不也是主的工作吗?个人得失为小,主的工作为重。为维护工作而委屈自己,这真是难能可贵,无可厚非的选择。是的,在从事社会上的某项事奉,这是一个高尚的原则。但是,许多属世的高尚原则,拿到神的圣工上,却是不适用的,甚至会是极其错误和有害的。当以色列人赶着牛车,拉约柜时,牛失前蹄,车要翻,约柜要倒,乌撒用手扶住约柜,这本是好意,但被神当场击杀,死在车前。这给我们一个鲜明的教训:神不要、甚至憎恶用违背神旨意的手段,去维护一个错误的工作。我们必须无条件的接受神所吩咐的:祭司杠抬约柜的办法,弃绝用牛车拉约柜的人的手段。神绝对不允许我们用违背真理的方法,去维护他的工作。工作的主是神,我们只能作顺命的奴仆,只有按真理而行的义务,没有自作主张的权利。
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教会中,背道路线呼风唤雨,真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_行,寻找可吞吃的人。这时,对神的仆人来说,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忠心。忠于工作的主。工作和主,我们到底爱哪个?爱工作过于爱工作的主,导致可悲的结局。这是贾玉铭牧师给我们的深刻教训。背离主的工作是社会事业,不是教会圣工。爱工作过于爱工作的主,实质上是爱自己、爱名利的变态表现,因为工作是人经营的,视主工为个人的私营事业了,实际上,必然落于窃夺主的荣耀而不觉。
  神的道永远长存,主的教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不等于有形的灵修院一定要继续办下去,书一定要出版问世。神若看为需要,他必保守,仆人只有忠心


   。。。。杨绍唐牧师终于被批判斗争了,和贾玉铭牧师一样,推完了磨,自己被推上了被告席。但遗憾地是杨牧师没有勇气公开宣布自己走错路的苦衷,更没有勇气在脚步上回到正确道路上来,他现在是欲哭无处了,因为史家胡同的基督徒会堂被没收不复存在了,王明道也被杨绍唐所投入的三自会控告收押在监了。的确,杨牧师的心灵都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教训是什么?
经言:“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你们想经上所说的是徒然的吗?”(雅各书四章4~5节)

   三自会开始邀请他登台讲道,他没有答应,因他心中挣扎得很。他处在一个新的举棋不定,犹豫不决之中。最后他答应只去三自会“坐礼拜”,不参与工作。于是,王镇成了米市大街三自会教堂的一位“坐礼拜”者。显然对一般信徒来说,到三自会礼拜堂“坐礼拜”,不等于参加三自会,但是对王镇来说,这是在岔路口上迈向三自会的第一步。当时他的心里充满着矛盾,他过去曾是三自会的坚决反对者,至今内心也无法否认那是神的见证,但二十多年的隔绝,现在出来他所能看到的是三自会的一统天下。神的新见证人——家庭教会,他是根本不了解的。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摆脱这种烦恼,不再介入这些斗争了。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三自会像幽灵一样,追缠着他。
有一天,缸瓦市礼拜堂的一位“弟兄”,来探望这位从来不缺席、热心“坐礼拜”的王镇了。“交通”了一会儿以后,掏出四十元钱递给王镇。这个数目相当一个小职工一个月的薪水,王镇愕然不敢受,这位“弟兄”解释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弟兄姊妹的爱心关怀,是不能推却的。生活上正处于窘境的王镇终于收下了。以后每个月这位“弟兄”都送来四十元,表示“弟兄姊妹的爱心”,王镇受之也成自然了。
终于到了一定的时机,这次这位“弟兄”也没有带钱,而是带了一句话:“从这个月起我不给您送了,您自己去拿吧。”
王镇一怔:“到哪去拿?”
“三自会。”……“前几个月的钱都已落在你的名上了。”
  原来王镇已经成了三自会受薪的人了。现在是欲罢不能了,更何况他已经没有勇气去罢,也就不能不顺水推舟,将计就计了,这是拉王镇下水的一计。
一九八一年初,三自会召开大会。会前邀请王镇参加,起初王镇托词婉言拒绝,但各种托词都不能成立,最后答应以“观察员”身份“列席”大会。但是,没想到,开会那天,王镇一进会场,竟受到意外的招待,被请上了。。台,而且最后选举时,竟光荣当选为三自会委员。有一次欲罢不休了。这回是更难罢,干脆也就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吧!这是拉王镇下水的二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9-4-26 04:40 , Processed in 0.2462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