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1|回复: 2

中国基督教当下的挑战与反思

[复制链接]

176

主题

250

帖子

138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389
发表于 2018-9-20 13: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基督教当下的挑战与反思

导读

目前官方对于基督教从三自教会到家庭教会的全面限制,是前一个阶段宽松政策的反弹。

文 | 伊天原

现在中国基督教进入一个政教关系的新阶段,尤其是家庭教会,正处于一个重要的转折阶段。

从2005年《宗教事务条例》开始实施,尤其是从2008年开始,中国官方对家庭教会形成一个新的认识和判断,开始默认其相对合法的存在,并给与其一定的活动空间,随后将近十年时间,大陆家庭教会进入一个有相对活动空间和活动自由的阶段。

然而从2014年开始,大陆的政教关系开始进入紧张状态,先是官方对以温州三自教会为代表的浙江三自教会进行整肃,也就是所谓的“拆十字架”事件,然后是从2017年开始的对全国家庭教会开始的要求全面登记和进行敏感性甄别,从而引发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与官方的对抗,成为继北京守望“户外敬拜”事件之后又一个举世瞩目的一个代表性政教冲突事件。

为何在持续了将近十年的相对宽松的阶段之后,大陆基督教与官方的政教关系突然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关键原因是在近十年的相对宽松阶段,中国基督教的整体表现并不令人满意,对于社会的影响力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体现。

中国基督教在这十年并没有充分利用相对宽松的有利处境更多的参与到社会服务、社会关怀和公益慈善方面以展现其自身健康有益的公共形象,而是陷入到以传道人牧者利益为中心的自身势力的扩张上,沉溺于由牧师和传道人主导的内部控制力的构建,强化牧者权威。

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1、强调牧者权威,通过教会章程来明确牧者的权力,仍然是家长制传统的延续;

2、不断强化牧者对信徒的控制,由此非常强调圣俗二分,强调分别为圣,不是努力帮助基督徒进入社会,在社会中不断成长,而是要基督徒脱离社会,完全被局限在教会里,这样更便于对信徒的控制,尤其是通过婚姻对信徒的控制。很多教会本教会年轻未婚会友的婚姻要接受牧者的安排、监督和许可,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五月武汉某教会团契“世纪婚礼”,引起很多批评;

3、越来越强调十一奉献,对信徒尤其是年轻信徒造成很大的经济压力,这在一些改革宗教会表现的特别突出;

4、无论是三自还是家庭教会,把所有的资源财力几乎都用在建立教堂上,把教会变成了教堂。温州三江教堂耗资3000万,守望教会筹款2700万购买写字楼建立中心堂会,就是典型例子。这使得中国教会陷入到盲目的建堂攀比之中,浪费了大量资源;

5、为了争夺正统性和权威性,各宗派之间为了教义正确性爆发无休无止的冲突,形成巨大的内耗,这一点在今日一些极端改革宗教会表现的最为典型,几乎已经是唯我独尊,其他宗派都是异端;

6、很多有影响力的牧者都在跑马圈地,热衷于建立神学班、培训班,争夺信众,植堂建堂,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并不是致力于传福音;

7、为了政教关系的政治正确而纠缠不休,家庭教会自认为只有自己是正确的,觉得自己代表真信仰就可以一美遮百丑,结果家庭教会深陷在政治漩涡中而无法自拔;

◆·◆·◆

由于这十年教会发展的主要特征是以牧者传道人建立自身权威和影响力为中心的阶段,名义上是一味强调传福音,结果变成了拉人入教,扩大自身势力。

教会的主要人力物力财力都是耗费在这种体制化的权威构建上,没有太多精力、资源关注和参与社会服务、公益慈善,因为对于教会来讲,认为纯粹做公益慈善而不传福音是社会福音派的做法,是违背信仰立场的,同时也是亏本的事工。

目前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之中,正经历着巨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的考验和折磨,由此衍生出大量社会问题:留守儿童、心理健康、亲子教育、夫妻关系、老年化社会、残疾人照顾、打工群体的城市化等等,这迫切需要民间力量的参与和行动,官方对此是希望民间力量介入但又很警惕。

而目前中国基督教对此既没有兴趣参与,也没有能力参与。即便是参与,也是为了传教,这又会引起官方的警惕和社会公众的反感。


https://mp.weixin.qq.com/s/mV1MK-p8pA3yijCkUAv2l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272

帖子

72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27
发表于 2018-9-21 04: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lfred_shi 于 2018-9-21 04:22 编辑

搞不懂政教关系的根本原因是连最基本的福音是什么都搞错了。其余的什么圣俗二分之类的错误都不过是表面现象。


http://bbs.edzx.com/forum.php?mo ... 2385&extra=page%3D1


另外:

1 强化牧者权威并没有什么错,这是圣经的教导。 刚好相反,不强化牧者权威,把牧者当成普通的导师和分享者,才是受了20世纪世上的平权思想的污染的错谬。

至于牧者权威,未必就等同于家长制,其实更确切的不叫家长制,应该叫主教制(虽然家长制教会未必有明确的主教职分)。主教制并不是中国教会的原创,甚至不是天主教的遗传,而是从早期教会就有的最古老的一种教会治理模式(奥古斯丁的全名就叫“希波的奥古斯丁”,因为他是希波地区的主教),而且圣经中提到的“做监督的”,这个“监督”一词的原文就是主教的意思。

主教制的优劣先不说,但把它归类为错谬是完全错误的做法。


2 十一奉献是基督徒的本分,甚至严格来说根本算不上奉献,而是当纳的,也没有什么错。

3 古往今来任何群体都需要有自己的组织纪律性,形成自己的文化体系,社区体系甚至政治体系,才能抗拒外来同化。基督徒在这一点上同样没有例外。

基督徒的生活就应该以有形的教会为中心,形成自己独特的社区来抗拒异教同化。虽说有形的教会未必一定就是很贵重的大教堂,但也决不能轻看有形的教堂。如果没有有形的教会聚会,没有严格的教会纪律教会惩戒约束你,一盘散沙般的生活,就算你自己得救了,你的下一代下去也早晚会被世俗异教同化。

今天像欧美福音派那样一盘散沙无组织无纪律,随随便便聚会,把教会搞成俱乐部的样子,美其名曰“我们不是信宗教是信耶稣”,把2000年大公教会的宝贵的正统信仰贬低简化成个人与耶稣的关系,这绝对不是中国基督徒应该效法的榜样,相反是赤裸裸的反面教材需要引以为戒。




Deus vul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9

主题

171

帖子

1438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438
发表于 2018-9-21 22:5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阿斗 于 2018-9-22 00:40 编辑

本篇作者伊天原,听他说话语气,很偏为现行的宗教政策讲话。

中国基督徒十几年来,可以说是发展势头最快的时刻。教会走向体制化,有规章、有组织,是教会能够走进自我管理,自我规范的好现象。怎么能说是坏事?教义的不一致,需要经过讨论沟通,而慢慢达到互相理解的地步。西方也是经过上百年的讨论,中国才刚开始进行,进步的速度已经很快了。这些不能当成,反对教会走向体制化的理由。初代教会就是有体制的。

另外提到爱心慈善工作,是教会过去比较不重视的。现在逐渐更多的教会参与其中。但是国家政策上设下限制,非政府组织(NGO)不允许宗教背景者成立。那教会只能私下做。事实上很多基督徒办的福利院,敬老院,孤儿院。连公立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也有很多基督徒。这就是基督徒参与慈善工作的明显例子。慈善施工必须要有健全的同工群,以及乐意奉献会众为后盾。否则连自己都保不住,更不要说扩大事工到教会外的爱心慈善工作了。教会首要工作是信徒造就,爱心奉献是向外宣教事工之一,先固本才能向外发展。
国人不知道基督徒爱心的工作,以为教会不关心穷乏人,这要检讨NGO管理政策,怎么能怪教会呢?

一则最近发生的实际的例子。连在缅甸边境,致力于少数民族扶贫工作十几年,从事教育的牧者,都被抓起来判刑7年。全心投入慈善教育的人被抹黑,难怪国人对基督徒误解。

这篇文章的作者,显然对家庭教会参与慈善的事工的情形不甚了解。是站在局外人的立场说的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dzx.com ( 辽ICP备16018212号-1 )

GMT+8, 2018-12-17 02:51 , Processed in 4.5662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